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青翼族的青翼印,她代表青翼族最高的權力,你只要擁有它就可以調配青翼軍了!我就交給你了!」薛凝霜把青翼印遞給江帆。

「呃,凝霜姐,這顆青翼印就放在你那裡吧,我不需要。」江帆搖頭道。

「你想指揮我的青翼軍必須要有青翼印,否則你無法調動我的青翼軍的。」薛凝霜把青翼印塞在江帆手裡。

江帆只好接過青翼印,點頭道:「凝霜姐,你放心吧,我會重新訓練青翼軍的,我要讓他們變成符元界最精銳的空降部隊!他們跟著我不會吃虧的,我一定像兄弟姊妹一樣對待他們!」

薛凝霜點了點頭,「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相信你不會虧待我的族人了!你們先忙著,我有點不舒服,要迴避一下。」薛凝霜說完就朝著軍營大帳走去。

江帆望著薛凝霜背影,他感覺到薛凝霜有點不對勁,一旁的柳小岩也看出來了,「哦,江帆,你沒覺得薛凝霜不對勁嗎?」柳小岩皺眉道。

「是啊,我是覺得她不對勁呢?」江帆說著突然他恍然大悟,「不好,薛凝霜要尋短見了!」江帆急忙朝著軍營大帳奔跑過去,其他的緊隨江帆背後。

當江帆衝進大帳的時候,他看到了薛凝霜倒在地上,地面上還有血跡,「凝霜!」江帆驚呼一聲,沖了上去,他急忙抱起薛凝霜。

手指探薛凝霜的鼻息,鼻息微弱,她的胸口插在一把刀,衣服上都是血跡,薛凝霜睜開眼睛露出慘笑,「江帆,我,我對不起你,我真的無法接受你。我死之後,你,你要帶好我的青翼族,我,我死也瞑目了。」


江帆含著淚搖頭道:「凝霜,你這是何苦呢!既然你無法接受我,那也沒有必須尋死啊!我江帆不會逼迫你喜歡我的!」

薛凝霜露出一絲微笑,「江帆,若有來世,我,我一定做你的女人,今世恐怕不行了,請你原諒我,我沒有遵守承若。」薛凝霜聲音越來越弱。

此時柳小岩等人都進來了,她們看到薛凝霜的情景,柳小岩頓時落淚了,「凝霜姐,你我們這樣傻呢!」柳小岩搖頭哭泣道。

馮家姐妹也皺起眉頭,她們眼裡含著淚水,「哎,你太傻了!」馮玉蘭搖頭感嘆道。

「主人,您快帶她去符咒世界去!」納甲土屍急忙提醒江帆道。

江帆開始沉寂在悲傷之中,他馬上醒悟過來,只要薛凝霜的元神沒有粉碎,只要把她帶入符咒世界,自己就可以救活她。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抱著薛凝霜進入了符咒世界,江帆雙手緩緩伸開,他手裡的薛凝霜立即懸浮在江帆面前。

在符咒世界里,江帆無所不能,只要薛凝霜元神沒有粉碎還有靈魂沒有離開,他就可以讓她復活。何況薛凝霜只是受了刀傷,還有呼吸,並沒有死去。

只見江帆一揮手,一道光飛入了薛凝霜身體之中,那光把薛凝霜包裹起來,那把刀掉落下來,身上的刀口立即痊癒,原本要散去的魂魄全部歸位。

江帆輕輕一揮手,懸浮在空中薛凝霜身子豎立起來,緩緩地落在江帆面前。江帆伸手摟住了薛凝霜腰,伸出劍指點了薛凝霜眉心一下,薛凝霜緩緩地睜開眼睛。

薛凝霜吃驚地望著四周,「江帆,怎麼是你,我死了嗎?」薛凝霜吃驚道。

我成了半精靈公主的實驗品 呵呵,凝霜,你沒死!我已經救活了你!」江帆微笑道。

薛凝霜皺眉道:「江帆,你為何要救我呢,我不想活了!」

「凝霜,原來的薛凝霜已經死了,你是新生的薛凝霜!你是我救活的,你是屬於我的!」江帆望著薛凝霜微笑道。

薛凝霜臉微紅,她望著四周,她記得自己是在校場的軍營之中,怎麼到了這個古怪的地放了,「這是什麼地方?」薛凝霜驚訝道。

「這裡是符咒世界,是一個屬於我的世界,你就在我的世界里。」江帆望著薛凝霜微笑道。

薛凝霜露出驚訝之色,「符咒世界?屬於你的世界?」薛凝霜不可思議地望著江帆。

「走,我帶你去看看!」江帆帶著薛凝霜飛了起來,他一揮手,兩人就像流星一般在空中飛行。

「你,你可以行?」薛凝霜吃驚道。

「呵呵,這裡是我的世界,在這裡我就是創世神,我無所不能的!」江帆笑著,他使出閃移術,兩人一閃就到了幾萬里之外。

江帆帶著薛凝霜在符咒世界遨遊,帶著她參觀了正在特訓的赤炎族軍隊和水靈族軍隊,還帶著她參觀了符咒宮殿。在符咒宮殿里,江帆講述了自己前面所有的經歷。

江帆的經歷太過傳奇了,聽得薛凝霜目瞪口呆,「哦,原來你是來自另外世界的神啊!難怪你這麼厲害!」薛凝霜吃驚道。

「呵呵,凝霜,你願不願意接受一個這個人做你男人呢?」江帆微笑地望著薛凝霜。

薛凝霜羞澀地點了點頭,「是你給了我新生,原來的薛凝霜已經死了,我臨死之前說過了,如果有來世我就做你的女人!我已經復活了,這就是相當於我的來世了,我願意做你的女人!」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大喜,他一把抱住了薛凝霜,嘴巴親了上去,薛凝霜閉著眼睛,兩人嘴巴碰在一起,薛凝霜如同觸電般地哆嗦起來,她癱軟在江帆懷裡。

兩人親熱片刻之中,江帆帶著薛凝霜回到了青翼族校場軍營,柳小岩等看到江帆摟住薛凝霜的腰,就知道萬事大吉了!

「凝霜,這些到就是我和你提到柳小岩、馮玉蘭、馮玉花、木香姑娘。」江帆微笑介紹眾人。

舊愛任性:總裁分手無效! 凝霜姐,歡迎你成為我們的姐妹!」柳小岩微笑道。

薛凝霜微笑點頭,「剛才讓大家擔心了,真是過意不去了。」薛凝霜有點不好意思道。

「呵呵,凝霜姐,看到你臉上微笑,我們就放心了!」柳小岩微笑道。

薛凝霜露出羞愧之色,「姐妹們,你們放心吧,我不會再做傻事了!」薛凝霜微笑道。

「呵呵,今天我很高興,我們大家一起去酒樓吃飯去!」江帆對著眾人揮手道。

隨即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納甲土屍立即到了江帆身邊,江帆對著納甲土屍耳邊嘀咕幾句,納甲土屍不時點頭隨後納甲土屍離去。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江帆、薛凝霜、柳小岩、馮家姐妹、木香姑娘、代傑、王旭、江小邪等人到了滿天星酒樓,江帆特意囑咐騰出兩個位置。

薛凝霜驚訝道:「江帆,還有誰來呢?」

「呵呵,等會你就知道了!」江帆神秘道。

「是等誰來啊?你搞得神神秘秘的!」柳小岩不滿地望著江帆道。

「嘿嘿,他們馬上就來了!」江帆微笑道。


片刻之後,只見包廂門開了,秦飛揚、秦紫如、衛宇鎧等人走進了包廂,秦紫如看到了薛凝霜,急忙旁邊過去,「凝霜姐!」秦紫如喜悅喊道。

「紫如妹妹!」薛凝霜驚喜道。

「哦,今天這裡可真熱鬧呢! 硬核寵婚:嬌妻高高在上 !」秦飛揚呵呵笑道。

薛凝霜急忙和秦紫如打招呼,衛宇鎧和眾人招呼,眾人隨即坐下,江帆令王旭給眾人滿上酒。江帆端起酒杯,臉帶微笑,「諸位,黑蠻谷三大勢力族長都聚在這裡了!我們能夠聚在一起那是緣分!來!為我們的緣分乾杯!」江帆微笑道,他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薛凝霜、秦飛揚、衛宇鎧、秦紫如等人拿起酒杯一飲而盡,接著王旭又給他們滿上酒,江帆拿起酒杯,面帶微笑,「黑蠻族四大勢力就剩下黑蠻族了,只要我收服了黑蠻族,那我就統一了黑蠻谷了,你們對黑蠻谷比較了解,你們說我應該如何收服黑蠻族呢?」

「黑蠻谷是我們四大勢力之中實力最強大的,不過他再強大,也不可能是我們三大勢力聯手的敵手!黑蠻族族長黑馬達是一個霸王性格的人,你要收服他唯一的辦法就是打敗他的黑蠻軍!還有打敗黑馬達!」秦飛揚望著江帆微笑道。

「嗯,秦叔說得很透徹,黑馬達就是一個這樣的人,要想收服和蠻族就必須打敗黑蠻軍還有打敗黑馬達!這樣黑馬達就會心甘情願地帶著黑蠻族人歸附在江大哥的麾下!」衛宇鎧點頭道。

薛凝霜也點頭道:「是的,黑馬達的性格就是誰比他強,他就屈服誰!在黑蠻族也是奉行這個準則。因此黑蠻族的那些頭領都是真刀真槍打出來的,他們的戰鬥力很強悍,這也是我們三大勢力不如黑蠻族的主要原因。」

江帆點了點頭,「如此看來我們和黑蠻族一戰在所難免了!不過也好,我很想見識一下黑蠻族真正的實力,還有黑馬達本來的真實實力!」江帆微笑道。

秦飛揚望著江帆微笑道:「江帆,你已經有計劃了吧?」秦飛揚微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我早就有了對付黑蠻族的計劃,我的計劃很簡單,三日後,我直接上黑蠻族去下挑戰書!打敗黑蠻族!」

「哦,江帆,據我所知黑蠻族的黑蠻軍一共是五萬多人,你準備帶多少人去?」秦飛揚望著江帆道。

「我只帶一萬人去就可以了!」江帆微笑道。

「呃,一萬人是不是少了點,我們三大勢力加起來有十幾萬人呢,怎麼才帶一萬人去呢?」秦飛揚不解地望著江帆。

「呵呵,我是讓黑馬達輸得心服口服,我們以少勝多,一萬人打敗黑蠻族的五萬黑蠻軍!」江帆笑道。

「呃,話雖如此,你可別看小瞧了黑蠻軍呢,他們黑蠻族人都會獸化秘技,他們可以變成野獸,具備野獸的能力。你是沒有見到過黑蠻族獸化時候的威力呢,一名黑蠻族人獸化之後,他們的能力就翻倍了!一名黑蠻軍可以抵得上三名赤炎軍的實力呢!」秦飛揚皺眉道。

秦飛揚之所以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在十幾年前,他曾經帶著水靈軍和黑蠻軍對抗過,開始雙方不相上下,可是黑蠻軍使出獸化技能之後,水靈軍就慘敗了。

因此當時黑蠻軍獸化的場面他仍然記憶猶新,他心裡暗自下決心,一定要打敗黑蠻族,成為黑蠻谷最強大的勢力。為此秦飛揚不斷地訓練自己的水靈軍,目的就是想超越黑蠻軍。

江帆知道秦飛揚的顧慮,微笑道:「這三天你們的水靈軍、赤炎軍、青翼軍都要特訓,然後我在從特訓裡面挑選出八千人來,加上我的兩千青龍軍,剛好一萬人。這一萬人可是精英中的精英,莫說對付五萬黑蠻軍,就算十萬黑蠻軍也可以對付!」

江帆的青龍軍的威力秦飛揚、薛凝霜等人是親眼所見的,秦飛揚點了點頭,「嗯,這樣一萬的精銳軍隊出馬,黑蠻族這回是遇到強敵了!我倒要看看黑蠻族是怎麼慘敗的!」秦飛揚笑道。

「嘿嘿,我最期待的是江大哥和黑馬達的最後一戰,看看江大哥是如大打敗那麼強悍的黑馬達的!」衛宇鎧笑道,他期待著這精彩的戰鬥。

「是啊,我們都沒有看到過黑馬達的獸魂技能呢!很想見識一下,黑馬達獸化之後他的威力到底有多可怕!」秦紫如微笑點頭道。

「嘿嘿,你們沒有看到我主人發威吧,我主人發威的時候把地都撕裂了!」納甲土屍笑道,他說的是江帆在神界施展灰飛煙滅時候的威力,那可是毀天滅地啊!

薛凝霜、秦飛揚、秦紫如、衛宇鎧等人都沒有看到過江帆施展灰飛煙滅的威力,「哦,傻蛋,你主人威力最大絕技是什麼啊?」衛宇鎧拉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嘿嘿,我家主人最厲害的是灰飛煙滅,只要主人施展,就算五萬黑蠻族全部一起上,主人只要一揮劍,他們全部變成灰燼!」納甲土屍笑道。

衛宇鎧不可置信地望著納甲土屍,「呃,灰飛煙滅有這麼大威力嗎?」衛宇鎧不解道,他無法想象一劍下去,五萬人全部灰飛煙滅的情景。

「嘿嘿,等我主人和黑馬達打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我主人這招的恐怖了!」納甲土屍撇著嘴巴道。

「哦,那我好期待江大哥施展灰飛煙滅呢!」衛宇鎧露出一副期盼的神色。

接下來三天時間,江帆親自到符咒世界裡面訓練青翼族、水靈族、赤炎族的軍隊,他設置了加速時間比率是一比五百年的,那三天時間就相當於訓練了一千五百年。

那些族人符咒境界全部都達到符聖境界後期以上,最高的到達符元境界中期,江帆從這些人中挑選出八千名最精英的士兵再加上兩千名飛翼軍整編成青龍特戰隊。

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江帆覺得是和黑蠻族挑戰的時候了!他拿著挑戰貼,帶著納甲土屍去黑蠻族的地盤。

黑蠻族地盤位於黑蠻谷的南面黑蠻山附近,黑蠻族人皮膚黝黑,身材高大,一般都在一米九以上,高大的可達兩米六。


這份挑戰貼必須親自交給黑蠻族黑馬達的手裡,因此江帆和納甲土屍要親自去黑蠻族的黑蠻大殿面見黑馬達,兩人進入黑蠻族轄區之後,發現黑蠻族轄區範圍要比其他三大勢力大多了。

黑蠻殿就在黑蠻山下,江帆和納甲土屍找到了黑蠻殿,這是一座黑色大殿,殿門口站著十多名身材高大的黑蠻族人。他們一個個雙手叉腰,一臉威嚴地站在那裡,那神情就像廟裡面的金剛。

江帆和納甲土屍朝黑蠻殿走過去,守衛在門口護衛立即對著他們揮手道:「站住,這裡是黑蠻殿,閑雜人不準進入!否則殺無赦!」

江帆望著那些黑蠻族護衛,「你們趕緊去通告黑馬達,說有人向他下挑戰書來了!如果他不敢接挑戰書,那他就把黑蠻族族長之位讓給我!」江帆望著那些黑蠻族護衛冷冷道。


「我靠,你小子是來找茬的吧!就憑你們還想見我們黑大王,你們滾回去吧!」守護在大殿門口的護衛頭領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冷笑道。

「我靠,我家主人發話了,你還不趕緊去通報黑馬達,你找打啊!」納甲土屍氣勢洶洶地走了過去。

等他到了那人面前,納甲土屍竟然比那護衛頭領矮一大截,那護衛頭領望著納甲土屍冷笑道:「就你這個小矮子,還想和我動手,我隨便一拳就把你打趴下了!」

「我靠,你們以為個子大就了不起是吧!老子可是專門打大個子的!」納甲土屍突然抬腳踢中那護衛頭領的褲襠上,那護衛頭領立即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蹲下了。

納甲土屍望著那護衛頭領冷笑道:「我靠,你他媽就是個紙糊的啊!隨便一腳就趴下了!你們還不去稟告黑馬達,老子就把你們宮殿大門給拆掉了!」

「小子,你敢到黑蠻殿鬧事,兄弟們,揍扁他們!」護衛頭領捂著褲襠怒吼道,他那地方還疼呢。

幾名護衛立即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撲了過去,江帆站在那裡根本不用動手,只見納甲土屍迎了上去,「嘿嘿,樹下摘桃!」納甲土屍壞笑道,他伸手掏那些人褲襠。

那速度極快,那些人根本眉頭提防,褲襠被掏了,立即慘叫地倒在地上。隨即納甲土屍扭頭對著低頭哈腰笑江帆道:「主人,您請進!」

江帆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黑蠻殿,納甲土屍緊隨他身後,那些護衛急忙爬起來,追趕江帆和納甲土屍,「站住,快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闖入黑蠻殿!」護衛大喝道。

那些護衛立即前來阻擋江帆和納甲土屍,納甲土屍立即迎了上去,把那些護衛給打倒了。那些護衛頓時憤怒了,他們嚎叫一聲,身子變成了黑色的怪獸朝著納甲土屍撲了過去。

「我靠,這就是獸化秘技啊!不咋地啊!」納甲土屍使用黑色墓碑能量,拳頭泛起黑色氣芒,對著那些獸化的護衛狠狠砸過去。

「暴雨狂瀾!」他吧槍法融入拳法之中了,只聽到砰的聲音,十幾名獸化護衛被納甲土屍打得飛了出去。

那些護衛倒在地上發出慘叫之聲,他們急忙爬了起來,不敢再上去阻攔江帆和納甲土屍,遠遠地望著他們。

「住手!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到我黑蠻殿來鬧事!」大殿之上傳來威嚴聲音,那聲音十分洪亮,震得大殿嗡嗡作響。

江帆抬頭看到大殿上方坐著一位皮膚黝黑的大個子,這傢伙身高有兩米六十多,大鼻子大嘴巴,嘴唇比一般人手掌還厚。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