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謝雲還衝着李白眨眨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李白看到謝雲的暗示頓時黑了臉,你可是一號領導的孫子,未免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不過看着坐在自己對面明眸善睞的陸傾城,李白想想和陸傾城滾牀單的感覺,應該不會太差,唯一可惜的是,他的《九陽童子功》還未大成!

陸無雙看到謝雲暗示李白和陸傾城晚上不要做劇烈運動,頓時不滿,站了出來,“謝雲,你想多了,人家陸傾城可是太陰之體,未來的夫君必須是純陽之體才行,李白不夠格的!”

雖然陸無雙心裏已經認同了陸傾城,並且也有冰釋前嫌的想法,但是在面對男人方面的問題時,陸無雙可是寸步不讓的。

衆人聽到陸無雙的話,深以爲然的點點頭,陸傾城乃是太陰之體這件事情並非祕密,也確實只有純陽之體才能配得上陸傾城。

“我吃完了。”陸傾城丟下盤子裏的食物,起身匆匆朝着樓上的房間走去,大家並沒有多想什麼,可是李白知道,他正是純陽之體啊!


樓上,已經回到房間的陸傾城想到剛纔睡在自己身旁的人就是擁有純陽之體的人的時候,眼神不禁變得迷離起來,身爲太陰之體的她天生就對純陽之體有着好感,而李白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都是上上之選,陸傾城自然會心動,但是她知道,李白是喜歡蘇柔的。

“如果我能夠早點認識他的話就好了。”陸傾城的眼眸有些黯淡起來,她曾經無數次想過這個話題,如果自己能夠早一點認識李白的話,也許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希望,他們可以早點結束這場有緣無分的戀愛吧。”陸傾城嘆息一聲,她不願意做第三者,所以她現在只能將希望寄託在李白會和蘇柔分手這種事情上,如果蘇柔也是古武者的話,陸傾城自然不會多想,但是蘇柔普通人的身份,卻給了陸傾城無限的可能。

房門再次被打開,李白走進門便看到了正躺在牀上的陸傾城,“怎麼不多吃一點?”

陸傾城聽到李白回來的聲音,便坐了起來,此時換上一身常服的陸傾城一雙筆直渾圓修長的玉腿在牛仔褲的包裹下更顯性感,纖細白淨的小腳上穿着一雙白色板鞋,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腳踝,纖細的腰肢不堪一握,豐挺的胸部將白色的襯衣繃緊,似乎隨時都有破衣而出的可能,豐盛如墨的秀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整個人看起來嫵媚而動人,尤其是那張略顯冷淡的精緻臉龐,更容易激發人心中的征服欲。

“沒胃口。”陸傾城看向李白,然後愣住了,此時她才注意到,李白竟然穿的也是白襯衣牛仔褲加白色板鞋,和她的打扮完全就是情侶裝,難怪剛纔那些人看着他們的目光會那麼的曖昧!

“休息吧。”李白似乎並沒有發現這一點,然後就穿着衣服和陸傾城並列躺在了牀上,閉目準備睡覺。

原本是打算換上浴袍的陸傾城看着身旁穿着和自己一樣衣服的李白,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放棄了換衣服的打算,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可惜,這一切閉着眼睛的李白沒有看到。 夜色漸淺,整個科勒城此時都靜悄悄的,安排李白等人住宿的賓館裏更是沒有一點聲音。

房間裏,李白閉着的雙眼忽然睜開,他看了一眼身旁正在熟睡的陸傾城,悄然起身,然後走到房間門口聽了一下動靜,當發現外面沒有人之後,又走到窗戶旁邊,從上往下看,可以看到賓館的后街,此時後街上一片昏暗,並沒有燈光閃爍。

李白看了一下房間裏的表,此時已經是凌晨四點鐘了,正是人睡的正香的時候,而且巡邏的護衛隊應該也已經疲憊了,更加方便他行動。

李白住的房間在賓館三樓,距離地面有近十米高,不過對於李白來說,這點告訴不算什麼。

悄悄打開窗戶,微涼的夜風吹進房間,李白回頭看了一眼還躺在牀上的陸傾城,悄然跳上窗子,然後一躍而下。

雙腳落在地上,輕輕地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正當李白爲自己的着陸感到滿意時,突然,他的後背被人拍了一下。

陸傾城看到李白那猶如見鬼的表情雖然很想笑,但是她還是忍住了,“你想幹嘛?”

李白伸手不停地拍着自己的心臟,剛纔被人突然拍了一下,簡直將李白的魂兒都給嚇飛了,當看到是陸傾城時,才鬆了一口氣。

“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李白沒好氣的瞪了陸傾城一眼。

“誰讓你單獨行動,不叫我的。”陸傾城微微噘嘴,像是向男朋友撒嬌的小女人一般,她其實在李白起身時就醒了,本以爲李白是要上廁所,誰曾想李白竟然從窗戶上跳了出去,那一刻她就知道,李白是要去探查消息,然後她便從牀上一躍而起,想也沒想的就跟着跳了下來。

“跟緊我,小心點。”李白走在前面,小心朝着外面走去,既然陸傾城跟了上來,他自然不會再讓陸傾城回去,更何況,他也不覺得陸傾城會聽自己的。

當進入一處死角之後,李白看着身後的陸傾城,微微皺眉,接下來的那條街道會有巡邏的護衛隊,如果是他自己的話,完全可以用凌波微步飛過去,但是陸傾城卻不一定有他的速度。

“要衝過去了,你注意。”李白也不問陸傾城的意見,就在陸傾城微微錯愕的目光之下一把抓住了陸傾城柔軟淨白的小手,然後朝着那條街道衝了過去。

凌波微步施展開來,李白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尋常人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一閃而過,哪怕是帶着一個陸傾城,李白的速度依然不減,那些早已經瞌睡的哈欠連天的護衛隊成員在看到李白的殘影之後只當自己眼花了,並沒有多想。

陸傾城跟在李白的身後,感受着李白大手上傳來的溫熱的感覺,整個人的心臟都砰砰直跳,如擂鼓一般,在寂靜的夜空下,顯得格外清晰。

更讓陸傾城感到震驚的是李白的速度,這種鬼魅般的速度陸傾城還是第一次見到,哪怕是陸家的家主,都不一定有李白這樣的速度!


街道不長,短短几個呼吸,李白便帶着陸傾城飛一般衝了過去,當再次拐入街道的死角之後,李白神情緊張的查看着周圍的環境,卻並沒有鬆開抓着陸傾城的手,而陸傾城,此時也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並不主動抽回自己的手,反而反手握緊了李白的手。

就這樣,李白在整個科勒城裏連續跑了兩圈,每次都能夠安然避開一些監控和巡邏護衛隊的視線,這讓陸傾城欽佩崇拜的同時,又有些迷惑,李白這是在做什麼?

兩人最終在太陽躍出地平線之前回到了房間裏,而此時,兩人的手依然緊緊牽着,並沒有想要鬆開的意思。

科勒城雖然不大,但是這樣跑兩圈,還帶着一個人的情況下,李白也有些累了,他看到桌子上的水杯,也沒多想,自然地鬆開了陸傾城的手,抱起杯子來就是一陣痛飲。

李白陡然鬆手,陸傾城的心裏忽然感覺到一陣失落,她看着自己有些發紅滿是汗漬的小手,無聲的笑了笑,將腦海裏那些不該出現的東西通通甩了出來。

“你這是在做什麼?”陸傾城好奇地問道。

“我在查看地形,尋找最爲合適的突圍路線和隱藏地點。”李白也沒有瞞着陸傾城的意思。

他們居住的賓館條件雖然不錯,但是門口有人守着,不讓外出,沙漠之蠍的人更加不會爲他們提供地圖,所以李白只能找機會自己去探索地形,爲談判不成之後尋找退路。

陸傾城聞言微微蹙眉,“你並不看好這次的談判?”

“你覺得有把握成功?”李白看向陸傾城,笑着反問。

陸傾城搖了搖頭,她也不看好此次的談判,只是從昨天他們進城所遭遇的待遇就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並不重視他們,這次談判,極有可能會談崩。

“爲慮勝先慮敗,如果能成自然最好,如果不成,我們也應該有退路可走,而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在科勒城裏亂竄。”

李白笑了笑,然後走進衛生間沖涼去了。

看着李白走進衛生間的身影,陸傾城淡淡一笑,在別人還在熟睡的時候,這個男人卻已經開始考慮起衆人的退路來,李白的表現讓她感到莫名的心安。

上午九點,已經經過一夜休息將狀態調整過來的衆人匯聚在賓館大廳之中,一個個精神抖擻,都穿着極爲板正的軍裝,唯有李白和陸傾城兩人依舊穿着如同情侶裝一般的休閒打扮,看起來另類極了。

李白麪對團隊中清一色的軍裝,又看了看自己和陸傾城,這才陡然驚覺自己竟然和陸傾城穿的是情侶裝!

“那個,不要誤會,我的衣服都是這樣的,沒有故意和你穿一樣的。”李白的解釋有些蒼白,因爲他想起來昨天好像是陸傾城先換的衣服。

“沒關係,我不在意。”陸傾城淡淡的說道,她確實並不在意,因爲本來要換軍裝的她在看到李白沒有換衣服的意思之後,也打消了換衣服的想法,而她給自己找的藉口就是太麻煩了。

“談判的時間約定在十點鐘,大家不要緊張,這次我們來,是爲了我們華夏的穩定,是爲了全國人民的幸福生活而來,所以,我們一定要加油!”謝雲站在衆人的面前,同樣一身軍裝的他看起來就要比其他人柔弱一些,不過還是很有軍人氣質的。

“必勝!”

謝雲話音落下,大廳裏陡然響起了衆人的口號,聲音整齊,震耳欲聾,賓館外那些看守他們的人都被嚇了一跳,用看神經病的目光望着他們。

時間流逝的很快,十點鐘已經到了,可是昨天說好這個時候來接他們的塔克卻並沒有出現,也沒有派人過來,這讓李白的心裏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李白的預感應驗了,直到十一點鐘,塔克纔派了一個人過來告訴謝雲,今天因爲沙漠之蠍臨時有事,談判取消了,改到明天。

謝雲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身上的氣勢忽然變得凌厲起來,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目光直視傳話之人,“如果我堅持要現在就和沙漠之蠍談判呢?”

謝雲的話音落下,整個大廳變得靜悄悄的,這還是衆人第一次見到一向和善的謝雲有如此凌厲的一面。

“如果您堅持的話,那就等到下午三點鐘好了,那時候沙漠之蠍大人午休結束,可以見你們一面。”

來人似乎早就料到了會有此事發生,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很是自然的說出了可以下午會面的話。

“好,那就等到下午三點,希望你們能夠守時守信!”謝雲眯起眼睛望着來人,也沒有威脅對方,畢竟對方只是第一個傳話筒而已。

“呵呵,你家沙漠之蠍大人總不能午休的時候睡死了,直接通知我們參加他的葬禮吧。”

正當那人要走時,一直沒有吭聲的李白卻說出了一句驚人之言。

“先生,請慎言,小心給自己帶來麻煩!”傳話之人轉身看向李白,眼神來滿是威脅恐嚇的意思。

“呵呵,我只是提醒你們,凡事不要做的太過火。”李白擺擺手,示意那個傳話之人可以走了。

等到那傳話之人離開,謝雲才走了過來,在陸傾城面前站定,笑道:“又是你的主意?”

陸傾城聞言面色微紅,伸手悄悄在李白的腰間掐了一把,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說道:“沒錯,你是我們的首領,不能做這種事情,所以這種話就由我們來說出口,就算起了衝突,也有緩和的餘地。”

“今日之後,我才真正的認同了陸家鳳凰這個稱呼,名不虛傳。”謝雲讚歎一聲,“如果我是純陽之體就好了。”

衆人聞言紛紛用驚訝的目光看向謝雲,聽謝雲話裏的意思,似乎是對陸傾城動了心?

面對謝雲毫不遮掩的示好,陸傾城沒有說什麼,只是自然地挪了挪身子,貼近李白坐下,又非常自然的抓起了李白的手。

看到這一幕的謝雲愕然不已,然後搖搖頭,笑着轉身離去,不一會功夫,這裏就只剩下了李白和陸傾城兩人。

“幹嘛牽我的手。”李白問道。

“又不是沒牽過!”陸傾城惡狠狠的瞪了李白一眼,起身離開。

李白:“……” 下午不到三點,塔克便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來到了賓館,對李白一行人的態度依舊像是昨天那樣,不冷不熱,只不過他看着陸傾城的目光,卻十分的謹慎,更有些凝重。

見到塔克竟然如此重視陸傾城,衆人都心知是什麼原因,唯有徐老和孫老二人因爲不受重視而冷哼一聲,面露不快之色。

陸傾城又一次在李白的腰間掐了一把,低聲對李白道:“都怪你!現在我成了重點關注對象了!”

李白嘿嘿一笑,“這不是方便我行動嗎?”說着,李白低頭瞥了一眼陸傾城那被牛仔褲緊緊包裹的挺翹臀部,有心想要在捏一把,卻被陸傾城發現了他的目光,下意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翹臀。

“流氓!”陸傾城臉色微紅,低聲罵了一句。

李白笑笑,不再說話,而是靜靜看着塔克和謝雲交流,似乎是在說等下談判的事情。

一會兒功夫,謝雲走到他們面前,對衆人道:“剛纔已經確定,今天下午三點,我們將會和沙漠之蠍在科勒城的城主府見面。”

說到“城主府”這個詞彙的時候,謝雲的臉上明顯閃過一抹怒色,這個沙漠之蠍公然在科勒城建造城主府這種早已經在現實生活當中絕跡的東西,自稱城主,簡直膽大包天!

不止是謝雲,每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都無比的憤怒,對於這個還未曾見面的沙漠之蠍,心裏已經有了十成十的厭惡和反感。


等到三點鐘出發的時候,李白和陸傾城已經換上了軍裝,混跡在人羣之中,並沒有早上那麼顯眼,面對那個神祕的沙漠之蠍,他們還是不要太特立獨行的好。

塔克走在前面,引領着李白一行人向着城主府走去,路上有大量的居民站在巷子口對他們進行圍觀,說着一連串讓人聽不懂的西疆話,看着他們的目光冰冷無比,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機械。

“這些人很怪。”擠在陸傾城和李白中間的顏霜望着周圍圍觀的人,心裏感覺有些發毛,感覺自己就像是被野獸盯上的獵物一般,無處可逃。

“不要看他們,專心走路。”陸傾城微微皺眉,她也發現了周圍人羣的怪異反應,心裏感覺不妙,可是面對這些平民打扮的人,實在很難將他們當做敵人看待,哪怕她已經知道了科勒城全民皆兵的事情。

城主府建設在整個科勒城的中心位置,從外表看,城主府就是一座用黃沙堆積起來的西式古堡,雖然沒有西式古堡那種貴族氣息,但是卻別有一種滄桑感。

城主府的守衛十分森嚴,只是在府邸門口,李白便發現了不下二十人的守衛力量,由此可以想象,城主府內的守衛該是何等的森嚴。

在塔克的引領下,李白等人走進了城主府,城主府內部的裝潢着實震驚了李白等人,整個大廳的地面都鋪着一層名貴的地毯,粉刷的雪白的牆壁上掛着一幅幅精美的油畫,其中一些甚至是真跡,明亮而華貴的水晶吊燈,在大廳中央的橡木長桌上,李白甚至看到了一套純金打造的茶具。

整個城主府大廳,給李白等人的感覺就是奢華大氣,富貴逼人。

“這樣的城主,給我一個省長的位置我都不換啊。”

李白打量着大廳裏的裝飾,笑眯眯的說道,只是他望着那些站在大廳邊緣位置穿着迷彩衣手持***的僱傭軍時,卻並沒有多少笑意。

塔克此時已經站定,聽到李白的話,轉過頭來衝着李白一笑,“如果朋友你願意加入我們,這裏你隨時都可以來的。”

“算了吧,我還是比較喜歡當正規軍。”李白微微一笑,表情十分溫和,說出的話卻凌厲無比。

塔克被李白嘲諷了一句,也不以爲意,下意識地想要聳肩,可是看了陸傾城一眼,他還是停下了這個動作,扭頭對謝雲道:“謝先生,請稍等片刻,大人正在更衣,很快就會過來。”

很顯然,這個大廳就是雙方談判的地方,而那張橡木長桌旁也只放了兩把椅子,謝雲當仁不讓的坐在了其中一張椅子上,徐老和孫老二人沉默着站在謝雲的身後,目光如鷹隼般在大廳裏那些僱傭軍的身上掃過,其中的提防,不用多說。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一道沙啞的聲音從大廳一旁的旋轉樓梯上傳來,一道穿着西疆特有服飾的白鬍子老者在一名穿着黑色皮衣的少女的攙扶下從樓梯上緩緩走了下來,他望着坐在桌上的謝雲,面無表情,眼神淡漠無比。

塔克恭敬的站在樓梯口等待老者走下來之後,才伸手攙住老者的另一條胳膊,走到了橡木長桌的另一頭坐下。

老者坐下之後,塔克和那皮衣少女便如同徐老和孫老一般站在老者的身後,老者望着長桌盡頭的謝雲,蒼老的滿是皺紋的臉上終於露出一抹笑容,“沒想到這次談判竟然會是謝家公子前來,難道你就不怕我會殺了你們?”

話音落下,一股磅礴而洶涌的殺氣從老者的身上涌出,朝着謝雲碾壓過來,只一瞬間,謝雲便面色慘白一片,目露驚駭之色。

“哼!”

徐老和孫老兩人上前一步站在謝雲的身旁,兩人身上內力涌動,將殺氣抵擋在謝雲身前不得寸進,這才讓謝雲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