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給我住手!”

料到玉龍飛身上有寶貝的大長老,在幾人要動手時制止住了他們,和善的望着玉龍飛:“飛兒,這樣的事,得經過長老們同意纔可以,要不暫且把你父親屍體放進柴房,等我們商討出結果,再下定論好嗎?”

“大長老這是怎麼了?”

平日裏,大長老都是滿臉嚴肅,今天如此和善,而且讓他客氣的對方只是一個廢物,衆人臉上都寫滿了不滿。

對於他們的吵鬧聲,玉龍飛並不在乎,緩緩走到翠綠色巨石旁,兩手緊貼雙眼微眯。

頃刻間,石頭上龍氣再次洶涌噴出,直接朝玉龍飛壓去,可這一次,玉龍飛並沒輕易被龍氣撲到,身體微微一動,碰到他的龍氣一時間就化成了泡影。

本以爲玉龍飛很快就會被龍氣撲倒的衆人,顯然不敢相信,玉龍飛會將龍氣化成泡影:“不可能,那是巧合!!”

“碰!”

就在他們吃驚不已時,幫助他們測試過多少代人的巨石,終於結束了自己的一生,漫天碎片頃刻間將周圍砸的錚錚作響。

望着突然報廢的巨石,衆人徹底傻眼了。

其中,大長老更是驚訝到了極點,能讓這塊石頭破裂,除非此人的潛力值達到龍官。想到這的他,臉色瞬間由紅潤,變成了白色。要是說,法寶能夠增加一個人的攻擊力,他還是信的,但要是說,法寶能改變一個人龍印的潛力值,他打死都不信,所以他再不顧長老身份,慌慌張張朝着玉龍剛房間跑去:“族長,不得了,不得了”


他聲音之大,頓時驚動了其人長老,因此,都紛紛朝族長房間行去。 “你說什麼,玉龍飛的潛力值是龍官?”

本來還異常平靜的玉龍剛,聽到玉龍谷的解釋,不由皺起了眉頭:“你確定沒看錯?”顯然他不敢相信,昨天還是九品龍者的玉龍飛,今天的潛力值能變成龍官。龍官,那是何等角色,玉龍家族出過龍官,還要追溯到幾千年前,眼下玉龍谷說出這樣的話,讓他怎麼也無法相信。

“族長,院中的龍石怎麼碎了,是有人來搗亂嗎?”

就在這時,其他長老也陸續走了進來,不解的看着玉龍剛。

“這”被盯着的剎那,玉龍剛臉色頓時變成了白色,像看異類一般盯着玉龍谷。

龍石這東西,是靈物,堅固的很,要想用外力把它擊碎,在聖林鎮還沒有人能辦到,不過要想擊碎它,也不是沒有辦法,這塊龍石,是祖上留下來測試弟子潛力值的,因此它只能測試一定範圍的,要是弟子潛力值,超過了這個值,那龍石自然就會破碎,據自己所知,這塊龍石能承受的範圍,已經達到了可怕的龍官,要是玉龍飛能把巨石擊碎的話,他潛力值至少也是龍官。

“確實是玉龍飛在弄碎的!”在衆人注視下,玉龍谷滿心激動的說道:“這事,是我親眼見到的,假不了!”


“啊!!!”聞聲,衆人也激動了起來,玉龍飛的潛力值竟然是龍官!!這樣說來,家族在聖林鎮的地位就要攀升了!!要真是這樣的話,家族統一聖林鎮,只是時間問題!抑制不住興奮的衆人都坐不住了,紛紛要去看將來的龍官。

“衆長老請留步!”可就在衆人要走出去時,玉龍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你們看到玉龍林了嗎?”

“唉,這個廢物真是走了狗屎運,竟然生出這樣的孩子!”聽到這個名字,其他長老都爲玉龍林感到幸運。

“他死了!”

就在衆人以爲玉龍林即將揚眉吐氣時,玉龍谷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深深震撼了在場衆人:“他死了?”

“恩!”在他們目視下,玉龍谷不由點了點頭爲難的說道:“玉龍飛這次來,就是要我們把玉龍林的靈位,放進祠堂!”


“不可能!”

玉龍谷話音剛落,玉龍剛臉上已顯出了不滿,一甩袖子憤恨的說道:“絕對不可能,大長老,你就和他去說,玉龍林的靈位,我們家祠堂絕不會容納!!!”玉龍剛態度堅定,完全容不得別人有半點反抗。

“請族長三思!!”

見狀,其他幾位長老,忙站了出來,勸解着玉龍剛。

ωωω▪ TTKдN▪ ¢ ○

“你們不用勸我,這事我已經想清楚了,就這樣辦!”幾位長老的話,並沒有讓玉龍剛動容,長袖一甩便不再理會衆人。

“這可怎麼辦呢?”

見玉龍剛如此冷淡,幾位長老額頭都不由冒出了汗珠。如今的玉龍飛,潛力值可是龍官啊!如今這樣對他,將來他要是來報復怎麼辦?況且,他也是玉龍家族的人,要是能拉攏住他的話,將來就……想到這,幾位長老不得不拉下臉,再次勸解着玉龍剛:“族長,這事就從了他吧,他起碼也是……”

“哼!”

還沒等他們把話說完,玉龍剛便把頭偏向了一邊,不再理會他們直接走出了房間。

此時,院子中已擠滿了人,單薄的玉龍飛正站在碎石旁邊。在他身旁,玉龍林正靜靜的躺着。

“族長來了!”

玉龍剛一出房門,衆人便紛紛嘟囔起來。

聽到他們叫囔聲的玉龍飛,不由把頭朝向玉龍剛:“把我父親的靈位搬進祠堂,不然……十年之後,我敢保證,玉龍家族必定滅亡!”他聲音冰冷無情,完全沒把玉龍剛放在眼裏。

“小雜種,只怕你活不到那天了!”

玉龍飛的話徹底激怒了玉龍剛,他不再顧及族長身份,擡起手掌,直接朝玉龍飛的頭上砸去。

“找死!”自從體內多了那個東西,玉龍飛便不再懼怕什麼,同樣擡起手掌直接迎了過去。

“碰!”

在兩人即將碰撞時,一道人影忽然竄到玉龍飛跟前替他擋下了這一掌。

見到自己這一掌,被人擋了回去,玉龍剛頓時氣憤的望着來人。

“大長老,你!!!”而當他看到阻攔自己的竟是玉龍谷,他的眼珠立馬鼓了起來,之後便要再次朝玉龍飛打去。

“族長!!!”

不過就在這時,其他長老也來到了他跟前,極力勸解着他。

“你……你們……!!”見到幾位長老,都爲玉龍飛求情,玉龍剛頓時氣急敗壞的甩了下袖子。

“族長,雖說玉龍林,被逐出了家門,但他體內依然留着家族血液,況且他的死,也與我們家族有關,所以看在這一點份上,還請您三思”雖說玉龍剛的臉色已經相當難看,但玉龍谷還是硬着頭皮站了出來,一時間那些對玉龍飛不屑的人,都開始站在大長老這邊。

要是放在以前的話,大長老說這樣的話,這些人完全不會理會, 寒門狀元 ,這些人的想法,就發生了轉變,而大長老的話正是說明,他在向玉龍飛示好。

“是啊,族長,玉龍林的死,確實是我們家族導致的,要是能把他的靈位放進家族祠堂的話,那也算是我們贖罪的一種方式!”顯然,其他長老都明白了玉龍谷話的意思,紛紛提醒着玉龍剛,這一次,一定要把玉龍林的靈位,放進祠堂。

“哼!你們……”

見到一個二個都在爲玉龍飛說情,孤立無援的玉龍剛也是扭頭便離開了。

“飛兒,你放心,族長就是這種脾氣,別放在心上,等他想明白了,自然會同意的。來人,把玉龍林的屍體,放進後堂!”向玉龍飛解釋完後,玉龍谷才向身後擺了擺手,之後,幾人再次來到玉龍林身旁,恭敬的望着玉龍飛好似在徵求他的同意。

“父親,飛兒一定會讓您的靈位進入祠堂,這幾天,您就住在後堂吧!”

大長老的再次讓步,讓年僅六歲的玉龍飛,也無話可說。深情的忘了一眼父親後,便讓這些人把玉龍林擡走了。

爲了表示玉龍家族對玉龍飛的重視,處理完這事的玉龍谷,又爲他準備了一間上房,同樣還爲他配上了一名女僕,之後,便再次召集其他長老,去勸解玉龍剛。 第二天一早,當玉龍飛還沉浸在睡夢中時,房門卻被推開了,走進來的是一名和他年紀差不多,只有六歲的孩子,此時她正一步一步向玉龍飛走來。

似是聽到了動靜,玉龍飛隨即睡夢中醒了過來,迅速翻爬起來,警惕的望着對方:“你是誰?”

躡手躡腳的對方,沒有想到竟然會被玉龍飛發現,所以有點膽怯的向後退了一步:“你就是玉龍飛?”

“你是?”看到對方竟然是在測試時光芒四溢的玉龍雪兒,玉龍飛心中無故增加了幾分怒氣:“不知將來的五品龍徒,來找在下可是想殺了在下?”父親的死,對於玉龍飛打擊很大,現在的他不論見到誰,都會把對方當成敵人,而且對方偷偷摸摸的來,更加說明了她的來意。

“你!”

女孩子的臉一下子紅了,她沒想到玉龍飛會這樣說自己,她只是記得,在印象中有玉龍飛這個人,所以她想暗中偷窺一下,沒想到竟然被他發現了,而且他說的話還這麼臭。

就在她羞澀尷尬時,玉龍飛立馬從牀上走了下來,直接站在她跟前:“說,你到底有何意圖?”玉龍飛面無表情,完全把對方嚇到了。

“你……你欺負人!”

就在玉龍飛準備動手時,女孩子忽然哭了起來。

“啊!!”

之前沒有和女孩子相處過的玉龍飛,聽到她哭聲的剎那,心中忽然顫抖了起來:“你爲什麼要哭?是不是想讓別人聽見,好來殺了我啊!”現在的玉龍飛神經已經高度緊張,把一切都聯想到了死上。

“不可理喻!!”

玉龍飛話音剛落,女孩子就扭頭跑了出去。

“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會找些什麼幫手來!”玉龍飛並沒有追出去,而是生氣的坐在了牀上。

“蹬蹬”

不久後,門外果然傳來了腳步聲。

聽到腳步聲的玉龍飛,感覺到了不妙,忙站了起來。

於此同時,門外的人,也走了進來。

“飛兒,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大長老玉龍谷,看到玉龍飛正站在牀邊,他也是不解的望着他。

“大長老此來所謂何事?”玉龍飛顯然把大長老當做了玉龍雪兒找來的幫手,所以一臉敵視的望着他。

“呵呵,你這孩子,沒事還不許大長老來坐坐嘛!”看到玉龍飛敵視的樣子,大長老也是和緩的向他說道。

“大長老,有事直說吧!”玉龍飛的神經,依然高度緊張,因此,不斷催促着玉龍谷。

“那好吧!”在玉龍飛的催促下,大長老才走到椅子旁,緩緩的坐了下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

“好消息?”本以爲大長老前來是殺自己的,沒想到他開口便說是好消息,不由讓玉龍飛吃了一驚。

“族長同意將你父親靈位搬進祠堂了!”說道這,大長老臉上已顯露出,讓族長同意這事,自己的功勞絕對不低,不過,並沒有說出來,而後又是眉頭緊鎖:“不過,前提有一個條件!”

聽到父親的靈位,能入住祠堂,玉龍飛的心中,不知有多高興:“父親,孩兒終於遂你所願,把您帶回家了!”不過,當聽到大長老的話,無疑望了他一眼:“什麼條件?”

“獲取十五株龍炎草!”在玉龍飛的目視下,大長老的眉頭皺的更深了。看到他緊皺的眉頭,玉龍飛就知道,這事決不這樣好辦,不過只要父親的靈位能回到祠堂,就算讓他去死他都願意,沉思片刻後,他也是平靜的望着大長老:“不知,這龍炎草,生長在何處?”

玉龍飛平靜的樣子,着實讓大長老對這孩子,同情了幾分:“龍炎草性喜溫良,內涵巨大龍氣,對於死者,更能除去污穢雜氣,但因它喜好偏涼,多生於懸崖峭壁之處,而且所在之處,更是猛獸出沒之地,所以這事你還要慎重啊!”

“大長老,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爲了父親,這龍炎草我要定了!”儘管採摘龍炎草很難,而且還有生命之憂,但玉龍飛並沒有心生膽怯,因爲他知道族長這樣做,無非想讓自己打消這個念頭,既然如此自己就得奮鬥下去,決不能屈服。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無話可說,不過在臨行之前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玉龍飛的堅定,似乎改變大長老的初衷。

“大長老,有話你就說吧!”

“記住,這次不論你失敗還是成功,你都是玉龍家族的後代,我都會極力去幫助你,爭取早日把你父親的靈位搬進祠堂,對了,這次採摘族長也給你規定了期限,若五年之內,你不能將十五株龍炎草,拿回家族,那你父親的遺體,我們就要隨便處理,至於靈位的事,想必不用我說,你也該知道了吧,最後我再提醒一句,五年之內,就算不能踩到龍炎草,也要回家看一趟!”說完這番話,大長老緊皺的眉頭才微微張開。

“明白了,大長老,五年之內我一定會回家的!”大長老的話,頓時讓玉龍飛聯想到了什麼。

“那這本功法,就算我給你的禮物吧!”玉龍飛話音剛落,大長老便從袖中拿出了一本功法《影風拳》。

“謝謝!”接過大長老遞過的功法,玉龍飛第一次說出了感激的話。

“好好修煉吧,相信你會是玉龍家族的驕傲,你父親的驕傲!”玉龍飛接過功法後,大長老也是笑着走出了房間。

“父親,你就先忍耐幾年吧,五年之內,飛兒一定能湊齊十五株龍炎草,將您的靈位送進祠堂!”握着手中的影風拳,玉龍飛心中再次充滿了自信。

“族長你這辦法看來還不錯!”得知玉龍飛同意採摘龍炎草時,其他幾位長老也向玉龍剛,投去了敬佩之意。

“又是一個‘陰謀’!”就在他們談論正酣時,從這兒經過的玉龍雪兒,小嘴微微撅了起來,之後就朝玉龍飛房間跑去。 三年後,玉龍家族大院中,同樣再次聚集了所有弟子,此時一個衣衫襤褸,皮膚黝黑的少年,正握着手中的紅色藥草,等着玉龍剛的到來。

“龍炎草!”

藥草上傳出的陣陣氣味,還有它特有的顏色,也讓許多見過龍炎草的人認了出來,因此,都不解的看着少年。

“太可怕了吧!”雖說聖林鎮的藥材店不少,但要真讓這些藥鋪拿出龍炎草,他們還是辦不到的。龍炎草性喜溫良,內涵巨大龍氣,修煉者要是服下的話,體內積存的龍氣便會積聚增長,不過,這些龍炎草太難獲得,只是知道他們長在有猛獸出沒的懸崖峭壁上,因此,就算知道它的生長處,沒有實力還是拿不到龍炎草的,因此,少年手中的藥材,還是深深刺激到了他們。

“不對,那不可能是龍炎草!”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