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胖沒有接着說下去,但其意思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呵呵……”林肖拍了拍二胖的肩膀,說道:“沒事,過幾天如果姚經理真要開除我,我接着就行,但現在我還是保安隊的隊長,我就得行使我的權力……王彪現在在哪兒呢?”

“隊長,你真要和姚經理對着幹啊?”

“他想開除我,沒那麼容易。”林肖呵呵一笑,然後說道:“你告訴我王彪在哪兒?”

二胖見林肖態度堅決,也只好抿着嘴說道:“他現在就在姚經理的辦公室裏歇着呢……”

“行,我去看看。”林肖轉身走進身後的公司大樓。

……

二樓,行政經理辦公室。

王彪光着膀子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嘴裏叼着一塊雪糕玩着手機遊戲。

相比此時正站在大太陽下的耳旁,王彪別提多愜意了!

“表舅,你什麼時候收拾收拾那個林肖啊?”王彪晃着腳丫子,大口嗦着雪糕上的奶油,不滿的說道:“這小子現在太他媽張狂了,我可忍不了了!”

姚平則雙目在電腦屏幕上盯着,良久才搖了搖摘下眼鏡說道:“再等幾天,等我把王公子的單拿下之後,我讓林肖和蘇紅葉一起滾蛋。”

“那你可得抓緊點時間,這小子整天找我茬,剛纔我跟青青逗個樂,這小子都要橫插一腳。”王彪氣憤的說道。

“不說這個了。”姚平扶了扶眼鏡,然後沉默了片刻,表情很古怪的問道:“你……認不認識那種家裏條件不太好,願意出來賺錢錢陪人玩的小姑娘?最好是清純一點的學生妹,太風騷的不要啊……”

王彪聞言愣了足足十幾秒,然後表情異常精彩的興奮問道:“表舅,你想給我找個年輕的表舅媽啊?”

“放屁!”姚平皺眉罵了一句,然後說道:“是王公子想玩的,他現在會所嫩.模都提不起興趣了,就想找找刺激感……”

“哦,是這樣啊……”王彪想了想說道:“我有個哥們,他女朋友好像認識不少學生妹,我讓他幫忙問問吧。”

“你上點心,我能不能升職,就看這次能不能把王公子伺候舒服了。”姚平囑咐了一句:“千萬別讓她從什麼夜店裏,找幾個蹦迪的小太妹過來糊弄事,讓王公子發現的話,我扒了你的皮!”


王彪連連點頭。


咚咚咚!

此時,辦公室的門忽然敲響了。

“進來。”姚平讓自己的情緒恢復了一下,然後說道。

啪嗒!

臉上帶着笑意的林肖走了進來,看了一眼辦公室內悠閒無比的王彪,淡淡問道:“王彪,現在輪到你值外崗班,你怎麼不去呢?”

王彪一愣,臉色難看的坐了起來。

姚平面無表情的敲了敲桌子,然後從煙盒裏掏出一根香菸慢條斯理的點燃,眯着眼睛說道:“是我讓王彪過來幫我乾點活兒的,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林肖雙手插兜,平靜的說道:“姚經理是行政部的人,而王彪是我安保部的兵!如果想跨部門調人,你首先要通過蘇經理同意,然後再找我,我同意之後他才能跟你走。”

“不然,就是擅離職守,或者曠工。”

“擅離職守罰款一百,無故曠工罰款兩百。”

“姚經理,你說我該用哪個理由來處罰王彪?” 姚平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就愣住了。

林肖說的確實沒錯,即便姚平在公司是經理,是中層領導,但也不能隔着部門去管其他員工。

他說讓王彪給自己幫忙,確實是違規行爲。

但這種小違規,以前是根本沒人管的。

因爲姚平好歹也是個領導,很多人也不會因爲這種小事跟他較真。

就連蘇紅葉以前對王彪也是隱忍的態度。

可是林肖根本就不慣他這個毛病!

“林肖,你是鐵了心要跟我作對是嗎?”姚平冷笑連連。

“姚經理,我是按公司的規章制度辦事,跟我們個人恩怨有什麼關係,不要扯的太遠。”林肖淡淡的說道:“這樣吧,按照公司制度,無故從工作崗位消失三十分鐘以上就算是曠工,王彪至少在這裏待了一個小時,從制度上看已經夠得上曠工,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給他記一個擅離職守,罰款一百,值三天室外崗,你看這個結果滿意嗎?”

姚平忍無可忍,怒氣衝衝的一拍桌子:“你他媽存心噁心我!”

本來王彪的事撐死也就罰兩百塊錢,可現在林肖卻說要罰一百,罰三天室外崗。

那豈不是說他姚平的面子只值一百塊?

“沒錯,我就是噁心你。”林肖面無表情的說道:“誰讓你昨天晚上噁心我呢?”

姚平冷笑着用手指指着林肖,連聲道:“好!好!你給我等着,我遲早把你和蘇紅葉一起收拾了!”

“那是以後的事。”林肖淡淡的瞥了姚平一眼,然後衝着王彪說道:“現在,滾回到你的崗位上去。”

王彪聞言頓時怒了。

罰他一百塊錢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但讓他連值三天室外,那可真是要命!

“林肖,你他媽的……”王彪張嘴就要罵。

刷!

林肖轉過頭,面無表情的按了按拳頭,發出噼裏啪啦的骨骼摩擦聲。

王彪硬生生將剩下的半句話咽回了肚子裏。

他可不想再挨林肖的一頓揍。

“表舅!”王彪可憐兮兮的衝着姚平喊道:“你幫幫忙啊,我可不想去大太陽底下曬三天!”

“……”姚平憋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出去。”

“啊?”

“聽你們隊長的,出去!”姚平咬着牙揮了揮手。

沒辦法,姚平心裏即便再憤怒,現在也沒有理由發作,他只能先委曲求全,如果和林肖硬碰硬,林肖現在就更有理由收拾王彪了!

“好!好!”王彪惡狠狠的盯了林肖一眼,憤憤的扭頭走出辦公室。

“我遲早要讓你知道,跟我作對有多無知!”

王彪在經過林肖身邊時,還非常有骨氣的甩下一句狠話。

“還有別的事嗎?”姚平擡頭問道。

“沒了。”林肖一笑,然後也轉身走了過去。

三十秒之後。

姚平的辦公室發出一聲咆哮。

“狗東西,用不了多久,我肯定讓你跪下來給我磕頭!”

……

“來來來!姚經理請客,大家喝冷飲了啊!”

就在林肖讓王彪去室外值班的三十分鐘後,行政部的兩名員工從外面走進來,手裏提着兩大包罐裝可樂給各個部門的同事依次發放。

夏日炎炎,員工們都熱的不行,此刻聽說有冷飲喝頓時都挺高興。

“誒呦,姚經理大氣啊!”

“這纔是關心員工的領導嘛!”

“替我謝謝姚經理……”

每個部門分到冷飲的員工都興高采烈,而安保部工作環境最惡劣的幾名保安也是眼巴巴的看着。

可當行政部的員工走過來的時候,他們卻並未在安保部停留片刻,而是直接提着剩下的冷飲向二樓走去。

“哎,小楠,別人都有飲料喝,我們安保部沒有啊?”一名保安衝着行政部的兩名員工喊了一聲。

“呵呵……不好意思,我們姚經理沒讓我們給後勤部的分。”小楠扭頭,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我靠,這不是存心膈應人嗎?”保安暗暗罵了一句。

其他部門的員工也都看到了這一幕,皆是目光古怪的開始議論紛紛。

“我聽說姚經理跟這個新來的保安隊長有仇……”

“一個小保安,剛來就敢跟姚經理作對,還打了王彪,這不是找死嗎?”

“難道姚經理給他穿小鞋,現在連安保室都被他給連累了。”


“何止啊,你沒聽到小楠剛纔說, ?”

“嘖嘖……”

聽到周圍的議論紛紛,安保室的人和後期部的員工都非常無奈的低下頭。

林肖站在大廳裏,看到這一幕之後皺了皺眉。

他掏出手機,在某個APP上操作了片刻。

很快,大概不超過十分鐘,有三臺外賣的專車停在潤豐大樓的門口。


三名外賣員走了進來,手中端着精緻的包裝盒,問道:“誰是林肖先生?”

林肖走了過去:“我是。”

“您點的可可碎片星冰樂,一共一百杯,請簽收一下。”外賣員十分禮貌的拿出一張單子。

“好。”林肖接過筆,在單據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大廳的人都傻眼了。

“祝您用餐愉快!”三名外賣員將手中精緻的包裝盒放在前臺的桌子上,然後轉身離去。

“來呀!愣着幹嘛,去把這些給咱們後勤部的人分一分。“林肖拍了拍手,然後衝着旁邊處於懵逼狀態的二胖喊道:“不夠的再到這裏領,確保要讓咱們的人每個都喝到噁心爲止!”

噗!

一名正在喝可樂的銷售部員工頓時噴了。

那可是星冰樂啊!

來到異界當師父

林肖居然一下子買了一百杯要分給後勤部的員工,這他媽的,後勤部的人也太幸福了吧?

他看着自己手中兩塊半一瓶的罐裝可樂,頓時覺得一點都不香了。

而和他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