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過,會讓蘇武後悔,會讓蘇武付出代價。

只是可惜,她不能慢慢折磨蘇武。

“汪局長,我認罪,你放了蘇哥他們吧!”

宋佳瑤直接跪下道歉。

“遲了,他藐視武安局,我豈能輕易讓他走?”

汪泉冷笑。

譚少傑輕蔑的俯瞰着蘇武等人。

“佳瑤,快起來!”蘇武冷冷道,“我蘇武想走就走,他區區一個江北區武安局副局長還留不住我!”

汪泉大笑,滿臉嘲諷。

譚少傑和譚文麗也樂了,真是狂妄無知的小子。

沈冰蹙眉,“我勸你最好不要動手,否則連你們的頂頭上司都保不住你。”

汪泉大笑,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譚少傑姐妹也笑噴了。

“你以爲你是誰?市長的兒子?”

譚少傑譏笑。

宋佳瑤心中大急,急忙道,“蘇哥,我們低頭認錯吧,好漢不吃眼前虧。”

沈冰笑着說道,“該低頭認錯的人是他們,你蘇哥連市長祕書都得親自當司機,他們算什麼?”

宋佳瑤苦笑,這個時候你還開這種玩笑。

“市長大人的祕書當司機,嘿嘿,真牛!”

譚少傑譏笑,“你怎麼不說你是市長大人的親兒子!”

汪泉冷笑,“現在你的罪又多了一條,利用市長招搖撞騙,危害公衆安全!”

宋佳瑤臉色蒼白,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

是我連累了蘇哥。

她自責。

突然,她想到了唐家,急忙道,“蘇哥認識江南武道社唐大力的兒子唐世傑,他們是好朋友。”

汪泉大笑,“認識唐大力的兒子就敢這麼囂張,小子,你難道不知道,就算唐大力本人親自來了我江北區,也得按我江北區的規矩辦事嗎?”

譚少傑譏笑,“唐家很了不起嗎?”

汪家之主汪寧乃是五境高手,區區唐大力又算得了什麼?

監控室,譚麗文譏笑,“原來是唐家那小子。”

如此的話,今天她還真的吃定蘇武了。

唐世傑算什麼?

即便是他爹譚文麗儘管惹不起,也不怕。

唐家和她即將嫁進的汪家相比,還有一定差距。

宋佳瑤見說話唐家也不頂用,心徹底沉了下去。

她絕望了。

砰的一聲,審訊室的門開了。

汪泉停手,看着門口。

蘇武他們也看去。

門口有一個國字臉中年人,其後方跟着很多人,都是武者。

“局長?你怎麼來了?”

汪泉一愣,急忙迎了上去。

“蘇武是誰?”

局長沒有理會他,直接走入審訊室。

“我就是。”

蘇武說道。

局長急忙走過去。

汪泉本能的感覺有些不對勁。

宋佳瑤卻越發絕望,想不到譚家兄妹居然連江北區武安局局長都請出來了。

今天,就算唐大力親自來了也沒有用了。 汪泉不知道局長爲什麼會突然來此,莫非譚麗文連局長都請過來了 ?

譚少傑當然知道來的人乃是江北區武安局局長況國濤,莫非是姐夫出面了 ?

就在這時,讓他們大跌眼鏡的事發生了,堂堂武安局局長況國濤居然客客氣氣的說道:“蘇武小兄弟,對不起啊,讓你受委屈了。”

他們頓時懵了,豈止是他們兩個,監控室裏面的譚文麗也怔住了。

宋佳瑤也滿臉吃驚和疑惑。

“局長認識我?”蘇武問道。

況國濤笑道,“蘇武小兄弟乃是蜀都武校的名人,況某豈會不認識?剛纔劉祕書長跟我說你被誤抓了,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蘇武被抓之前,發短信聯繫過劉祕書,沒想到劉祕書居然把武安局局長都給安排過來了。

汪泉臉色狂變,蘇武?是蜀都武校那個蘇武?

最近蜀都區傳的沸沸揚揚,江南區武安局局長李昊想陷害蘇武,但最後金市長親自坐鎮蜀都武安局,把李家連根拔起,李昊也畏罪潛逃了,如此大事,他汪泉豈會不知?

只是讓汪泉沒有想到的是,全天下有那麼多個蘇武,爲什麼在他面前的蘇武就是蜀都武校的那個蘇武。

汪泉突然想到了剛纔沈冰說的話,連市長祕書都要給蘇武當司機。

據傳,當初蘇武從蜀都武安局出來的時候,正是劉祕書親自開車去迎接的。

這不是親自當司機是什麼?

一切都是真的!

汪泉頓時冷汗直流。

旁邊,譚少傑整個人也顫抖了起來,他害怕了。


他不知道劉祕書是誰,但是能讓況國濤如此客氣對待的人,又豈是他譚少傑能夠得罪的人?

監控室內,譚文麗臉色蒼白,饒是她是精神武者,此刻也差點嚇得暈倒過去。

別人不知道況國濤口中的劉祕書是誰,她豈會不知道?


那可是金市長身邊的紅人,如日中天。

審訊室。

蘇武看着汪泉,“我想這位汪副局長應該最清楚事情的始末。”

汪泉緊張的把剛纔的事告訴了況國濤。

當汪泉說到差點出手教訓蘇武的剎那,況國濤連當場殺了汪泉的心思都有了。

當汪泉說譚少傑指證蘇武是主謀,私藏遁金武器的剎那,況國濤忍不住道:“好,好,好,你這個副局長當得威風,當得霸氣!”

他怒了,非常憤怒。

汪泉急忙道:“局長,是我該死,我沒有調查清楚。”

“確實是你沒有調查清楚嗎?”

況國濤冷笑道:“誰有遁金武器,武器是什麼樣子,武安局都有備案,你真的不知道那遁金武器是誰的嗎?”

蘇武微怔,這他倒是不清楚。

汪泉急忙道:“局長,是我沒有及時調查。”


開玩笑,他怎麼可能說是自己不想去調查。

譚少傑差點軟癱在地,那遁金武器是誰的他最清楚不過了。

宋佳瑤看到這一幕,既驚又喜。

況國濤看着蘇武,滿臉歉意的說道,“蘇武小兄弟,給你添麻煩了,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蘇武說道,“局長,我想你也不用調查了,這遁金武器應該是譚家兩兄妹的。”

況國濤看着譚少傑,語氣森冷的問道,“你姐姐呢?”

“監……監控室。”譚少傑說完已徹底軟癱在地。

“蘇武小兄弟,能麻煩你隨我走一趟嗎?”況國濤說道。

蘇武點頭,突然看着汪泉,“不過這位汪副局長說我藐視武安局,我怕一走出去,他會以藐視之罪當場格殺我。”

況國濤看着汪泉,臉色一寒。

汪泉快哭了,急忙賠罪:“蘇武……蘇先生,我汪泉該死,還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跟我汪泉計較。”

看到汪泉點頭哈腰的向蘇武賠罪,宋佳瑤完全驚呆了,蘇哥究竟是什麼來頭?這可是武安局的副局長,大人物啊。

蘇武看也沒有看他,對況國濤說道:“走吧,局長。”

況國濤點頭。

監控室。

譚文麗推開門就算溜走。

但是已經遲了。

“你想去哪裏?”況國濤已經趕來。

“況局長,我……”譚文麗結結巴巴,“劍哥有事找我。”

如果是平時,況國濤當然會給汪劍的面子,但是今天卻不行。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