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主要的是,現在這兩團黑光就能將蘇逸的真氣消耗殆盡,若是再有別的攻擊呢,蘇逸豈不是根本就無法抵擋了。

蘇逸剛剛想到這裏,還沒等轉過頭,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前面直接傳出來,龐大的身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直接撞在蘇逸的身上。

“噗!”的一聲悶響,蘇逸的嘴角也出現一抹血絲,身體直接向着後面倒飛出去,直接砸在了一個沙發上。

可奇怪的是,蘇逸明顯感覺到大胖子發出的攻擊並沒有多少力氣,之所以蘇逸會吐血完全是因爲現在體內真氣消耗殆盡,正在後繼無力的時候,被突然這樣的撞擊,必然導致體內無法承受。


若是真的受傷,這點小傷對於蘇逸來說,和破個皮沒有什麼區別。

蘇逸好奇的皺了一下眉頭,不應該啊,既然大胖子的目標是自己,就一定會想辦法幹掉自己纔是,怎麼到了剛纔那樣絕佳的機會的時候,反而大胖子卻又一種好像要救下蘇逸的感覺。

蘇逸心中也非常不解,擡頭看向了大胖子。

大胖子撞完蘇逸,臉色也已經變得蒼白如紙,身體微微顫抖着,看了蘇逸的方向一眼,接着直接仰面倒在了上,一口鮮血從嘴裏直接噴了出來。

蘇逸急忙從沙發上坐起身來,伸手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個小盒子來,從裏面拿出一個漆黑的藥丸。

這藥丸可是當年老管家送給蘇逸的成年禮,這藥丸到底是怎麼做得,誰做得蘇逸根本就不知道,但是隻要是服用這個藥丸之後,短時間之內就會快速回復自身的修爲,修復自身的傷勢。

雖然蘇逸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但是蘇逸卻明顯知道這是好東西,既然是好東西,那就不要白不要。

“大胖子!”蘇逸唸叨一聲,擡步剛想要走過去,外面突然傳出一陣清脆的剎車聲,接着足有幾十人從外面瘋狂的闖了進來。

裏面的幾個人看到外面這麼大的隊伍,也不由嚇了一跳,紛紛將手中的鋼刀舉起來,不斷往酒吧裏面退去。 幸運的是,外面來的並不是外人,而是天涯會的援兵。

“他媽的,豈有此理,竟然敢來我們天涯會的地盤搗亂,以爲我們是白混的是不是?”魯通從外面風風火火跑進來,手裏拿着一把鋼刀,憤怒的大聲咆哮起來:“人呢?人在什麼地方?”

“孫正老被綁在裏面了!”之前滿臉是血的男子從外面跑進來,指着裏面繼續說道。

魯通對着旁邊的人揮揮手,幾個小混混急忙跑進去,將孫正帶了出來。

孫正伸手將身上的繩子扔在地上,擡步走到了蘇逸和魯通面前:“老大,老魯,多虧你們來了,他媽的,紅火這個王八蛋實在是太損了,竟然趁着白天攻擊,知道咱們都剛剛睡覺,這個時候總容易下手啊!”

“你沒事就行,他媽的,紅火這個王八蛋竟然這麼陰險,咱們就不能客氣,把這裏的人都給我弄死,到時候送到紅火的酒吧門口去!”魯通吐了一口唾沫,對着後面的幾個小混混揮了揮手。

小混混們急忙答應一聲,伸手將鋼刀舉起來,擡步就奔着剩下的大胖子的手下走去。

大胖子的手下嚇得全身都在哆嗦,哪裏還有剛纔囂張的模樣。

開什麼玩笑,大胖子這一次帶的人本來就不多,也就十幾個人而已,而此時魯通這邊至少有六十七個人,這要是打起來的話,那可是六七個人打一個,這實力懸殊也太大了吧!

“等一下!”蘇逸伸手攔住一羣小混混,皺了皺眉頭:“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對他們下手了?不過都是一羣混飯吃的而已,不用動手了,讓他們走吧!”

“讓他們走?”魯通和孫正相視一眼,紛紛搖了搖頭:“絕對不行,老大,這可是放虎歸山,他們可都是紅火的人,讓他們回去只會壯大紅火的力量,這絕對不行,況且他們還傷了我們的人,要是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的話,我們以後還怎麼立威了?”

蘇逸眉頭緊鎖,掃視魯通和孫正一眼:“怎麼,我說的話你們也不聽了?這纔剛開始,你們就想重新確定大小王是不是?”

孫正和魯通身體哆嗦一下,急忙揮了揮手:“不是,老大,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們可沒有這個意思,我們只是,只是覺得剷草除根,以絕後患,這也是爲了咱們天涯會好啊!”


щщщ⊕ тTk дn⊕ ¢ ○

“這件事情不用你們管了,讓他們全部都走,還有你們也可以走了!”蘇逸揮揮手,擡步向着大胖子的方向走去。

“那不行,老大,這件事情不能就這樣算了,絕對不行,怎麼說我們也得做點什麼才行,既然那些小弟不懂了,怎麼也要讓這個帶頭的知道點教訓才行,必須要幹掉他才行!”孫正上前一步,指着蘇逸大聲喊起來:“老大,你要知道,就是這個傢伙將咱們天涯會的人給打傷的!”

蘇逸皺了皺眉頭,這件事情他當然清楚,就憑藉大胖子的實力,想要打敗天涯會這些普通人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傷了這麼多天涯會的兄弟,就算是孫正和魯通要對大胖子下手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但是蘇逸總覺得剛纔大胖子的行爲有些不對勁,尤其是那兩團黑色的光芒,怎麼想蘇逸都覺得這裏面一定有問題。

如果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幹掉了大胖子,一定會有很多謎團都解不開。

“我說了,這件事情我來接手,你們都不用管了,孫正老,你回去養傷吧,你傷的可不輕!”蘇逸揮揮手,擡步向着大胖子的方向走過去。

孫正和魯通相視一眼,紛紛上前一步:“絕對不行,老大,之前從來沒有這樣的規矩,這算是什麼?他們打傷了我們,就這樣算了,那以後我們天涯會還用不用混了?”

說完,孫正和魯通從腰間直接拿出一把手槍,對準大胖子的方向。

蘇逸雙眼圓睜,要說魯通真的帶槍過來了,確實是沒有什麼值得懷疑和驚訝的,畢竟天涯會的地盤都出事了,他帶槍過來以防萬一絕對情有可原。

可是之前孫正一直被綁着的,這怎麼現在剛剛放開,身上就有一把槍?

就算是大胖子之前確實有些疏忽,沒有注意到孫正的手裏有槍,也沒有搜身,但是也不能這麼巧合孫正睡覺的時候身上還帶着一把槍,而且剛好和魯通的一模一樣吧?

蘇逸心中一動,猛地轉過頭,攔在大胖子面前,雙眼緊盯孫正和魯通:“孫長老,魯長老,地下勢力平時都很少拿槍的,就算是打架都是用刀,怎麼今天這麼巧,你們的身上竟然都帶着槍?”

“老大,我今天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昨天晚上我怕有人來報復,所以特意放在身上的,沒有想到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今天早上卻出事了,看來我準備的很及時嘛!”孫正冷哼一聲,打開保險,直指大胖子的方向。

“哦?是嘛?你們兩個人的手槍都一模一樣,而且都待在身上,這件事情確實很可疑,我看你們帶槍是故意的吧?目標應該也不是大胖子吧?”蘇逸冷笑一聲,看着孫正淡淡說道。

“哎,真是沒意思!”魯通無奈的嘆息一聲,伸手活動了一下手腕,將手槍放下來:“蘇逸,我們都已經僞裝的非常好了,就是想讓這件事情變得有趣點,你說你怎麼就一點面子都不給呢?如果你不說話的話,我們是不是就可以皆大歡喜了,你偏偏就是不願意,現在可好了,這件事情一下子曝光了,你讓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能殺了他嘍!”孫正在一旁也突然咧開嘴,手槍槍口對準了蘇逸。

“不不不,不是他,是他們兩個,好不容易佈置的局,今天這兩個人一個都不能放過,必須要全部都弄死!”魯通在後面得意的大笑一聲,猛地舉起手槍,對着大胖子狠狠開了一槍。

蘇逸看着子彈飛過來,手腕猛地一動,精純的內力在手腕上快速山洞,硬生生將子彈給攔了下來。 先天高手到了這個境界的時候,雖然不能刀槍不入,但是卻絕對能夠做到真氣外放。

一旦遇到危險的時候,真氣就會自動外放,爲主人抵擋眼前的危機。

當然,這種保護也是有限度的,像是先天高手的境界,雖說不懼子彈,但是最多也能抵擋住幾發子彈而已,密集的槍火之下,先天高手一樣會一命嗚呼。

蘇逸控制着真氣,硬生生將子彈攔下來,伸手扔在地上,臉色也跟着陰沉下來:“沒有想到張鈞紹真正佈置的局,竟然是你們兩個,看來我和大胖子不過就是局中人而已,這大胖子就是……”

“棋子唄,哈哈!”孫正仰頭大笑一聲,打斷蘇逸的話:“大胖子就像是傻子一樣,一直以爲自己有什麼本事,張嘴叫着張大少一個大哥,閉嘴叫着一個大哥的,實際上張大少早就已經弄死他了,做幾件事情都做不好,就算是有點本事有什麼用?還不是廢物一個?”

蘇逸歪頭看了後面的大胖子一眼,無奈的搖搖頭,這大胖子對張鈞紹絕對一心一意,卻沒有想到到頭來竟然就是張鈞紹的一個棋子而已。

幸好現在大胖子是昏迷了,不然要是讓大胖子知道張鈞紹對他的評價的話,估計大胖子一定非常傷心。

深吸一口氣,蘇逸轉頭看向孫正和魯通,淡淡說道:“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

“那還用想,以後天涯會就是我們的,成爲張大少手底下兩員大將,這種結果我們早就已經想到了,不過你放心,這一天你們是看不到了。”魯通在後面得意的仰起頭,伸手拿出一根菸來。

“不是我看不到,是你們也看不到了!”蘇逸冷哼一聲,身體猛地一衝,直接奔着孫正和魯通的方向衝過來。

孫正和魯通一驚,蘇逸剛纔和大胖子打得那麼激烈,甚至都已經受傷了,此時竟然還能這麼猛,確實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孫正和魯通也不敢猶豫,急忙伸手將手槍拿起來,對着前方瘋狂的開起來。

“砰砰砰!”陣陣密集的槍聲傳出來,蘇逸體內的真氣像是瘋了一般直接漂浮出來,硬生生將子彈抵擋在外面,一層透明的漣漪在蘇逸的面前不斷的晃動,蘇逸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一種難以言喻的虛弱感不斷冒出來。

孫正和魯通看着蘇逸的樣子,不由咧開嘴笑起來:“這小子不行了,好機會,快點,我就看他還能抵擋住咱們多少子彈!”

說完,孫正和魯通對着蘇逸的方向,有開始快速的開起槍來。

陣陣嘹亮的聲音在酒吧之內非常清晰,一顆顆子彈直接奔着蘇逸的方向衝過去,蘇逸咬着牙,拳頭緊握,硬生生抵擋着面前的子彈,腳步也開始變得沉重起來。

先天高手雖然非常強悍,但是在數十顆子彈面前,加上蘇逸之前面對兩團黑光的時候已經徹底消耗盡了真氣,現在蘇逸就算是想要給力也做不到。

若不是之前老管家給他的藥丸的話,恐怕現在蘇逸早就已經被打成篩子了。

咬着牙,蘇逸雙眼緊盯着孫正和魯通,眼前也開始變得越發黑了起來。

“不行了,這小子終於不行了,媽的,幹掉他!”孫正和魯通臉上滿是興奮的表情,伸手將子彈換好,再一次奔着蘇逸的方向開過去。

這一次蘇逸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力氣,身體顫抖了一下,仰面向着地上倒去。

“嘿嘿!”孫正和魯通得意的咧開嘴,拿着手槍對着蘇逸的方向,瘋狂的亂射起來。

一顆顆子彈直接奔着蘇逸的方向開去,蘇逸雙眼緊閉,完全沒有任何意識,更加不要說抵抗。

“哼,這一次你還不死!?”孫正得意的冷哼一聲,玩味的看着蘇逸。

魯通在一旁也抽了一口煙,得意的冷笑一聲,伸手將手機拿出來:“這個好消息應該告訴張大少一聲。”

“嗡!”,兩個人的話音剛落,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從地底傳了出來。

孫正和魯通身體顫抖了一下,嚇得急忙看了一下地面,不由眨巴零下眼睛:“什麼情況?地震了?”

“不知道啊,這是什麼情況?”

兩個人唸叨了一聲,看着面前的情況,還沒等開口,一道身影突然慢悠悠的站起身來。

孫正和魯通臉上盡是詫異之色,急忙擡頭看向前方,嘴巴也不由長大,下意識向後面退了兩步:“蘇,蘇逸……”

蘇逸穩穩的站在原地,不過此時蘇逸的雙眼卻已經變成像是宇宙一般轉動的形態,根本就沒有眼白和眼仁之分,一雙眼睛之中,不時出現陣陣淡黃色的光芒。

陣陣顫動從地面上傳出來,蘇逸的拳頭也慢慢握起來,眼睛最終看向了孫正和魯通的方向。

孫正和魯通嚇了一跳,急忙伸手將手槍舉起來。

“哼!”蘇逸冷哼一聲,一股無形的波動直接從蘇逸的體內傳出來,孫正和魯通什麼都沒有看到,就看到自己面前的手槍瞬間變形,竟生生變成了一塊鐵片。

孫正和魯通雙眼圓睜,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手槍,剛想要說話,蘇逸已經出現在兩個人面前。

“蘇逸,你這是,你這是……”兩個人剛剛開口,蘇逸根本不給兩個人說話的機會,猛地舉起手來,硬生生捏住兩個人的脖子,將兩個人硬生生提起來,狠狠撞在了一起。

“咔嚓!”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來,孫正和魯通的手就像是血葫蘆一樣直接裂開,鮮血直接從腦袋頂上噴出來,濺的滿地都是。


“啊!”後面一羣小混混看着面前的畫面,嚇得都不由驚呼一聲,手中的刀直接掉在地上,雙腿一軟,一股騷臭味直接從褲襠處傳出來。

恐怖!

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種畫面他們絕對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

雖說在地下勢力裏面混,刀光劍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現在這畫面,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硬生生將兩個人的腦袋砸碎,這是……這是什麼力量。 “咔嚓!”,蘇逸將兩個人的身體扔在地上,一腳踩在兩個人的身上,兩個人的胸骨硬生生被蘇逸踩碎,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音。

所有的小混混身體都顫抖了一下,連頭都不敢擡,驚恐的跪在地上,一個個顫顫巍巍的看着地面,汗水混合着眼淚不斷滴落下來。

他們現在心中只剩下恐怖,連看蘇逸的勇氣都沒有,似乎看一眼,他們就會被蘇逸幹掉一般。

蘇逸雙眼看着前方,慢悠悠的將手舉起來。

“我的媽呀!”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所有小混混都像是驚弓之鳥一般,嚇得從地上彈起來,想也不想,轉過身就向着外面跑去。

這個地獄他們實在是受不了了,再待下去的話,僅僅是壓力就讓他們根本無法承受,那種窒息的感覺足夠要他們的命!

一羣小混混像是瘋了一樣跑出去,蘇逸站在原地卻沒有動,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在蘇逸的腳下快速轉動了一下,蘇逸的雙眼瞬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仰面倒在了地上。

“恩……”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蘇逸感覺自己的身體傳來一種虛弱的疼痛感,不由悶哼一聲,慢悠悠掙開了眼睛。

入眼就是一片雪白,蘇逸不由坐起身來,活動了一下頭,剛想要起身,手腕卻傳來一陣約束感,蘇逸一低頭,就看見兩個手銬銬在自己的手腕上。

“我去,什麼情況?”蘇逸唸叨一聲,急忙坐起身來。

“你醒了?”林子薇從外面走進來,看了蘇逸一眼,坐在椅子上。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靠在牀上,鬱悶的吧唧兩下嘴:“警察姐姐,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還把我給銬起來了?”

林子薇看了蘇逸一眼,抿了抿嘴脣,沒有說話。

蘇逸吧唧兩下嘴,長長嘆息一聲:“喂,警察姐姐,你可不能這樣,怎麼說我也是你委派的人,而且我現在還是榮譽警察呢,你這把我抓起來,有點說不過去吧?”

“不把你綁起來行嗎?誰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林子薇擡頭看了蘇逸一眼,伸手拿出幾張照片來:“你看看你都看了什麼!”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