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吧,這個大盤股呢最近肯定有機會,如果要拉指數,必須靠大盤,現在倒的確是個機會!”

“老大,你是贊同我的觀點咯!哈哈……”

黑天佑又興奮起來:

“我認爲真正的大盤股時代就要來臨,股市最大的投資機遇無疑就在超級大盤股,眼下大象們的舞蹈節目剛剛進行彩排,正式演出即將到來,而眼下正是 ‘臥底’的好機會!今天有人問我上週五大盤股已經漲了很多了,還能買嗎?我直接說,君不見還有些大象“躺在地上”……”

“你把頭伸過來”看着吐沫橫飛的黑天佑,張元一一臉黑線地說道,他的茶杯裏茶水錶明還漂着“吐沫星子”

“幹嘛?”黑天佑正說的興起。

“我摸摸你有沒有發燒!”

“額……”黑天佑伸出右手往自己頭上一摸,然後奇怪地看這張元一說道:“沒有啊!”

“我艹……我是說,你分析問題要冷靜一點,別特麼的這麼誇張!”

“大盤股最近是有機會,但遠沒有到你說的所謂‘大盤股’的時代!”

“如果形成普漲格局的話,小盤股更好拉些,也更容易被拉起來!”

“這倒也是”黑天佑頓了頓,點點頭,但眼睛裏還在冒着光。

“老大,最近大盤你怎麼看?”黑天佑喝了一口茶又問道。

張元一看了看眼前的茶杯,想起剛纔的吐沫星子,他已經沒有了喝茶的慾望。

“大盤啊,自打7月5日創下1757.47點新高以來,這個高點至今尚未被刷新,儘管在8月7日回調到1541.41點以後股指一直緩步上行,但是直到今天,仍沒有突破1757點的壓制,相反多方卻表現得十分猶豫……”


“那你怎麼看這個階段性高點呢?”黑天佑最近覆盤時候也注意到了張元一提到的節點。

“我想這個1757點之所以自視位高,是因爲它與前年4月7日創下的1783.01點僅一步之遙,那個1783點已被證明是2001年9月末以來的最高點,是“六年之頂”!如果攻破了1757點,1783點便唾手可得,越過了1783點就可認定是創下了“六年來新高”!”

“在一個新的高度面前,在一個具有一定歷史意義的新記錄面前,空方總要進行抵抗,而多頭也得組織進攻的精銳力量,多空雙方必然要在1750點上下進行一番較爲激烈的撕殺!”

“儘管“大象”們跳舞也還沒有把1757點踩在腳下,但我認爲,多方之所以不急於拿下1757點,是意在有效攻克“六年之頂”1783點,只有有效佔領1783點,才能宣告2006年開始的大牛市的序幕勝利結束,大牛市的正劇將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整固後開演!”

“老大,你說的很有道理!幹!”

黑天佑一仰脖,一口茶呲溜滑進喉嚨。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電話聲又響了起來。

一看是姚小萌的電話,張元一朝黑天佑“噓”了一聲,接起電話:

“小萌姐,不是說五點半嗎?”

wωω ⊕тt kǎn ⊕C○ 225

“下來!姐已經到了。”姚小萌不容分說地說道。

“赫,長脾氣了還!”

看在晚上有好吃的份上,我忍!張元一掛了電話,嘟囔了一句。

“黑仔,晚上和我一起去?”

“不!”黑天佑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有好吃的哦!”

“那也不去!”黑天佑堅決不幹。

“還是不是兄弟?”

“當然是兄弟,正因爲是兄弟,所以絕對不能破壞兄弟的好事,不能當兄弟的燈泡!”

“額……”張元一看着黑天佑那一張大黑臉,不由得樂了:“尼瑪,就你那臉,你自己照照鏡子看看,晚上不齜牙都看不到你在哪,還電燈泡?”

黑天佑也嘿嘿地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有多黑。

……

張元一一個人來到樓下,看到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跑車正對着營業部門口停着。

Wωω .тTk án .¢ O

“人呢?”張元一一看駕駛位上並沒有人,不由得四處張望了幾下,並沒有發現姚小萌的蹤影。

於是他斜斜地靠在車身上,從口袋裏掏出一根菸,叼在嘴巴里,點上,剛愜意地吐出一個菸圈,無意中瞥見從營業部裏款款地走出一個身穿一襲長裙,戴着墨鏡的美女。

姚小萌?張元一驚訝得差點把煙從嘴巴里掉下來。

我擦……啥時候變成淑女了呀,張元一仔細盯着姚小萌上下打量了一番。

潔白的長裙,把姚小萌的腰身裹得凹凸有致,一對驕傲挺拔着,粉嫩的嘴脣輕輕地抿着,似笑非笑。

“看什麼看?小色狼!”

看張元一的眼神停留在自己胸前,姚小萌伸出小拳頭,不滿地嗔道。

“額……”張元一一腦門子黑線,然後笑嘻嘻地說道:“你打扮地這麼好看,我要不多看幾眼,那不是暴殄天物了嗎”

“哼!就會貧”儘管嘴巴上哼了一聲,但姚小萌心裏也喜滋滋地,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女爲悅己者容!

等上了車,繫好安全帶,姚小萌側臉衝張元一微微一笑,頓了頓說道:“那個,元一,我有件事”

“有什麼事,你說”張元一知道今天晚上的晚餐應該不簡單。

“有點唐突呢”姚小萌輕抿紅脣。

“沒關係,說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張元一用手往胸口一按,繼續說道:“哪怕是你叫我去開房,我也……”

“想得美!”

姚小萌沒好氣地一笑,心想,這傢伙真有點小不正經,然後道:“我媽媽今天到了川海,說給我介紹個朋友”

“那好啊,多個朋友多條路”張元一隨口應着。

風流家教 ……”姚小萌有點無語了,尼瑪,你是豬腦子啊,是介紹“朋友!”

唉,這傢伙怎麼一點不在意呢?她的心裏不禁有點小失落。

“是介紹朋友!”姚小萌不得不再次強調一遍,加重了語氣。

“朋友?男朋友?”張元一笑嘻嘻地側臉,“嗯,女大當嫁,好事好事”

“額……”姚小萌是徹底無語了,恨不得一腳把他踢出車外。

她不再搭理張元一,插鑰匙,點火,猛地一踩油門,跑車轟地一聲,開了出去。

“今晚你要裝作我男朋友!”過了好一會,姚小萌從嘴巴里蹦出一句話。

“啊?”張元一有點傻眼了,“尼瑪,這是神馬情況!又拿我當擋箭牌!”

看着張元一一臉爲難的樣子,姚小萌不樂意了,“怎麼,還不願意?”

看着姚小萌一雙美眸露出殺人一般的眼神,張元一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趕緊說道:“額……還有這好事?”


“乖,這就對了嗎,姐姐一會給你買糖吃”

姚小萌鬆了口氣, 靈醫

“這丫頭不會也是看上我了吧”張元一從後視鏡瞅了瞅姚小萌絕美的臉,有點懵逼。

“不會的,不會的,這種好事……我和莉莉的關係她應該知道啊”張元一在心裏想着,越想越是一頭霧水。

“下車”

不知不覺中,姚小萌竟然把車開到了商業步行街。

“額……”

張元一下車感覺這地方有點熟悉。

想了想,對了,這地方和沈莉莉來過,參加川海教育上市慶功會之前,來這裏買過衣服。

“這姑娘要我陪她逛街?這是培養感情的節奏嗎?”張元一更糊塗了。

……

一個小時後,張元一一身的行頭被換掉了,本來張元一今天一身輕便的運動服,現在則是一身時尚的休閒裝。

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張元一也很滿意,看來還是人要衣裝馬要鞍啊!

“就這身了!”姚小萌圍着張元一轉了轉,也露出嬌俏的笑容,“這纔像個精英的樣子嘛”

“美女,刷卡”姚小萌從包包裏拿出一張卡,遞給營業員。

“額……我有錢”張元一趕緊上前一步,要自己付款。

“這套衣服姐送你了”

然後又湊到張元一耳邊,輕輕說道:“今天晚上要好好表現哦”

額,張元一有點無語,老子這就被賄賂了嗎?

——————————————————

歐美股市盤中被恐慌拋售,勢必會影響明天滬深A股走勢。


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繼週二一週以來首次下跌後,再度從3.20%升至3.23%,抑制了交易員的樂觀情緒。

近30多年來,每當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到長期曲線時,美股下跌概率大幅增加。而今年早些時候,十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從1月份的2.4%上升至5月份高點。同時,標指已累跌超10%。美國股市目前對不斷上漲的債券收益率以及美聯儲加息的激進路線表示十分擔憂。

對於金融市場而言,利率變動的幅度不是最重要的,速度纔是。而上週迅速衝高的利率,將對美股牛市產生十分不利的影響。

如果美股近期再次重挫,勢必會影響全球市場。對於我們而言,滬深指數和絕大多數個股均處於下跌通道之中,謹慎觀望,不輕易抄底,是比較良性的選擇。 車子緩緩停在了一家日本料理旁的停車場,校對了一下名字,沒錯,張元一和姚小萌說笑着走了進去。

[曹荀]萬歲吉利

“歡迎光臨!”

一個漢語並不是十分流利的日本小姑娘,十七八歲的樣子,一張好看的娃娃臉,俏生生的站直了身子,微笑着看着張元一和姚小萌,還一不小心露出了小虎牙。

張元一不禁看的一呆,這小姑娘穿着白色露肩上衣,珠滑玉潤的香肩與白皙分明的鎖骨,看得張元一幾乎快要移不開眼睛了,而下身則是一條半身短裙,一雙雪腿修長筆直,整個人顯得青春洋溢,美得讓人怦然心動。

見張元一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那服務生小姑娘也有點不好意思,不禁一低頭有點扭捏。


張元一快步走了過去,目光有意無意地在小姑娘的胸前掃過,“嗯,起碼C+”


姚小萌看着張元一的樣子,又回過頭看了看剛纔那小姑娘,然後衝張元一玩味的一笑道:

“那小妞看起來還是個日本本地妞哦,你不覺得眼熟嗎?”

“……眼熟?”張元一不禁瞪大了眼睛。

“對啊!”姚小萌眨了眨眼睛,美眸如水。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