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逆行大吼大叫,這時候韓星雲擡起手一巴掌打在了江逆行的臉上。

“等你哪個朋友來了,我會讓你看看我們是怎麼殺了他的,哈哈哈!”

江逆行此時死死得瞪着韓星雲的臉,那眼神看的韓星雲直發毛。

突然韓星雲笑了,拿起了匕首對準了江逆行的眼睛。

“我讓你看!”

一旁的歐陽俊一言不發,聽着後面的慘叫,眼中也含着眼淚。

好一會林陽來到了歐陽俊說的地方,面前依舊是當初他救下江逆行的廢棄倉庫。

這時候林陽戴上了一副狼頭面具,擡起腳走了進去。

剛一走進去,他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渾身都是鮮血的江逆行,他連忙走上前探了探江逆行的鼻息,隨後皺了皺眉。

接着他看到了地上兩個雪白的東西,正是兩個眼球。

隨後林陽輕輕擡起了江逆行的頭,發現他的眼眶處此時已經什麼也沒有了,很是慎人。

林陽嘆了口氣,拿出了回春丹,放進了江逆行的嘴裏。

“你到底是誰,是什麼人?”

身後一道聲音響起,林陽聽聞一愣,隨後笑了笑轉過了頭。

仇人見面。

分外眼紅!

對面的歐陽俊看着林陽臉上的面具,但是他感覺到,面前這人總是帶給他一些熟悉的感覺。

兩人一定見過!

歐陽俊眯着眼睛,對面的林陽此時握緊了拳頭,面具下的那張臉上的表情很是陰冷。

“是你將他的眼睛挖了出來?”


歐陽俊搖了搖頭,接着看向了林陽的背後。

“是我挖的,沒辦法,這廝背叛了我們,而對於我來說,叛徒就是這樣解決的。”

林陽聽到這聲音轉過了頭,看到了面前這人後,皺了皺眉。

韓星雲!

林陽笑了笑接着開口道。

“你怎麼和歐陽家勾搭在一起了?怎麼?吃不上飯了?呵呵呵。”

韓星雲聽聞冷着臉,開口道。


“我想知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不露面,難道說,你在害怕?”

“你這種雜種老狗,憑什麼說我害怕,你對得起你兒子嗎,你對的起你們韓家的基業嗎,呵呵呵,不用我說我也猜的到,你將所有的牌都給了歐陽家,只是想得到一口飯吃罷了,真是可悲,你根本對不起韓星辰!”

韓星雲聽聞咬着牙,明顯被林陽給激怒了,隨後猛地衝上去,一拳朝着林陽的面具揮去。

而林陽看着這揮來的拳頭不慌不忙得伸出手,將其抓住,隨後用力一扭,嘎嘣一聲,接着只聽韓星辰啊的一聲慘叫,痛苦得倒在了地上。

而在一旁的歐陽俊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只是平靜得抽着煙。

林陽冷哼了一聲,隨後一腳朝着韓星雲踹了出去,只見韓星雲整個人瞬間飛出去三四米遠,重重得摔在了地上。

若不是林陽留情,韓星雲此時已經死了。

隨後林陽轉過了頭,看着歐陽俊,他此時也感覺到歐陽俊有一些不一樣了。

他父親的入獄,真的給了他很大的改變。

“身手不錯,可是我怎麼總是感覺,你好像一個人麼?”

林陽聽聞笑了笑,負手而立。

“你會知道的。”

歐陽俊點了點頭,將煙扔在了地上,隨後對着林陽微微笑了笑,拍了拍手。

突然周圍竄出了一個人,一身白衣步履,手上拿着一個紙扇,上面還有幾個大字。


天雪家城不夜天。

林陽看到這人後居然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這人不正是唐雨寒嗎?

怎麼又出現在這裏了?

不過林陽的笑聲,確確實實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力,只見唐雨寒看着林陽冷笑了一聲。

“這等宵小讓老子解決,真是髒了我的手。”

歐陽俊此時面色也不好看,明顯被唐雨寒這無力的態度,弄得有一些怒了。

“唐先生,拜託了!”

唐雨寒轉過頭看了眼歐陽俊,冷笑了一聲,隨後開口道。

“要不是上面看你還有用,想留着你,要不然你真以爲老子願意幫你?”

歐陽俊一臉窘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旁的林陽此時暗自偷笑。

這唐雨寒可太有意思了!

隨後唐雨寒冷眼看着林陽,雙手又開始有着淡淡的氣流飄動,一旁的歐陽俊看到這副場景直接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還有這等奇妙之事!

而林陽一動也不動,他還是想吸收吸收這唐雨寒的雷電之氣。

這時候只見唐雨寒打開了扇子,一臉牛逼,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隨後唐雨寒的指尖形成了一道閃電,對着林陽輕輕一彈,打在了林陽的身上,可是迅速就被林陽的身體吞噬了,導致唐雨寒還以爲自己眼花了。

隨後唐雨寒又是幾道閃電打在了林陽的身上,無一例外的都被林陽給吸收了。

“唐先生?你…?”

歐陽俊咬着牙,彷彿很是懷疑一般。

這時候唐雨寒臉色一紅,已經惱羞成怒了。

只見他閉着眼睛,外面的天空又開始打起了閃電。

林陽此時無奈的笑了笑,


又是那傳說中的雷龍決?

果不其然下一秒這唐雨寒的身後出現了一條雷龍,對着林陽吼着,之後又朝着林陽衝了過去。

又一次抹入了林陽的身體裏,又一次被吸收。

唐雨寒一臉懵逼,眼睛瞪的老大。

真他媽見鬼了!

歐陽俊皺着眉頭,雖然很不耐煩,但是他也不敢說話,因爲那雷龍他感覺若是打在他自己身上,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這時候林陽舒服的呼了一口氣,對虧了唐雨寒,他體內的雷電之氣和火焰終於均衡了起來。

以前兩者總是不均衡令林陽很是苦惱,可是如今終於他終於均衡起來了,這就代表着,這兩股力量他可以一起使用了。

林陽看着指尖上一團火焰,以及另一隻手上的閃電,微微一笑。

對面的唐雨寒此時也看到了,瞪大了眼睛,那股熟悉的火焰氣息他永遠也忘不掉。

“臥槽她媽!!是你!!再見!!”

說完唐雨寒轉過身撒腿就跑,歐陽俊一臉懵逼,渾然不知這是什麼情況。

林陽哈哈大笑。


這唐雨寒可太有意思了!

隨後林陽轉過頭看着歐陽俊,發現後者此時表情很難聽,或許也是沒想到唐雨寒居然會中途逃跑吧。

緊跟着林陽一眨眼就到了歐陽俊面前,抓住了他的脖頸。

現在的他恨不得直接捏碎歐陽俊的脖頸。

而他也是想這麼做的。

只見林陽手上加重了力道,咬着牙,死死得盯着歐陽俊的面孔。

林陽到死也忘不了那一天!

自己的姐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見歐陽俊此時呼吸都有些困難了,臉色通紅,都開始翻白眼。

突然林陽就卸下了力道,將歐陽俊扔在了一邊。

因爲那雷擊木說過的,自己沒突破內動境之前,絕對不能殺人,不然會動搖自己的根基。

林陽眼睛通紅,他不能爲這樣一個人,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不然的話就太不值得了!

這時候歐陽俊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很是開心一般。

“爲什麼,爲什麼不殺了我呢,哈哈哈!!”

此時的歐陽俊好像一個瘋子一般哈哈大笑,林陽見狀嘆了口氣。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 “不殺你,只是覺得你可憐罷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你再敢做壞事,針對任何人,我必殺你!”

說完林陽站起身,走到了江逆行面前,看到他身上的傷勢此時已經恢復了,但是那雙空空的眼眶還是那麼觸目驚心。

林陽拿起了江逆行腰間的香囊,將地上的兩顆眼珠放了進去。

不管怎麼樣是自己害的他丟了一切,那麼自己也一定要治好他,讓他重獲光明。

隨後林陽攙扶起了江逆行的身體,突然他聽到了身後一陣栓響。

“別動,轉過頭來。”

林陽暗暗嘆了口氣,轉過了頭,看到了歐陽俊此時拿着一把槍正對準了自己。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