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玄清道氣卻是全本,不過沒有總綱的玄清道氣會大大打折扣。而這總綱卻是口述傳承的。”老天師微微一笑,不過很快老天師的神情卻是凝重起來。

“怎麼了,師兄。”拋去了仇恨,虛妄又回到了少年時代一般。

“這次禪讓大典,我本來是想引你前來,化解你我的恩怨來着。可是……風邪劍的解封,似乎有什麼人在暗中操控一般。”老天師鄭重說道。

“風邪劍,怎麼可能,要知道當年師傅去逝,懂得解開風邪劍的人應該只有我們師兄妹四人才對吧。不是,師兄你,難道是二師兄,也不對, 從墳墓中爬出的大帝 ,那除非……風邪當年所歸屬的那方勢力。”虛妄好似想到了什麼,“我居然也成了他們的棋子!一切都太過巧合了!”

“不好,老二他們有危險!”老天師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麼,神情一變。

“什麼?”虛妄不解看着老天師。

“既然所謀之事不是你我,風邪那方勢力的目標應該便是它了。”老天師神色凝重道。

“它?你是說那個地方?”虛妄也是心中微驚道。


“不錯!”老天師擡起頭,看到空中雷鳴交夾似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一般。

……

此刻,衆位修士己經和邪神府的人戰在了一起,從遠方看去打鬥之聲此起彼伏,靜動之間無數光芒亮起。


竟是衆人與邪神府的的人短兵相接,聲勢駭人,刀槍劍飛來飛去,殺殺停停。

最激烈的便是七星子對邪名君了,因爲七星子的緣故致使陣法的六芒不能夠齊全,那邪名君對七星子的殺心如何能小,此刻那王氏三兄弟己經和白衣中年人殺得難解難風,而大長老此刻卻以一敵二,擋住了兩個邪神府的修士。

張三風等人也是再不顯露真實實力的情況下斬殺了一人。

至於其他的人,諸如天妖谷的天妖子,包括了不少的散修,也都爭鬥得利害。

因爲邪名君一時顧不上掌控那荒獸,衆人卻是壓力減小了不少。

這也怪不得邪名君,過去他駕馭奇獸,這次好不容易得上面賞賜,得了一隻荒獸,可想而知,無法完全掌控。

過往他都是利用神通,除去奇獸神智,這次任務急卻是還未進行。

衆人都是繞過荒獸不走招惹它。

幾個圍攻大長老之人,發現邪名君己被數人所圍攻,瞬間放棄對大長老的追擊,反而向邪名君支援而去。

大長老此刻也無心戀戰,任由他們而去,倒是呂不凡,此刻面色低沉,略微修養片刻再次撲殺而去。

此刻邪神府之人己經隱隱落入下風,邪名君卻是面色一變,再這樣下去,此行目的必會失敗而告終,這可不是他可以承擔的。

邪名君咬了咬呀,臉色變了變,哼了一聲,心中發狠,忽地將一隻四足方鼎祭煉而出。

只見那四足方鼎迎風而長,瞬息之間懸於半空之中,一時之間青光四射而出。

隨即衆人皆向天空望去,但那隻四足古鼎你君臨城下一般,快速轉動。

七星子眉頭忽然一皺,沉聲道∶“邪神鼎!”

就連站在一旁的呂不凡也是大吃了一驚,連忙向天空中望去,果然是崑崙小世界有名的邪器。

因爲天賦驚人,他二人都是崑崙小世界中被重點培養之人,見識眼光自然是遠非一般修士可以相比。

那隻古鼎遠遠望去,四足而立,古樸非常,一看就知年代相當久遠,鼎耳雙環上刻有萬魔亂舞的浮雕,像極了邪神府傳說中的仙器“邪神鼎”。

“邪神鼎”傳說邪神府的創始者的隨身邪仙器,被祭爲可困仙凡,可煉萬物。傳說邪仙曾用此器困殺過金仙強者,一旦被困再借助天地肅殺之氣,任你有再高道行,也要被困其中,不得而出,最終被劫殺。

這事就大了,是什麼事,竟然需要帶邪神鼎前來,要知道這邪神鼎一直都是邪神府的象徵。

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暫時停手,注意力都被這邪神鼎吸引了過來。

形勢嚴峻無比,大戰似乎是一觸即發,而關鍵處,似乎是盡在邪神鼎之上。

不過此時,卻是有幾個不長眼的邪神府弟子,居然將殺機對準了妍妍這個小傢伙,張三風這是一個惱怒,這麼可愛的小姑娘你都不得去手,找死,眼看邪神府的人堪堪殺到,手中斬邪揮出,與此同時用力一躍,飛近妍妍身旁,人在半空中時斬邪劍已然白光大盛。

那邪神府的人,紛紛怪叫着,似乎並沒有將張三風看在眼中,不過還是在剎那間,數道法寶打了過來。

“浩然正氣”瞬間暴發開來,張三風手中斬邪一個劍轉,便把這些人的法寶給擋了下來。

電光火石之間,張三風斜劍一指,劍出如龍,瞬間擊殺數人,一聲歡呼傳來,衆修士沒有想到在自己身邊,還藏龍臥虎一般藏着一個大大的高手。

就在這個時候,邪神鼎劇烈晃動,整個虛空之中青芒亂閃。

“神覺悟空!”張三風面前,赫然被轟擊出一個空洞。

荒獸狽一聲長嘯,聲動四野,向着這裏衝了過來,衆人原本以爲荒獸狽會給張三風帶來狠命一擊,可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荒獸狽竟然一下子跪在張三風的面前,好似有些討好的意味。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張三風忍不住咒罵一句,自己原本想要低調一些的好嗎?雖然這般, 警隊男兒 ,神念一動,荒獸狽便被收入龍珠之內。

“混蛋,你做了什麼?”邪名君卻是怎麼也淡定不下來了。 既然已經無法低調,只能選擇高調了,不然不上不下那種是會被當成軟柿子捏的。


“小輩,受死!”邪名君一指邪神鼎,只見那邪神鼎直接向張三風砸了過去,張三風眼疾腿快,“逍遙遊”直接展開,瞬間躲開邪神鼎的一擊,而被這巨力一撞的地,卻是瞬間龜裂開來,原本張三風停留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個數米多高的大洞,像是塔羅牌一般頓時擴散開去,一下子大了數倍。

張三風面帶冷笑,剛要再次出招,突然間只聽得妍妍在背後失聲叫道∶“爸爸,小心!”

張三風心神一動,嚇了一跳,猛然擡頭,赫然看見不遠處一個隱藏己久的殺手已然衝到面前,匕首刺出。

張三風吃了一驚,卻是沒有料到邪神府中還有這種人才,斬邪劍拉回,往前一個隔擋,轟隆一聲巨響,張三風卻是直接後退了數步。

“艹!”

此刻張三風圓睜着一雙眼睛,兇光四射,就差那一點點,若不是妍妍提醒,恐怕自己真就凶多吉少了。

張三風一聲怒吼,手中斬邪擺動,向着那個刺客斬了過去。

那刺客大驚失色,他怎麼也沒有料到張三風會出手如此及時,他那一聲輕吼還夾雜着龍威,那刺客一時被奪了心神,竟是一動不動。

遠處,白衣中年震開了“三位一體”,無意中向張三風處望了一眼,正好看見那斬邪一擊,忽然間身子一震,不由自主道∶“斬邪劍?!”

“斬邪劍?!”呂不凡亦是將目光投向張三風,準確的說是張三風手中的斬邪劍。

“奶奶腿的,不會這斬邪劍這麼吸引仇恨吧。”張三風看不少人都注視着自己手中的斬邪劍心中嘀咕,這玩意比起一般道器似乎也並沒有強到哪裏,若不是自己用的順手再加上沒有合適的武器才被張三風一直使用。

你說秋水劍,不到萬不得已,張三風真不想用,在他看來這劍太過婉約像個女人的劍。

邪名君可是不想多給張三風防範的機會,遙遙一指邪神鼎,只見那鼎再次飄飛而起。

張三風在瞬間心中一緊,他從這一擊之中,似乎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種氣息很玄妙,說不清道不明。

就在這時,忽然身後傳來了一聲尖叫。

“爸爸,救我!”

憑藉張三風的目光,能隱隱看見一個黑衣人,面戴着一副血色的面具,他如同獵豹一般,一手抓向不遠處的妍妍。

隨即就傳來了李幽函的一聲尖叫!

張三風霍然變色,一個回身將妍妍抱在懷中,轉頭看着面前這個男人,沉聲道:“好狠,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只見那人卻是冷冷一笑,他的動作緩慢,但是目光卻緊緊盯在了張三風身上,張三風就感覺到對方的目光盯在臉上,卻好像毒蛇一樣的逼人!

張三風身後的幾人,己經紛紛圍了過來,衆人神情氣憤。

“居然敢欺負我乾女兒!”只見白素貞一身白衣隨風而動。

手中仙劍卻是不停,一劍而去,只見那人卻是極快,一個移位,只剩虛影。

“天妖屠神一一一劍輪迴!”

只見白素貞仙劍似乎長眼一般,遊走而去。

“仙劍!”

那人卻是發出了一陣驚呼尖叫,只到這話不少人驚訝無比,指指點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就在這時,只見幾個黑色的人影從人羣中衝了出來,以一種極爲厲害的陣勢,合力圍攻而來。只見那幾呈現出一個山字形狀,對着白素貞衝了過來。

白素貞眼中爆出一絲寒光,只見的手上劍訣變幻,仙劍飛舞。


張三風隱隱有種不詳的感覺,他雖然不知道白素貞的真實修爲,不過在世俗界任她再強大也超不過金丹圓滿。

“該死,還想以多欺少!”張三風怒氣沖天,忽然祭出了秋水劍。

“天妖屠神劍一一九轉殺心!”

就在這時,只聽見砰的一聲,一道藍色的劍光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那撲向白素貞的幾個人影中立刻有三人痛苦的哼了一聲,其中的兩個人被張三風一劍斬中,身體都結了藍晶。其餘幾人卻是閃身躲開了,彷彿很顧忌張三風的這一招劍技。

噹噹!

一連兩聲金屬撞擊的聲音。

邪名君冷聲一笑,也是加入戰場:“斬邪劍,就讓我看看這柄曾經幾千年前斬殺過我邪神府數位邪君的神劍如何!”

邪名君長笑一聲,他之所以如此放肆,是因爲他己經知道從那人之後儒道不再,斬邪劍,儒家至寶,沒有了書生的浩然正氣卻是差了很多。

“邪神壓頂!”邪神鼎再次壓下。

張三風也不硬抗,退後閃開了,用張三風的話講傻子才硬拼呢,咱是靠智商的。

邪名君一張消瘦的臉龐有些蒼白,邪神鼎不同於平常仙器,本身具有邪性,邪名君每一次使用,都要很小心。

邪名君知道自己並不能再使用幾擊,一揮手將一根細細長長的精緻的只有半米左右的小槍祭煉而出。

“怎麼着沒能力操控邪神鼎了?”張三風聲音帶着一絲寒氣。

邪名君幾人盯着張三風和白素貞,九八個人把他們兩圍在了中間,張三風卻面色平靜,臉上依然帶着一絲冷冷的笑容,只是看得邪名君的目光卻越來越冷了。

“邪名君,是吧!本來我還不想暴露太多,你們爲何要這麼喜歡招惹我?”張三風一雙修長的手輕輕交叉再一起冷聲問道。

邪名君輕輕吐了口氣,他突然叫道:“斬邪劍的擁有者,擁有斬邪劍便是你的罪過!一起殺掉他!”

他一聲令下,幾個邪神府修士同時衝了上去。

隱隱只聽見白衣中年男子一聲輕輕的嘆息……

他的一隻手一揚,輕輕摘下了腰間的那把似乎是飾品一般的小劍,小劍到了他的手心裏,迅速化成一道自色的光芒! 絕世神偷:廢材千金太兇猛

“純陽一氣劍無形!”

白衣中年一聲長吟中,就聽見圍在他身邊的王氏三兄弟同時慘叫了一聲。

三人紛紛退開,哧哧兩聲,只見兩人胸前多了一道深刻的傷口。 “純陽無極劍!怎麼可能,你究竟是誰?”呂不凡聲音帶着無盡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純陽無極劍,據說當年是呂祖的佩劍,飛昇之時,留給了自己的大徒弟正陽祖師,一直以來純陽無極劍都是純陽宮的象徵,呂不凡怎麼也沒有料想到會在這世俗界見到這把寶劍。

“純陽宮的小輩,你還不肯退開麼?”白衣中年輕輕一抖手裏的純陽無極劍,冷冷道:“你認爲憑你能阻攔得了我麼?”

只不凡那張消瘦卻是英俊的臉龐不住顫抖,一雙眼睛裏似乎有些畏懼也有一些的憤怒,但是他終於狠狠咬了咬牙,隨即擰身挺劍衝了上去,因爲他一定要搞清楚這中年男人的身份。

只見呂不凡身子高高跳躍了起來,手中飛劍順勢而動,只見他身子彷彿一隻靈巧的兔子一樣,輕盈的身子在地上靈巧的跳動着。

等他腳步他剛剛站穩了,就聽見一個生硬的聲音冷冷道:“別亂來了,我的忍性也是有限的。”

隨即呂不凡心中忽然生出幾分警惕,他幾乎是下意識的身子立刻後退了一步,就在他剛纔站立的原地,一道白光將地面切開了一塊!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