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一樣水嫩的少女是正常男人都想吃上一口,何況還是兩個自命不凡的大少爺!

“嘿嘿,吃女人的豆腐!這句話原來是這麼來的!簡直太形象了!”龍英傑應酬過程中不由暗笑。

閻娘對苗烏和江海涯卻只是敷衍,一雙水汪汪多情的大眼睛不時看向龍英傑,多了一種美女對英雄的天生崇拜,一點沒有因爲曾經敗在他的手下而尷尬怨恨。

閻浪讓閻娘給龍英傑敬酒,龍英傑連忙擺手,說:“姑娘借我的一把寶劍還毀在了我的手裏,我應該向姑娘賠罪纔是。”

閻浪本想說句“一把寶劍何足掛齒”之類的客套話,話還未出口,閻娘卻狡黠的一笑,說:“大英雄,你若覺得過意不去,就把打敗我的那一招劍訣教給我吧!”

衆人聞言俱是一愣。誰都看得出來,龍英傑當時用出的那一招威力十分恐怖,至少應該是神階下品武技,豈是區區一把寶階上品劍就可以換回的,甚至連法階寶器也不行。

大家都認爲閻娘說的話唐突,龍英傑一定會拒絕。哪知,龍英傑淡淡一笑,說:“欠姑娘的情是一定要還的。姑娘若不嫌棄,那就等飯後我教給你吧。”

嫌棄?那可不是蘿蔔白菜,而是神階劍訣、神階武技!可從來沒有聽說過蒙達城三大家族誰家擁有神階武技!這樣的高段階武技,就是有錢也不一定有地方買!

在座的長輩人物都目光閃爍,若有所思,而江海涯和苗烏則露出羨慕的神色。

閻浪和閻駿起初似乎有些不相信,待看出龍英傑不像是在開玩笑,不由大喜,一起興奮地端着酒杯站起來:“小友如此擡愛閻娘,我們代閻氏家族謝過龍小友!”

要知道,閻娘現在可也只有十六歲,她在九歲就凝聚出罕見的紅色氣晶,十四歲結成紅色武氣丹並顯現火鳳凰武魂突破至武氣士,然後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裏以妖孽般的速度達到了九階,這在蒙達城一衆青年中絕無僅有,就是在華神國也堪稱天才人物!閻孃的前途同樣不可限量!

苗萬里和江濤的眼裏都露出了嫉妒甚至是貪婪。只是在這樣的場合不好表露的太過於明顯。

“小子,你怎麼拿着我的武技隨便送人?這可是神階武技,許多人哭着喊着磕頭我也不會傳的。還有,人前不炫富,這點道理你都不懂?這若是被貪婪的人盯上,他們會不惜殺死你奪取武技的!”顏紅珠恨恨地說。

龍英傑一愣,目光看向苗萬里等人,果然從他們的眼睛裏發現了一絲兒異樣。

“哎,小子,男人往往容易被美**惑。你小小年紀是不是也被這個小妮子迷住了?不過,這妮子倒是個可造之材,等會兒我老人家就幫你傳她一招吧。記住,只是傳她一招雷神怒,而不是整個雷神劍訣!”

龍英傑故作憨笑着點頭:“那就麻煩美女姐姐老師了!”

“我老人家的功法卻要你來送人情!小子,好人都讓你做了!”顏紅珠忽然發現自己拿這個小帥哥徒弟很無奈。

龍英傑訕訕一笑,摸了摸自己尖挺的鼻子說:“誰讓我是你的弟子呢!美女姐姐老師不要和弟子計較,反正這功法是您的,最後還是給您傳名。”

“傳名?除了那幾個縱橫五域四海老不死的怪物,小小的華神國可沒有幾個人知道我的名字。就是那幾個老怪物也早以爲我老人家衝擊天雷劫魂飛魄散了!”顏紅珠深深嘆了口氣,嘆息自己當年一個呼風喚雨的人物,竟然說隕落就隕落了。

“美女姐姐老師,您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您重生的!”龍英傑見美女姐姐老師唉聲嘆氣,急忙用神識安慰道。

“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顏紅珠心裏一熱,低落的情緒一閃即逝。 酒席持續到半夜方散。

苗萬里邀請龍英傑去城主府住宿,龍英傑說:“多謝城主盛情!不過,晚輩已答應閻娘傳她一技,我還是去閻府打擾一晚吧。”

苗萬里雖然是城主,但總不能撕下臉皮來和閻浪搶人,只得悻悻作罷。

閻浪安排人去客店牽了龍英傑的千里追風駒,和閻駿、閻娘等人陪同龍英傑歡天喜地回了府邸。

到了府中,閻浪讓人收拾出最好的客房,讓龍英傑先休息,說今天太勞累了,明天再傳授武技不遲。

龍英傑從閻浪的眼神中看出了渴望,知道他恨不得馬上就讓自己傳授武技。

閻浪也確實擔心夜長夢多。龍英傑若第二天一覺醒來變卦了,難不成他還能真的把龍英傑殺了強奪武技?


“還是現在傳授吧。”龍英傑說,“也讓閻姑娘今晚好好領悟一下,若有什麼地方不明白,明天我走之前也可以給她解釋一下。”

閻浪巨喜,和大長老閻駿陪同龍英傑一同去了家中的演武廳。

龍英傑不再拖沓,和閻娘面對面近距離站定。龍英傑看着閻娘說:“姑娘,請放鬆入定。”

兩個人離得如此之近,龍英傑的呼吸可聞。閻娘看着龍英傑的眼睛,臉上微微一紅,但馬上收回心神進入了修煉狀態。

“美女姐姐老師,現在看您的了!”龍英傑用意念對顏紅珠說。

顏紅珠幽幽嘆了口氣:“你小子放鬆,我要臨時佔據你的神舍,控制你的身體。”

閻浪和閻駿看向龍英傑,以爲他要口口相傳,卻見龍英傑和閻娘都緩緩閉上了眼睛。正感到奇怪,驀然看見龍英傑擡起手來一掌拍向閻孃的天靈蓋。

閻浪大驚,剛要飛身躍起,卻被閻駿一把拽住。

龍英傑的手覆蓋在閻孃的天靈蓋上,閻娘渾身一顫,頭頂上發出一陣金玉之光,一股強大的信息流涌入她的腦海神識:“神階上品武技:雷神劍;第一式:雷神怒……”

閻孃的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震驚和喜悅。

更加震驚的是閻浪和閻駿:龍英傑居然以手臂爲媒,用意識信息及能量傳輸的方式爲閻娘授技?這得武氣王者以上修爲者才能做到,龍英傑一個武氣師是如何做到的?他難道不是人?

也難怪他倆震驚:大長老閻駿修煉了幾十年,因爲沒有突破到武氣王者,他也不可能用這種高級技法授徒,只能用口口相傳、手把手教的最初級方法。這就是武氣修爲的不可強行逾越。

可是,龍英傑居然能夠做到!這事說給誰也不會相信。除非龍英傑是妖孽和神仙!

閻浪和閻駿還有一處誤解。他倆以前沒有接觸過神階功法,豈不知道神階功法根本就不可能口口相傳,而必須用意識信息及能量傳輸方式。只有幻階以下的功法纔可以口口相傳、手把手教。

就像武器,法階以下的武器任何人都可以隨便拿來使用,但到了真階以上的寶器,就必須得滴血認主加以煉化,否則根本發揮不出寶器的作用。尤其是聖階以上寶器,更是隨主人心意而動,有的甚至終生只認一個主人,只要主人不死,他人得到了也不能煉化,在手裏沒有任何作用!

不一會兒,龍英傑緩緩退出授功狀態。

閻娘半晌沒有睜開眼睛,睜開眼睛後又半晌沒有說話。

“丫頭,你……”閻浪看着呆傻癡愣狀態下的女兒,擔心地問。

“爹!”閻娘突然撲過去緊緊抱住了閻浪,大聲說:“爹,是神階上品武技!神階上品啊!我居然在接收武技功法的同時一併突破到了武氣士九階巔峯!”

“什麼?神階上品武技?!還突破到了九階巔峯?!”閻浪腦袋轟的一震,差點暈眩過去。

他有些不敢不相信,以爲是在做夢。

他起初認爲龍英傑傳授得可能是神階下品武技,畢竟誰也不會傻乎乎地拿珍貴的神階上品武技送人!

可是,龍英傑就這麼傻乎乎的把神階上品武技傳給了閻娘,還順帶着幫她提升了實力!

簡直太震撼了!這龍英傑究竟是不是人?

他忽然有了一種跪下給面前小夥子磕頭的衝動!他知道,龍英傑這看似平常的一舉很可能會改變他們整個家族的命運!


因爲,在以武爲尊的武氣大陸,一個家族擁有一份神階武技就有可能邁入中等家族行列。他們這些小家族除了在全國各地做些生意,之所以偏安於一隅不敢向外擴張勢力,就是因爲家族沒有高階武技,整體實力不足,缺少擴張的本錢。

這份驚喜來得太突然太猛烈,連自認爲見過些大世面、仙風道骨一般的大長老閻駿都不淡定了!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先祖的墳上看一看,看看那靜靜仰臥了上萬年的閻氏先祖塋是不是冒青煙了!

閻駿和閻浪對視了一眼,閻浪忽然大聲對閻娘喊道:“閻娘,跪下!給師父叩頭!”

他這一聲來的非常突兀,不光閻娘嚇了一跳,連龍英傑也愣住了。

閻娘看了看與自己年齡彷彿的龍英傑一眼,有些猶豫。

“還不跪下!” 我的世界突然變成了游戲


閻娘不情願。因爲在此之前,她的心裏突然有了一個朦朧的想法。如果她跪了下去,這個想法就可能一輩子永遠只能是想法了。

但是,面對父親嚴厲的眼神和嚴肅的叱喝,她又不能不跪下。她神色複雜的看着龍英傑,雙腿一軟,就跪了下去。

就在這時,一雙有力的手托住了她:“姑娘不可!”龍英傑說道。

閻娘只覺得身上一輕,心頭一塊石頭同時落了地。

閻浪和閻駿看向龍英傑。

“龍小友,這是拜師頭,您一定要接受!”閻浪說。

閻孃的腿沒有站直,龍英傑只好就這麼託着她的腋下。閻娘微閉着眼睛,似乎很享受這種被託舉的感覺。

“我只傳授了師父教給我的武技中的一招,所以,我不能算是他的老師。如果想拜師,那也得等到以後去拜我的老師。再說了,今天競技時我毀了姑娘的一把寶劍,我這是賠罪還情的,所以,這個頭更不能受!”

龍英傑解釋的不無道理,閻浪見他執意如此,只好作罷。

“龍小友,我閻氏家族欠你一個大情!以後如果有用得着我閻族效力的地方,閻氏家族全族上下定全力以赴!”

閻浪說着,從懷中掏出一塊黑漆漆的玄鐵牌雙手遞給龍英傑:“龍小友,這是家主令,見令如同家主親至。您如果遇到急難之事,拿着這塊令牌在全國七十二處閻氏家族聯繫點,他們都會不問原因的支持您!”

龍英傑接過家主令說:“這塊家主令分量很重,但卻之不恭,那我就謝過閻家主了!”

收就收了吧,用得着用不着再說。

這一宿,龍英傑睡得很踏實,而有一個小姑娘卻在牀上輾轉反側一夜未眠。

第二天辰時,龍英傑告別閻府,閻浪帶着衆長老和閻娘一直將他送出城外。

閻浪又取出一個儲物袋遞給龍英傑說:“龍小友,俗話說,窮家富路。這是十萬塊下品元石,對您提高武氣修爲或許幫助不大,但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務必不要推辭!”

龍英無奈只好收下這份人情。大家依依惜別,閻娘更是多了幾分不捨和柔情。

龍英傑剛要策馬前行,卻見城門處一人一騎飛馳而來,竟然是望月樓掌櫃玄偉。

“英傑兄弟,昨晚和你一見如故,未來得及暢敘你卻要走,爲兄特來送你一程!”玄偉抱拳道。

對於玄偉的到來大家都頗感意外。但禮多人不怪,龍英傑又和玄偉客氣一番,這纔打馬朝巴庫勒森林奔去。

半個時辰間千里追風駒飛奔出五六十里路,來到了一個小山口。

龍英傑正打馬前行,山口處突然出現了三個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龍英傑一愣,卻沒有停下馬,到近前一看,竟然是羅門三雄中的老大白臉羅馬、老三絡腮鬍子羅華,還有一個背後插着長劍的清癯乾瘦老頭。這個老頭一看氣勢就是位武氣強者級別的人物。

“小子,那個樓二打傷我家老三,不知躲到了何處,現在找不到他,只有找你了。你重傷了我家二弟,難道就想這麼一走了之嗎?”老大羅馬手持鬼頭刀大聲喝道。


******************************************

本書求收藏!親們,頂起來! “龍英傑,見了老夫你還想跑嗎?還不乖乖跟我回府見過我家家主,說幾句好話軟話,再把那把法階寶劍和神階劍訣留下,或許還能留你一命!”乾瘦老頭桀桀笑道。

盯着眼前的三個人,龍英傑十分氣惱:沒想到堂堂一個羅氏家族竟然輸不起,派出一個武氣強者和兩個武氣士八階巔峯的人來追殺他!

“真是高看了你們,沒有想到羅家竟然是些小肚雞腸、睚眥必報之人!但是,僅憑你們三個還不能把我留下!”龍英傑冷冷說道。

“小子,在我羅一劍面前吹牛皮的人有,但要麼死了,要麼殘了!今天你除了這兩個選擇,還有一個,就是乖乖就範!”羅一劍目露兇光,根本就沒有把龍英傑放在眼裏。

“一個油盡燈枯、土埋到脖子的半乾屍體而已,還不值得本少爺重視。”龍英傑見羅一劍等人欺人太甚,不由臉現殺意。

羅一劍被龍英傑冷嘲熱諷,臉色更加陰沉,“刷”地抽出背後法階極品長劍,劍帶嘯聲,寒光閃閃,指向龍英傑。

“大長老,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還不值得你老人家動手。就讓我們兄弟兩個收拾了他吧!”羅馬和羅華一個持刀一個持斧氣勢洶洶地圍了上來。

羅馬和羅華知道單打獨鬥不是龍英傑的對手,所以很聰明地選擇了二打一。

“你倆小心,這個小子可有些難纏!”羅一劍收回寶器。他也覺得以自己的身份和武氣修爲與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打鬥有些掉架子,遂叮囑了一句站到一邊。

羅一劍琢磨着,羅馬和羅華單挑雖然鬥不過龍英傑,但兩個人聯手應該綽綽有餘。畢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半大小子,就是從孃胎裏開始修煉又能妖孽到哪裏?

“哈哈!”龍英傑大笑着跳下馬,不屑地看向羅馬、羅華,“羅馬、羅華,今天我就讓你們兩個知道什麼是差距!”

羅馬使刀,羅華用斧,兩個人的武器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倆在一起多年,心意相通,悄悄對視了一眼,森然一笑,突然雙雙出手,刀斧一起向龍英傑的頭頂劈去——

“羅門鬼刀!”

“羅門鬼斧!”

龍英傑見兩個人一出手就是殺招,目光驟然變得冷冽,也不躲閃,雙掌分開閃電般擊向二人。

刀斧未至掌先到,一擊之下,羅馬和羅華應聲跌出十幾米去,嘴角流下血來。

一招,只一招,兩個武氣士八階巔峯武修就被龍英傑打飛了出去!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