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下一場馬上要開始了。”

兩個人按照票號找到了座位,張元一心裏樂了,心想剛纔賣票那哥們太夠意思了,竟然把兩人安排在最後一排的角落。滿意,真滿意

電影開始了,這是一部島國的恐怖片。

尼瑪,真的很恐怖啊,張元一開始陷入電影情節中。

一旁的沈莉莉,身體緊貼着後座,雙手緊緊的抓住兩邊的扶手,前胸起伏地厲害,一看就是大腦高度緊繃的狀態。

張元一偷偷看着旁邊的沈莉莉,座位不知不覺從20號變到了21號。


再一看電影畫面,剛好看到貞子從電視裏爬了出來。

“啊”前排有觀衆驚天地泣鬼神地喊了一聲。

“我操,嚇死我了”張元一被這一聲喊嚇得,差點沒心臟病突發,旁邊的沈莉莉也猛地把身子往張元一身邊一靠,張元一自然而然地用手握住了沈莉莉地小手……

下一刻兩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一直到電影散場

“尼瑪,看恐怖片比炒股刺激多了”,張元一看了一眼身旁還顫抖着地沈莉莉,嘚瑟地說。

忽然,張元一瞬間石化,只感覺胳膊上肉多的地方被輕輕地扭起狠狠地一拉,“啊”……

“鬼啊”前面剛開始退場地同學慌亂地往門口衝去…… 剛回到寢室,沈莉莉就被寢室另外三個姐妹圍住了。

“莉莉,老實交代!”

“對,老實交代”

沈莉莉一臉愕然,“大姐、二姐、三姐,怎麼了啊?交代什麼呀?”

“還裝?”

“老二、老三,看來我們不給這妞一點手段,這小浪蹄子是不說了……”黃瑤朝另外兩個女孩擠眉弄眼說道。

幾個女生一擁而上,開始朝沈莉莉的腰部撓癢癢,這可是沈莉莉的一個死穴,最怕撓癢癢。

“這妞的身材真好,咱姐妹先摸摸,瞧這身材,我都心動了” 黃瑤邊撓邊嘴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 “豐乳肥臀***,你說都是女人,上帝咋這麼不公平啊,都說胸大無腦,你說莉莉這個小蹄子,還這麼聰明!老孃,我要豐胸!”


老二李爽說:“我也要豐!”

老三趙芸芸也說“我也要豐”

沈莉莉咯咯咯笑着說:“你們再豐,就都成氣排球了都!”

黃瑤也笑着說:“我看莉莉這個妖精,以後誰娶了誰倒黴”

沈莉莉不解的問:“咋啦?”

趙芸芸說:“還咋啦,再強壯的男人都沒用,半年後準被被榨成乾柴!”

沈莉莉說:“還說我,你們幾個倆誰也差不了”

哈哈哈

幾個姑娘一陣嬉鬧……

沈莉莉最後招架不住,咯咯咯地笑着說:“姐姐們你們給個提示啊,到底招什麼呀?”

“招就好!”幾個女生停下手。

開始神祕兮兮的問道:“莉莉,你和那個張元一談戀愛啦?”

“啊……沒有”沈莉莉俏臉一紅,連忙否認。

“沒有?我們都看見你倆一起去學校門口的電影院看電影了,還沒有?”幾個姑娘的小爪又開始伸向沈莉莉的腰部。

“看電影?這個呀”沈莉莉一想到看完電影張元一那嘚瑟樣,心裏就有伸出手去掐人的衝動。

“對,莉莉你們看的是什麼片?”

“大姐,他們看什麼不重要,重要是電影院的氛圍”

“……”

沈莉莉一聽“氛圍”兩字就徹底無語了,然後沒好氣的說:

“看的是鬼片”

“啥?”幾個姑娘一下子震驚了,心想那小子挺會選片呀

“……”

“你們倆到底進展到哪一步了啊?”幾個女生又八卦起來

“有沒有那個那個呀”

“你們誰追的誰呀”

“什麼呀?”沈莉莉瞧着幾個姐妹,也是不知道怎麼說了,恨不得鑽個地洞,羞死了,什麼都還沒發生呢,就是牽牽手,還是看鬼片嚇的,貌似還是我主動的,說出去都丟人

“大家別吵了”大姐黃瑤開始發話,“既然那個張元一有拱我們寢室這顆最水靈的白菜的強烈慾望,我們這顆小白菜貌似還挺樂意被拱……”

沈莉莉 “……”

“姐妹幾個,要不要讓那個張元一放放血呀,好歹我們幾個要爲莉莉咱們證券系的系花把把關吧”

“對”

“對”

幾個女孩又嬉鬧起來

這時正在寢室還沉浸在幸福中的張元一“阿嚏”打了一個噴嚏,尼瑪,這是誰又說我了。

第二天一大早張元一就坐上了公交車,按照周老師提供的地址,來到銀海區建設路。

“操,這是打仗了嗎?”看着建設西路一片廢墟,以及街道上的衆多裝着安保服有點像警察的人員,張元一有點茫然,“不對,特麼的,這是拆遷現場……”

前面貌似發生了衝突。

“胖子……”張元一猛地有一種不祥地預感,加緊了腳步跟着羣衆往前擠去。

“尼瑪,真是胖子”等張元一擠到前面,在一排房子前面,十幾個手持鐵棍地安保服人員圍着十幾個羣衆,雙方正對峙着,張元一在羣衆裏面發現了袁胖子的身影,滿臉怒容,手裏還拿着一根木棍。

圍觀的羣衆議論紛紛。

“暴力拆遷?”一個字眼一下子蹦到了張元一的腦海裏。

張元一拿起手機開始錄像。

給他們傳到網上去,看這幫龜孫子還嘚瑟,張元一心裏恨地牙癢癢。

儘管前世沒有經歷過拆遷現場,但看到過很多暴力拆遷的新聞,暴力拆遷製造了很多起駭人聽聞的悲劇!

“媽的,那小子在錄像!”正在指揮保安服人員的一個穿西裝的青年回頭突然發現了張元一,用手往這邊一指,怒衝衝地朝這邊吼道。

幾個安保人員立即朝張元一衝了過來,準備搶奪張元一的手機。

“你們這是暴力強拆,你們知不知道這是犯法!”張元一一邊敏捷地躲閃着,一邊大聲地質問。

前世的張元一從小習武,雖然達不到一流高手的程度,但也算是個高手,像對付這樣的安保人員,一打十來個是沒什麼問題。但特麼的這邊拆遷的安保人員太多,真打起來,胖子肯定被牽扯進來,胖子可不會武術,如果胖子因爲自己的衝動而受傷害可不是自己的初衷。

張元一的腦子在飛速的運轉着。

“對,你們這是犯法!你們要再強拆,我們就報警!”圍觀的羣衆附和道。

“犯法?報警?”穿西裝的青年一聽呵呵笑了。

然後對着圍觀羣衆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們違法?你們阻止我們合法拆遷纔是違法!我們根據相關文件進行拆遷,合理合法!”

“你們要報警是吧,報警啊……我幫你們報!”

說着撥打了一個號碼:“陳局長,我是城建集團的房正啊,是這樣的,我們依法拆遷,今天遇到非法抗拆,您要不要來看下?”

這時雙方對峙稍微緩和了一下,都在等着警察到來。

張元一趁這空隙,轉到袁胖子身邊,袁成剛纔也已經看到了張元一,不禁心中一暖。

“胖子,到底怎回事?”

“這幫人就是黑社會,拆遷款還沒談攏,就強拆,我爸爸還被他們打傷了!”袁成嘶啞着聲音,紅着眼睛說道。

張元一一聽也是義憤填膺,肺都氣炸了。

但是,就憑這十幾個人怎麼能對抗得了城建集團這麼多人呢?

如果硬抗,只會是悲劇,張元一當然不希望這樣的悲劇發生在自己的哥們身上!

現在網絡越來越發達,網絡輿論的壓力越來越大,對,只有靠網絡!

張元一藉着上廁所的機會迅速把相關視頻發往華夏著名論壇天涯海角社區。

讓張元一沒想到的是,因爲視頻的衝擊性,短短十幾分鍾,這個視頻就在網絡上掀起巨大的輿論!一邊倒的譴責城建集團的暴力拆遷,給川海市方面帶來極大的壓力,並驚動了川海市一把手!

二十分鐘左右,警察來了。

老百姓一看警察來了,呼地一下圍了上去,房正也走上前去和爲首的警察打了個招呼:“王隊,你們辛苦了,百姓暴力抗拒拆遷,給你們添麻煩了”

王隊深深地看了一眼房正,看的房正有點發毛,這眼神不大對啊

老百姓聽房正這麼說,紛紛說道:


“警察同志,他們強拆,你們可要給我們做主啊!”


“他們還打人,還把人給打傷了!”

“警察同志,這些都是黑社會,抓了他們……”

爲首的警察王隊聽到這,示意大家安靜,然後朝圍觀地百姓說道:“關於拆遷傷人的事情,我們已經接到報警,今天就是來處理這件事情,請大家相信人民警察爲人民,我們會依法秉公,公正處理!”

“好……”

羣衆見爲首的警察這麼說,叫起好來。

本來城建集團的方正剛纔見帶隊的是王隊,老相熟,心想這下放心了。

沒想到一聽這話音,不對啊,臉不禁黑了下來。

爲首的警察繼續說道:

“不過,建設路的拆建工程,工期緊張,城建集團依法拆建,還請大家支持,干擾人家的正常拆遷,法律也是不允許的!”

聽到這,房正得意地朝圍觀羣衆看了看,特別是朝袁胖子這邊瞅了瞅,眼神中帶着不屑。

胖子袁成聽到這,不由得火氣上冒,不幹了。

衝着警察衝動地說:“你們就是狼狽爲奸!我爸爸都被他們打傷了,他們還依法拆遷?”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