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靠在沙發上,眼前反覆浮現那女子面容,他敢保證之前從未見過,她爲何出現那麼及時,是巧合還是――?陷入沉思,好一會,便是落水前的畫面,一外國洋妞不僅不怕水,還喜歡刺激冒險,非要進入深水警戒區,要知道那片區域屬於禁區,一般遊客禁止駛入,此外,另一件他還沒來得及穿的救生衣去哪了,半路掉水裏了?或者沉入湖底,實在不應該,除非泄氣,有這麼巧合嗎?還有船怎麼突然就翻了!種種跡象表明,要麼偶然,要麼蓄意而爲。

妮莎主動接近他,是不是帶着某種目的,或者――,夏凡陷入深思。

良久, 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隨後出了門。

梵美雅**店,剛送走一波客戶難得清閒一會,門外一輛寶馬車裏下來一名中年男子,輕咳兩聲,邁步進入店裏。

“晴柔,若蘭妹子,我可想死你們了,生意好吧?”中年男子自跨入門口那一刻,疙疙瘩瘩的臉上爬滿了笑容,一雙鬥雞眼先是從兩人胸前掃過,而後咧嘴大笑。

來人對於尹晴柔和許若蘭來說算是老熟人,他叫馬新安,這傢伙沒事老愛往這兒跑,也別說,每次都有藉口,不是給老婆買化妝口就是給朋友捎帶的,總之從不空手,一來二去,混了個臉熟。

“切,馬老闆嘴巴真甜,你可是本店的上帝,這次準備拿幾套?”許若蘭說着,厭惡的挑了一眼。


“呵呵,今天我是來談合作的。”馬新安的目光落在尹晴柔臉上。

“哦,怎麼個合作?”許若蘭直接問道。


“我想馬先生搞錯了,這裏是化妝品銷售店,不是洽談業務的地兒。”尹晴柔本不想理會他,但畢竟算是客戶,哪有將顧客置之門外的道理。

馬新安自是聽出尹晴柔暗意,稍見尷尬,隨之一笑,“兩位容我把話說完,再下逐客令不遲。”

“曼姿,不知聽說沒?”

“眼下全國最熱銷的曼姿?”許若蘭接腔道。

“沒錯!不知晴柔有意加盟沒?”馬新安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期待的盯着尹晴柔。

“據我所知,曼姿集團從不對外招商。”曼姿廣告滿天飛,長期佔據電視報紙,那個愛美女士不關注。

馬新安神祕一笑,“這家店真正主人不是你吧?在這兒一年能掙幾個錢?純屬浪費大好青春,如果你願意,我將曼姿在宛城地區銷售權交給你,年薪一百萬,以後看業績逐步遞增。”

一百萬!尹晴柔是有些心動,甚至幾年都掙不到這個數,但她不是一個見錢眼開見利思遷的人,更何況夏凡對她的信任,決對不能辜負。

“你到底是誰?”尹晴柔秀眸泛着異樣。

“哇塞,年薪一百萬耶!能給我開多少?”許若蘭興奮不已。

生怕拒絕,馬新安加大籌碼,我是曼姿在南河省的銷售總監,說白了,我一次次往這兒跑,主要是考察你的業務能力,還算不錯,好好培養,假以時日,定能獨擋一面,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機會不容錯過,至於若蘭,年薪三十萬!”

“還是守着這店比較心安理得!”尹晴柔直接拒絕。

“若蘭,你呢?”馬新安似乎料想到這種結果,他可不是一個灰心的人,企圖說服許若蘭。

“我――”許若蘭眼珠子骨碌碌亂轉,一時拿不定注意。

“是誰跑到店裏挖牆角?”

一道森冷的喝斥從門外傳來。 “是哪個不長眼的,怎麼說話呢?”聞聲,馬新安怒罵着回頭望去。

許若蘭嘿嘿一笑,“看來有人要倒血黴了!”

不用看,聽聲音就知道是夏凡,尹晴柔慶興自己剛纔說的話,哪怕稍微猶豫,聽到夏凡耳朵裏肯定不高興。

“不愧老狐狸,眼光賊精,這兩位得力干將竟然被你發現了,愛才之心人皆有之,不過,我的能力也差不到哪裏去,要不一併把我聘了得了,不要給多,一年開個七八千――萬吧!”起初夏凡見這廝有說有笑的,以爲客戶,可是聽了一會,才知道一挖牆角專業戶,能不生氣嗎。

見夏凡一身學生模樣,說話又特麼刺耳,馬新安根本沒放在眼裏,“小子嘴巴放乾淨點,不然,會吃虧的。”

夏凡神色一冽,“你可以走了,下次不要讓我看到你!”夏凡畢竟是個學生,心地善良純厚,否則,馬新安不可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裏。

“別給臉不要臉!毛都沒褪光,滾一邊去!”馬新安一向飛揚跋扈慣了,不自覺的去推夏凡,哪成想夏凡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輕輕往後一送,直接甩出門外。

“撲通,哎喲!”傳來馬新安慘叫聲。

馬新安萬萬沒想到夏凡手勁那麼大,感到顏面掃地,以後還怎麼面對尹晴柔和許若蘭兩大美女,顧不得身上疼痛,急於找回面子,掙扎着爬起,一瘸一拐的走到車邊,打開後備箱,拎出一根一米多長的鋼管,凶神惡煞的衝進店。

“下手那麼狠幹嗎?萬一傷到人是要坐牢的!”尹晴柔沒好氣道。

“睛柔姐說的對,人家有權有錢,胳膊擰得過大腿嗎?”許若蘭輕哼道。

“無論是誰!只要敢打你們的注意,我不介意廢掉他!”夏凡面色凝重,霸氣十足。

“啊――小心!”

看到馬新安掄着鋼管朝夏凡後腦勺襲去,尹晴柔驚得張大嘴巴,有心阻攔,可惜櫃檯阻擋着。

“老闆――”

要知道,夏凡已是元階中期,腦後如同長了眼睛,雖然背對着門口,但自馬新安進來已感應到,背後受襲,準備出手狠狠教訓他一番,就在這時,身子突然被推開。

馬新安一擊落空,一轉身再次橫掃夏凡。

“若蘭!算你有良心。”

發現出手的竟是許若蘭,夏凡會心一笑,立即將她拉於身後,並向後一徹步,鋼管掛着風聲從他胸前劃過。

連續兩次攻擊失敗,馬新安微微一怔,可是在他愣神之際,夏凡欺身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不等反應過來,像掄小雞似的快步出了店。

“你――你――放開――我――咳咳”馬新安手舞足蹈,手握着鋼管企圖繼續擊打夏凡,只是夏凡手力一緊,頓時放棄抵抗。

“老闆,威武!”許若蘭饒有興趣的追了出去,尹晴柔也不例外,生怕夏凡惹出人命,緊跟其後。

到了店外,夏凡手一鬆,一腳將馬新安踹倒,上去踩住握鋼管的手,“我幫你改造一下這隻爪子。”說着就要用力。

“饒――饒命――”縱使馬新安平時惡狠,如今見過夏凡手段,真心害怕了,眼下手臂就要廢掉,急忙低三下四救饒。

“老大,對付這種人丟你身份,讓小弟來處理吧。”

光頭帶着幾個小弟走了過來。

聞聲,夏凡擡起腳,“是你!你怎麼在這兒?”

“凡哥好!剛巧,小弟路過。”

“王八蛋,敢在凡哥店裏鬧事,要不跺了扔到南流湖餵魚或者弄死丟入下水道?你小子二者選其一。”隨即,光頭蹲下身子拍着馬新安臉道。

“你――你又是誰?”明目張膽這麼說話的人,馬新安平生第一回見,也是平生第一次流露出恐懼。

“你小子死定了,連我們四海幫光頭大哥都不認識。”幾個混混圍上去一陣拳打腳踢,不屑片刻,馬新安已是遍體鱗傷,出氣多進氣少。

“大哥,大爺,我錯了!”馬新安有氣無力道,本身想着報復來着,當聽到四海幫後,那一絲復仇念想蕩然消失。

“你他瑪的長點眼,他纔是我老大,以後再來,小心我滅了你!給凡哥道歉!”光頭又狠狠踢了一腳。

就算馬新安是傻子也看得出,夏凡才是正主,翻身跪地連忙磕頭。

“滾吧!”夏凡懶得跟這種人計較。

馬新安如蒙大赦,踉踉蹌蹌起身朝車邊走去。

“你小子記仔細了,若不是我及時出現,恐怕你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光頭陰森森道。

正開車門的馬新安渾身一顫,腦門滲出一層冷汗,麻利的啓動車子,風一般狂嘯而去。

“光頭,我有你說的那麼狠嗎?”夏凡不鹹不淡的道。

“凡哥,對――對不起,看我這張破嘴。”光頭正要邀功請賞,聽到夏凡的話,冷不丁打了個哆嗦,立即抽自己耳光。

“這次算了,記住,以後不許叫我凡哥!”

見夏凡臉色有所好轉,光頭連連應道:“是是是,小弟――光頭銘記於心!”接着帶人走了。

尹晴柔美眸流露出複雜之色,因爲夏凡處理事務越來越來果斷,粗暴,當意識到一切都是爲了她和許若蘭時,心裏莫名涌出一抹感動,尤其見夏凡將受到傷害時,小心臟會非常緊張。

“哇塞,老闆你太牛叉了!小女子崇拜至極。”許若蘭跑過去摟住夏凡胳膊,只差在他臉上親一口。

回到店裏,許若蘭一反常態,殷勤的給夏凡倒水,搬椅子。

“老闆,你越來越厲害!不費吹灰之力,輕鬆搞定姓馬的傢伙,每次瞧他看晴柔姐的眼神,就知道不是什麼好鳥,我早就想轟走他,但礙於生意,才忍到現在,害得你親自出手。”

“以後,凡是遇到心懷不軌的客戶,尤其男人,無條件趕走!”夏凡長吁一口氣。

“我和若蘭都記下了。”尹晴柔破天荒點頭。

在這時,有顧客上門,許若蘭急忙迎了上去。

夏凡感到無聊,坐在電腦前發愣了一會,突然,彈出的一個小窗口引起他的注意。 第七十四章 申請入盟

夏凡好奇的打開鏈接,最醒目的一行標題是世界醫者聯盟招募成員,宗旨是共同探討與交流,相互學習;下面是入盟資格:一、取得醫學大學本科畢業或者學士以上學位,在權威醫院從事臨牀經驗不低於二十年,發表學術論文書刊不低於五百篇,在某領域比較專長、突出,尤其獲得過國家發明獎,自然科學獎,國家科技進步獎等重大貢獻者;二、醫術奇才,不受年齡限制,不論學歷高低,只要通過嚴格考覈,可以破格錄取!三、不限國籍,符合條件而且有意者請將個人信息發送至,下面是一組郵箱地址。

看完這些,夏凡覺得可笑,什麼狗屁醫者聯盟,發工資嗎?說不定忽悠人的,這些該死的騙子竟然打起醫生注意來,沒有哪個部門監管嗎?出於對騙子的一種憎惡,胡亂編了個醫學天才的名字,留下聯繫方式按照地址發了過去。

瞄了眼時間,才十一點,離飯點還有一會,夏凡登陸自己的QQ準備玩幾把鬥地主,誰知剛上線,竟收到一個陌生信息,“貴組已經收到你的入盟申請,兩個工作日內會安排筆試,請隨時關注!”

騙子的辦事效率果真高,夏凡竟有心揪出這個團伙,冷冷一笑,開始遊戲之旅。

“啥破電腦!趕緊換臺新的!”夏凡猛然拍了下鍵盤憤然道。

“怎麼了,挺好使呀!”不明緣由的尹晴柔見夏凡滿臉不悅,走過來問道。

“玩得正盡興偏偏死機,豆豆扣光了!”

尹晴柔無語,屁大點事至於發火嗎,安慰道:“想玩的話,讓若蘭給你充一些不就行了。”

“花錢玩遊戲多沒意思!”夏凡從不給遊戲商贊助一分錢。

“老闆,看把你氣的,不就豆豆沒了!要不要小女子幫你?”許若蘭笑嘻嘻來到夏凡身後。

“花錢充值免談!”夏凡直接說道。

“切,俗氣!想我暗夜幽靈的稱號白叫了,別說花錢,給我送錢都不會要!閃開,今天讓你見識一下!”

許若蘭手指靈動,伴隨一個個頁面被打開,不足兩分鐘,夏凡賬戶上赫然多了五千多萬歡樂豆。

看得夏凡兩眼放光,喉頭蠕動幾下,“丫頭,這種偷盜本領跟誰學的?改天教我。”

“老闆說話咋那麼難聽!想學?沒門!省得偷人家銀行!”許若蘭起身,衝他翻了個白眼。

“呵呵,口誤,有你在以後再不用怕那些人合夥騙我豆。”

“敢情老闆被騙了?”許若蘭翹起小嘴。

“已經習慣了自然!”覺得說漏了,馬上轉移話題,“中午去哪吃?”

“老闆要請客嗎?我覺得天下第一樓菜味不錯!只可惜消費太高!”許若蘭自言自語。


“那好,就去第一樓。”剛纔許若蘭的表現令他很滿意,即使不是她,也能輕鬆躲過馬新安那一擊,爲鼓勵其英勇行爲,決定犒勞她。

“好呀,老闆今天你真帥!更有男人味!”許若蘭眉飛色舞的恭維道。

“是嗎!我也這麼認爲!”夏凡也覺得自個長得帥,沒必要謙虛,否則,假正經。

“好了,還是叫外賣比較合適,大中午總不能關門不做生意,晚上去不遲。”尹晴柔說道。

“晴柔姐,天天跟着你吃外賣,快要吃出胃潰瘍啦。”許若蘭努了努嘴,顯然有點不甘心。

“怎麼?你們每天叫外賣?”夏凡驚詫的問。

“難不成頓頓滿漢全席!明知故問!”許若蘭鄙視夏凡一眼。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