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夜剛才一直在為夥伴們加油,幾乎把手掌拍爛,今年十五歲的他還有資格參加這次春祭演武,可自覺內疚的他卻選擇放棄,這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他不想再繼續浪費村裡寶貴的機會,尤其是在知道明年即將大祭演武的情況下,他更希望為村裡留多一個希望。

「小夜哥,你今年才十五,還可以參加演武,怎麼不上場?」一名身高六尺,有些瘦癟的少年突然開口。

他叫蒼虎鳴,今年十三歲,剛才舉起了兩千兩百斤的石墩,從小就是蒼夜的跟屁蟲。


「不錯,小夜兒今年才十五歲,還有一次機會。」

「小夜兒從小就天賦異稟,天生神力,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打破咱蒼狼村的記錄。」


「咱們蒼狼村春祭演武的最高紀錄是八千斤,那還是三百多年前的一位老祖宗創下的。」

男人們紛紛點頭,用鼓勵的目光看向蒼夜,就好像看自家的孩子那樣,慈祥而溫暖。

「小夜兒不要怕,花大嬸相信你這次肯定會成功的。」

「就是,失敗幾次沒什麼大不了,我家那混蛋當年還不是連續三次都沒入圍,可他沒有氣餒,最後一次成了,看他現在可不是狩獵隊的主力!」

「小夜兒加油,這次肯定能成!」

婦人們更是將手掌拍得通紅,大聲的鼓勵,一個個豎起大拇指,比對自家兒子還親,引得一些在旁的少年吃醋的嘀咕不已。

「我……」

蒼夜鼻翼翕動,眼角泛紅,他虧欠村裡太多,浪費了三次珍貴的機會,但質樸的村民們卻一如既往的給他溫暖,讓他此刻心裡就像是壓著塊石頭,堵得慌。

「蒼夜,試試。」

負責主持春祭演武的蒼烈低聲喝了句,指向了靠著祭台立著的一件古老的物件。

這是一口超過七尺長的森白色大棒,較粗那頭足有接近兩尺靠著祭台,另一頭有大腿粗細,前面一截插入地面,大棒表面布滿恐怖的裂紋,好像下一刻就會散掉。

蒼夜自然認得這件物件,它是三百多年前那位創下春祭演武記錄的蒼狼村先祖當年的兵器,取自一頭強大異獸的腿骨,重達一萬三千斤,是蒼狼村的聖物,被歷代村長保管,只有在春祭時才會請出進行祭拜。

祭台前的村民們此刻閉緊了嘴巴,紛紛瞪大眼睛注視著蒼夜的一舉一動。

這件祖物重達一萬三千斤,比那位先祖當年創下的記錄還要高出五千斤,哪怕是那位先祖轉世,估計十五歲時也拎不起這根寶貝,蒼夜雖然天生神力,但在大家的心目中和那位傳奇般的先祖還是有些距離。

蒼夜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心臟在胸腔里蹦蹦亂跳,蒼烈大叔的要求實在是出乎他的預料,讓他有些手足無措,這是每年祭祀時才會請出的聖物,怎可當做演武的工具。

「咳咳,孩子,試試吧,看看你能不能重現先祖的榮光,如果你能夠舉起先祖當年的兵器,那麼這次就破例再賜你一滴祭靈大人的精血。」

見蒼夜趑趄不前,一旁的老村長蒼堯開口,迎著蒼夜愕然的目光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一刻,蒼夜終於明白,原來祭靈大人不顧年老血衰賜下比預期多一滴的精血就是為了自己,這裡面定然還有村長爺爺的出面陳情,蒼烈大叔率領村子狩獵隊遊走生死邊緣拚命獵殺祭品的苦功,以及全村老小的默認。

但自己卻一直被蒙在鼓裡,直到這一刻才明白他們的苦心,這無私的奉獻和幫助讓蒼夜有一种放聲痛哭的衝動。

他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從懂事開始,他就非常羨慕別家的孩子有父母寵愛,可他並不孤單,因為村裡的大叔阿姨對他甚至比對自家孩子還好,村裡的孩子一點都不排斥他,就像兄弟姐妹般,跟他好得跟一個人似得。

他就是整個蒼狼村的寵兒,在這裡他感受到質樸灼熱的寵與愛,就像火焰讓他不懼任何寒冷。

「我……」

蒼夜張了張嘴,卻發現腦子裡一片空白,到了嘴邊的話是那麼的蒼白寡味,根本就表達不了自己萬分之一的感激。

「試試吧,小夜哥,你是最厲害的,肯定能行。」

「不錯,小夜兒,儘管上去試,大叔覺得你一定能成。」

「小夜兒,不要怕,從小你力氣可大著呢,你小時候吃我奶時,伸手一揪就把我的奶盤子都掐得烏青。」

蒼夜使勁的點頭,只覺落在身上的每一道目光中都有一股力量落到體內,讓他渾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力量,哪怕是一座小山都可以搬開。

來到這根祖物前,蒼夜深吸一口氣,渾身筋肉頓時如鋼鐵般虯起,將他身上的衣物撐得老高,澎湃而強大的氣息從他周身散發出來,好像一頭從山脈深處衝出的凶獸,令人驚恐與不安。

與此同時,圍觀的村民耳邊似乎傳來一陣低沉的江浪聲,一道巴掌闊的灰黑色煙氣從蒼夜頭頂筆直衝出,直上九丈方止,這是氣血運轉到極致時體內精氣涌動時所形成的獨有異象,名為精氣狼煙。

修行一途,肉殼為基,須達到外練,內壯的極致,方可內外合一,在搬運氣血時引動精氣形成異象。

而外練與內壯境積累的深淺,也決定了狼煙境的強弱,更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種血的成功與否。

狼煙境時引動的異象,三丈為下,五丈為中,七丈為上,而九丈則為極。

散落在山脈外圍的村落子弟因為生活的艱辛,食物匱乏,很難用到奇葯、獸血洗鍊資質,錘鍊肉身,是以哪怕他們足夠刻苦勤奮,但在狼煙境時,大抵只能引動三丈異象,能引動五丈異象已是鳳毛麟角,七丈的異象已是屬於傳說,幾百年一出,就比如留下獸骨大棒的那位先祖,而九丈異象,在蒼狼村幾百年的歷史里就從未出現過。

村民們被這從未見過的強大異象驚呆了,個個張大了嘴,傻傻的說不出話來。唯有老村長眼中蘊含激動,感受著從九丈狼煙異象中傳來的強大精氣波動,連指甲將掌心扣破都沒發覺。

祭台上的老蒼狼「嗖」的一聲出現在祭台邊緣,狼眼中閃爍著人性的輝芒,口中發出莫名嗚咽,讓跟隨在它身後的小狼因為過度興奮,用力過猛,一頭從祭台上倒栽下來。

蒼夜抿著嘴,伸手握著骨棒的中段部位,猛地用力,一道沉悶的響聲后,這重達一萬三千斤的大棒便被他從土中拔出,下一刻,整體超過丈許的獸骨大棒被他舉過了頭頂。

剛剛從九丈狼煙異象所帶來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村民們,再度陷入了傻呆中,在能舉起三千斤就算合格的春祭演武上,蒼夜將一萬三千斤的先祖兵器舉起所帶來的衝擊,實在是已然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蒼夜恐怖的表現,直接讓春祭演武剩下的兩項失去了應有的光彩,雖然這十四名少年下足了力氣,但無論是原本興高采烈吹噓爭論的漢子們,還是鼓掌激勵的婦人們都顯然還沒有從先前受到的衝擊中回過神來,使得現場沒有了原來的熱鬧。

作為始作俑者的蒼夜自然沒有再參加剩下的兩項比試,甚至在他臉上還有著一抹尷尬,自己似乎又搶了小夥伴們的風頭。

「好了,你們這些少見多怪的傢伙,今天可是咱村的好日子,怎麼一個個有氣無力的,小夜兒是不錯,但再不錯也是咱村的小夜兒,你們在擔心什麼?」

似是看透了村民們的心思,老村長蒼堯手一叉腰,吹鬍子瞪眼睛一陣咆哮。

「不錯,小夜兒這麼厲害是好事,再過幾年等小夜兒長大了,那可就成了全村的頂樑柱咯。」

「那是,小夜兒始終還是咱們的小夜兒,哪怕本事再強,那也是咱村的娃!」

「說實話剛才我可是被他的表現嚇壞了,九丈狼煙異象,一萬三千斤的力氣,別說是咱們村,就算是這天狼山外圍的所有村落都沒有,估計也就是山脈深處那些強大異獸的幼崽才有這樣可怕的資質。」

「這樣一來,明年的大祭演武咱們就不用擔心了,有小夜兒在,只要他能開啟血脈,其他村的娃只有被虐的份,希望他們到時候不要哭鼻子,哈哈!」

頓時,一直處在遊離狀態的村民們徹底回過神來,一個個休戚與共,興高采烈的談論著美好的將來,對生活在大荒的人們來說,族中出現一個資質奇高的后被是件非常開心的事,這意味著等他長大后,村子將得到庇佑,生活能更加安定。

尤其是原先像陰影般籠罩在村民心頭的大祭演武,在見到蒼夜恐怖的表現后,終於消散。

到了本次春祭大典最後也是最激動的時刻,蒼堯村長上前,讓本次春祭演武表現最出眾的五名少年和蒼夜一道上前。

「祭靈大人賜下的精血,不僅是讓你們變得更加強大,同時也是將一份對咱蒼狼村的責任交給了你們。融脈成功后,你們將會被吸納進入狩獵隊,自此為了村裡的男女老少要面對更多的危險,你們怕否?」

「不怕!」

「村長爺爺,我早就想成為獵人,為咱們村子出一份力。」

「我還要和月狼村那些混蛋算賬,他把我老爹弄慘了。」

五名少年紛紛出聲,表達對村子的熱愛和守護以及對敵人的仇恨,沒有半點作偽。

「我願盡我全力讓村子的每一個人都快樂強大,餓有所食,寒有所衣,老有所贍,幼有所養。」

蒼夜鄭重的許下誓言,讓場中的氣氛登時達到了**,在舉起村中先祖當年重達一萬三千斤的兵器后,蒼夜的身份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改變,在村民的眼中,他不再單純是一個孩子,更是村子未來的守護神,他的表態徹底安定了人心。

「爾等勿忘今日之言!」

蒼堯讓一名少年上前,讓他撕開胸襟露出胸口,再從祭台上取過一尊陶罐,從中掏出一把透著葯香的粘稠液體塗抹到少年的胸口,爾後自懷中摸出一柄尺許長的骨匕輕輕一劃,就切開了少年的胸口,露出了他仍在跳動的心臟。

鋒利的骨匕接著輕輕一挑,就在心臟中央位置破開一個小洞,下一瞬間,一滴紅光閃爍如瑪瑙珠子的蒼狼精血便被塞入到這個小洞內,緊接著,老村長再從先前的陶罐內掏出一把藥液敷在少年胸前的傷口處。


直到這一刻,老村長方才鬆了口氣,示意早等在一旁的少年分父母上前將他抬回去靜養數日。

這便是種血,將強大異獸的精血種入修行者的體內,讓異獸的血脈融入到自己的血液中,從而具有異獸種種不可思議之力。

此後四次,蒼堯接連施術,為除蒼夜以外的四名少年種血成功,只要這些少年在接下來幾天里安然度過血脈衝突,便能將自身的血脈成功融合,將會擁有匹敵異獸的戰力。


最後,當蒼堯站在蒼夜身前時,已是氣喘吁吁,臉色疲憊,顯然剛才連續施術五次對他的消耗頗大。

「村長爺爺,你沒事吧?「蒼夜看著蒼堯蒼白的臉,十分擔心,相較於種血,他更加關心老村長的身體。

「無妨。「蒼堯強大精神,讓蒼夜在祭台前跪下,神情凝重道:」小夜兒,雖則這是你第四次種血,但仍要以平常心對待,思緒切莫起伏過大。「

「我明白了,村長爺爺。「蒼夜點了點頭,努力的將自己的呼吸理順,脫下上衣,露出結實的胸口。

施術一切都進行的頗為順利,但就在蒼堯將蒼狼精血塞入蒼夜的心臟內時,原本跪著的蒼夜身體一晃,神情變得鬼怪。

「小夜兒,你怎麼了?「蒼堯迅速將蒼夜的刀口用藥液封好,一臉關切。

四周那些還未散去的村民更是一個個臉帶憂色的圍了上來,一雙雙目光落在蒼夜身上,讓他感覺到了其中濃濃的關愛。

「我沒什麼,就是感覺有點累了,村長爺爺,叔叔阿嬸們,別擔心,我休息一兩天就會好的。「

……

夜深,人靜。

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床頭,蒼夜聽著夜風中傳來得一陣陣聲嘶力竭的慘叫,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摸了摸胸前的刀口,臉上浮起一抹古怪。

這一次的種血的整個施術過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怪就怪在當蒼堯將一滴蒼狼精血塞入蒼夜的心臟內時,他分明感覺到一陣輕微的吞咽聲,就好像那條跟在祭靈身後那條名叫小青的幼狼偷吃時發出的聲響。

可是從祭靈大人,蒼堯,蒼烈以及其他村民的反應來開,他們卻顯然沒有聽見那道聲音,讓蒼夜幾疑自己聽錯。

但接受了蒼狼精血后,蒼夜和另外五名同樣接受了種血,此刻正承受著因為血脈融合所產生巨大痛苦而發出慘叫的少年相比,著實顯得過於正常。甚至他根本就感受不到哪怕一丁點的痛苦,如果不是敷在胸口的藥液,他甚至會懷疑自己上午根本就沒有種過血。

這樣的情況,是蒼夜第四次遇到,唯一的區別就是在這次種血后,多了一道他隱約聽見卻不知真幻的吞咽聲。

面對這種預料中最不願面對的情況,蒼夜只得耐著性子等候。

「也許過幾天就會產生效果的。「

但事情的發展卻進一步的讓他失望,在種血的后的第三天,在春祭演武上舉起過三千五百斤石墩的一名叫蒼修的少年初步融血成功,雖然血脈還沒有徹底融合,但他已能夠感受到體內洶湧澎湃的血脈之力。

興許是受到了這名叫做蒼修的少年刺激,剩下的四名種過血的少年竟是在春祭后的第四天同時成功初步融合血脈。

這樣的好消息讓村裡男女老少都十分興奮,不過他們都沒有忙著慶祝,而是在靜靜等候那個在春祭演武上帶給他們前所未有震撼的少年,等待他破繭成蝶,一飛衝天。


但又是兩天過後,村頭那間石屋裡依然一片安靜,沒有絲毫動靜,讓村民們原本期盼的目光變得擔憂和失落。

蒼夜這幾天哪都沒去,就一個人呆在家裡,不顧胸前的傷口,用瘋狂的修鍊來趕走腦海中各種紛亂無序的雜念。

直到蒼堯領著祭靈和小青以及狩獵隊長蒼烈一起進到石屋,他才恍然不知不覺距離春祭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天。

「祭靈大人,村長爺爺還有蒼烈大叔,對不起,我又讓你們失望了,我浪費了村裡最為珍貴的一滴祭靈大人的精血,我真沒用。「蒼夜低下頭,眼角流出淚來,這幾天他承受的壓力很大,已經超過了他年齡所能承受的極限。

「不,孩子你已經做得夠好了,你的狼煙異象足有九丈,你可以舉起一萬三千斤,打破了咱村三百多年前由那位先祖創下的基礎,那可是一些大城裡面各大世家精英子弟都不一定能達到的。「

村長伸手在蒼夜的腦袋上摩挲了一番,然後接著道:「這次是祭靈大人要來見你的,我和大人溝通了一下,覺得可能找到了你連續四次種血失敗的原因。「

「失敗的原因?村長爺爺,這是真的嗎,祭靈大人真的找到了我種血失敗的原因了?「蒼夜十分激動,眼中滿是渴求,這個問題如噩夢般纏著他足有四年,但一直找不到原因。

「祭靈大人年幼時曾在咱村當年那位創下八千斤演武記錄的先祖身邊呆過,雖然當時那位先祖已進入生命的末年,但他畢竟是咱村歷代出去闖蕩時間最久,範圍最廣的人,知曉很多秘辛,都一一述說給了當時還年幼的祭靈大人聽。「

蒼堯搬過一張蒲團,請老蒼狼蹲坐下后,這才對蒼夜接著道:「修行的第一個大境界就是打磨體魄的肉殼境,當肉殼圓滿,搬運氣血時能引動精氣形成狼煙異象時,便可接種異獸精血,從而進入修行的第二個大境界蛻凡境。「

「蛻凡境同樣有三個層次,分別是融脈,洗髓,換血。其中融脈就是將接種入體內的異獸精血融入自身血脈里,但有一種情況通常會導致融脈失敗,那就是受種者本身的血脈等級遠遠高於接種的異獸血脈。「

(ps:本周新書上傳需要存稿,所以每日一更,從下周一開始,每天兩更直至本書完結,請各位書友多多支持,求守護,求推薦,求票~) 「受種者本身的血脈等級遠遠高於接種的異獸血脈?」蒼夜瞪大了眼睛,顯得十分詫異,這是他從未聽說過的秘辛。

「這是祭靈大人回憶先祖所述的秘辛時記起的內容,其實我們常說的異獸的血脈也是有等級劃分的。」

蒼堯看了看蹲坐在蒲團上的老蒼狼,組織了一下語言,緩緩說道:「和我們人族的血脈等級相當,異獸的血脈從弱到強的前三個等級分別為硃砂,赤錫,黑鐵。比如祭靈大人就是赤錫血脈的凶獸,我們種下它提供的精血后覺醒的也就是赤錫級蒼狼血脈。」

蒼夜點了點頭,蒼狼村以蒼狼而名,擁有的自然是蒼狼血脈,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原來血脈也有等級之分,而在他眼中強大無比的祭靈大人的血脈居然才處在異獸血脈的第二個等級。

「太古時期,各種荒獸魔禽和太古諸族方才是腳下這片大地的主人,當時的人族式微,生存艱難,瀕於滅族,適時有七大人族聖皇為人族強大而冒死將這些強大種族的血脈融入己身,獲取了它們毀天滅地的強大能力,這便是我人族血脈修行之始。」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