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凡笑吟吟的點了點頭,望了男人一眼,道:“不錯,你這裏面有什麼面具?”

男人狐疑的看了一眼陳凡,見陳凡堅定的看着自己,不禁莞爾義兄,道:“我們這裏有着每個種族的面具,戴上之後保準你的面容和麪具上面的一模一樣,沒有人會發現的。”

“帶我去看看。”陳凡吩咐道。

男人點了點頭,推開小店的門,先行一步,走到一個偏僻的黑暗地方,拿出一個大箱子,神祕的望着陳凡,笑道:“這米麪都是好東西,你進可以自己挑。”

“哦?”陳凡看着這一大箱子的,走上前扶,雙手打開箱子的蓋子,目光移到箱子中,陳凡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禁詫異的睜大了眼睛。


望着車翻的驚訝面容,那胖老闆終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每一次到他這裏買東西的人看到這些個東西都是有這樣的表情,這也多少滿足了他的一點虛榮心,因爲…這棟是他自己製作的。

“你這些個東西怎麼賣的?”陳凡問道。

“不貴不貴,一個面具是一百魔晶幣,不算貴的了。”男人走上前去,從陳凡的手中拿出一個面具,打量着上民好似真人一般的面具,高興的介紹道。

“這些個東西我們全要了。”一道聲音響起。

聞言,陳凡不禁皺起了眉頭,側過頭去,順着聲音望去,眉頭卻是皺得更加的伸了。

他們怎麼來了? “金銀雙魔,你們怎麼會有空到我這裏來,是不是又想讓我去找人教訓你們一頓?“陳凡話沒有發話,他身旁的那個胖老闆就鐵青着臉,不悅的看着走進來的兩個人,冷聲說道。

兩個人聽了相視一笑,銀白色長袍的男子笑道:“老闆,我們這次真的不是來搗亂的,只是來幫一下我們的這個朋友。你也看出來了,他根本就不是咱們這裏的人,相信一定是哪一個貴族出來的,身上絕對不會怎麼帶錢的,我們是來付賬的。”

“對啊,我們是真的來付賬的,從今以後我們兄弟決心洗心革面,絕對不會再騷擾在暗影街居住的居民了。”金黃色長袍的男子聽了他兄弟的話,也是一臉正色的看着那個胖老闆,說道。

聞言,那個胖老闆也是不理會他們兩個,他打心眼裏面就不會相信這兩個傢伙的話,“這位小兄弟,它們是你的朋友嗎?”

打量了站在那裏兩個人,陳凡微微一笑,搖了搖嘔吐,笑道:“當然是了,既然他們想給我付錢,那麼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讓他們父親好了,你們說呢?”說吧,陳凡姜木光投降正在那裏不知所措的連個人。

剛纔陳凡的話可是真的有些嚇到他們了,他們原本以爲陳凡會拒絕他們的好意,耳熟出他們不想聽到的話,但是結果和他們意料的完全不一樣。

“是嗎?”胖老闆狐疑的看了一眼兩個人,在他的心裏面還是不敢相信這兩個人會和眼前這個擁有正統惡魔氣息的人走到一起,一想到這種正統的王者氣息,他的心裏就不由說完移動。

就在陳凡剛剛走過來的時候,他就感覺到這個辟邪人類樣子的傢伙不是一般人,當他帶着這個人走進墊付的時候,才通過一些個手段知道了這個年輕人的嫡系。

正統的惡魔王者氣息,那是千萬個惡魔中都不見會出現一個這樣氣息的額某,而每一個這樣的眸子都是實力強橫,或者是天資縱橫之輩,。這樣的人及時釋放到真個魔界也是找不到很多的,而且只要他們中的一個人不斷吸取其他的額某氣息,就可以成爲超越魔神的我存在。

成爲那個凌駕與魔界三大拽的存在,但是也就是因爲這個正統額某氣息的存在使得三大摩羯的統治者都對他們有所忌憚,都是宇航粗製而後快。

“將這些東西都給我拿來,我們買了。”身着銀白色長袍的男子看了一眼在那裏有些發愣的老闆,大聲的說道,說吧手掌一翻,一個小袋子出現在他的手中。

買完東西之後,陳凡緩步行走在暗影街街道中,突然停頓住了腳步,側過身軀,有些的看着跟在後面又是拿着行李,又是不斷討好的連個人,笑道:“說吧,你們跟着我到底是想幹什麼,我可是將你們的兄弟都給殺了,你們不想辦法提那個查爾斯報仇?”

見陳凡停頓住腳步,兩個人的心裏就嘎噔一下,但是聽聞陳凡的話,方纔放下心來,笑嘻嘻的說道:“查爾斯孫什麼東西,我們不過是和他結拜爲兄弟來做權宜之計,他死不死根本就是沒有我們的什麼事情?”

“是嗎?”陳凡笑呵呵的對着兩個個人笑道:“你們都是叫什麼名字?”

“我叫狂風。”那個身穿金黃色長袍的男子笑道,同時用手痛了一下身旁的兄弟,說道:“他叫做暴雨。”

“狂風暴雨。”聞言,陳凡不由得一笑,竟然會有人叫這種名字。

就在陳凡小的時候,連個人的面色陡然一變,陳凡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勁風襲來,眼瞳猛的一縮,趕忙拿着手中的那個面具戴在臉上,身形山多件,就逃脫開南無勁風。

“哼,就是你殺了我們的少爺?”一個臉部被黑雲蒙着看不清任何東西的女子突然說道,陳凡聞言,轉過頭去,打量起了來人,火辣的身材,裸露的大腿,很是誘人。

“你是什麼人,難道是查爾斯那個歲貴的家人不成。”陳凡冷冷的一笑,望着看不清任何面貌的女子說道。

“找死。” 寵婚夜襲:萌妻買一贈二 ,手臂衝着陳凡猛地一甩,一個黑色的長鞭飛出,陳凡的眼瞳猛的一縮,三米長的黑色鞭子猛然飛出,這並不算什麼,而長鞭上上竟然有着冒着綠色氣泡的前次,難道這是杜。

“噗噗噗噗”

猛的皺了下眉頭,陳凡在原地翻了個跟頭,身形趕忙閃躲,而隨着他的閃躲,一道道飛馳而來的綠色尖刺也是深深的陷入了你圖紙中,而被尖刺刺入的泥土居然是冒出了一縷縷的白眼,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慢慢的小三這。

“嘶~古人說的真對呀,真是他孃的最毒婦人心,草”看着正在逐漸消失的土地,還有不斷向他攻擊過來的長鞭,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有些焦急,沒想到自己第一天到魔界,竟然就遇到了這麼多的戰鬥,不由的有些鬱悶了起來。

“金銀雙魔,你們感激給我上。”陳凡大聲喝道,而一旁的金銀雙魔先生對望了一眼,有些猶豫的看了一眼正在那裏正和陳凡戰鬥的女子,防腐蝕下定了什麼據誒您一樣,腳步一踏,或做兩道歡迎,就衝着女子飛掠過去。

“兩個不致命的數倍也敢和老孃我對抗,真的不知道什麼事死的感覺。”被黑雲遮住面龐的女子冷喝一聲,一隻手被他從和陳凡的戰鬥中騰出來,旋即對着衝着她飛奔過來的連個人一甩,一道無形的勁氣就化作一道巨大的拳頭,帶着壞笑的風聲,奔涌而去。

一直受攻擊之下,女子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着,只見他捏了一個不知名的發現,陳發一愣。

“大破滅掌。”隨着女子的一聲冷和,一道奇黑無比的大掌印突然衝了出來,在摩羯的虛空中漸漸的由虛化實,尖刺陳凡不由得又是一愣,這個章法他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殺。”女子嘴角上掛起一抹殘忍的微笑,長臂擡起,對這陳凡所在的方向一揮手,那個完全有沖天黑色氣體組成的局大掌印突然化作一個面貌醜陋的巨獸,張着血盆大口,帶着無窮無盡的力量就在空中飛掠過來,眼看着就要來到陳發的身邊的時候,陳凡的面色突然平靜。

“蠻龍破殺拳,天地無影。”

人未動,拳頭已經回了出去,而他的頭頂上赫然出現了一道散發着妖豔紫色光芒的巨大人形,那個女子一陣驚愕,眼睛緊緊的盯着陳凡頭頂上的那個巨大的虛影,她發現,這個虛影竟然是根據眼前的這個實力低微的男子所造。

浮光深處遇傾城 天地無影。”

話音甘岡脫口而出,還沒有完全消散的時候,陳凡頭頂上的那一尊巨大人形的額頭上突然浮現出一抹紫色的印記,片刻後便是宣誓不見,上演陡然睜開,光芒乍現,紅腫一般的聲音從他一張一合的嘴巴腫傳送而出,竟然是化作一道道紫色的古老字體衝着向着身下的陳凡衝擊過來的那個巨大的黑色舉手轟擊過去。

然和他的嘴巴還是沒有閉上,只見他的臉龐上的表情竟然是和陳凡一樣,掛起了一抹冷笑。

“天地無影,蠻龍破殺。”

“破”

一聲紅腫一樣的大喝,在場中的衆人而動中充斥,直弄得在場的除了陳凡之外的人耳朵都是一陣轟鳴聲,防腐蝕失明瞭一樣,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呵呵,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原來這麼厲害。瞭然那個傢伙看來還是真有點存貨的。”兩道截然不同的聲音響起,語調竟然是一樣的,不過一個是陳凡所說,一個是他頭頂之上的那個巨大人影所說…… “嘭”

巨大的掌印和陳凡頭頂上的那尊巨大身影脫口說出的巨大字體同時相撞,強烈的暴漲聲響起,一層層的巨大能量從空間中盪漾開來,而在那裏的金銀雙魔也是暗罵那個推後身形,唯恐受到波及,巨大的撞擊力持續了好一陣。

“什麼?”陳凡身前突然有涌現出一道身影,身影化作一道殘影,同時費裂開來,竟然有三個身影之多。

大驚失色的看着這三個身影,陳凡的腳步在地上移動,用力向前方一等,身形向着後方倒退,打算離開這這個身影的攻擊範圍。

“怎麼,剛纔還不可以使得你,怎麼這麼想逃離開我的攻擊,是不是怕了?”女子的聲音在陳凡的耳朵中響起,陳凡微微一愣,旋即身子又是一陣包退。

“嘭”

果不其然,當女子剛剛說完話,它所佔的地方就是一陣白煙冒起。

“你的手段真的是非常的不錯的,可是你以爲你的這帶你實力可以威脅的到我嗎?”陳凡冷笑了一聲,不屑的看着剛纔那個按自動手腳的女子,女子有所察覺,也是看了陳凡一眼,不屑地說道:“是不是,你試一試不就是知道了。”

“不想知道你有多麼的厲害,我只是想知道一點,那就是你怎麼會這麼快就會知道是你們的少爺被殺了?”陳凡一夥的看着這個身子極好但是卻看不清面龐的女子,詢問道。

女子顯然不太想大禮陳凡,沉吟了一會兒,方纔開口說道:“這個問題,我原本是不想回答你的,不過看字你快要死了的面子上,我就告訴你吧,這個是有一個人告訴我的,那個人是誰你用踩了,況且你猜也猜不到,就算你知道了擺在你面前的道路依然是死路一條。”女子很是囂張的說道,拖屍手臂一伸,一條長鞭出現在手中。

“看來你是很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陳凡點頭笑道,心中卻是對女子的話暗自揣摩着,是一個人告訴她的,那麼這個人的唯一可能性就是隻有那個他自己剛剛認識的嫣然了,可是這個嫣然威懾呢嗎要將這些壞死去哪個告訴他們,他已經擁有了墮落天使一族血脈,而且陳凡還聽說墮落天使一族都是有着數不盡的金銀財寶,每一個尊人都有着不少的財富,根本不必爲錢財發愁,至於實力,那就跟不用想了,墮落天使的實力毋庸質疑。

他們一直都是摩羯的最強者之一,而且一起出動的話,就連那三個魔界的統治者都要禮讓三分。

“那是當然,我不但對我自己的實力有信心,我還對殺了你很有信心,我很想知道像你這樣的魔族正統氣息的人吃了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都說你們這種人數量極少,是百年難得意見的人,並且擁有這種氣息的人都是可以成爲魔界的一代強者,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氣息可不可以轉接到我的身上。”女子說話間,拿唄一團烏雲遮住的面龐突然伸出一條三尺來長的鮮紅舌頭,在空氣中轉了一圈,就回到了烏雲總,只留下他地方的一灘口水。

“你知不知道像你這種人如果先給我們的魔王大人的話會得到什麼樣的上次?”說吧,女人便是揚聲大笑,突然他話音一轉對着呆呆的站在不遠處的連個人說道:“你們還在愣着幹什麼,只要和我一起出搜,幹掉這個傢伙那麼你們就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將他逮到先給魔王陛下,我們還有可能得到眼前這個傢伙他的一點氣息,那樣的活恐怕你們就不是在這個鳥不拉屎的暗影街廝混了,而是在真個魔界都有你們的名字了。”

問聽着女子的誘惑性聲音,那個叫做暴雨的身穿音色長袍的魔族男子突然動了一下,低聲說道:“大哥,我們現在要不要動手,將這個人殺掉,只有我們知道她的容貌,只要我們將這個傢伙抓住,說不定我們真的可以得到數不盡的財寶和強橫無匹的實力。”

聞言,叫做狂風的摩羯男子臉色突然陰沉襲來,就好像女子臉上蒙着的那一層烏雲一般,陰晴不定,“你在乎手寫什麼,你覺得我們幫助了這個女子,殺了眼前的這個具有他所說的魔族正統氣息的假貨之後,這個蛇蠍心腸的女子會放過我們嗎?”

“在這活了,就算是我們這個女子真的和我們合作將這個傢伙送到那個魔王的手中,我們也是活不長久的。”

銀色長袍的男子突然一遼寧國,聽着金色長袍的男子說話。

而他們說話只見,那個女子依然是看着他們,只是看到他們的竊竊私語,但是用耳朵一聽,卻是什麼都聽不到,不用的大怒起來,鞭子在空中狠狠的一抽,大喝道:“你們連個人到底想好了沒有,要不要和我一起做。”

連個人依舊是在竊竊私語沒有搭理他,女子哼了一聲,長鞭一甩,衝着陳發的臉龐就襲擊過來,同時在長鞭甩開的瞬間尖刺也是化作一團團綠色的氣團衝着陳凡攻擊過來。

說時遲,俺是快。

就在女子笑呵呵的認爲在這兩重攻擊之下眼前的這個戴面具的男子必死無疑的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情況發生,女子不由得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在那一團烏雲裏面,大大的眼睛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我的攻擊竟然是被阻擋了,被這麼一個無名小卒給阻擋住了?”

眼前景象不由得不讓她吃驚,直接按他的鞭子和尖刺都是在距離陳凡還不到十釐米的時候就被一股無形的氣流給阻擋住了,無論他如何使用利器都是沒有辦法進入分化。

“哼,帶哦蟲小計,你以爲像你這樣只會玩弄小手段的傢伙會是我的對手嗎?”陳凡的面具之中所露出的雙眼之中露出一絲不屑,雙手和在一起,又是冷笑一聲,眼中精光一閃,身形閃動之間,一聲大喝:“天地無影,蠻龍破殺,給我破。”

“嘭”

在女子的驚訝聲中,只見那個場邊和尖刺都被陳凡的一聲大喝完全爭隋,一道道錦色的古老字體從他地上的那一個巨大人影的嘴巴腫脫出,化作一道人性般大小的福州,衝着手無寸鐵的你衝擊而來。

“嘭”

女子突然冷喝一聲,臉上額烏雲驟然消散,隨着烏雲的小三,一個驚世絕倫的徑直面龐出現在陳凡的面前,與此同時,那一抹烏雲竟然憑空出現在女子的面前,“收。”

女子一聲嬌喝,手臂對着向着她襲來的巨大字符內一陣揮動,片刻間烏雲竟然是將陳發的攻擊完全擋了下來。

“哼哼,不錯。”望着當下自己全部攻擊的陳凡,陳凡冷冷的一點頭,沉聲說道,旋即時手掌在空中一伸,手掌反動劍,一杆長槍出現在手中,而隨着長槍的出現,那個巨大的人影竟然是逐漸消散了,一代女一點的縮小慢慢的回到陳凡的身子重,最後化做一個光點,鑽入他的身體之中消失不見。

將誅邪搶拿在手中,情不自禁的抖了幾個槍花,陳凡擡起眼皮望着眼前有着近視還素臉蛋的女子,不禁苦笑道:“你這麼票臉的女子,竟然來做這樣的一個殺後,而且還是用這種陰險的手段,真的是白瞎了你這個人了。”

女子聞言,並沒有做出一任何的動作,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承諾跟着陳飛那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笑道:“收人錢財,與人消散,我所做的是應該的,至於我的容貌那是天生的,是我的資本,沒有任何的人可以擁有這樣的資本。”

“是嗎?”陳凡聞言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看着在那裏有些教案身上的女子,新下就有些好笑。

一個只不過是漂亮一點的女子就以爲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第一美女了,完全不知道還有比他更加漂亮的人,而且還自誇自己時唯一擁有這樣美色的人,真是好笑。

“是的,不僅是這樣,而且…..我現在還要殺了你。”話音剛落,女子前方的烏雲突然隨着女子的手臂揮動衝着陳凡衝擊過來。 “嘭”

突然,陳凡的臉色煞白如紙,驚訝的轉過頭去,看着突然衝着他發動攻擊的連個人,臉龐的肌肉不斷的抽搐着,眼中閃過一絲殘忍地光芒,手中誅邪長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紫色的殘影直接將身穿金色長袍的那個魔族男子的胸膛給洞穿了過去。

“來一個,死一個。”陳凡用着嘶啞的聲音大聲喊道,同時手掌對着被貫穿胸膛的男子猛地一伸,另一隻手也是閃電一般的伸出,兩隻手抓住男子胸膛的離岸邊,緊咬着眼觀惹着身體後背傳來的一陣疼痛,猛地一用力,男子的身體頓時被他從中間飛離開來,血肉橫飛,一道鮮紅的血液從空中噴涌而出,灑落在陳凡的身上,原本就是奇蹟兇惡的面具,此時更添上了一抹猙獰。

“大哥。”那身穿音色長袍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大哥被眼前的男人給撕成了涼拌,眼睛頓時紅了起來,提起拳頭隊對着陳凡攻擊過來。

“你給我去死吧。”紅着眼的這個魔族男子就提起武安頭衝着陳凡的腦袋無情的轟砸過去,感覺到腦袋後方的一股金風襲來,陳凡的最佳微微上揚,勾勒出一個五官比詭異的笑容,瞬間嘴角咧開,露出陰森森的整牙齒。

“嘭。”

身子一矮,有驚無險的躲過攻擊,陳凡望着同時想着自己發動攻擊的連個人,長槍一甩,同時將兩個人橫掃了出去。

“誅邪長槍,現在是你發揮威力的時刻了。”陳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既然這個模組是這樣一個一點都沒有道理的世界,那麼他也是根本就不用保留一點仁慈之心,在這裏,是該釋放本性,正如瞭然所說,是該釋放天性的時刻了。

“暴雨梨花槍,給我殺。”

說話間,陳凡的腳步的土地上蜻蜓點水一般的輕輕一點,身子損失輕盈如燕,騰飛空中,渾身的鬥氣驟然大盛,化作一抹抹火焰形狀的紫色氣焰從他的周圍圍繞開來,拿起長槍,陳凡大喝一聲,長槍頓時化作千萬道紫色的神龍,衝着被他掃飛的兩個人衝擊過去。

長槍轉動件,一股旋渦一般的巨大旋風從他的周圍以他爲中心開始吸取周圍的事情,衝着萬物發動了最爲瘋狂的攻擊。

“這是?”

在路邊走過的人看到天空中所發生的這一幕,不禁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在地上被撕成兩半的那個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狂喜,這個傢伙還是死了,我們暗影街終於是少了一個禍害。

同時將目光投向正在天空中好像魔神一樣大發真身位的男人,眼神有些迷離,最終那你到:“難道這個傢伙真的是魔神嗎,這麼低微的氣息居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居然可以講查爾斯的保鏢給打成這樣,而且將那個銀色長袍的傢伙一併收拾。”

說話間,正在天空中不斷揮舞着長槍的陳凡,突然又是大喝一聲,身子的氣息暴增,眼神中的光芒閃動,而張在那裏躲避真沉法攻擊的女子看到陳發的申請和眼睛的時候,身子猛地一愣,竟然是忘記了逃脫。

“着眼睛,着眼睛,難道是真的…..”望着眼前好像是殺神一樣的什麼都不畏懼的男子,女人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着他的眼睛。

一雙紫色的眼睛,妖異的紫色瞳孔散發着不可阻擋的王者氣息,讓人有一種沒有辦法阻擋的氣息。

而在一旁正在行走的實力低微行人竟然是都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驚訝的看着天空中的身影。


與此同時,地上突然又竄出了幾道身影。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