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馮世奧迅速的在處方單子上開出了一副藥方子,

“照着這個藥方子,抓兩副藥,一副藥吃三天,一週後就沒什麼問題了。

不過以後還是得注意一點,注意勞逸結合。”

“哦,謝謝馮叔。”

沈婉婷道謝。

“老李,我這裏的藥方子已經開好了,你是不是也該把你說的那個藥方子拿出來給我看看了?”

馮世奧笑呵呵的說道。

不等李明祥說話,沈婉玲已經從包裏面拿出了徐夏開的那張藥方子來,兩張藥方子放在一起對比一番,發現上面很多的中藥都是一樣的名字,就連分量克數都相差無幾。

不過,還是有幾種中藥的名字不同,沈婉玲看不懂,便將徐夏的藥方子遞給了馮世奧,

“馮叔,就是這個。”

馮世奧絕對的專業人士,拿在手中稍稍瞄過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不同來,他的面容微微凝起,而後又露出了驚訝之色!

而後馮世奧又露出了沉思狀,口中還喃喃自語着說些李明祥和沈婉玲聽不懂的意思的話,都是一些中藥名字,以及草藥的藥效什麼的。

“老馮,什麼情況,你沒事吧?”

李明祥看的着急。

沈婉玲也眼巴巴的看着,可是沒柰何,馮世奧不解釋,她根本就沒法懂。


幾分鐘之後,馮世奧深吸了一口氣,眼眸中似乎有着不一樣的神采在流轉,擡頭看向了李明祥,異常鄭重的問道:

“老李,你確定這副藥方子僅僅只是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年輕小夥子開出來的?”

李明祥不明所以,點點頭回道:

“是啊,怎麼,這副藥方子有什麼問題嗎?是不是胡亂開出來的啊?”

不是李明祥不想去相信徐夏,而是徐夏真的太年輕了,已經足夠多才多藝了,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怎麼可能還在繁瑣複雜的中醫上面能有什麼建樹。

相比之下,在他的心裏面,自己的這位老同學,那纔是權威。

馮世奧搖了搖頭,感慨道:

“不簡單啊,開出這張藥方子的人不簡單啊。”

重生回村里當巨富 等等,老馮,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明祥有點沒聽明白。

“年紀輕輕在中醫上的造詣絲毫不比我差,或者說在一定程度上還要超過我,至少從這一副藥方子上來看是這樣。

你看什麼時候有空,幫我約一約這個小夥子,我很想和他見一面。”

栽你手里了


李明祥怔了一下,馮世奧的話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他有想過徐夏開出的藥方子可能沒什麼問題,但絕對跟精通不沾邊,但馮世奧的評價是不是有點太高了!

“老馮,你確定沒看玩笑?”

“我這樣子像是開玩笑的嗎?不出意外的話,對方要麼是中醫學名校中的天才,要麼就是那種有傳承的古老中醫世家,否則以二十一二歲的年齡,根本不可能做到對草藥的藥理理解到這麼高的程度。

你看,兩副藥方子都有益母草這種草藥,但是分量卻有所不同,千萬別小看了這點差異,但在配合着其餘的藥草之後,熬出來的藥液藥效卻會出現很大的區別……”



馮世奧說了一小會,瞅着李明祥一臉懵逼的模樣,算了,還是不說了,對牛彈琴啊,

“總之,你只需要知道開出這副藥方子的人很厲害就行了。”

“很厲害?”

李明祥的腦海中出現了徐夏的模樣,這小子是挺厲害的,只是,他的厲害好像和中醫不沾邊吧。

而馮世奧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是說着玩的,非常的認真,非常的鄭重。

“當真?”

李明祥再次確認道。

馮世奧聳了聳肩,回道:

“這麼多年的老同學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他和她的故事 ?!”

而後,馮世奧又對着沈婉玲,指着徐夏開的那副藥方子說道:

“你就照着這副藥方子抓藥,對你調養身體的作用只會比我開出的藥方子更好。”

“馮叔,這張藥方子真的很厲害嗎?”

沈婉玲問道。

馮世奧點點頭,說道:

“非常不簡單。

老李,就這麼說定了哦,你幫我約一下對方,這樣的青年俊傑不認識一下就太遺憾了。”

李明祥腦子有點懵,本來只是抱着看看徐夏開的藥方子到底怎麼樣,會不會是胡亂開的,畢竟這玩意是要吃進肚子裏面的,不能胡來啊。

可是結果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連有着主任醫師執照的馮世奧不僅非常認可,甚至還說徐夏的藥方子更好一些。

徐夏這小子深藏不漏啊,到底還有多少本事是他沒見過的?

“約,好,我確定好了時間,再通知你。”

李明祥機械的回道。

“老李,這事你可一定要放在心上,今年我們洪城縣中醫院拿下了省上舉辦的中醫藥醫師交流會的主辦資格,到時候我也給他申請一個參會名額。”

馮世奧起了愛才之心,不忘補充了一句。

“我和開藥方子的小夥子很熟悉,給他說一聲,應該沒什麼問題。

老馮,也沒什麼事了,就不耽擱你了,先走了。”

李明祥告辭,和沈婉玲一起離開了縣中醫院。

車上,沈婉玲呆呆的,她到現在都還沒回過神來,畢竟太不可思議了。

“小玲,你和徐夏也算是同事吧,那你知道他上大學的時候,學的是什麼專業嗎?是不是中醫這方面的專業?”

李明祥開口問道。

沈婉玲想了想,搖了搖頭,她還記得徐夏當時填寫的那份簡歷中,大學專業那一欄上,學的是土木工程,而且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工地上搬磚,跟學醫完全沒有丁點的關係。 派出所中,徐夏和趙錦等人做完了筆錄,人也都放了出去。

臨走之前,趙警官和劉警官親自將徐夏送了出去,依舊是眼神怪怪的打量着他,眼神中帶着不明含義。

“小徐啊,你這次又立了大功,裴紅松犯罪團伙在你的視頻證據支持下,一舉破獲。

嗯,見義勇爲的錦旗你已經有了,我和老劉琢磨了一下,爭取給你申請一個好市民獎,再加一點獎金,你覺得怎麼樣?”

劉警官笑呵呵的說道。

“劉警官,看你這話說的,我也是洪城縣的一員,爲了洪城縣的良好治安,奉獻出我的一份力量,我感到非常榮幸。

那個什麼洪城縣的興旺,匹夫有責,即便我只是區區一介匹夫,但也願意奉獻出三尺熱血!

獎金什麼的都是小事,好市民獎多久能下來呢?會不會上電視啊?到時候我要說什麼話,需不需要先寫好了稿子給你們看一下?”

徐夏眨了眨眼睛,公家的榮譽自然是來者不拒了!

趙警官哈哈大笑,探手點了點徐夏,這小子都不知道假裝推辭一下,

“快則一兩週,慢則一兩個月,慢慢等着吧,到時候像上次一樣給你送到家裏面去。

不過上不上電視臺就不知道了,你現在也是個小有名氣的主播,也算成天都在銀幕上的公衆人物了,而且看本地電視臺的人,說不定還沒看你直播的人多。”

徐夏嘿嘿笑道:

“這不一樣,網上在有名氣也僅僅是網紅,跟電視明星就不是一個概念。”

“怎麼,還想從網絡上走到真正的電視熒幕上去?”

“如果有機會當然想啊。”

“成,那待會我和老劉去跟領導說一下,希望能夠給你爭取一個接受電視臺採訪的機會。”

趙警官拍了拍徐夏的肩膀,繼而又說道:

“你小子可以啊,給你提個建議,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治安隊伍,我可以幫你申請一次特招的名額,帶事業編的那種。

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到現在,已經幫我們治安局破獲了好幾個案子了。

如果你成了治安局體制內的人,就以你的功勞,都能連升兩級了。”

徐夏連連搖頭,擺手道:

“加入還是算了吧,我比較喜歡自由,我有自己的直播事業,要是我轉行了,太對不起給我刷了那麼多禮物的粉絲了。

趙警官、劉警官,沒什麼事,那我就先走了哦。”

“去吧,對了,你小子平時還是注意些,幫助我們警方破案是好事,但你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劉警官告誡道。

徐夏笑着點了點頭,

“知道、知道,多謝警察叔叔的關心。”

走遠了一些後,徐夏瞅着趙錦一直跟在他身後,不僅如此,趙錦的那些小弟又跟在了趙錦的身後,排成了一條長長的隊伍。

“錦哥,你們幹嘛都跟着我啊,我覺得你們現在去醫院比較合適,雖然都是一些外傷,也不能放棄治療啊。”

“那個什麼,夏哥,今天的事情多虧了你,我代表全體兄弟們向你道謝。”

趙錦真誠的說道。

徐夏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

“錦哥,看你這話說的,我們不是朋友啊,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助,要是我們換個立場,你站在我的位置上,我想你也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你也別跟着我了,帶着兄弟們一起去醫院檢查一下,雖然都是一些皮外傷,也得好好找醫生看一下。”

“是、是,夏哥說的在理,那這樣,抽個時間,我請夏哥好好喝一頓,你看怎麼樣?”

“成,你定好了時間再通知我。”

“那就這麼說定了。”

就在這時,徐夏的手機響了,一看來點李明祥打過來的。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