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氣環繞,一拳轟去。

林寒眼神微眯,全身的真元瘋狂轉動。

施展出弒神第一式,試圖擋住這道攻擊。

嘭!

二人的手掌碰撞,攪動着四周的虛空。

與此同時,蒼穹之上電閃雷鳴,陰雲翻滾。

“咔嚓!”

閃電充斥着天空,將昏暗的地面照亮起來。

風清河一拳擊退林寒,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

“呵呵,米粒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呸,兒砸怎麼跟爸爸說話呢?”

“你……”

“哈哈哈,沒詞了吧,兒砸這一點得跟你爹多學學。”

就在二人嘴炮的瞬間,天際中凝聚一股恐怖的力量。

一尊巨大的黑色手掌出現,上面有電弧雷霆纏繞。

驚雷般的聲音驟然響起,對準下方的渡劫者直接砸下。

林寒見此臉上浮現出喜色,腳步前踏身影閃爍。

原本以自己現在的力量,想要擋住這個傢伙有點難。

可現在天劫助我,豈能容兒砸你在此放肆。

“兒砸,看你爹引動天罰教訓你!”

風清河聞言臉色大變,身形連忙向後撤去。

內心賊想罵娘。

這天上的雷劫分明就是劈你的。

你他麼的還能要臉不?

但很可惜,自己因爲入魔擁有了強橫的力量,但也因此更加地被雷劫針對。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必須要避其鋒芒,等待時機。

二人的身影來回閃爍,你追我趕。

各種絢爛的神通施展出來,相互隔空對轟。

林寒的手上動作不停,嘴巴開始無限地嘲諷。


“兒砸,有種你別跑!”

“傻筆,你他麼的先度過雷劫在跟我打!”

兩人不斷地在被封鎖的空間移動,互相對罵起來。

而雷劫則一道又一道地劈下。

有時候直接打中二人,或者運氣好被二人躲過。

而觀戰的衆人,原本臉上的神情十分凝重。

畢竟這是一場至關重要的決鬥。

可在聽到他們之間的交流後,臉色有些抽搐。

畫風怎麼轉變得如此之快,而且貌似聽着有點怪吧。

簡直就像是兩個潑婦在罵大街。

說實話,風清河其實也不想這樣。

非常得無奈,要是不跑的話。

自己就會被捲入這傢伙的雷劫中,到那個時候。

最受傷的還是自己啊。

轟隆隆!

天空中劫雲翻滾,凝聚出一個幽黑的旋渦,死亡的氣息席捲天地。

林寒感覺到這一變化,眼裏露出凝重之色。

剛纔都是小打小鬧,活躍活躍氣氛。

而現在則很明顯,天劫是要放大招了。

在這種極致的死亡氣息威脅下,風清河的額頭出現冷汗。

彷彿是被雷劫影響,移動的身形都緩慢了幾分。


林寒眼裏閃爍着亮光,直接抓住機會。

身形一閃,手掌閃爍着無限的金光。

這一掌蘊含着弒神拳法的招式,對着風清河的腦袋重重拍下。

“林氏家法第一條,見爸爸不跪,該拍!”

風清河面對他的攻擊,雙眼裏滿是濃濃的不甘。

想要用手掌阻擋,但因爲受到天劫的致命影響,並沒有成功。

嘭!

轟然一聲巨響,以這位入魔的天驕爲圓心。

方圓百里揚起一層層的白色氣浪。

這一掌看似平平無奇,可其實非常不一般,暗含着林寒磅礴的真元。

渾厚的拳意透過手掌,直達風清河的天靈蓋。

威力炸裂開來,整座天地彷彿都開始搖晃。


林寒看着眼前跪下的風清河,笑着破口大罵道:

“兒砸,你他孃的,還是給爹跪下了。”

風清河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眼神卻越來越暗淡。

我不甘心啊。

我可是天命之子,怎麼會死在這個毛頭小子手裏面。

沒有理由啊,這傢伙簡直就是作弊啊。

林寒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笑了笑沒有解釋。

直接又是一掌。

風清河的身軀驟然炸裂開來,身體內的元靈直接四分五裂,消散在天地間。

呼~

林寒見此長呼一口氣,終於死掉了。

不得不說,這個傢伙還真的是有夠難纏的。

日後如果不出意外,必定是威震一方的武道強者。

塵天之下 ,誰叫你運氣不好碰上了我。

他正自戀着,忽然間察覺到什麼,猛地擡頭看去。

“咻!”

雲霄猛然間出現一道幽黑的光芒。

無邊黑雲,滾滾而來。

最強的雷劫即將降臨,方圓百里狂風呼嘯。

遠方的衆人甚至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雷劫所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

林寒深呼吸一口氣。

問題不大。

他雙腳蹬地,化作一道虹光騰空而起。

心跳頻率很快,是心動……

啊呸,說錯了,是心悸的感覺。

轟隆隆!

天際發出數聲悶響。

林寒的袖袍無風自動,雙手負在身後。

對着天空輕聲說道:

“不必再裝腔作勢,儘管使出全力,吾輩攀登武道,本就是逆天之事,今日便讓我爲全天下的武者當一回榜樣,雙拳在手,即便是雷劫,又能如何?”

這話說得很是帶勁。

底下的衆人聽到,心頭很是震撼。

沒錯,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實際上,林寒的心裏很慌,內心說道:

“系統大佬,幫幫忙啊,不然我真的頂不住。”

系統雖然平時不說話,但關鍵時刻還是很給力的。

叮咚!

【檢測到宿主附近存在極度強大的純淨能量源,正在分析能量源各項數據……】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