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平息下原本有些宛若湖水般寧靜,此時又波瀾起伏的心境,傲爽在深吸一口氣后,雙手驟然一翻,一絲絲魔氣在升騰而起的區間,逐漸凝成了一道人影般的形狀,雖然眉目並不是如何的清晰,可四肢和頭部,還是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成功了!而且,沒有任何的阻力。

望著那漆黑的人影,傲爽的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絲欣喜之意,下一刻,心念連忙驅動,讓這道人影做出一些動作來。

「嘩……喝……呼……」

雖然這道人影是完全由魔氣構成,有著十足充沛的力量,但不得不說的是,不管是揮手還是抬足間的動作,都是異常的生澀,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擁有著特種兵作戰能力的人,卻只有嬰兒那種程度的智商一般,讓人看得心中都有些著急。

可傲爽,卻絲毫不在乎這點,反而是輕笑一聲:「呵呵,沒想到,這般演靈化形的手段還真是讓人驚喜莫名,不知道有沒有人也創造出這般手段,也不知道以後會走到何等地步,不過,我倒是頗為期待啊……」 第九百零七章傲人的戰績。

不得不說,傲爽的這份心境的確不俗,若是尋常的天靈世界巔峰武者,在進入半王境時所領悟的演靈化形手段竟然是這種看起來沒有任何戰鬥力的手段,恐怕早就開始抱怨了。

確切的說,傲爽不僅沒有任何抱怨,沮喪的心情,反而更是欣喜不已,因為這是一種只屬於他的演靈化形手段,在他看來,這種手段有著無限的潛力,說不定,將來還能夠修鍊功法和靈技都不一定。


就在傲爽思索之間,來源於血靈草內的洶湧力量,終是徹底在其身體內爆發開來,險些都有了一種壓制不住的跡象,他這才猛然想起,既然演靈化形的手段已經解決,接下來,就是突破至半王境的事情了。

識海之內,無窮無盡的靈魂之力猶在翻滾著,傲爽望著眼前這洶湧的景象,緩緩閉上了雙眸,他的時間可是緊得很,能夠早些獲得靈紋爆印,也就預示著能夠早些回到靈玉大陸了。

再度睜開眼,傲爽已經回到了胡人域的城鎮內,此時在他的身體周側,全是破碎枯萎的藤曼,原本是血紅色的血靈草,在此時也呈現出一種暗紅色,沒有任何的水分和生機。

盤膝坐在一座建築物之上,傲爽在深吸一口氣后,又是將剛剛睜開的雙眼閉了起來,此時他的身體內,力量早就多到了一種無以附加的程度,甚至不待他有何動作,身體每個角落或是穴位之中的力量,已經自發自主地涌動起來,盪起了陣陣宛若實質的漣漪。

天地間,原本不怎麼濃郁的靈氣,竟也變得凝實起來,猶如一團團雲霧,自傲爽的鼻孔以及周身毛孔中滲入身體,若是有人在此,定會感嘆一聲,這般汲取靈氣的速度,實在讓人咂舌。

與此同時,蘊藏在傲爽身體各個角落內的力量,又是出來淬鍊傲爽的身體和骨髓,這也是每一個武者想要儘可能突破到下一個境界的原因,因為境界上的提升,不止是丹田內靈力凝厚程度的增長,基本上每個方面都能獲得一個不大不小的增幅。

此時的傲爽,整個人好似化作了一個大吸盤,瘋狂地吸收著天地間的靈氣,更像是一個漩渦,以他為中心,所有靈氣都在瘋狂地涌動著,一縷縷靈氣,都是精純無比,讓人看得眼饞不已。

這種吸收靈氣和力量的方式,直接所導致的結果就是讓傲爽丹田內靈力的凝厚程度,在以一種驚世駭俗的速度增長著,而且他還發現,這些由血靈草內所提供的力量,似乎本就異常的純凈,再加上識海內的魔珠,直接就能將天地間的靈氣過濾,這也就是說能夠剩下一個極度耗費時間的融合煉化過程,只要丹田沒有被靈氣溢滿,那麼他就能無限吸收這些靈氣。

修鍊的速度,當然會跟隨著武者的境界提升而變得越來越快,否則若是一名靈王境武者的修鍊速度和靈師階武者相同,那他要等到幾百輩子才能突破到下個境界不至。

觸發古魔變,進而開啟了大魔無量之後,傲爽丹田內的靈力早就所剩無幾,一番殺戮后,身體更是有些支撐不住,此時的情景,還真是給了他一種夏日大雨之感,異常的清爽。

其實對於自身的修鍊速度,傲爽一直也沒有刻意的追求過,從他修鍊時甚至都不使用任何輔助丹藥這件事情中就能看出,不過此時非彼時,接下來的一系列動向,若只是天靈師的境界,恐怕真的不夠。

可他沒想到的是,沙漠中實在太貧瘠了,在吸收了一番天地靈氣之後,傲爽陡然發現,竟然已沒有任何的靈氣可供自己使用,無奈之下,只能從萬鱷之源內取出一些來。

這般過程,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逐漸結束,雖然一直處於這種狀態,可當其真正結束之時,傲爽非但沒有感覺身體上有任何的不適,因為真正突破到了半王境后,反而感覺丹田內的那股雄渾之意,讓得整個人都是變得英姿颯爽起來,氣勢驚人。

不過,最大的發現,還是他身前那原本小山般的靈石,竟然都失去了原本的靈光,辦成了普通的石塊,細細算下來,傲爽發現,自己從高階天靈師巔峰突破到半王之境,竟是花費了一百萬的下品靈石。

「沒想到,拋去尋常之時修鍊所用的靈石不算,哪怕突破一個境界,都需要花費一百萬的靈石,這般巨大的消耗,一般人還真是吃不消啊,幸虧萬鱷之源內還有很多靈石……」

在獲得靈石這方面,傲爽的手段也很多,路子也很廣,不光是通過擊殺一些強者后從對方的空間戒內得到,或是幫助五階靈獸雪虎王救治孩子后獲得的贈予,還是在成為王中王后,北域風雲城城主少休的給予,都讓他幾乎不會為自己修鍊之時的靈石擔心。

但試想一下,如果是換做其他的尋常武者,恐怕真要頭疼一陣,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會選擇或是加入一個宗門,或是加入一個家族的原因了,最起碼,不會為修鍊所用靈石產生任何的憂愁。

「呼……」

微微吐出一口濁氣的同時,傲爽也是緩緩站起了身,感受著身體內那充沛不已的力量,他還真是想怒喝一聲,看看自己的聲音,能否讓得蒼穹都是一顫。

想起從地球上穿越至今,這一切都仿若夢境,因為心中的不甘,他才踏上了修鍊的道路,兩年左右的時間,也從當時的二品武師,達到了現在半王之境,這般速度,倒也足以讓人驚嘆。

不過,這還不夠啊……

不管是半年之後的青天擇雄,還是為了父親傲天豪胸口上的劍型印記,那個折磨了他長達十年之久的印記,亦或是遭受兄弟手下背叛,肉身都是被毀,只能苟延殘喘生活在自己識海內的魔天,半王境,真的不夠。


「待我……功成那一日……成就……狂妄的……一世。」

就當少年的聲音逐漸環繞在整個天地間之時,少年的身影,也是猛然消失在了原地,就好似,他從未來到過這裡一般,只是,那滿地的鮮~血,小山般的骸骨,猶在見證著,一場驚世駭俗的大殺戮。

……


沙漠腹地,胡人域帝都。

「兄弟們,給我殺,這是賺取榮耀值的好時候,整個帝都內甚至都沒有一個半王境以上的強者,你們還有什麼好畏懼的,一個不留,甭管男女老幼,平民皇族,全部斬殺。」

「怎麼會這樣,中原域的大軍什麼時候來到了這裡,咱們胡人域的強者們呢,拓家,拓跋家,皇家,怎麼都消失不見了。」

「現在你們還琢磨著倚仗別人,都拿著刀橫在你脖子上了,別想了,殺吧,能殺一個算一個,別讓自己白死。」

……

慘絕人寰的慘叫,冷酷無比的殺戮聲,不斷地縈繞在胡人域帝都之內,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殺紅了眼,就連作為中原域大軍的總統帥,有著大將軍之職位的西門無悲,都帶頭殺進了人群之中,只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西營和北營的營長在其左右保護著他。

在發現遠處天邊的黑色巨型人影消失,竟然沒有任何胡人域強者回來增援之後,西門無悲當即便是下達了總進攻的命令,雖然整個戰爭只持續了不到幾天的時間,說是總進攻有些滑稽,可他們此時,的的確確是站在了胡人域帝都的大門前。

城門被攻破,大軍簇擁入城的那一瞬間,的確是造成了不小的恐慌,很多胡人域的人甚至都沒弄清什麼情況,便是死在了中原域士兵的長刀和長矛之下,馬蹄飛奔,踩死的人都不在少數。

望著那屍骨遍地,血跡縱橫的胡人域帝都,西門無悲心中的激動之意也是溢於言表,多少年了,他就在等待著這一刻,夢中也總是劃過這樣的情景,今日,還的確是讓他等到了,他西門無悲的名號,註定被刻入中原王朝的史書之內。

但如果問他,此戰最大的英雄是誰,他自然不會說是自己,除了那個彷彿『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般的將幾乎所有沙漠中強者都是拖住的御虎撼衛,還能是誰,或許那個少年,還真是詮釋了,究竟什麼是以一人之力,硬抗整個國度。

唰。

就當殺戮正在進行的同時,仿若落葉飄散,一道少年的身影,出現在了胡人域帝都的上空之上,這名少年,身穿一襲翩翩紅色衣衫,滿頭黑髮宛若瀑布般被晶瑩如玉的玉龍發束箍在頭頂,如星般的劍眉之下,是一雙漠視世界一切蒼生的眼眸,那俊美的容顏,羨煞旁人太多。

少年雖然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舉動,可不知怎麼回事,就當他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到來,紛紛忘了過去,而就當眾人看清來者何人之時,許多人的神色間,都是泛起了濃郁至極的驚駭之意。

「少……少爺……」


正在奮力斬殺胡人域之人的幽鬼,手上的動作也是戛然而止,在這一刻,他甚至感覺心中生出了某種酸楚之意,他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一個無數人敢都不敢做的事情。 恆源三十年,恆源帝國京城。

令濃彩站在城樓樓頂二十平米之地,手裡提著一把承影寶劍,不見劍鋒只見劍柄,隱隱有冷月之色,如冰如霜,隱隱有血腥殺氣,如塗如噬,其鋒凌厲無比,吞脈噬骨。

令濃彩緩緩舉起承影劍,劍端指向對面的紫衣絕色女子:「紅妝,今日你我城樓一絕高下,從此之後有你無我,有我無你。」

紫衣女子眼風如烈,清冽一笑:「令濃彩,想你我姐妹情誼如何熱烈深厚,沒想今日會走到如此決絕的地步……」

「紅妝,你又何必再要假惺惺,如果不是你貪戀皇權男色,一步步走向罪惡的深淵,如何又到不可挽回的局面。」

「令濃彩,你竟然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向我,你又如何不是貪戀皇權男色,想那重墨也只能淪為你石榴裙下的一顆棋子!」

「住嘴!紅妝,想不到你如此不知悔改。」

「不要廢話了,來吧!」紅妝眸光一凝,橫著凝光純鈞劍,凌空劈來,劍光遇風而發,氣勢萬千。

令濃彩不再多言,手中承影劍一松,那承影靈性自知,風馳電掣疾馳向紅妝,紅妝不敢輕敵,嘴裡輕喝一聲:「去。」手中純鈞得令迎向承影,汀的一聲,似有斷裂之聲。

「不好,劍毀了!」紅妝驚怒之下,只見純鈞劍影越擴越大,最後化為一抹灰湮。

那承影寶劍毀了純鈞劍,在空中盤旋一圈,浮光韜影,回到令濃彩手中。

「令濃彩,你好狠!你明知我的仙靈藏於純鈞劍內,你還故意毀劍!」紅妝點絳的眉心溢出一滴血,越聚越大,終於承載不住其重量,滾滾落下來,沉墜落地,紅妝伸手欲拾那滴鮮紅的血珠,可是來不及了,那血珠滴落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咚的一聲清脆的碰響,溶如石板里,消融不見了。

紅妝驚訝絕望地看著那滴血珠消失的地方,隱隱一抹紅際印,她的手伸在半空凝結不動,半晌回過頭來,冰削一般的眼光看著一身白衣飄飛的令濃彩:

「令濃彩,你好絕!」

令濃彩也怔怔看著那青石板上淡淡的血跡紅印,眼光迷離。

「令濃彩,我和你拼了。」紅妝伸出蒼白尖削的十指,可是周身纏綿再也使不出一絲力氣。

「紅妝,別在自欺欺人了,你的靈力心魂都儲存在那滴血珠里,現在已經沒入城樓石板,你已經死了。」

紅妝白灰的眼眸朝令濃彩看了看,點點頭:「令濃彩,我死了……」她婀娜搖曳的身姿疲軟下去,那一抹紫色如風如青煙,軟軟墜於冰涼的青石板上。

「紅妝!」一青衣長衫男子飛奔上城樓樓頂,扶起青石板上那堆紫色的煙摞,紫色之中,那蒼白無血菁華傾城的臉讓人觸目心驚:「紅妝!」男子不輕易落淚的眼裡溢出一顆清冽的珠淚,他猛然回頭,目光咄咄狠絕:「令濃彩,你拿命來!」

「瑞王爺,不見得你要得了她的命!」一高達偉岸風姿勃發的男子一步步走上城樓樓頂,走到令濃彩身邊,橫腰攔住令濃彩。

「重墨!」瑞丹從地上站起身來,咬牙道:「我正要找你算賬。」

「好得很啊,朕就喜歡你這不服輸的勁頭,這十五年來,你和朕總是爭爭奪奪,而你總是鬥不過朕。」

「朕,朕……重墨,你好大膽子,你居然敢自稱朕,你不要命了嗎!哈哈哈!」

「瑞王爺,朕已於一個時辰前正式就皇位,朕的晉源帝國正式成立,朕正要頒布聖令給你,瑞丹你聽著,你居心叵測,窺視皇位,罪大惡極,朕廢除瑞丹王位,將為庶民,即刻搬出瑞王府,驅逐出京城,其妻室子女悉數驅逐出京城……」

「重墨,如若你為帝位,我瑞丹絕不肯苟活!」瑞丹凄然慘笑,嚎嘯呼戾,天色驀然漆黑……

一道藍光霍然而起,凝結成一顆藍色光珠,剎那間巨龍飛走,直向天際,風馳電掣奔向五十里之外的京城龍居地皇宮。

瑞丹這是要毀滅整個京城龍宮,重墨臉色微微一凜,暗暗運籌臂力,他腰腹里赤霞劍起,赤霞滿天,光焰萬丈,以更快的速度奔向那道藍光,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兩道光影相遇,巨大的靈力之下,幾乎把天際炸了一個大窟窿,一時電閃雷鳴,狂風大作,天崩地裂。

一炷香的時間后,霞光頓收,冷絕冰凝,赤霞劍平靜回到重墨手中。

重墨風姿凜凜,回眸輕描淡寫地看著瑞丹,瑞丹一臉死灰蒼白,撲向重墨一尺之外的令濃彩……令濃彩輕盈身姿飄搖一讓,瑞丹身子撲了一個空,沉重的身軀就直直跌向十丈城樓之下……

瑞丹的頭眼看就要重重戳在城樓下堅硬的岩石上,他一咬牙,伸手撐住急墮的身體,兩隻手掌心立即被尖利的石頭刺破,鮮血淋漓。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瑞丹暗自運力,縱身翻越,騰空欲起,他眼前刺來明晃晃的一物,閃著赤色霞光,是赤霞劍!瑞丹耳邊嗤的一聲輕響,赤霞劍穿破他的額頭,連劍柄沒入,穿過去……一股血泉膨涌飛濺,灑滿城樓腳下的亂石……

「回!」

重墨淡笑傾然,掌心向天,那赤霞劍在空中盤旋如鷹,最後飛馳向主子,落在那隻直接分明溫潤如玉的手中。

「赤霞噬王者之血,靈力更上一個台階!」 第九百零八章留不住。

慘絕人寰的慘叫,冷酷無比的殺戮聲,不斷地縈繞在胡人域帝都之內,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殺紅了眼,就連作為中原域大軍的總統帥,有著大將軍之職位的西門無悲,都帶頭殺進了人群之中,只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西營和北營的營長在其左右保護著他。

在發現遠處天邊的黑色巨型人影消失,竟然沒有任何胡人域強者回來增援之後,西門無悲當即便是下達了總進攻的命令,雖然整個戰爭只持續了不到幾天的時間,說是總進攻有些滑稽,可他們此時,的的確確是站在了胡人域帝都的大門前。

城門被攻破,大軍簇擁入城的那一瞬間,的確是造成了不小的恐慌,很多胡人域的人甚至都沒弄清什麼情況,便是死在了中原域士兵的長刀和長矛之下,馬蹄飛奔,踩死的人都不在少數。

望著那屍骨遍地,血跡縱橫的胡人域帝都,西門無悲心中的激動之意也是溢於言表,多少年了,他就在等待著這一刻,夢中也總是劃過這樣的情景,今日,還的確是讓他等到了,他西門無悲的名號,註定被刻入中原王朝的史書之內。

但如果問他,此戰最大的英雄是誰,他自然不會說是自己,除了那個彷彿『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般的將幾乎所有沙漠中強者都是拖住的御虎撼衛,還能是誰,或許那個少年,還真是詮釋了,究竟什麼是以一人之力,硬抗整個國度。

唰。

就當殺戮正在進行的同時,仿若落葉飄散,一道少年的身影,出現在了胡人域帝都的上空之上,這名少年,身穿一襲翩翩紅色衣衫,滿頭黑髮宛若瀑布般被晶瑩如玉的玉龍發束箍在頭頂,如星般的劍眉之下,是一雙漠視世界一切蒼生的眼眸,那俊美的容顏,羨煞旁人太多。

少年雖然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舉動,可不知怎麼回事,就當他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到來,紛紛忘了過去,而就當眾人看清來者何人之時,許多人的神色間,都是泛起了濃郁至極的驚駭之意。

「少……少爺……」

正在奮力斬殺胡人域之人的幽鬼,手上的動作也是戛然而止,在這一刻,他甚至感覺心中生出了某種酸楚之意,他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一個無數人敢都不敢做的事情

在胡人域帝都內甚至都沒有任何一名半王境以上武者的情況下,這場戰鬥,真的就是變成了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尤其是當傲爽出現后,不知怎的,那些中原域的士兵們,似乎是被打了雞血,戰意高昂之下,每次出手都格外的賣力。

這也使得,原本需要半天或者一天才能結束的戰鬥,幾乎只用了兩個時辰的時間便已結束,在這一刻,整個胡人域帝都內,甚至都沒有一名胡人域之人,全然是中原域的士兵們。

哪怕是在生存條件惡劣,法則殘酷的胡人域,可其實也是有著從未修鍊過的普通人的,況且就算也有著一些負隅頑抗的武者,可東、西、南、北這四名營長,也不是吃素的。

而在此期間,傲爽倒也沒閑著,這種單方面的屠殺,他加不加入都不會對結局產生任何的變動,因此,他以一種所有人都無法看清的速度,分別潛入了拓家、拓跋家和胡人域皇家一脈的家族內。

這番舉動,除了掠奪財物還能是幹什麼。

不過,胡人域武者的修鍊條件的確是極為艱難,哪怕是被稱為沙漠中的三大家族,傲爽在掠奪一空之後,赫然發現,靈石甚至都沒達到一億,這還是靈石,諸如功法、靈技和靈器,也是異常的稀少,不過沒一樣,倒都不是什麼俗物。

在掠奪財物時,傲爽確實遇到了一些阻力,三大家族的人也不是傻子,見帝都都發生了這種情況,可卻沒有任何人前來增援,便也猜測出了一些東西,無奈之下,就要攜帶著家族的底蘊潛逃,畢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可當傲爽站在他們面前時,或許說,當他選擇出手時,就已經沒有後續任何事情的發生了,因為沒有人能記得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在臨死前,曾經看到那少年一眼。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