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們卻都沒有發現,在這密集的鮮紅色的雪花飄飄的空中,兩名正在飛行的人影快速向着北方飛了過去!!

羅陽子和夏樂經過一夜不停的趕路,終於來到了騰蛇城的上空之中,北方的寒冷對於兩位神會期奇人來說並不算得上什麼,但兩人看到空中鮮紅色的雪花之時,卻不禁都齊齊皺起了眉頭。

本來,兩人計劃在騰蛇城中稍微休息一下,夏樂還好,但羅陽子日夜不停的往返了這一趟,饒是他是神會期的奇人,到了現在不禁也有些吃不消。

但看着空中鮮紅的雪花,羅陽子決定咬牙再堅持一會,等到了玄劍山宗再休息。

於是,兩人又經過一個時辰的路程,終於抵達了玄劍山宗。

羅陽子直接帶着夏樂從空中降落到了雲天殿裏,在這裏找到李虛子,讓他趕緊爲大戰做準備。

而李虛子自昨日羅陽子走後,他就深記羅陽子的交代“不可輕舉妄動”,一直按耐着玄劍山宗的弟子們,但今日看到羅陽子帶着五行仙人返回之後,立即就按照羅陽子的命令頒佈了下去。

第一條:召集天下間各門各派的修煉人士,前來玄劍山宗集合。

第二條:玄劍山宗所有弟子從今天開始全部進入最後的緊張修煉狀態,截至到所有江湖門派集合完畢。

交代完這些事情,羅陽子實在是支撐不住,下去休息去了,臨走的時候囑咐夏樂道:“夏兄,如果今日那些妖獸再來,那就麻煩你了。”

夏樂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之後,就將目光望向了北方……

而就在此刻,百花谷內,所有的百花谷弟子已經隨着花詩雨和臧鍾走出了百花谷,只留下了十個左右的人負責看家,而臧鐘的女兒——卓塵,就在其中。

只留下了十個人看家,平均分了一下,每個地方只能勉強留守一人,而卓塵負責看守的地方正是百花谷之中的萬心堂。

她坐在陰曹地府的入口處,感受着那股陰寒之氣,心中卻是極爲低落,自己的父親這一走,她整個心也彷彿瞬間空洞了下來。

“爹,爲什麼就不能讓女兒跟你在一起呢……就算是死,女兒也死而無憾……爲什麼……爲什麼你要狠心的扔下我自己,讓我在痛苦之中過完後半生啊……”

卓塵幽幽的聲音迴盪在這萬心堂之中,她知道此刻萬心堂之中不會有其他人,便就撕下了堅強的外衣,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但令她怎麼也想不到的卻是,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居然聽到了另外的一個聲音!

“你是誰呀?這裏是哪裏呀?爲什麼默默聽見你的聲音突然感覺心好痛呀……”

卓塵心中猛然一突,立即便朝着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而她看到的,卻是一個粉嫩的小女孩一臉單純的望向自己,但卓塵很快就發現了小女孩的不同,因爲,面前的小女孩整個身體都非常怪異的沒有任何顏色,只是,那一雙如星辰一般的眸子,卻白的讓人發慌!! “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卓塵感覺到對方的身上散發着一股讓她心顫的恐怖陰寒氣息,情不自禁的退後了一步,指着對方聲音有些顫抖道。

“我是默默呀,我是從這個地方來的……”

乾默默指了指一旁散發着陰寒氣息的陰曹地府入口,向卓塵解釋了一句,但她剛說完,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禁開口詢問道:“你是誰呀?這裏是什麼地方?爲什麼你剛纔說的那句話讓默默覺得心好痛呀……”

“你,你是從陰間來的?”

卓塵嚇了一跳,她並沒有回答乾默默的問題,反而語氣漸漸冷了下來:“你來到陽間到底有何企圖!!”

“我來找爸爸呀!”

乾默默奇怪的望了卓塵一眼,似乎有些遲疑道:“你爲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呀!”

“找爸爸?”

莫名的,卓塵心中突然一顫,怔怔的望着乾默默有些說不出話來。

“喂,你爲什麼不說話呀!這裏到底是哪裏呀!你知不知道我爸爸究竟在哪裏?”

乾默默很是奇怪卓塵的舉動,不由得上前兩步,擡起了一隻粉嫩的小胳膊在卓塵的眼前晃了一晃。

卓塵被她一晃,立即便回過了神兒來,此刻,她的聲音之中滿是一股苦澀:“原來你也是被自己的爸爸拋棄的人嗎……”

“你在說什麼呀,爲什麼我聽不明白呀,你能不能告訴我,爸爸在哪裏呀?”

乾默默的小臉上不禁皺起了眉頭,卻又向着卓塵的身子靠了一靠。

“哦…沒什麼。”

卓塵已經反應了過來,她盯着眼前的小女孩看了許久,終於第一次用鄭重的語氣道:“你應該是陰間的鬼魂吧?你是怎麼來到陽間的?你來到陽間究竟有何目的?難道你就不怕被陽間的陽氣形神俱滅嗎?還有,你的爸爸究竟叫什麼名字……”

卓塵冷靜下來之後,便發現眼前的小女孩似乎並不像是惡靈,不由得這才詢問了幾句,她雖然沒有下過陰間,但多少也是知道,陰間的鬼魂就算經過重重困擾來到陽間,但一出萬心堂,立即便會被陽氣形神俱滅,然而,眼前的小女孩卻說是來找爸爸的,那麼,她肯定就要走出這個萬心堂的,難道,她就不怕形神俱滅嗎?

“喂,我都回答你那麼多問題了,你爲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看着問題越來越多的卓塵,乾默默不滿的嘟起了小嘴,繼續道:“你告訴我你是誰,這裏是哪裏,我爸爸在哪,我就告訴你你說的這些問題。”

“呃……”

卓塵一下就被乾默默給問住了,原本她站在主觀的角度自然是要盤查來自陰間的鬼魂的,所以,並沒有回答乾默默的問題,就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可是,眼前的小女孩聽到自己沒有回答,就像是賭氣一般的回了一句,這種單純,曾幾何時,似乎自己也是有過的啊……

卓塵被乾默默這一句話差點給逗笑了出來,心中涌過一絲暖流的同時,嘴角也不禁提起了一絲笑意,聲音也不由得漸漸溫和了起來:“我叫卓塵,這裏是陽世的百花谷中的萬心堂,但是你沒有說你爸爸的名字,我又怎麼會知道他在哪裏呢……”

“哦,我叫乾默默,我爸爸叫乾勢天,前一段時間的時候,爸爸帶着一位阿姨和一位叔叔去陰間看我了,後來閻王大人就把我留在了聚靈池那修煉,說是等我修煉到白鬼的境界就讓我帶着陰兵大軍來陽間找我爸爸……”

聽到卓塵回答了自己的問題,乾默默也乖乖的把自己的來意給說了出來。


“前一段時間?你爸爸帶着一位阿姨和一位叔叔?”

卓塵雖然不知道五行仙人的俗名就是乾勢天,但對於乾默默的描述她心中卻想到了一種可能,細想之下,許久之前的確是有三個人從萬心堂中下入陰間,雖然她當時並沒有在現場,但是後來卻也是聽說了這件事情,據她所知,那一批人中的確是有兩男一女,一女自然是自己百花谷的谷主,而另外兩男之中,卻也有一個她認識的熟人,那就是夏樂。

夏樂的年紀和身份她最爲清楚不過,一下就讓她給忽略了過去,而另外的一個男性,她自然是不認識的,下意識的,她就考慮到了自己不認識的這名男子身上,不由得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你爸爸很早以前就離開了萬心堂,但是,你要出去找他的話,那可是會形神俱滅的,而且,天下之大,你又怎麼才能找到他呢……”

說到這裏,卓塵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即反應了過來,有些失聲叫道:“陰兵大軍?這…這是什麼……”

她雖然不明白什麼聚靈池什麼白鬼到底指的是什麼,但卻是聽到了從乾默默口中說出來的陰兵大軍,先前,她只是考慮着對方爸爸的事情,對於乾默默之後說的話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方纔說到最後,才陡然醒悟了過來!!

陰兵大軍……這,這是要幹什麼!!!

“哦,原來卓塵姐姐也不知道呀,不過我這次帶來的陰兵大軍全都是在聚靈池邊修煉過的,有陰間原力的保護,我們都不用擔心形神俱滅,不過,爲什麼卓塵姐姐你聽到我說陰兵大軍會這麼驚恐呀……”

乾默默回答了卓塵的問題之後,不由得對於她後面的那句話表示了疑惑。

“呃,陰兵大軍是閻王大人讓你帶領的?難道,你帶領着陰兵大軍是要去遠古深淵嗎?”

聽到乾默默的回答,卓塵也漸漸冷靜了下來,憑一個女人的直覺告訴她,眼前的小女孩說的都是真的,而且看起來對自己也沒有多少威脅,冷靜下來之後,她不禁又想到了遠古深淵的事情,她曾聽花詩雨講過,這次的浩劫,不止是全人類的浩劫,而是整個世界的浩劫,所以,這一次,就連陰間也會派出兵力支援,而她又聽到乾默默說出陰兵大軍的事情,立即便將這件事情給聯繫了起來。

“對呀!對呀!閻王大人說過了,我爸爸就在遠古深淵裏,讓我帶着陰兵大軍去遠古深淵就能找到爸爸了!”

聽到卓塵說出遠古深淵這個詞,乾默默立即興奮了起來:“卓塵姐姐,你是不是知道遠古深淵在哪,帶着默默去找爸爸好不好……”

“當然可以啦!不過,我只看到了你一個鬼魂啊,你所說的陰兵大軍到底在哪裏呢?”

聽到乾默默這一番話,卓塵的心中頓時就有了一個主意,她決定這次違背師令,跟着乾默默一起去找他的爸爸,也去找自己的爸爸,但是,她卻是隻看到了乾默默一人,並沒有見到她所說的陰兵大軍,這纔不由得奇怪的問了一句。

“在這裏呀!”

乾默默聽到卓塵的答覆,興奮的應了一聲的同時,從自己懷中摸出了一個漆黑的圓球,不等卓塵再次疑惑,乾默默手中的圓球已經散發出了一股刺眼的青光!

登時,隨着一股攝人心魄的力量從圓球中發出,偌大的萬心堂之中的空地上,立即就被塞得滿滿的!

卓塵心裏一陣顫慄,放眼望去,只見自己的身邊跟整個萬心堂之中,竟然被密密麻麻的鬼魂給塞的滿滿的,它們的眼睛有些是跟乾默默一樣的白色,有些則是紅色,不過最多的,卻都是紫色。

看着密密麻麻數不勝數的鬼魂大軍散發出來的攝人氣勢,卓塵不禁感到口乾舌燥,饒是一向沉穩冷靜的她,此刻也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天啊!這…這究竟得有多少鬼魂啊……” 玄劍山宗以北的冰原上空,夏樂冷冷的獨自負手站在空中,凌冽的寒風掠過他的衣服獵獵作響,面對前方不遠處奔騰而來的妖獸大軍,卻是不爲所動。

他之所以能獨自飛在半空之中,是因爲羅陽子下去休息之前,曾給了他一枚青色的丹丸,這枚青色的丹丸蘊含着羅陽子的大神通,只要夏樂吃下這枚丹丸,就能施展兩個時辰的飛行術。

但這種大神通的丹丸極爲消耗功力,要不是羅陽子擔心夏樂步行不能快速趕到此處阻止妖獸大軍,根本不會消耗龐大的功力來製造這枚有着飛行術大神通的丹丸。

只是,他已極爲疲勞,不能再帶着夏樂繼續飛行了,只好花費了巨大的功力製造出來了這個丹丸交到了夏樂的手裏。


此刻,前方奔騰而來的妖獸大軍掀起陣陣冰霧,夏樂目測之下發現,這羣妖獸大軍只有兩千左右,明顯比羅陽子所說的前兩天的那些數量要少上了不少,看來,花飄零在給自己送來那張紙條之後,卻也沒有閒着,定然是組織着遠古深淵中其他的神會期奇人做了不少努力吧!


但就是兩千左右的妖獸大軍,夏樂也不敢小視,他發現,這其中的妖獸大部分都是地級妖獸,天級妖獸只有二十左右的樣子,心中有了底兒後,夏樂便就想好了對策。

腳下的冰原經過羅陽子三天的殺戮早已變得猩紅無比,空氣中也散發着極爲濃厚的血腥氣味,面對踏入血紅冰原的妖獸大軍,夏樂終於動了。

他站在空中,向下方擡起了兩隻手,無聲無息,地上方圓二十丈的冰原立即便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隨着夏樂雙手不斷向上舉起,那方圓二十丈的冰原便直接拔地而起!!

轟隆隆——轟隆隆——

隨着厚實的冰原拔地而起,妖獸大軍也已經一頭撞了上來!但奇怪的是,妖獸大軍非但沒有撞破前方的大冰塊,反而全部都一頭栽了進去!!

被夏樂控制拔地而起的冰原巨塊,像是極爲薄脆一般,直接被妖獸大軍衝了進去。

但是,凡是衝進冰原巨塊的妖獸,無一都像是陷入了泥潭一般,雖然還在狂奔着,卻都像是使不上了勁,一個個奔跑的速度緩慢了下來。

隨着所有的妖獸都衝進冰原巨塊當中,夏樂終於停止了上升的雙手,猛一握拳,還在冰原巨塊當中的妖獸羣,頓時就像是被冰凍住了一般,保持原先的動作,再也不能上前一步了!

做完這一切,夏樂嘆了一口氣,雙手緩緩下壓,冰凍着妖獸大軍的冰原巨塊頓時便又轟隆隆的下沉,直到下降到原來的位置,與原先的冰原連接在一起,才停止了下降。

啪啪——

拍了兩下雙手,夏樂滿意的看了一眼已經連一絲縫隙都沒有的冰原,這才嘆了一口氣,道:“真是的,老羅的手段也不能溫和一點,非要見血才肯罷休,看我的手段多溫柔啊……”

說完這句話,夏樂便就直接轉身,朝着玄劍山宗的方向飛了回去。

只是方纔一瞬間的工夫,兩千餘名妖獸就無聲無息的被夏樂用“溫柔”的手段直接給消滅掉了,這一次沒有見血,空氣中的血腥氣味頓時就少了不少。

只是,前三天羅陽子的那番殺戮,近萬的妖獸鮮血早已滲透進了冰原的深部,雖然此次夏樂溫柔的手段並沒有讓這片冰原上再度增添血腥氣息,但血紅的冰原上早已經飄着濃厚的血腥氣味,終年不散,後人就算是再次走到這裏,也依然能在空氣中聞到淡淡的血腥氣味,便直接給這一塊沾滿妖獸鮮血的冰原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血紅冰原。

還有一件後事是不得不提的——

在很久很久以後,有兩名修煉者在走出這道血紅冰原之後,不知道因爲什麼發生了衝突,兩人經過一番激戰,竟然將冰原打的面目全非,就在兩人爭的你死我活的時候,突然發現,腳底早已面目全非的冰原上,居然出現了許許多多早已被冰凍住的妖獸屍體!

兩人這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妖獸,只聽說很久很久以前,這個世上所有的妖獸就被鼎鼎大名的五行仙人帶領江湖衆人全給滅絕了!但兩人卻是聽說過妖獸的珍貴,就算地級妖獸的身上,也是有不少寶貝的,兩人見到妖獸的屍體興奮之下,竟然忘了繼續出手,乾脆在這片冰原上挖了起來……

在挖了許久過後,兩人才發現,這塊冰原上妖獸屍體的數量根本就不是兩人這麼挖就能挖完的,當即,兩人便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在花費了很長時間將面目全非的冰原恢復到原本的模樣,兩人便離開了這個地方,一個月之後,兩人再次來到這塊冰原,並在這塊冰原之上建起了一座房屋,起名爲“冒險者之家”,專門向修煉者門提供各種各樣的妖獸屍體以此來換取其他修煉者的功法祕籍之類的……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裏,冒險者之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當初相互出手的兩人在經過漫長時間與其他修煉者交換的當中,終於修煉到了神會期奇人之境。

更是在江湖上佔有了極爲顯赫的地位,而冒險者之家的名號,也終於在天下間廣爲流傳了起來……

這一切,自然就不是夏樂所能知道的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當初只不過是一個無心之舉,卻爲後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言歸正傳,當夏樂回到玄劍山宗的時候,飛行術也正好失去了效力,找到李虛子詢問了一下,才得知羅陽子依舊還在閉關恢復當中,夏樂見此,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向李虛子說了一遍。

聽完夏樂的猜想,李虛子不禁確認了一遍:“您是說,今天的妖獸比起前兩天要少上了不少?”

“的確如此,不過,遠古深淵中的事情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這一次的事情雖然遠古深淵中的那些神會期奇人已經漸漸平息了下去,但卻難保不會出現第二次……”

夏樂嘆了一口氣,說到這裏,他語氣之中充滿了堅定:“所以,原先的計劃不用改動,等各個江湖門派齊聚玄劍山宗的時候,你就帶領着所有人,一起去掃蕩遠古深淵,記住,一隻妖獸也不能留下……”

李虛子聽後先是點了點頭,但卻又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禁問道:“我帶領?那…那您和師父羅陽子呢……”

夏樂輕輕嘆了一口氣,意味深長的緩聲說道:“等羅兄出關恢復功力,我就決定跟羅兄一起先去遠古深淵一趟,相比遠古深淵中妖獸的事情,那來自異界妖魔的威脅卻是最爲重要的啊……” 當第二天一早,天色矇矇亮的時候,夏樂便和羅陽子一起啓程趕往北方了,經過一天一夜的修整,羅陽子已經恢復到了最好的狀態,夏樂也只是簡單的告訴他了昨日發生的事情和自己的猜測,便就直接上路了。

飛躍過那片血紅冰原,兩人依舊繼續往北飛着,又飛了大概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兩人終於從空中被迫降落了。

被迫降落的原因是,羅陽子的飛行術失靈了!

幸虧夏樂及時發現,凝結空氣中的水份托住了兩人驟然下降的身體,否則,堂堂兩位神會期奇人就會狼狽的摔在地上了……

“我靠,到底怎麼回事,老羅你不是開玩笑吧!”

剛一平安落地,夏樂便忍不住抱怨了羅陽子一句。

羅陽子先是一陣失神,聽到夏樂抱怨的聲音後,不由得苦笑了起來:“夏兄,不是我跟你開玩笑,是我方纔突然感覺到前方又一道屏障阻礙了我們繼續前進,剛一接觸前方,我便感覺我的飛行術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