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女?憐絲恍然道:“你是說貝迪!快說說你們是怎麼得到那麼多隕靈石的!”這下她更加好奇這些隕靈石的來歷了,要知道這次他爺爺可是親自出手,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得回一塊的,而且還沒有自己的這塊大!

卡爾薩斯眼珠一轉,苦笑一聲道:“不是我們,而是我自己!那丫頭沒出力不說還霸走了所有成果。”想想他就想哭,拿走也就罷了還逼他簽下了娃娃親!

看着卡爾薩斯一臉的苦瓜樣,憐絲撲哧兒一聲笑道:“好啦,她不還是爲你好麼!我有爺爺保護是不怕,而且我的實力也是很強的啊,我看貝迪做的很對。”

卡爾薩斯當然知道,只是他苦笑的是那天地爲證的娃娃親,不過他可不想和憐絲說,免得被取笑。接着卡爾薩斯將自己如何得到隕靈石經歷的修訂版,說了一遍,當然關於地龍以及他險些被淹死的一切他都刪去了,太噁心,還太驚險,他可怕憐絲受不了。

聽完一切,果真憐絲十分相信了他的鬼話,道:“還真是沒想到,那個山洞裏還有那樣的寶地,可惜恐怕再也不會有人比你幸運進到那裏了,我聽爺爺說那山洞裏可是有一隻很厲害的靈獸,就連爺爺都奈何不了它。”

卡爾薩斯知道院長所說的一定就是那頭地龍,‘虛僞’的道:“還好我沒碰上。”憐絲點點頭,輕輕撫摸着手中的隕靈石道:“爺爺見到這個一定會很驚訝的,恩…說不定就會因此收回對我的懲罰吶!”

懲罰?!卡爾薩斯微微皺眉,本來對那老頭的印象就不怎麼好,現在更差了,道:“什麼懲罰?就因爲你亂跑嗎?!”

憐絲小嘴一嘟,似乎終於找到了訴苦的對象,道:“當然了,爺爺說女孩子就應該像我剛剛在樓下的那個樣子!”

想想剛剛自己在樓下見到憐絲那小家碧玉一般的樣子,卡爾薩斯雖然很想笑,但卻不能這個時候,免得惹憐絲不高興。“老古板!懲罰的重麼?”卡爾薩斯關心道。

憐絲搖了搖頭道:“重倒不重,就是一年不允許我踏出學院半步!”卡爾薩斯一聽不由有些生氣,皺起小小的眉頭道:“這不是變相囚禁麼!嚴重妨礙人身自由的權利!”

憐絲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不過面上卻是突然眨眼一笑道:“不過沒關係啦,以前他不也是這麼懲罰過我麼,我還不是偷偷跑出去好多次!”卡爾薩斯瞬間便翻了個白眼,他有些明白老院長的苦楚了,恨鐵不成鋼啊,雖然思想不對了一些。

這時憐絲似乎纔想起上樓的目的,驚呼一聲道:“快,你還沒洗澡哪,爺爺已經等很久了,不然又要擺臭臉了。” 正如憐絲所說,當卡爾薩斯舒服的洗完身子換上傭人送來的一套藍色的衣褲,來到樓下的書房時,可以明顯看到院長臉上露出很大的不高興,顯然是嫌二人浪費了他太多的時間。

老院長的書房正如他的人一樣,簡潔古樸,充滿着規規矩矩的擺設形式。憐絲再次恢復了她小家碧玉般的形象,弱弱的道:“爺爺,卡爾薩斯我給您帶來了,還有這個,是他送我的。”說着將背在身後的隕靈石拿了出來。

令人沒想到的是剛剛還穩如泰山,坐在書案後面的老院長猛地站了起來,道:“你在哪裏得到的!”那神情竟是說不出的激動。

“我還以爲你不在乎這些身外之物哪?!”卡爾薩斯不屑的想着。沒等人回答,老院長便猜到了答案,道:“地龍穴!”他記得自己的孫女說過,這個擁有摩齊斯之箭的小男孩下到過地穴之中。

憐絲‘乖巧’的點點頭道:“他是在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中發現的,就這一塊。”對着她的爺爺,她竟然撒謊了?!卡爾薩斯怪異的看着憐絲,這才發現這個小丫頭還是有些頭腦的嘛。

可能是怕給自己引來麻煩,畢竟一塊隕靈石就引起轟動了,何況是五塊!暗暗的卡爾薩斯不由有些感動。

然而老院長卻不會那麼好糊弄,平靜了一下心中的激動,微微皺眉道:“封閉空間,那你是怎麼進去的?”顯然是在懷疑卡爾薩斯。

卡爾薩斯微微一笑道:“我是在掉進一條地下暗河時被暗流帶進去的。”和憐絲他就是這麼說的,至於這老頭信不信就關不着他啥事了。

老院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小不點,沉吟片刻這才點點頭算是相信了,道:“好、小傢伙你的事我聽卡薩和憐絲說了,既然你是來這裏上學的,就讓憐絲帶你去報道吧。”

這老頭什麼也沒說?!那找自己來幹什麼?卡爾薩斯一臉的不明所以。老院長繼續道:“既然那隕靈石你送給了憐絲,那就留在這裏吧,等我提純之後才能用的。”接着話題一轉道:“至於摩齊斯之箭的事,現在你還是少知道一些有好處,等你有實力知道一切時自然會知道一切!”

又是因爲自己的實力不夠!卡爾薩斯無奈的點點頭與憐絲一起退出了書房。其實他不知道,老院長本來是想告訴他一些關於他父親的事的,可是當看到他竟然拿出來一塊隕靈石後,便不得不重新考慮是不是要看看卡爾薩斯的資質後才說。

什麼也沒打聽出來,卡爾薩斯不由有些失望。剛出書房憐絲便低頭嘻嘻一笑小聲道:“還是第一次看到爺爺這麼激動,看來我的懲罰應該沒問題了。”說着顯得很高興的道:“走吧,我帶你去報道。”

“可不可以先讓我吃些東西啊?”卡爾薩斯摸着扁扁的肚子有些尷尬的道。憐絲微微一愣,忽然一臉自信的道:“那就讓你嚐嚐姐姐的手藝!”一副你有口福了表情。

卡爾薩斯卻是懷疑,她會做飯?還真是看不出來!然而事實大出他的意料,憐絲不止會做飯,而且還很出色!剛剛卡爾薩斯和其亞特老師進來的時候聞到的那股香氣竟然就是憐絲的作品!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據憐絲所說由於家中就她和爺爺所以一直都是她在做飯的,所以時間長了就練出來了而且她說她也喜歡做飯!

這一頓飯是卡爾薩斯來到精靈大陸的五年多時間裏吃的最香的一頓了,雖然只是些熱了一下的剩菜也足以讓他吃了個溝滿壕平。

走出憐絲的家,二人漫步在平坦的青石路,可以看出憐絲在這裏是很受歡迎的,沿途幾乎每個人都在熱情的與她問好,憐絲也絲毫沒有不耐的一一回應。這是卡爾薩斯從來沒有見過的憐絲的另一面。

一路欣賞自己即將生活十年的地方,卡爾薩斯有什麼疑問便直接問身邊的憐絲,憐絲也是一一細緻的解答着。不知不覺二人來到了一片巨大的廣場,廣場之上都是用精工細磨的大理石鋪就,足足有上萬平方米。

然而讓卡爾薩斯更加驚訝的是整個廣場上的大理石每塊竟然都不下於十餘平方米,可以想象其一塊的重量!這還真是一個浩大的工程,恐怕只有這歷史最爲悠久的晶靈學院才能能出這麼大的手筆了吧!

而在廣場的四周則種滿了高高垂柳,廣場正中則是一處天然噴泉,噴泉的正中則佇立着一個高大的,全部由珍貴的漢白玉雕刻成的一尊石像;石像雕刻的是一名身穿長袍,手握長劍的男子,身材魁梧劍作指天,惟妙惟肖,看着他就可以想象這個人當年金戈鐵馬時的威猛,不自覺讓人熱血沸騰。

“這就是晶靈學院的創始人,馬奇亞.休斯了;知道麼他就是一名力靈士!”憐絲輕輕地解釋道,可以看出她臉上帶着的絲絲崇敬。

卡爾薩斯靜靜地注視着這個晶靈學院的開創者,充滿了傳奇色彩的偉大冒險家,卻沒想到他和憐絲一樣,都是個力靈士。憐絲繼續道:“他也是我的祖先!”卡爾薩斯微微一愣,這麼說憐絲的全名叫憐絲.休斯了,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憐絲的全名哪!

靜立片刻,憐絲這纔回過神來,道:“好了,該去給你報名了。”只是卡爾薩斯在那一瞬竟然看到了憐絲那美麗的笑顏閃過一縷悲傷與落寞。

沒來由的心中一通,卡爾薩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憐絲姐,有心事的話可以和我說說麼?”憐絲微愕,然而卻是搖搖頭笑道:“沒什麼,只是想到休斯家的數百年傳承可能到我就要結束了。”

卡爾薩斯恍然,只因爲憐絲是女孩!雖然他很不想問及那個話題,但是還是不得不輕輕的道:“憐絲姐,你的父母哪?”看着卡爾薩斯小小心翼翼的樣子,憐絲撲哧兒一聲笑了出來,道:“沒什麼的,打我出生就沒見過他們,爺爺說他們去世了!”

爲什麼是爺爺說他們去世了?!卡爾薩斯有些疑惑,但卻沒有繼續問下去,笑了笑轉移話題道:“那以後小弟在這裏就要靠憐絲姐罩着啦!”憐絲呵呵輕笑,裝出一副大姐大的樣子道:“沒問題,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一陣快樂的歡笑,兩人這才直奔新生報名處。其實憐絲自己都沒有發現,與這個小男孩在一起時自己的笑容是多麼的燦爛、自然,雖然他長的並不好看!天知道那天她被爺爺抓回去時是多麼的擔心卡爾薩斯找不到來晶靈學院的路!

由於卡爾薩斯在大門口的報名處直接通過,所以接下來他面對的就是根據自己身體的屬性選擇不同的班級了。

站在一棟比較現代的八層大樓前,憐絲這纔想起什麼的問道:“對了,你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什麼屬性的嗎?”見卡爾薩斯搖頭,憐絲慌忙的看看時間道:“快,先去測試身體屬性,時間要來不及了,報名時間要結束了。”

此刻已經是快接近傍晚了,就算再沒有時間觀念的新生也都該到了,晶靈學院可沒有等人的習慣!特別是在老古板院長的帶領下!

有憐絲帶着,二人根本不用經過大樓管理人員的盤查,一路橫衝直撞直接奔向五樓的測試區。據憐絲介紹,測試人身體屬性是有專門的晶靈珠來完成的,這種晶靈珠與晶靈士用來戰鬥的完全不同,是修爲達到‘天靈’也就是九級的高手通過一種特殊的靈術所凝練的,所以這種測試用得晶靈珠是很稀少的。

想想也對,有那個九級天靈士會沒事弄這中毫無用處的東西!也許只有晶靈大陸的這四所學院才找的到吧。 五樓的一個房間,普通的木門刷着已經乾裂的白漆虛掩着。二人停在門前,卡爾薩斯卻聽到裏面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桄榔桄榔….’似乎是什麼東西撞擊金屬。

突然憐絲臉上涌起一絲壞壞的笑意,對卡爾薩斯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後;猛地一腳就將房門踹開同時粗聲粗氣的喝道:“馬得利斯,你還敢給我賭博是不是?!”

一陣驚慌失措的聲響,卡爾薩斯看到屋中一名精瘦的中年男子,與一名長相略顯妖豔的年輕女子衣衫不整的慌忙收拾着桌上的賭局!

然而當他們看到來人時卻不由長長的鬆了口氣,而這時的憐絲早已經笑得彎下了腰,顯然她早就料到了屋中的場景,只是卡爾薩斯就不明白了,明明是賭博爲什麼兩個人弄得衣衫不整哪?!難道一邊賭博一邊那啥!卡爾薩斯有些齷齪的想着。

這是那妖豔的女子狠狠的嗔了憐絲一眼道:“臭丫頭你想嚇死姐姐呀!”那名精瘦的男子此刻也已經恢復了鎮定,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笑道:“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讓你爺爺知道又得關你禁閉!”

說句實話,那個叫馬得利斯的人長相有些猥瑣,這讓卡爾薩斯很不喜歡。憐絲也漸漸止住了笑意,哼聲嗔道:“誰叫你們夫妻總愛玩這傷風敗俗的賭博!”

暈啊,原來這兩個人是夫妻!還真沒看出來,這叫馬得利斯的男子至少應該比這女子大十歲往上吧!卡爾薩斯還真不知道這個女子看上馬得利斯哪點好了!

聽了憐絲的話,馬得利斯卻是嘿嘿一笑道:“賭博脫衣服總比賭錢要好吧!何況我們是夫妻,怕什麼哪!”

卡爾薩斯算是真的服了這兩個人了,夫妻間賭博脫衣服,算是情調遊戲是沒什麼不好,只是那也要分分場合吧,這裏明顯是辦公室啊!這就是晶靈學院的職員?!卡爾薩斯還真懷疑那老古董一般的院長是怎麼管理的。

這時那女子似乎才發現卡爾薩斯的存在,道:“這小傢伙是誰?”憐絲嘻嘻一笑道:“莉莉琦姐姐,你可不要管他叫小傢伙哦,他不愛聽的!”說着衝着卡爾薩斯擠了擠眼。

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個白眼,這丫頭還很記仇啊!莉莉琦哦聲笑道:“小傢伙挺有意思嘛!不過就是醜了點。”瞬間卡爾薩斯臉就綠了,自己丑嗎?!怎麼人人說自己丑!不客氣的道:“那我看你是沒見過醜的人!”

不想莉莉琦一聽卻是咯咯嬌笑道:“小傢伙脾氣還挺大啊!”看着卡爾薩斯漸漸陰沉的小臉,憐絲忙道:“好了,莉莉琦姐姐,我是帶他來測試身體屬性的,他是新生還沒分配班級時間要來不及了。”

莉莉琦顯然只是喜歡開玩笑,聳聳肩對着一旁的馬得利斯道:“老傢伙,該你開工了,上個人可是我帶着去測試的。”這二人分工倒是明細。馬得利斯一聽不由嘟囔道:“你可是真會挑啊,一看這小子就是個元素士,麻煩的都讓我來!”

原來鑑定人的身體屬性,單一的是很好堅定的,只要將八種屬性逐一給他測試一遍就可以了,而身體含有兩種或者兩種以上,也就是元素士的人要想測出具體含有那些屬性就要麻煩很多!

不過馬得利斯一眼就能看出卡爾薩斯是元素士的潛質,這讓卡爾薩斯再也不敢小瞧這對夫妻了;想想也是,沒有一定實力能安穩的坐在大陸第一學院的辦公室麼!

莉莉琦似乎覺得自己佔了很大便宜,咯咯笑道:“你就別抱怨了,誰叫你倒黴哪!”說着便徑自的向外走去,同時口裏還對憐絲道:“小丫頭,晚上來找姐姐,姐姐有好東西給你看!”


憐絲一聽頓時一臉興奮的道:“好的。”馬得利斯搖了搖頭,看着卡爾薩斯道:“跟着我來吧!把你的弓給憐絲。”

憐絲一邊接過科爾薩斯的弓一邊解釋道:“測試的時候是不能有外人在場的,姐姐在這裏等着你,不用害怕馬得利斯叔叔人很好的。”


暈啊,我害怕這個馬得利斯干什麼?!無怨無仇他又不會吃了我,又拿我當小孩子。卡爾薩斯苦苦一笑卻沒說什麼,跟了上去。

在馬得利斯的帶領下,穿過房間內部的一道黑色鐵門,卡爾薩斯來到一個四周全部由鋼板密封的一個房間,房間不大隻有十餘平方米;而在房間正中的地上牢牢的焊着八個支架,每個支架相隔不到半米,正好將房間分成整齊的兩部分。

門,在二人進來之後自動就關上了。馬得利斯輕輕一指,道:“把手逐一的放在八個圓球上,摸着什麼屬性的圓球你就心裏想着什麼屬性的東西!”


這個簡單,上前一步從頭開始;來到近前卡爾薩斯才發現這八個類似晶靈珠的測試球竟然是不同顏色的,而且上面還刻着字;例如眼前的刻着金字的小球就泛着淡淡的金黃,而刻着木字的就泛着淡淡的綠…….

首先放到金屬性的小球上,卡爾薩斯努力的想着金燦燦的黃金,想着自己坐在金山上的場景,這可是前世的時候他最愛做得夢了。

沒反應?!卡爾薩斯雖然很是努力的想着可這金屬性測試球還是沒反應。這時馬得利斯微微皺眉,道:“可以換下一個了。”

卡爾薩斯照做,雖然他很希望自己能有金屬性那種陽剛十足感覺,不過沒關係,還有火不是!換一個屬性球,這次是‘木’!

想着森林,想着木製傢俱,甚至他都想到了一次性方便筷,可是還是沒反應,沒關係!再換!……..

漸漸的卡爾薩斯開始緊張了,已經到最後一個雷屬性了,這個要是再沒反應那就說明他是那種概率只有百萬分之一的‘百人’了!那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個不能修煉的廢人!

其實卡爾薩斯不知道,此刻站在他身後的馬得利斯比他還困惑,以他數十年的經驗來看,這個小男孩絕對是個元素士啊!因爲他能感受到卡爾薩斯身體四周不只有一種元素很是活躍!

可是事實證明卡爾薩斯一個測試球都沒亮!這一刻他真的絕望了,八個測試球一個都沒亮,報仇?!拿什麼報仇!頹然的坐在地上,自己就真的就真的那麼倒黴?!不過想想自己還真的向來都是這麼倒黴,落於同一點的雷電都遇到了,那這這百萬分之一的機率被趕上也就沒什麼稀奇了。

這時身後的馬得利斯終於開口了,道:“不對啊,你不可能是白人啊,你再試一遍!集中注意力去想!”剛剛他可是再次細細的感覺了一下卡爾薩斯的身體四周,那依舊活躍着超過兩種的元素!有可能是這小子沒有集中精神,馬得利斯只能這麼認爲。

卡爾薩斯一聽有希望,不由再次起身關注全部精力的測試着,然而任他將腦袋弄個生疼,八個測試球依舊還是沒有反映。卡爾薩斯轉身苦澀一笑,道:“馬得利斯叔叔,我真的盡力了。”

既然老天讓他是白人,他也認了,至少自己還有摩齊斯之箭可以用!其實卡爾薩斯不知道就算是摩齊斯之箭要想威力大也是要靠靈力的,不然他的父親就不會讓他來這裏看學習了。


馬得利斯眉頭緊鎖,卡爾薩斯是不是真的用心了,他當然看得出來,只是他還是想不明白,難道自己弄錯了?不可能啊!這麼多年的經驗告訴他絕對不可能錯!

想了一下,馬得利斯道:“不要灰心,我再測測你的身體潛力。”說着在腰間一模,拿出來一個小孩手臂粗細的白色晶體棒。 卡爾薩斯有些頹然的走了過去,沒有屬性的身體測試潛力值還有上面用?!按着馬得利斯的指示,卡爾薩斯只需要將雙手握住晶體棒就可以了,剩下的工作又他來完成。

看着面前的馬得利斯飛快的在空中畫着一個個怪異的符號打進晶體棒中,卡爾薩斯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羨慕還是嫉妒了,在家裏興致勃勃的來到這裏,卻迎來了一盆涼水,白人!還真是‘幸運’啊!

這時隨着馬得利斯低沉的一聲輕喝,最後的一個靈術符號打進晶體棒;漸漸的原本白色的晶體棒出現了灰色的光芒,而且越來越亮。

而卡爾薩斯發現隨着晶體棒的越來越亮,馬得利斯的雙眼竟然爭得老大,彷彿有什麼不可思議一般。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原本這個晶體棒越亮便代表這個人的潛力越大,也就是說體內含‘靈’的數量越高,而馬得利斯就會參照亮度給出潛力‘靈’數的多少。

原本被握在卡爾薩斯手中的晶體棒,亮度直線上升已經讓馬得利斯越來越驚訝了,可是眼見那亮度已經到達滿靈了,突然灰色的光華一閃瞬間變成了金色,然後綠色…..竟然將八種屬性的顏色都閃現了一遍!


這下別說卡爾薩斯了,就連馬得利斯都迷糊了,他在晶靈學院待了至少十年了還從沒見過這樣的事情!可是事情依舊沒完,晶體棒在將八個屬性顏色都閃現了一遍後,再次迴歸到了灰色,但是那亮度已經刺得人睜不開眼了,卻再次上升。

突然馬得利斯心中一震,暗呼一聲:“不好!”他的這個晶體棒可不是高級貨色啊,本來他就沒想到卡爾薩斯會是滿靈,所以拿出來的是一個實際只能測出‘九靈’潛力值的測試棒,也就是說這個測試棒只能承受住‘九靈’潛力值的激發。

如今眼見卡爾薩斯的十靈滿之後還在飆升,他來不及提醒,全身猛然爆發出金色的光芒,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擴散。轟的一聲響起,測試棒終於承受不住巨大的衝擊,轟然爆炸。

一時間整裝樓都是忽悠一顫,好在測試的房間是鋼板密封的,爲的就是怕出現類似這種意外,不然恐怕這一下至少會讓樓房少去一半。

然而此刻等在外面的憐絲先是一愣,緊接着一臉擔心直接向測試屋衝去;開門首先撲出來的便是一陣黑煙,緊接着就聽到裏面有人咒罵道:“該死的,嘣死我了!”那聲音顯然是馬得利斯發出的。

剛剛要不是馬得利斯眼疾手快,迅速的激發出自己作爲一個地靈金靈士(也就是八級金靈士)的全部實力,死死的護住還茫然不知所謂的卡爾薩斯,恐怕二人都得玩完,至少卡爾薩斯是一點生存的機會都沒有。

就算如此,巨大的爆炸在有限的空間裏,可想而之那一瞬的衝擊力有多大;卡爾薩斯毫無懸念的昏了過去,而馬得利斯是被壓測試棒炸得狼狽不堪,好在金靈士的防禦不必力靈士差多少,二人這才倖免於難。

一把抱過昏迷的卡爾薩斯,憐絲焦急的道:“發生什麼事了?他怎麼了?”急得竟然淚水都掛在了眼圈。這是莉莉琦還有數名附近的老師也都聞訊趕了過來。

馬得利斯怪異的看了看憐絲,揉了揉散架子一般的身子這纔沒好氣兒的道:“這臭小子太怪異,八個屬性球都不亮,但是卻先天滿靈硬是將我的九級潛力測試棒給炸了,這還不算更怪的是潛力測試棒竟然顯示出八種屬性的顏色!”

憐絲卻是不管那麼多,急聲道:“那卡爾薩斯怎麼樣啊?”馬得利斯不客氣的翻個白眼道:“他在你手上,你自己不會看啊。”這丫頭還從沒見她這麼關心別人哪!

所謂關心則亂,憐絲竟然把自己五級力靈士的本領都給忘了。忙運起體內靈力輸入卡爾薩斯體內查看一圈,這才放下心來,只是受到震盪過大暈過去了;擦了擦收不回去的眼淚尷尬的抱着卡爾薩斯做到了一邊。

進來的人在剛剛馬得利斯說出情況時就沉默了下來,顯然是在腦海裏尋找這個怪異現象的答案。忽然莉莉琦猛地擡起頭,妖豔的面孔竟然有着難以掩飾的激動,道:“老公,你用那個辦法給他測試屬性了嗎?!”

那個辦法?哪個辦法?!馬得利斯剛要開口卻是猛然愣住,怪異的語調猛然提高數倍道:“你是說混沌?!”見莉莉琦點頭,馬得利斯猛地一拍大腿,一臉懊惱與驚喜的道:“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又讓你贏我一次!”

所有人都是齊齊的翻個白眼,馬得利斯夫婦之間的新奇賭法,在學院是出了名的,大家早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沒想到這個時候他卻說出這樣一句話。

如果莉莉琦的猜測是真,那無疑這將是轟動整個晶靈大陸的事件。混沌靈士啊!那可是隻存在於傳說啊!

然而莉莉琦知道這事,事關重大,激動過後不由對着所有人嚴肅的道:“這事先不能傳揚出去,我相信各位知道傳揚出去的後果,我先去找院長,一切由院長決定!”

對於莉莉琦的說法沒人會有意見,雖然確定了卡爾薩斯是滿靈,但是還沒有確定到底是混沌屬性還是他真的是個白人,那可是天地之別,萬一宣揚出去了,到最後卻測出是個白人,那晶靈學院的臉可就丟大了,那是古板的校長不扒了他們的皮纔怪!

莉莉琦匆匆離去找院長了,而剩下的人都散去了,就連馬得利斯都出去收拾他那被爆炸薰得髒黑的臉去了。

一時間屋中只剩下了憐絲一臉複雜神情的看着懷中昏睡的卡爾薩斯,這些天來她已經很多次的想到,爲什麼自己看到卡爾薩斯就會非常的高興,這個問題了。只是至今她也沒找到答案。

然而就在剛剛那一瞬看到馬得利斯抱着昏迷的卡爾薩斯走出來時,她就覺得自己的心都是漏了很長的一拍。那一刻她才發現如果卡爾薩斯就這麼的離開她會多麼的傷心,恐怕會永遠都不會快樂吧。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