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的膽子也太大了,帆,你要狠狠地修理這傢伙!」梁艷憤怒道。

「哼,只要他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他就死定了!」江帆目露凶光道,此時黃富和胡莉走了出來,他看到了江帆臉色,知道一定有什麼事。

「你們都在這裡啊,一起去吃飯吧!」胡莉微笑道,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紅色的運動套裝,身材裹得緊緊的,身材更顯得凹凸有致。

「哇,這就是小富常常提起的胡莉姐姐吧,真的好迷人啊,難怪小富對你著迷!」舒敏誇讚道。

胡莉顯然有點不好意思,臉立即就紅了,「哪有妹妹你漂亮啊,人不但漂亮,而且還是女飛人呢!」胡莉也誇讚道。

「咦,胡老師,你腳上的鞋好漂亮哦,哦,原來是達奈爾品牌的,要一萬多塊吧!」梁艷笑嘻嘻道。

胡莉頓時就愣住了,這雙鞋是黃富送給自己的,驚訝道:「要一萬多塊!哪裡要那麼多,才一百多塊!」

「哈哈,胡老師,你真會說笑話,達奈爾是世界名牌,這鞋皮是鱷魚皮的,鞋跟是水晶的,永不磨損,一百塊到哪裡去買啊!」梁艷當然知道這鞋子的價值,江帆就送了她一雙,當時她不知道這鞋子的價值,是後來才知道的。

胡莉吃了一驚,「不會吧,這鞋真的要一萬多塊!」她立即望向黃富,那意思是你竟然對我說一百塊,你一個學生哪來的這麼多錢呢?

一旁的黃富也有點尷尬,他沒想到梁艷把鞋子的價格說了出來,忙插嘴道:「走,我們去江麗酒店吃飯,今天我請客!」

梁艷看到黃富的驚慌的樣子,就知道這雙鞋是黃富送的,立即笑道:「好呀,小富你請客!」

眾人立即攔了兩輛的士車,車子朝江麗酒店駛去,不遠處的兩輛黑色小轎車立即緊跟著兩輛的士車。江帆從後視鏡看到了尾隨的兩輛黑色轎車,心中暗道:「賈政錦,這可是你自己撞到我槍口上的,本來打算讓你多活幾天,沒想到你嫌命長了!」

兩輛的士車到了江麗酒店門口,江帆、梁艷、舒敏、梁茹、黃富、胡莉等人下了車,胡莉直接朝藍色房子走去,黃富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道:「今天我們去紅色房子吃飯!」


紅色房子是高檔的餐廳,那都是有錢人吃的,胡莉突然感覺黃富隱瞞了很多真相,他一個大學生,哪來一萬多塊錢買鞋子送給自己,請客要去高檔的餐廳,「小富,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呢?」胡莉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黃富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正尷尬的時候,江帆答話了,「胡老師,黃富的錢來路很正,雖然他還是學生,但是他在外面開辦的企業,這些錢都是他賺來的,你放心吧。」

「哦!」胡莉表面上沒有說什麼,但是心裡還是懷疑黃富,同時也懷疑江帆,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從來都是神神秘秘的,好像在幹什麼隱秘的事,但是他們又有正義感,不像壞人。

另外她看到江帆身邊的三個漂亮女孩子,好像跟江帆的關係不一般,尤其是那個舒敏和梁艷兩人都是摟著江帆的胳膊,十分親密的樣子,這分明就是情人之間的關係。

進入紅房子餐廳后立即就發現這裡面裝修十分豪華,與藍房子裡面裝修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裡面全部都是豪華的套間,紅桃木的桌子和椅子,空調開放,眾人坐下后,服務員立即給泡上茶水,端上水果瓜子。

黃富拿起桌上的菜單放在胡莉的面前,微笑道:「胡莉老師,今天是我請客,你隨便點菜!」

胡莉打開菜譜,頓時就目瞪口呆,裡面的菜價格,最少都是一千多地價格,什麼「丹鳳朝陽」一千三百元。「羞花閉月」二千五百元,「洪福齊天」六千元,「花前月下」三千元,這哪裡是吃菜,簡直在吃錢啊!這餐下來沒有幾萬塊是不夠的!


胡莉拿著菜譜不知道如何點菜,她發現所有的菜都太貴了,簡直不能接受,「我,我不知道怎麼點,都太貴了!」胡莉搖頭道。

「沒關係,你隨便點吧,錢不是問題!」黃富笑道,當然不是問題,這些錢都是從那個奸商那裡搶來的,花費起來一點也不心疼。

江帆見胡莉下不來手,微笑道:「既然胡老師不忍心宰小富,那就讓我來吧!」

江帆從胡麗手裡接過菜譜,拿著筆快速打勾,什麼貴就勾什麼菜,一會兒時間就勾了十多個菜,服務員拿著菜譜去準備菜去了。

片刻之後菜就上來了,眾人看到菜頓時都驚呆了,所謂的「丹鳳朝陽」就是一隻雞,媽的!一隻雞就要一千三百元!還有「羞花閉月」就是一條魚和幾朵雕刻的蘿蔔,這就要二千五百,這不是殺豬啊!

給讀者的話:

晚點還有一章! 更氣人的是那個「洪福齊天」用一個小鍋裝著,還蓋上蓋子,打開蓋子一看裡面是幾隻豬腳。至於「花前月下」就更驚人了,一鍋水裡漂了些肉丸子,如同水上面浮著白鵝,這就是花前月下!

江帆和黃富兩人對視一眼,這是怎麼回事,藍房子的菜那麼經濟實惠,紅房子里的菜卻貴得離譜。胡莉更是瞪大了眼睛,「哇,一隻雞竟然要一千多塊,這是什麼雞啊?」

梁艷和舒敏兩人在東海市經常去大酒店吃飯,還從來沒有看到如此離譜的菜價,「不會吧,這一鍋豬腳就要六千元,這是什麼豬腳?這叫殺豬!」舒敏搖頭道。

黃富立即就火了,這分明是殺豬,「服務員!」黃富大叫一聲。

門開了,服務員立即跑了過來,面帶微笑,「先生,需要幫助嗎?」

「你這份『丹鳳朝陽』分明就是只雞,怎麼要一千三百元呢?」黃富指著那盤雞道。

「先生,您有所不知,這隻雞可不是一般的雞,它是從東烏國進口來的雞,是東烏雞!一隻雞飄洋過海到我們華夏國,本來就不容易了,還要加收幾十倍的海關稅,這隻東烏雞就身價不菲了!」服務員微笑解釋道。

「那怎麼叫『丹鳳朝陽』呢,這可不是鳳凰哦!」黃富冷笑道。

「先生,雞者鳳也!雞也稱得上是鳳凰,這東烏雞高大威猛,尾巴的毛特別的長,遠遠看起來就像鳳凰一樣!所以叫『丹鳳朝陽』!」服務員微笑道。

黃富頓時啞口無言,我靠!原來這是東烏來的雞就這樣叫鳳凰的,這也勉強說得過去,他指著那鍋豬腳道:「這分明是豬腳,怎麼就叫『洪福齊天』呢?」

服務員微笑道:「豬是很有福氣的動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這就是享福,它的四肢腳朝上,那不就叫『洪福齊天』嘛!」

我靠,這分明是扯淡啊!「這幾隻豬腳就值六千元,這是什麼豬腳啊?」黃富冷笑道,市面上的豬腳才十多塊一斤,這鍋豬腳最多五斤,也就五十多塊錢,怎麼也不值六千元吧!

服務員微笑道:「先生,這些豬腳可不是一般的豬腳,你看它們都是香豬前腳,一隻香豬只有兩隻前腳。另外這些豬腳可是飄洋過海從東烏國來的,它們過來的時候可都是四隻腳的,還要承受暈船,還有幾十倍的海關稅,想不漲價都不行啊!」

胡莉驚訝道:「據我所知東烏國的香豬也不貴啊,也就十多元一斤,就算運費加上海關稅,也就兩千多元一隻香豬,你用的可是兩隻豬腳耶,是香豬的很少一部分,這樣太貴了吧!」

服務員微笑道:「這位小姐,我們取材就是砍下香豬的兩隻前腳,其他的都不要了,所以兩隻腳的價格就是一隻香豬的價格!」

「我靠,找你這樣算那這盆豬腳成本價都不止六千了,我們還是佔了便宜了!」江帆笑呵呵道。

「不錯,我們這是優惠價格!」服務員微笑道。

「那你說說這個『羞花閉月』的這條魚為何這麼貴呢?」黃富指著盤子里的魚道。

「呵呵,先生,這魚可不是一般的魚,這是非洲的魚,非洲你們知道吧,人都晒黑了,但是這魚卻是白的,這就很不容易了,它是乘飛機來的,一張機票就要幾千塊,您說這魚還貴嗎?」服務員微笑道。

我靠,這服務員的嘴巴太厲害,這些東西被他一說,還真的不貴了,你還佔了很大的便宜。

剩下的菜不用問了,不是東烏來的,就是非洲來的,再問下去,肯定是從西國來的,江帆微笑道:「好了,服務員你可以出去了,我們要吃菜了!」

「吃吧,這麼貴的菜,肯定味道鮮美,來,大家吃吧!」黃富微笑道,他夾了塊「羞花閉月」放到胡莉的碗里。

「胡莉老師,這可是非洲的魚,你嘗嘗!」黃富微笑道。

「謝謝!」胡莉臉帶微笑, ???????g??t ,「啊!」胡莉叫了起來。

「很好吃吧?」黃富微笑道。

「這魚怎麼是臭的!」胡莉皺眉道,比臭雞蛋還要臭,真是太難吃了。

黃富立即夾起一塊非洲魚塊吃了一口,立即吐了出來,「呸!這分明是臭魚,我靠!這種腐臭的魚也敢賣這麼貴的價!服務員!」黃富一聲大喝。

服務員立即微笑跑了進來,「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黃富指著那盤非洲魚道:「請你把這盤非洲魚吃了!我請你吃!」

服務員面露驚恐之色,「哦,先生,非常感謝您的厚愛,我不能隨便吃顧客的食物!」

此時江帆夾了塊東烏得雞咬了一口,「呸!」江帆立即吐了出來,我靠!這雞怎麼有股怪味到,好像是腥臭味道。

「還有,服務員還有請你吃這隻東烏雞!」江帆夾著雞肉閃電般塞到了服務員的嘴巴里。

「啊!呸!」服務員立即把嘴裡的雞肉吐了出來!而且不停地嘔吐,那味道真是太難吃了。

「媽的,連你這種豬頭都不吃這雞肉,我們就更不吃了,你們這裡的菜不僅貴得嚇人,而且味道這麼難吃!你們這裡是敲詐顧客吧!」黃富一把抓住服務員的衣領道。

「先生,你不要亂來,你知道這個餐館是誰開的嗎?」服務員滿不在乎道,看樣子他不止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是誰開的!」黃富厲聲道。

「是賈政錦局長開的,他可是杭湖市公安局局長!你們敢在這裡鬧事!」服務員突然囂張起來。

不聽賈政錦還要,一聽到賈政錦的名字,江帆就火冒三丈,一把抓著服務員扔了出去,「叫你們賈政錦來,老子要打得他地上做烏龜爬!」

服務員摔得直咧嘴巴,他爬了起來,「好,我馬上就去喊他來,你們等著!」服務員連滾帶爬地跑了。

「小富,我們還是走吧,賈政錦局長我們惹不起的!」胡莉擔憂道,她聽說過有關賈政錦的事情。

「胡莉老師,你不用擔心,我們去處理好這件事的!」黃富安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章到! 「小富,你老實告訴我,你們到底是幹什麼的?按你們的身手,不可能是學生吧?」胡莉雙眼望著黃富道。

黃富遲疑片刻,他在考慮是否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胡莉,這時江帆插嘴了,「哎呀,我肚子都餓了,小富,你還沒請客的呢,乾脆我們到藍房子里去吃飯吧,下午我們還有比賽項目呢!」給了黃富一個眼色。

黃富立即明白,現在還不是說出自己真實身份的時候,「胡老師,你別亂猜了我們就是醫學院的學生,我想你的肚子也餓了吧,走我們大家一起去吃飯吧!」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式。

胡莉知道黃富說的是假話,她沒有再追問,她是一個很明事理的人,如果黃富不願意說,自己強迫他說,勢必造成尷尬的局面。

因此胡莉點點頭,「好吧,我還真的感到餓了!」


眾人到了藍房子吃過飯後,回到了海納百川體育館,梁艷拉著江帆的胳膊道:「帆,明天下午是梁茹參加游泳比賽,你可要幫她一把哦!」

「沒問題,我保證她拿第一名!」江帆笑呵呵道。

「帆哥,你下午比賽的項目是游泳吧?」黃富問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你下午比賽的項目是擲鉛球吧?」

「嗯,這個可是我的強項,我的成績與世界紀錄保持差不了多少,不想太出風頭了,拿個第三算了!」黃富的一百米欄已經很出風頭了,如果擲鉛球再出風頭,怕會引起別人的關注,一個名不見傳的普通醫學院學生,如果四項都是破紀錄或者第一的話,肯定會引起關注的。

江帆點了點頭道:「我的想法和你一樣,名次對我來說沒有多大意思,反正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們就隨便玩玩吧!」


兩人輕聲地嘀咕著,一旁的胡莉插話道:「喂,你們兩個人再說什麼悄悄話,我好像聽到廣播念你們的名字了,你們快去參賽吧!」

「哦,我們這就去!」黃富和江帆站了起來,黃富的比賽項目是擲鉛球,就在運動場上。江帆比賽的是游泳,要道室內的游泳館去。

游泳館就在海納百川體育館里的西南角上,哪裡已經坐滿了許多觀眾,有不少是游泳的名將,還有一個名叫楊意的學生參加過世界級別比賽獲得亞軍的,他的出現立即引起了現場的轟動。

一大群記者涌了上去,「請問楊意同學,你已經參加了兩次大學生運動會,每次都拿冠軍,你這是第三次了,請問你這次能拿冠軍嗎?」

「哦,說實在的,這些人的水平太差了點,去年我在世界游泳錦標賽上拿了亞軍之後,我就發現我們國內的水平真實太臭了,我已經感覺到高處不勝寒了!」楊意一副盛氣凌人的姿勢。

江帆聽了心中很不高興,這傢伙也太狂妄了點,在他眼裡華夏國游泳除了他就在沒有人了!江帆的來到立即一起了眾多記者的興趣,那些記者立即涌到江帆身邊,「請問黃帆同學,你一百米真是所向無敵,你游泳能和跑一百米一樣牛嗎?」

江帆笑了笑,「有些人說我們華夏國游泳太臭,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們華夏國善游泳者高手如雲,只是他們不願意來參加這種無聊的比賽而已。」

江帆的話立即引起了記者的關注,周圍的觀眾立即熱烈鼓掌。楊意十分不悅,他望著江帆笑道:「你說的話很好聽,游泳靠的是手和腳,不是嘴巴,雖然你一百米超牛,但是這是在水裡,不是岸上,獵豹再會奔跑可是到了水裡,連一條小魚都不如!」

記者們立即找到了熱點,他們立即慫恿道:「黃帆同學,你敢挑戰楊意同學嗎?」

所有記者立即跟著起鬨起來,他們需要新聞,所謂新聞就是這些記者製造出來的,江帆當然識破了這些記者的伎倆,本想說不願意挑戰,誰知道楊意譏諷道:「看他的樣子肯定不敢挑戰我!」

他身邊的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說話了,「楊意是華夏國最棒的!他要是能贏了楊意,我就陪他一晚!」

眾記者大驚,這女孩子說話也太直接了,這話都說得出來,楊意呵呵笑道:「小鳳姐是我的女朋友,她這人說話很直爽,大家不要見怪!」

「楊意同學,你女朋友好漂亮,也太能開玩笑了!」江帆搖頭道。

江帆本想幫他女朋友找個台階下,誰知道他女朋友小鳳姐語出更驚人,「我不是開玩笑的!只要你贏了楊意,今天晚上我是你的!但是我知道你是更本做不到的!」

一旁的楊意也點頭微笑,彷彿這次游泳比賽他贏定了似的,他眼中含有鄙視之色。江帆此時已經是騎虎難下了,他倒不是貪圖小鳳姐的美女,無奈搖頭道:「既然你們給我許下如此誘人的獎勵,我只有向楊意同學挑戰了!」

「哦,太好了,白米飛人挑戰青蛙王子,美麗王妃願陪勝利者一夜!」這些記者太有才了,這個新聞肯定會吸引大家的眼球的。

那些愛看熱鬧的觀眾也跟著起鬨鼓掌,「太好了,白米飛人挑戰青蛙王子!」

「你希望是誰贏呢?」有記者問觀眾。

「我當然希望百米飛人贏,因為這樣的故事才更精彩!」觀眾笑道,什麼精彩,嘿嘿,大家都懂的!

更有好事的記者跑到小鳳姐的面前問道:「小鳳姐,萬一楊意輸了,你真的會陪黃帆同學一夜嗎?」

小鳳姐微笑點頭道:「首先我男朋友楊意是不會輸的,萬一他輸了,我當然會信守承認陪黃帆同學一夜!」眾人嘩然。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