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矗立着一羣異於周圍的高大建築羣,這就是浩天閣了。

秦風沒有立刻進去,白天的目標太大,他決定晚上再進去。

突然他發現遠處地上傳來一陣哭哭啼啼的聲音,聽來讓人悲斷心腸。

秦風仔細看去,只見一大羣穿着普通的百姓被捆綁成一串長長的隊伍,正神情悲慼地向浩天閣的大門走去。

後面是一些凶神惡煞似的賦者。

抓捕普通百姓,這也太離譜了。怪不得所有村莊都了無人煙。

大陸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賦者絕對不允許欺壓普通百姓,否則就是全大陸賦者的公敵。這浩月閣難道不明白這條禁令嗎?

秦風耐着性子總算等到了夜裏,他決心到裏面探個究竟。

浩天閣雖然守備森嚴,可秦風有土遁天賦,很快便混進了裏面。

到處是被關押的百姓發出的悲慼哭聲,男女老少都有,守衛大聲斥喝着他們,甚至用皮鞭抽打他們,抽得他們鮮血淋漓。

這簡直是人間地獄。

秦風真想衝上去把這些守衛打死,把百姓放出來,但他剋制住了自己,他想要的是答案。

只有弄清楚事情的起因,他才能動手。

這裏面地形非常複雜,秦風四處亂撞,也沒探出個所以然來,他正泄氣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爭吵聲從一間屋子裏傳出來。

秦風好奇地循着聲音遁去。

只聽一位少女的聲音道:“爹,你不能再這樣錯下去了,再過沒幾天,附近的百姓就被抓光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道:“鳳兒,不是爹心狠,可爹這不是沒辦法嗎?”

秦風怕被他們察覺自己的藏身之地,也不敢靠太近,不過他靈魂力敏銳,父女二人的話他仍然聽得一清二楚。

少女道:“大陸上不是規定賦者不能抓捕普通百姓嗎?你這樣做很危險的,要是引來衆怒,我們浩月閣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老者道:“那是過去,現在整個大宇王朝亂成一鍋粥,誰會管這閒事?再說,那幾個人說了,只要人手夠了,就不要我們去抓人了。”

少女道:“你信他們的話?他們一開始說抓幾個就好,現在我們周圍的人都幾乎被抓光了,也沒見他們說停止。”

老者嘆了口氣道:“我有什麼辦法,我要是不命令去抓人,他們就會把我們浩月閣的人全抓去變成殭屍,到時候我們家族就要遭受滅頂之災了。”

少女道:“難道我們就不能想別的辦法嗎?”

老者道:“有什麼辦法?有辦法我早去做了。好了,你早點去休息吧,這些事不用你操心。”

那少女跺跺腳,離開了屋子。

秦風聽得真切,看來這事另有蹊蹺,雖然還不明白整個事情的經過,但最少可以知道的是浩月閣受制於人,不得已幫助什麼人抓捕百姓。

他聽得出那少女心地善良,便暗暗地跟着少女而去。

少女來到另一間屋子,忿忿地關上了門。

這是一間雅緻的屋子,屋中散發着一陣怡人的香氣,秦風猜想這是她的閨房。

少女走進屋子,趴在牀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秦風輕輕地學了聲貓叫。

少女一驚:“貓,這哪來的貓?”

她跳下牀來,四處尋找,可什麼也沒見着,“見鬼了,難道我聽錯了。”

她擦乾眼淚,自言自語道:“我不能讓爹一錯再錯下去了,得想個辦法才行。”

“我有辦法。”秦風用傳音在她耳邊說話。

少女一驚,四處張望,厲聲道:“誰,是誰?給我出來。”

“你要是想解救那些百姓,就不要大聲說話。”秦風又道。

少女一聽說可以解救百姓,便低下聲來,有些驚喜地輕輕道:“你是誰,你在哪裏?好,我不大聲叫,你快出來。”

秦風在地裏搖了搖頭,這少女沒經歷過什麼世面,要是自己是壞人,她可就糟糕了。

他一閃身出現在了少女背後,笑道:“我在這裏呢。”

少女一直沒見着人,心裏正緊張,突聽身後有人說話,嚇了一大跳,往前跳了幾步,才轉身擺了個防禦的姿勢,怒道:“你是誰?鬼鬼祟祟地躲在我房間,有什麼目的?要是你不說實話,我立刻叫人抓你。”

秦風暗叫一聲糟糕,原來這少女是想把自己騙出來,忙道:“姑娘你別擔心,我沒有惡意,我是來幫你的。”


正在這時,外面有人問道:“小妹,你在跟誰說話,你怎麼啦?”

少女有些猶豫地看着秦風,終於朝外面道:“二哥,沒事,一隻老鼠呢。”

外面的聲音笑道:“小妹,你的膽子越來越小了,連一隻老鼠也大驚小怪的。”

聲音漸漸遠去。

少女聽外面沒有聲音了,冷冷地道:“我姑且相信你,你先說,你是怎麼進來的,我才能相信你。”

秦風道:“在下是用土遁天賦鑽進來的。”

少女啊了一聲,擁有土遁天賦的人在大陸上畢竟是少數,她可是第一次看見。

秦風接着道:“我知道你是個好心的人,不忍心那些百姓受苦,我可以幫你, 我懷了霸總的孩子 。”

少女嘆了口氣道:“幾年前,我們浩天閣遭到了一股神祕勢力的圍攻,正危急間,不知從哪裏冒出幾個人來,他們驅使一些跳來跳去的人打敗了來侵之敵。”

秦風驚道:“殭屍!”

少女道:“我爹也知道那是殭屍,可畢竟他們救了我們,我爹便讓他們在浩天閣住了下來,沒想到,這幾個人一住下卻不肯走了,而且還是更可怕的事。” “什麼更可怕的事?”春風不由得問道。

從我做了鴻鈞寵物的那一天 。”少女道。

“失蹤?不會是變成了殭屍了吧。”秦風道。

少女點點頭道:“你說的沒錯,他們就是變成了殭屍。不過當時我們並沒有想到,還派出了許多人到處尋找,後來實在找不到,纔想到了這幾個人。”

少女繼續道:“我父親去找他們交涉,他們承認了,並說他們在練一門什麼殭屍功,可以把殭屍的超強能力轉變爲他們的能力,需要更多的殭屍。並說如果我父親肯替他去外面尋找屍源,他就放過我們閣裏的人。我父親一開始也不同意,要他們立刻離開,誰知請神容易送神難,他們竟不肯走了,我父親也拿他們沒辦法。後來,他認爲只要找幾個人頂替下就可以了,便答應了。”

秦風道:“你父親怎麼能答應呢,這可是違反大陸上規定的。”

少女道:“一則是閣裏失蹤的人越來越多,而且這些人都沒辦法恢復人樣,父親怕牽連到我們兄妹,二則當時這幾個人要的殭屍也不算多,我父親便答應了。沒想到後來這些人胃口越來越大,要的人也越來越多,我父親看着一撥又一撥的普通百姓變成殭屍,然後被他們煉化,心裏也是極爲不安,但卻想不出辦法來,只好一次又一次違心地幫他們去抓老百姓,導致附近的百姓十室九空。”

秦風哼了一聲:“十室九空?我在來的路上好幾個村鎮連一個人也沒有,應該是十室十空纔對。”

少女啊的一聲,心裏更是不安,道:“你不是說你有辦法嗎,你快說,怎麼辦?”

秦風搖了搖頭,道:“我沒見過那些人,不知道他們的底細,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這樣吧,你別把我來的事告訴任何人,我先去探探他們的底再說。”


少女道:“他們住在後山的山洞裏。”

秦風道:“好吧,我去後山看看。哦,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道:“我叫金鳳。”

秦風點了點頭,道:“嗯,金鳳,好聽的名字。”

他往後山遁去,不料到了後山,這裏的石頭特別堅硬,土也很少,土遁天賦竟是不好施展,秦風一下躊躇起來,要是就這樣進去,肯定會被發現,而自己還沒摸清對方的底,進去兇險得很哪。

忽聽一聲異響,一大羣殭屍向山洞中跳去,秦風眉頭一展,跟在這羣殭屍的後面,也向裏面跳去。

只見山洞裏坐着一箇中年人,戴着高冠,白面無鬚,天賦也大概只有賦皇初級左右,嘴裏唸唸有詞,殭屍們一個個向他靠近,他伸出一隻手掌,掌心吐出一陣吸力,一個殭屍砰的一聲倒在地上,他靜坐吐氣了一會,又以此類推,一會兒就有十幾個殭屍倒在地上。

秦風收斂氣息,唯恐自己被對方發現。

他覺得奇怪,沒聽說過殭屍族有這麼一手修煉天賦的手段啊。

幸虧這個中年人沒想到有人混進來,秦風天賦比他高,靈魂力又極強,竭力收斂氣息,倒也沒被發現。

但當秦風跳到中年人面前,中年人就覺出不對來,咦了一聲,擡起頭來,剛要說話,秦風狠狠一拳擊出,正中他的腦袋,中年人哪來得及抵抗,哼了一聲,昏倒在地。

秦風見左右無人,吞噬天賦發出,只聽嘭的一聲,中年人身體爆裂,能量進入秦風體內。

“師弟。”洞外突然傳來喊聲,秦風一驚,慌忙變成中年人的模樣,把中年人的頭顱踢到看不見的地方,然後學他的模樣坐在地上。

只見門外進來兩名也是戴着高冠的中年人,看上去年紀大一些,一名天賦是賦皇二級,一名天賦是賦皇三級。

秦風覺得奇怪,金鳳的父親不是賦尊二級嗎,怎麼會受制於這幾名賦皇初級的賦者?

二人走到跟前,一名中年人見了地上的碎屍和血跡,不禁奇怪地道:“師弟你練什麼功,怎麼把殭屍弄成碎片了?”


秦風裂嘴笑道:“我剛發現了一種新的練功方法,叫做吞屍法,師兄你們要不要嚐嚐。”


二人大驚,一名中年人道:“師弟你糊塗了,師父哪教過我們什麼吞屍法了?”

秦風道:“我自創的,我只要吞了你們倆的屍,就可以提高天賦等級?”

一陣磅礴的吞噬力量突然向二人撲去。

噬身訣。

二人還沒明白什麼回事,只覺得體內五臟六腑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着似乎要破體而出。

二人變色道:“師弟你想做什麼……”

話音未落,砰砰兩聲,他們的身體已經碎裂一地,其狀慘不忍睹。

秦風站起身來,把屍體整理到看不見的地方,心裏覺得奇怪,金鳳說有四名,怎麼才見三名?

他仍舊變着中年人的模樣,等着最後一名同夥。

過了好一會,外面傳來一陣哼歌的聲音,秦風心裏一跳,來了。

這名進來的人比剛纔二人年紀要大得多,天賦也達到了賦皇六級,秦風猜想他是大師兄。

“師兄,你回來了。”秦風主動跟他打招呼。

老者睜大了眼睛,道:“惠臨,你糊塗了啊,我是你師叔。”

秦風心裏唉喲一聲,心道不好,慌忙道:“師叔,口誤口誤。”

師叔道:“你兩位師兄呢?”

秦風道:“我也不知道,他們不是跟您在一起嗎?”

師叔道:“沒有啊,他們也真不聽話,叫他們不要到處亂跑,免得暴露身份,他們就是不聽,要是被家族知道了我們的蹤跡,那就死定了。”

他看了看滿地的殭屍道:“嗯,大有長進,能連續吸收十幾個殭屍的能力,已經很不錯了。”

秦風忙道:“全是賴師叔您的栽培。”

師叔哈哈大笑,道:“你放心,我們有了這門噬屍功,只要再過幾十年,我們就可以天下無敵了。”

秦風突然指着洞口道:“您看,師兄們回來了。”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