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等會你就會求著我了!」納甲土屍壞笑道,他扛起陳柳燕朝著樹林裡面走去。

「混蛋江帆,你們放開我們!你敢打我們歪主意,你們會後悔的!」柳蘭芳威脅道。

江帆把柳蘭芳放在地上,望著柳蘭芳,搖頭道:「我靠,就你這樣潑婦,我還會打你主意!要不是你師傅託付我收了你,我才懶得理你呢!」


「你放屁,我師傅怎麼可能把我託付給你這種壞人!你把我師傅怎麼了?」柳蘭芳怒吼道,她臉通紅,脖子的筋都鼓了起來,樣子很難看。

江帆望著柳蘭芳醜陋樣子,不禁搖頭道:「我靠,看著你這樣子就沒有胃口,你長成這樣,你師父還讓我收你,你師傅在難為我啊!」

「你放屁!老娘的身材是最好的!你身邊女人身材有我的好嗎!」柳蘭芳大罵道。

「哈哈,就你這樣的身材還算好了!你這裡雖然鼓起很高,裡面是不是塞了棉花啊!」江帆伸手就去捏柳蘭芳的大饅頭。

「拿開你的臭手!今天你敢動我一下,我就死給你看!」柳蘭芳瞪大眼睛望著江帆,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江帆不禁笑了,「呵呵,柳蘭芳,其實我對你一點都不感興趣,今天是你勾引我的哦!」江帆的手沒有停下,在柳蘭芳饅頭上掐著。

「你放屁,我怎麼勾引你了!你這臭無賴、臭流氓,拿開你的臭手!」柳蘭芳怒罵道,她眼睛瞪得圓圓的,眼珠都要掉出來了。

看到柳蘭芳憤怒的樣子江帆笑道:「呵呵,你就不要裝什麼純潔了,你剛才跳那種邪魅舞,就是在勾引我,你還裝什麼正經人!」江帆的手更加放肆了。

「我以前是邪符師不錯,可是我沒有去勾引男人,我是第一次用邪魅舞還對付你這個色狼的!」柳蘭芳憤懣道。

「哈哈,你還裝純潔,你枕頭下的麻瓜是怎麼回事?其實你就是個騷娘們!」江帆不屑笑道。

「你放屁,誰說我枕頭下有麻瓜了!是你自己瞎猜的!」柳蘭芳罵道,她感覺渾身如同觸電一般,江帆的手太可惡了。

「哦,你枕頭下沒有麻瓜?那你為何說有麻瓜呢?你可別說你還是第一次哦,打死我都不會相信的!」江帆露出不屑之色,他一直認為柳蘭芳是個風騷的女人。

柳蘭芳臉羞紅,「是,我是風騷的女人,我玩弄過的男人都有好幾百了!你對我還感興趣么?」柳蘭芳冷笑道。

江帆吃了一驚,「哇塞,你玩弄男人都好幾百了!我靠!」江帆頓時對柳蘭芳沒胃口了,他可不想成為那好幾百人裡面的其中一個。

江帆停下了手站了起來,望著地上的柳蘭芳,「我靠,這種女人我可不能收了,那該怎麼辦呢?」江帆沉思起來。

看到江帆停下手,柳蘭芳又來勁了,「江帆,你怎麼不動我啊,你來啊!有種你就碰我!你他媽就是第二百五十個!」柳蘭芳罵道。

「我靠,你這女人就是潑婦之中的極品!你他媽再吵,老子讓傻蛋上了你!」江帆氣呼呼罵道。

提起傻蛋,柳蘭芳立刻想到了陳柳燕,「混蛋,你那個該死的僕人把陳柳燕帶到哪裡去了?」柳蘭芳怒吼道。

江帆剛才說話,突然樹林里傳來了嬌喘聲:「哦,求求你,你就要了我吧,我真的好難受!」

那聲音正是陳柳燕的聲音,江帆笑了,「呵呵,柳蘭芳,你聽到了吧,這可是你的徒弟求著我僕人上她的!」江帆笑道。

「你放屁,這不可能!肯定是你在陳柳燕身上做了是什麼手腳!你這個卑鄙傢伙!」柳蘭芳怒罵道,她眼中冒火,恨不得咬江帆幾口。


黑暗總裁投降吧 嘿嘿,我可沒有做手腳,是你徒弟好色!她勾引我的僕人!」江帆壞笑道。

片刻之後,只見樹林傳來了陳柳燕歡快的聲音,那聲音簡直不敢入耳,「哦,好哥哥,你真棒,我快要飛起來了!不要停下,讓我飛起來!」聽得江帆都有點臉紅了。

「呃,沒想到這陳柳燕這麼騷呢!估計憋了好幾年了吧!」江帆搖頭道。

「你放屁,肯定是你做了什麼手腳,陳柳燕不是這種人!」柳蘭芳瞪著江帆罵道,她臉羞紅。

「嘿嘿,這是陳柳燕的本能!她在家裡是個潑婦,和老公不和,肯定很久沒有親熱了,這次她是徹底放開了,所以才這麼豪邁!如果換成你的話,你還不知道亂叫什麼肉麻的話呢!」江帆壞笑道。

「你放屁,我才不會這樣叫呢!」柳蘭芳罵道。

「是嗎,要不我試試看?」江帆望著柳蘭芳壞笑道。

柳蘭芳頓時嚇得驚慌起來,「你,你想做什麼?你不要亂來啊!」柳蘭芳驚慌道。

「哈哈,你放心吧,就算你求我,我也不會上你的!我身邊女人隨便哪一個都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的多的是呢!」江帆不屑笑道。

柳蘭芳感覺江帆這句話是對她的侮辱,「哼,你就吹牛吧!你們男人最喜歡吹牛的!我看到你身邊那幾個女人,長得雖然比我好點,但是身材我可不敢恭維了!」柳蘭芳不屑道。

江帆望著柳蘭芳,「呵呵,看來你這女人對自己身材還是頗為自豪的,可惜你身材雖好又有什麼用呢!一個女人的好身材不僅是讓男人來欣賞的,而且是讓男人體驗的!你的身材就是浪費!」江帆望著柳蘭芳嘲笑道。

「哼,就算浪費也不能便宜你們這些壞男人!」柳蘭芳冷哼道。

江帆望著柳蘭芳搖頭苦笑道:「其實你這女人就是一種悲哀,大自然是陰陽調和,女人就需要男人來調和,這就是一陰一陽為之道!哎,和你這潑婦說這些等於對牛彈琴!」

江帆搖著頭轉身朝著樹林外面走去,背後傳來柳蘭芳的聲音:「混蛋江帆,你放開我,你不能這樣把我扔在樹林里!」

「等會有人來救你的!」江帆冷冷道。


江帆來的村口,他看到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已經在村口等候了,「江帆,你收服了柳蘭芳了吧?」駱靈珊望著江帆微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搖頭道:「呃,我對那潑婦沒有興趣!」

駱靈珊咯咯笑了,「江帆,柳蘭芳就這麼討嫌嘛,雖然她長相一般,但是她的身材可比我們幾個強呢!」駱靈珊笑道。

「我對她沒興趣,她都和幾百個男人好了,身材再好,我也沒胃口!」江帆搖頭笑道。

「什麼,柳蘭芳和幾百個男人好了?這也太駭人聽聞了吧!」木香姑娘皺眉道。

駱靈珊笑了,「江帆,你怎麼知道柳蘭芳和幾百男人好了?」駱靈珊笑道。

「這可是她親口說的,再說他那種身材就像發泡了的老面饅頭一樣,估計都是黑木耳之類的!」江帆搖頭道。

「江帆,你這次可看走眼了呢!」駱靈珊望著江帆神秘笑道。

「我看走眼了?」江帆驚訝地望著駱靈珊。

駱靈珊走到客房身邊對著江帆耳邊輕聲嘀咕著,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不是吧,她還是雛鳥?」江帆不可置通道。

「你們兩人嘀咕什麼呀,神神秘秘的!」木香姑娘滿臉不悅道。

駱靈珊又到了木香姑娘身邊,對著木香姑娘耳邊輕聲嘀咕著木香姑娘瞪大眼睛,「哦,不可能吧,柳蘭芳那種女人竟然沒有和男人在一起過!」木香姑娘驚呼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步菲雪告訴我的,也是她讓江帆收柳蘭芳的原因。表面上看柳蘭芳像一個潑婦,但是要收服了她之後,她肯定會變成溫柔的女人的。」駱靈珊笑道。

江帆搖頭道:「這不可能!潑婦就是潑婦,怎麼也不可能變成溫柔的綿羊!算了,我還是不以身試險了!我們趕緊會辰州城吧!」

「哦,傻蛋還沒來呢!」小風望著樹林皺眉道。

「呵呵,他馬上就要來了!」江帆微笑道。

「傻蛋是不是把那個陳柳燕收服了?」駱靈珊微笑道。

「呵呵,憑著傻蛋的大棒子和他的黑色墓碑,他應該可以收服陳柳燕的。」江帆笑道。

幾分鐘后,只見納甲土屍提著褲子走出了樹林,他滿臉笑容,「哇塞,陳柳燕真夠瘋狂的!就像母老虎下山一樣,這隻有我傻蛋才能受得了她的瘋狂呢!」納甲土屍得意笑道。

他的身後跟著陳柳燕,她滿臉桃花,眼角含春,低著頭跟著納甲土屍背後,「混蛋,你,你這這麼走啊?」陳柳燕望著納甲土屍背影道。

納甲土屍回過頭,望著陳柳燕,「嘿嘿,如果你想做我女人,就跟著我走,不想就算了!」納甲土屍微笑道。

陳柳燕猶豫了,「我,你主人把我師傅怎麼樣了?」陳柳燕皺眉道,她不想就這樣跟著納甲土屍走,畢竟和柳蘭芳等人生活了好幾年呢。

「嘿嘿,你師傅肯定被我主人征服了,她估計爽昏過去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陳柳燕瞪納甲土屍一眼,「你胡說什麼呀!我怎麼沒有聽到她聲音呢?」陳柳燕望著四周。

「陳柳燕!你沒事吧?」樹林里傳來柳蘭芳聲音。

「師傅,您沒事吧?」陳柳燕急忙朝著樹林奔跑過去,她跑了幾步,就踉蹌起來,身子一歪就要摔倒。

納甲土屍急忙扶住了陳柳燕,「呃,你別太激動了,身子還沒恢復呢!」納甲土屍搖頭道。

陳柳燕瞪了納甲土屍一眼,「都是你害得!」陳柳燕嬌羞道。

「嘿嘿,那可不能怪我啊,你不知道你當時有多麼瘋狂呢!又喊又叫的,就差點沒有咬人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納甲土屍扶著陳柳燕走了大約三十多米,就看到柳蘭芳躺在地上,「嘿嘿,你師父肯定被我主人搞暈了,剛剛醒過來!」納甲土屍笑道。

「去你的,你胡說什麼呀!」陳柳燕瞪著納甲土屍不悅道,她想起剛才和納甲土屍瘋狂的時候,臉就發燒。

柳蘭芳看到納甲土屍扶著陳柳燕,而且陳柳燕一臉桃紅,感覺他們關心非同一般,「柳燕,你沒事吧?」柳蘭芳驚訝道。

陳柳燕微笑搖頭道:「師傅,我沒事,您沒事吧?」

柳蘭芳無法動彈,「我沒事,只是不知道江帆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手腳,我無法動彈,你過來扶我起來吧。」柳蘭芳對著陳柳燕道。

「傻蛋,你去把我師傅扶起來!」陳柳燕對著納甲土屍道。

「好的。」納甲土屍就要過去扶起柳蘭芳。

「我不要這壞僕人扶!柳燕,你和他是怎麼回事?」柳蘭芳望著陳柳燕和納甲土屍驚訝道。

「我,我…」陳柳燕不知道如何對柳蘭芳解釋了。

「嘿嘿,陳柳燕現在是我的女人了!主母!」納甲土屍對著柳蘭芳笑道。

柳蘭芳露出驚訝之色,「柳燕,你真的打算跟著這個壞僕人?是不是他要挾你了?」柳蘭芳詫異道。

「師傅,我,我…」陳柳燕根本不知道怎麼說。

「嘿嘿,主母,陳柳燕喜歡我,我也喜歡她,她就跟著我了,就像您跟著我主人一樣。」納甲土屍解釋道。

「放屁,我才不是你的主母呢!你使用什麼手段迷惑了陳柳燕,你這人太卑鄙了!」柳蘭芳憤怒地望著納甲土屍道。

突然背後傳來聲音,「哈哈,傻蛋可沒有使用什麼手段迷惑陳柳燕,他們是男歡女愛,你這種潑婦是不會懂的!」江帆、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出現在柳蘭芳面前。

「哼,江帆,你到底是用了什麼邪符咒迷惑了我的弟子?」柳蘭芳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走到柳蘭芳身邊,蹲下望著她笑道:「我可不會什麼邪符咒,陳柳燕之所以願意跟著傻蛋,是因為她品嘗到了久違的愛,而你卻沒有愛,你當然無法明白!」

「哼,你這種壞男人還有臉說愛!真是讓人可笑!」柳蘭芳望著江帆譏笑道。

、「哎,看來你對我誤會很深呢,我們之間暫時無法和解了,就看在步菲雪份上我再饒你一次!如果你再敢絞纏我,那我對你不客氣了!」江帆伸手點了柳蘭芳肩膀一下。


柳蘭芳感覺身子震了一下,她感覺可以活動了,隨即翻身爬起來,急忙穿上衣服,「江帆,別以為你放了我,我會饒恕你的,我還會找你的,你等著瞧吧!」

柳蘭芳轉身就走,她對著陳柳燕揮手道:「陳柳燕,你還愣著做什麼,跟我走啊!」

陳柳燕露出遲疑之色,「師傅,我,我…」她想說不跟著柳蘭芳走,但是又不好開口。

柳蘭芳露出詫異之色,「陳柳燕,你頭昏了吧,你想跟著那個壞僕人走?」柳蘭芳吃驚道。

「嘿嘿,這已經很明顯了,還用問嘛!」江帆搖頭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柳蘭芳十分生氣,「江帆,肯定是你使用了什麼邪符咒,你膽敢傷害我的弟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柳蘭芳說完轉身就朝著樹林外面走去。

望著柳蘭芳背影,陳柳燕輕聲道:「師傅,對不起,您要保重啊!」它覺得對比起柳蘭芳,畢竟和她一起好幾年,柳蘭芳對她不錯。

江帆望著柳蘭芳背影,「呵呵,柳蘭芳,你回去之後還是好好地反思一下吧,你是做一個溫柔的女人還是做一輩子潑婦!」江帆笑道。

柳蘭芳扭頭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哼,我做溫柔的女人還是潑婦,不管你的事!」柳蘭芳冷笑道。

柳蘭芳出了樹林,看到自己弟子全部都獃滯在那裡,「江帆,你對我弟子做了什麼手腳?你馬上釋放她們!」柳蘭芳扭頭望著江帆憤怒道。


「呵呵,我沒做什麼手腳,只是把她們全部空間禁錮了!」江帆笑著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所有弟子都恢復正常了。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