可是龍衛部隊總共只有五萬多人,現在龍衛沒錢沒地盤,人死一個就少一個,自己根本就沒有後援了!拼不起啊,就是一個換三個,司徒流水也拼不起!司徒流水的目標是京城!

司徒流水突然凌空感覺到了一股沖天的殺意,回身望去只見,那數千天門飛人已經將向着自己圍殺而來,鋪天蓋地,散亂飛行着,在外圍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圈罩!數千飛人分的非常開,不會再給司徒流水上記轟殺一大片的機會出現!

此時司徒流水沒有再戰之心,自己身上負傷,法力消耗大半,後方大營潰亂,其自己手下的強者和對方高手交戰沒能半突進的樣子,這樣的消耗戰,是司徒流水最不想看的,也是最不想打的戰鬥!

“撤退!”一聲爆喝響徹天際,震耳欲聾,隨之司徒流水抽身而動,向着東面飛身而去,臨走之時,司徒流水不甘的看了蕭龍一眼,司徒流水要走,剛剛吃了大虧的天門飛人可不想就這麼輕鬆的放他走!靈符陣針對司徒流水施展開來,無數道靈符如雨一般的飛射向司徒流水!

靈符陣對於那些沒有法力的人而言,具有毀滅性威力。但是對於法力高深的司徒流水而言,卻不能對其產生傷害!見司徒流水,道一聲“找死!”

奔雷長劍全速出擊,驚濤駭浪般的力量隨之使出,劍在手中,幻影叢生,剌,掛,悄,斬,十幾招劍法在一瞬間完成,飛射而來的靈符紛紛被司徒流水擊爆!而司徒流水也從容的從包圍中衝殺了出來!

wWW★ тт kΛn★ co

飛人們還想再追,蕭龍見狀一聲怒喝在口中炸響“不要追了,先去斬殺地面上的地敵人,幫助其他人防守陣地!”蕭龍下令,數千飛人才肯作罷,將目標轉向下面的戰團!

司徒流水脫離了戰場,金尊,金龍等強者也都各自擺脫自己的對手,然後抽身後撤,快速飛向已方大營!

東環戰局依舊慘烈,稱之爲大決戰一點也不爲過,數千飛人增援入戰,天門三個堂口的生力軍也已經殺到,地面佔不下腳,發揮不出戰鬥量力不要緊,好多天門弟子就加持飛行符半空給下面的龍衛部隊製造麻煩!

而金靈兒,董帥在脫離對手纏鬥之後,立刻加入戰團,衝向前方指揮戰鬥,而蕭龍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巡視着整個戰場!

胖瓦,瘦瑞,豆豆和小浩也等人的趕了過來,四人到來之後,並沒有加入團,而是護在蕭龍左右,五兄弟,一言不發,半字不語,頂立天地之間!

司徒流水雖然下達的撤退的命令,可是下面的人員怎麼可能說撤就能撤出來的?現在戰況已經成爲膠着之勢,而天門弟子又意的將戰線向深里拉,想把這兩千龍衛拖入深淵,慢慢的吃掉!

爲了救援大前線正在交戰的戰鬥人員,司徒流水下令讓飛狼,木尊各帶五百精壯人員,殺入戰場將被困的人員給救出來!

救?那裏容易?現在就算是司徒流水親自下場,也未必能將被困的人員救出來,天門,噬血堂,煞靈堂,龍牙,煉屍體堂等四個堂口,集結上萬的人員已經殺到東環,此時整個東環之內,凡是有空間的地方都佔滿了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撕殺!

整個戰線不斷的開始擴大,原先只有東環外圍,現在已經深入了東環內部,已經長達百米之距!

龍衛雖然戰鬥力驚人,可是天門人數多再加上天門是處於防守一方,佔據着地理和人合的優勢!


龍衛先後投入的人數多達五六千人,可是現在卻被將近兩萬天門弟子死死咬在戰場之內,想要保持這些人不被天門吃掉,司徒流水就不得不停的往戰場上投入新的龍衛團隊。幾百人一隊的龍衛團隊,被司徒流一個接着一個派進了戰場,可是戰況卻並沒有絲毫起色,相反此時天門的優勢越來越明顯了,先不說蕭龍的兩隻妖寵和金血箭斬殺了多龍衛,單是天門弟子幾乎人手幾張靈符,打不過了就引爆靈符,石錐,火炎團,水箭,雷電等等技能,打的龍衛那叫一個苦不堪言!

戰鬥越打越粘,司徒流水卻是越來越心驚,一個又一個的數百人的隊伍派了上去,參加人數已經達到八千之多,最後司徒流水把金尊,金龍都派了出去,激戰整整四個小時之後,這纔算是將被困在戰場裏的龍衛都救了出來!

而天門的人員只追到了東環路口,並不再多作追擊了!看着撤退有致的龍衛和五行門和人暗氣不已!

戰鬥停止,整條東入縣的東環路口,鮮血鋪地,死傷者到處都是,天門的,龍衛的,也有五行門的,死的死,傷的傷,悲痛慘叫,讓人心裏發顫!

殘指殘臂,筋皮外露,骨渣爆裂,白花花的骨頭讓人望而欲嘔!戰鬥剛一停下,十幾輛救護車就已經從遠處極速行駛過來了,開始搶救遍地的天門傷員!

東環指揮室內,蕭龍,董帥,金靈兒,圖菲,林紫陽還有歐陽玉燕等天門高幹!

林紫陽一臉煞氣,怒火中燒 “哼…沒有想到最後還是讓他們給跑了,如果再能打一個小時,我們一定能將參戰的龍衛都給拖死!”林紫陽的眼睛之上透出不甘的目光,其實這是所有人心裏的共同想法!

蕭龍微微搖了搖頭說道“龍衛和五行門的整體實力仍然不可小視,想要將他們的有生力量一口吞下,根本不可能!司徒流水這個人太多疑了,他誰都不可能完全的相信,如果他不保存而是直接下場參戰,恐怕他們的人員會更順利的撤出去!”

說到司徒流水在場的每個人都不由的打了個冷戰,今天司徒流水那戰鬥力?是何等的恐怕?如果不是蕭龍機智,恐怕就已經死在司徒流水那全力的一劍之下了!再者如果不是蕭龍借用物理的法則讓司徒流水自己傷了自己,法力消耗太多,那接下來的戰鬥指不定會是什麼樣的呢!

天門的損失情況已經統計了出來,剛剛一戰,天門戰死三千六百多人,其中有五百多人死在了司徒流水一人手裏!重傷短時間不能參戰的足有二千之多,一下子減員五千多人,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痛的直抽抽兒!

不過!天門損失人員多,可是龍衛的損失也非常大,龍衛直接戰死的就達到兩千八餘人,傷者達到更是達到三千多人,金人防禦能力超強,一般受傷的人很少,反到是受到圍攻致死的太多了!其中單是小悟空,白靈兩隻妖寵就斬了了龍衛不下三百餘人!而金血箭在吸收了七十幾個龍衛之後,便因吸收能太多回到蕭龍體內,便得蕭龍的戰鬥再次得到了更高的提升,已經達到了三千五百點!


不過接下來天門的戰鬥將更加難打了,可以說今天這一仗直接把天門八分之一弟子給打光了!

衆人臉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唯有蕭龍風聲自笑,環視衆人,嘴角上揚,輕輕擺手說道“天門的損失是非常大,但是就對於整個戰局而言,我們犧牲還是非常值得的!”

犧牲?值得?衆人不明白蕭龍的意思,皆搖頭不解!

蕭龍笑了笑自信的說道“各位,不想忘記,龍衛是一夥孤軍,他們死一個或是傷一個,他們的有生力量都會減弱一分,龍衛和五行門的金人部隊只有五萬之衆,上次在廢棄工廠和今天東環一戰,龍衛減員差不有五千多人!損失近十分之一!真正的戰徵才剛剛開始,消耗是戰徵的關建,現在比的就是誰更能消耗得起,我們現在手裏還有三萬多人! 單挑諸天萬界 ,河南,武漢等等七個省份裏招人,那裏全都是我們的地盤,招收大量的武者根本就是不是問題!此時滑震坡已經招集到六千人,預計用不多少天就能招集到一萬人,到時候會前來增援我們!另外現在我們佔着天時,地利,人和等各種優勢,如果我們還打不贏的話,不如干脆撞死算了!”

聽了蕭龍話後,衆人沉重的心情都減輕了不少,同時也被蕭龍自信給感染到了,臉上都露出了會心的笑意,現在轉過頭去,想想看,龍衛也並不算什麼嘛,只要已方好好打,龍衛短時間之內體想佔領密雲縣,時間拖的越久,對龍衛也就越是不利! 接着蕭龍將衆人都派了出去執行戰後更向事物,待衆人都走之後,蕭龍臉上原來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到極戰的寒冷,蕭龍眼睛之中透發出噬人般的寒芒!

在衆人面前,蕭龍要始終保持着自信與微笑,因爲蕭龍是主帥,蕭龍的心情直接影響到全軍所有人的士氣,尤其是身邊的這些大將,如果他們心情不好,對戰鬥沒有了信心,可想而知下面的人員的鬥志將會降成什麼樣子!


一戰減員三千多人,重傷兩千來人,直接減員五千多人,蕭龍雖然裝做無比輕鬆的樣子,其實他心痛的直哆嗦!可是他卻不能表露出來!

隨後蕭龍開始在想,怎麼才能減少已方的損失,怎麼才能以最少的損失戰勝龍衛呢?

東環外,龍衛,五行門雖然可以說爲仗他們打的不錯!但是全陣上下一片低沉,一具又一具的屍體被已經的人從戰場上拉了回來,屍體殘缺不全,死不瞑目,冰冷的冬天,也冷不過金人的心,剛剛還在車上與自己說話的人,此時已經成爲了屍體,目送着他們離開,好多人心裏都不覺的發問,這是爲什麼?

這麼多人的戰死,有什麼意義?他們死的值還是不值?

指揮車上,司徒流水手臂上的傷口剛剛被塗上藥,是五行門自的療傷藥,效果非常好!司徒流水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損傷的組織正在自我修復當中,用不了幾個小時就估計就會完好如初!

然而司徒流水的心裏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只是今日一戰,竟然損失這麼多人,三千千先峯隊幾乎就沒有剩下多少人!雖然天門的損失更多,可是天門有的是後援,他們消耗得起!

更加司徒流水心痛的是,今天一戰不僅損失大量普通龍衛,竟然連九貓也被蕭龍抓去了!

金龍,銀虎,飛狼,九貓這四大高手,此時已經有兩人被抓走了,司徒流水雖然嘴上不說,心裏卻鬱悶的很!

地面沉靜的嚇人,最後金尊率先打破沉默言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現在已經是深冬了!外面的氣溫那麼低,水波到地上普能結成冰,下面的人沒有地方抵禦寒風,幾天下去。一定會軍心散亂的!”

冬天是最考慮人意志的時候,寒冷的冬風會襲擊每寸肌膚,將體溫一點一滴的拔出體外,屆時的戰鬥力將會自然而然的下降!

司徒流水那張老臉非常難看,眼睛裏透出陰毒的目光,牙齒的咬的輕輕作響,淡淡冰冷的說道“今天一戰,我們的消耗的太大了,想入城恐怕得緩緩了,讓下面的人先在將就幾天吧,等我們的士氣稍作恢復,我們就帶人殺進城去避寒!”司徒流水現在的心思都亂了,心痛人員損失,再者急切想快點恢復自己的實力!短時間再無戰意!

等衆人都離開之後,司徒流水怎麼也睡不着,突然一個計劃在他腦海中出現——偷襲!

於是司徒流水找來金尊和五行門,龍門當中所有的人中高層頭目,商議準備偷襲天門!

然而司徒流水萬萬也想不到,他的偷襲計劃剛剛佈置完成,沒有半個小時,混在龍衛當中的天網情報人員就將所有情況都掌握了,然後祕密的傳遞給了三華,而三華又在第一時間告訴了蕭龍!

得知了司徒流水的偷襲計劃之後,蕭龍樂的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以我們蕭龍童鞋那舉世無雙的陰人智商,很快就給前來偷襲的龍衛挖好坑!

一夜無話,到是次日天亮,龍衛和五行門騷擾性進攻就沒有停過,東環的戰鬥是打了一場又一場,敵方派出飛狼,木尊,金龍,還有一個司徒流水的新提拔出來的司徒流風,四大高手一齊帶隊,各以五百龍衛爲隊,不停的對着天門防守的東環展開攻擊!

司徒流風是司徒流水的乾兒子,戰鬥力不俗,但是腦子卻一般!

戰鬥整整打了一天,戰況也非常的慘烈,從白天到天黑,戰鬥幾乎就沒有停止過,一次又一次的進攻,蕭龍指揮着天門弟子一次又一次的將敵人打退!若不是收到準確的情報,即使是蕭龍也看不出來這是敵的人擾襲戰,爲了晚上的攻佔北環打掩護,扔出的眼霧彈!

東環戰場,屍體遍佈,規模雖然沒有昨日的多,但是其慘狀卻毫不比昨天的差,就連空氣中都瀰漫着血腥味兒,雙方的人可謂都是殺紅了眼,一整天下來,敵人一其發起進攻十幾次,天門這邊連想歇歇氣兒都不行,董帥,金靈兒,林紫陽,圖菲四人輪替下場,也是在最緊要的關頭下場,這纔沒有讓敵人殺進來!

東環,陣地之上,天門的人員正搶救自己人,打掃戰場,地上的鮮血剌激着人們的神經,殘缺不全的屍體淒涼的躺在冰冷的路面上,手腳分離,殘破的屍體太多了,連被砍下來的身體部位都很難拼接到一起,根本就分不清那個手腳是那具屍體的!可見戰鬥的血腥程度!

蕭龍臉色沉重,默默的巡視着戰場,凡是看到重傷員就會馬上停下來,爲其診治療傷!

就在蕭龍爲一個煞靈堂的兄弟止血時,歐陽玉燕跑了過來,蹲下身子小聲說道“門主,我們今天的損失已經總結出來了!”

“多少?”蕭龍頭也不會,聲音之中透顯着凝重

歐陽玉燕這幾天也已經漸漸適應了血腥的場面,小心的說道“有..有一千二百多個兄弟戰死,受重傷無法再戰的兄弟也有一千多人,今天我們減員差不多三千人!”

蕭龍聞言身形不由一陣輕顫,纔開始兩天,已方就已經死傷了近八千多人,蕭龍心裏痛的直哆嗦,現在蕭龍真想立刻率人撤出密雲縣,退出這場因爲一個快要入土老頭私慾而引發的戰鬥,蕭龍甚至在想,誰當政權與自己何干?

可是蕭龍到最後還是止住了這個念頭,這場戰鬥自己必需要打,而且要打贏,天門宗旨不可違背,這是自己的責任,不容逃避的責任!也是所有天門弟子不容逃避的責任!

蕭龍深吸了口氣,平息了下自己心中的怒意,再次說道“敵人今天的損失能達到多少?”

蘇亮忙道“從敵人留下的屍體看起,應有九百多人戰死,敵人把龍衛的傷者都帶走了,我想敵人的損失要比我們預測的更多,共恐怕戰死的人數能達到一千人左右!戰損比例可達到1:1.5!”


蕭龍面色不佳,歐陽玉燕出聲勸解道“門主,龍衛的戰鬥力太過兇悍了,我們都打到這個地步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了!打仗總有人要死的,門主把以放開點吧…”

蕭龍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又有一千多人戰死了,唉…玉燕讓前面的兄弟小心戒備,敵人說不定還會再次進攻的,另通知下去,讓外面的人把我們這些兄弟都好生安葬了,重傷的兄弟都要安置好了,要讓他們一生無憂!戰死的兄弟,要把扶卹金一分不少的送到他們家人手中!”

歐陽玉燕重重的點了點頭,“是門主,我這就去辦!”蘇亮走了,蕭龍幫天門兄弟止了血,輕輕的說道“兄弟,你的傷沒有事,等過上幾天你的傷口就會長好!好好活下來,今天還得娶老婆呢!”

那天弟子臉露出一絲慘淡的笑容“謝謝門主爲我治傷!”

蕭龍拍了拍了他的肩膀便站立起來,剛剛站起來就聽到不遠處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啊…饒了我吧,如果你是個男人,就殺了我,給個痛快的吧”只見一個龍衛躺在地上,兩隻手臂被打碎了,只剩下了一條腿,而小浩正給在他別一條腿上作手腳—扒皮

血肉爆露,血射外噴,加上金人的慘叫,周圍顯的恐怖之極,周圍有不少人正在看熱鬧,看到這樣的血腥場面,每個人的臉上都不由的動了動了!

接着只見小浩用小刀解割着龍衛大腿上的肌肉,每割一塊,龍衛身體就會巨烈抖動一陣,發出陣陣鬼哭狼嚎,痛暈過去,再痛醒過來,龍衛的嚎叫之聲越是大,小浩就越顯的越是興奮,手上的速度也就越快!


沒有人性,殘忍,變態,邪豔,等等字眼都張展着小浩扭曲有性格,漸漸的周圍觀看的人都再也忍不住了,一都跑開,蹲到嘔吐起來,他們都是經歷過撕殺的人,都是從血戰裏走出來的,血腥的場面他們都見過不少,但是他們仍然無法忍受小浩這變態的作法!

“你們在幹什麼?”蕭龍走上前去,見到蕭龍前來,周圍的人連忙站起身來,彎腰而道“門主!”每個人的臉色都非常的難看,想說又不敢說!

蕭龍揮了揮手“你們都下去吧!休息休息, 侯門錦商 !”

“是!”聽到蕭龍的話後,周圍的人連忙離開這個血腥的地方!

小浩見到蕭龍來了,連忙將小刀放到身後,像一個做錯事被發現的小孩子!只是他全身是血的樣子,顯的格外的猙獰!

豆豆上前來道“龍哥!今天打了一天的仗,小浩只是無聊,想玩一會!”今天開戰之始,小浩和豆豆就衝在最前面,一連十幾戰都沒有後退半步,一直戰到現在,兩人勇猛和兇悍贏得了衆人的尊重!但是兩人的性格太過怪異,沒有人敢多走近他們兩個!

看着這兩個兄弟,蕭龍真的想幫他們,可是卻不知從那裏下手,兩的性格變的扭曲,因爲他們受的傷害太大了,想要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根本不可能了!

龍衛還活着,小浩的手法越來越純熟了,已經能達到只傷皮肉不動血脈的地步了!不過此時龍衛最想的就是一死了!小浩的小刀非常鋒利,縱是龍衛的身體再強橫也無抵擋小浩的切割!

一塊塊鮮血淋淋的肉塊被扔棄到一邊,龍衛的眼睛之內透着死人般的絕望,蕭龍向來對敵人沒有半點仁慈之意,不過小浩的手段確實是常人無法接受的!

蕭龍試了幾試,嘴角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訓教的話來,嘆了口氣“唉…小浩!豆豆!打了一天了,你們兩個注意休息!”

“龍哥!放心!”小浩和豆豆應了一聲,隨後豆豆出聲問道“龍哥!胖哥和瘦瑞呢,他們兩個跑到那裏去了,今天怎麼沒有看到他們兩參戰呢!”

蕭龍言道“胖瓦和瘦瑞我讓他們兩個去幹一件重要的事情去了!很快就會回來的!”聞言豆豆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蕭龍這才轉身離去!剛沒有走出幾步,歐陽玉燕就快步跑了過來!

“門主,敵人又開始進攻了!這次敵人一下子出動了兩千來人,氣勢洶洶!”歐陽玉燕急切的說道

打了一整天了,雙方人員都可謂是精疲力竭,蕭龍看了一下時間,現在距離零晨還有二十分鐘,此時敵人大舉進攻,司徒流水一定是想迫使全力應戰,爲金尊偷襲北環造勢!

蕭龍面色一沉,重聲說道“通知我們的林紫陽,金靈兒,董帥,圖菲!馬上準備戰鬥!”說完蕭龍便身向着前沿狂奔而去,路上天門成員見蕭龍向前狂奔,不由多言全都緊跟其後,大家向着前沒陣地衝過去!

剛走出百米就聽到震耳欲聾的喊殺之聲,兩千多人龍衛,面目猙獰,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東環路口天門的一個百人大隊,然而只見這一百多天門弟子,手持戰刃,面對數倍於已的敵人面不改色,迎擊而上!

雙方傾時相撞,百餘天門在將近二十倍與自己的敵人面前,仍然爆發出了驚天的戰意,血刃狂舞,煞氣飛天,一場血腥的戰鬥立刻開啓!

天門戰士勇歸勇,可是在數倍與自己敵人面前,終像是波濤大江中的一個浪花,瞬間被金人淹沒了!

狂風襲四方,忠鬼葬九幽,江山總有人,激傲怒天江!

龍衛兩千多人,如同一陣金濤怒浪,怒吼之聲震盪九宵,殺氣漫天,這就是龍實力,一單到了戰場之上,那內的狂戰之意,立刻激發出來!

嗖…

一道電光迅影,腳下生着奇異的光芒,迎着龍那兇如波濤般的勢頭衝了上來,黑龍,白龍戰刃瞬間揮舞而出,左右開攻,刀影四起,刀峯所指,便一陣慘叫,亂器,狂煞之氣徒然而生,龍衛的防禦根本無法抵擋由黑玉杖而分化成的戰刀,黑玉戰刃峯利無比,切金斷玉如家長小菜兒!

蕭龍腳下踩着八卦步,雙手舞刀,出刀之時必有人傷在其刀下,蕭龍在龍衛陣營當中,就是一條全身長滿鐵剌泥鰍,既抓不住,也碰不得啊!三千五百點的戰鬥力,讓蕭龍如龍似虎,面前根本就沒有能與之一戰的龍衛!

不多時就有七八個龍衛就死在了蕭龍的雙刀之下,蕭龍就像是一顆丁子,死死的釘在了路口!

“殺呀…”天門弟子的怒喝之聲帶雜着那遠古時候的嗜血,赤眼,露牙,張顯戰士本色。真正的男人就應該死在戰場之上!

七八百急急趕來的天門龍牙,跟勢如野牛的龍衛部隊暴力碰撞,怒吼熱血隨意揮滿灑,龍牙暴發出爲超人的人戰鬥力,危危將龍衛的勢頭阻止了下來,將其擋在東環入口使其暫時無法前行一步!

今天雙方已經戰了很久了,雙方人員幾乎都是在撕殺當中渡過的一天,雙方人員都累的不輕,天門的將領們還都以爲今天晚上敵人不會再發起什麼進攻呢,即使有進攻也不會像這樣一下子出去兩千龍衛!所以天門的人員大部分都去休息了,東環路口太窄了,容不下太多人!

沖天的打鬥聲,隔着十里地都能聽的見,還未來的及休息的天門人員,立刻從路兩邊的據點裏衝殺了出來,加入戰團之後,進而一步增加了天門防線堅固性!

無需吩咐一天的苦戰下來,天門弟子之間的作戰配合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每個人都知道自己位置該在那裏,只要看到前方有人到下了,那後面的人二話不說就會立刻衝上去,補上那個缺口,倒下一個,補一個,躺兩人,補一雙!這種面對面的撕殺,比的不單是實力,更多的是勇氣,是戰鬥的意志,是誰更敢拼下去!

話說蕭龍一人在龍衛隊伍裏,左殺右衝,如殺入無人之境,兩把戰刀竟然如同兩道奪命符!蕭龍殺的性起,雙刀齊齊斬,精妙狂暴的力瞬間提升到了極致,黑龍,白龍兩柄戰刃,像是兩道精異的光芒,快速從兩個龍衛的脖子間斬過,噗…噗…兩顆西瓜大小的人頭無飛,彈射到半空之中,鮮血勁暴噴射而出,未等周圍的人反應過來,蕭龍就已經踩着輕靈的步法閃出好遠了,絕不給敵人將自己圍住的機會!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