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因為顧久檸在這的話,他們難逃此劫,最終都會成為白月山莊下面的冤魂,一日復一日的在這裡遊盪。

救或不救全在顧久檸一念之間,但她沒有任何猶豫就選擇了救。

不論他們做了些什麼,不論他們心中有什麼樣的想法,但是此時此刻審判他們的罪名的都絕對不是白月山莊,都絕對不是區區的一瓶毒藥。

事情還早得很,她要做的是把這個地方給挖開,把這裡面隱藏著的骯髒齷齪統統都公佈於眾,這才是她的本意。

幹活的時光過的並不慢,這夜裡有些露水,每當這些露水殆盡的時候,他們就知道又是休息的時候了。

一如以往回去的路上也沒有任何異樣,他們相熟的走在一起,不相熟的各自散開,偶爾會說些話,但都都是和身旁的人說。軒軒書吧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覺得這個腰一天比一天疼了,平日里也沒有這樣呀,回去你給我按按唄?」

兩個壯漢相互攙扶著,其中一個捂著腰,臉色有些蒼白,似乎很是難受。

另外一人雖然滿臉都是嫌棄,但一直都攙扶著手上的力道都沒有松。

「就你那干起活來不要命的樣子能不疼嗎?之前不是都跟你們說了要小心行事嗎?怎麼還不長記性?」

那壯漢被人教訓了,倒也不惱,嘿嘿一笑:「這不是以一時上了頭就忘了你的叮囑了嗎……」

「我看你呀,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等你這裡真的落下了傷病的話,就不能在這裡做工了,看你還后不後悔!」

他們相互嘮叨著,雖然這裡的人大部分還是很冷漠的,但也不乏其中有一些好友相互依託著,還反倒可以漲幾分氣勢。

這些話都被一旁的顧久檸聽在了耳朵里,或許他們二人並不屑與他說話,但此時此刻他們作為一個毫不知情的人,的確沒有做錯過什麼。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陳阿北做出了過分的事情,有些人袖手旁觀不過是因為他們不想要被其他人聯合起來一起欺負罷了。

雖然可恨,卻也可悲。

這裡的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如此的生動,每一個人都如此的活靈活現,但是最終要面臨的死亡會讓他們毫無生氣。

回到院子之後,給他們準備的飯食顧久檸看過了並沒有任何異樣,想來他們並不打算在這個時候下手。


這些人沒有一個人離開過這裡,出去和家人見面,他們所有的銀子都放在了自己的格子間里。

也就是說所有的格子間都好像是一個變相的金窟窿,每一個都藏了可觀的錢財,把所有格子間的錢都集合起來,或許也是一個可觀的數目。

他們夢想著帶著這些錢出去,要麼成家立業,要麼挽轉自己在外頭落魄的局面,但是卻沒有想到這些東西壓根就不是他們可以帶的出去。

吃過「晚飯」之後,顧久檸一個人進了房間,這些天她所得來的工錢全部都零零散散的放在那桌子上,她從來都沒有動過,每次回來都隨手一扔。

調配出可以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的葯並不難,而且自己的戒指裡面也有材料,甚至還有一些現成品,實在是方便得很。

只是要毫無痕迹的把這些東西都放在外面那群人的飯菜上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她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飯菜是通過什麼樣的渠道送進來的,也不知道他們做飯的地方到底在哪裡。

想到這裡顧久檸也沒有閑著,並沒有待在房間浪費時間,從這裡出來一路跑到了院子里,期間還曾去看了一眼那角落裡的兩個人。

那人一夜未睡壓根就不敢閉眼睛,生怕鍩安什麼時候就醒過來給自己一拳,所以顧久檸過去的時候還嚇了好大一跳。 第七百零九章人不見了

顧久檸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鍩安的情況,確認了他仍舊安然的睡著,這才放心離開,不過也稍稍的給那人餵了一顆定心丸。

像他這樣神經緊繃著,還等不到自己可以安然的出去,恐怕就已經先崩潰了,這可不大好。

自從發現鍩安消失之後,冷爺他的反應就一直有些奇怪,而且他派出去的人顯然也沒有找到鍩安的蹤跡,這讓他有些著急。

不過那人也沒有出現,他倒是不擔心其他人察覺到什麼。

只是覺得鍩安要對付那人也是簡簡單單的事情,怎麼可能拖到現在都不出現,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冷爺,兄弟們四處都找過了,並沒有發現鍩安的蹤跡……」下人顫顫巍巍的回稟,這似乎對那站著黑著一張臉的人很是害怕,壓根就不敢直視。

「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怎麼可能消失不見?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冷爺冷哼一聲,面色更加陰沉,眼中隱隱有郁色。

下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了?

而且這其中壓根就沒有人看到過鍩安在哪裡,府中上上下下都已經找過了,並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顧久檸倒是不知道自己誤打誤撞跟著鍩安居然找到了一個那樣隱蔽的地方,那裡可是這些人都不敢靠近之地,所以他們才沒有發現蹤跡。

「繼續給我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冷爺只這麼一句,直接那人連滾帶爬地出去,沒有半句異議。

房中冷爺也是細細回想著所有事情的細節,可是始終都沒有發現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這人怎麼就這樣不見了?


眼下是最關鍵的時候,可不能在這個當頭出任何的差錯,讓主子知道了,自己這條命,可就也得交代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要腦海中莫名閃現出了一個身影,似有所感,轉頭朝一個方向望去,隔著厚厚的窗戶卻彷彿看到了什麼一樣。

「來人!」

一聲令下,沒多久就有人推門進來:「冷爺您吩咐。」

「去裡頭把顧林喊出來,就說我有要緊事要找他去辦。」

「是。」

此時此刻顧久檸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她只是極力的想要找到送飯時的地方。

只是這地方層層環繞,構造原本就奇怪,更何況這裡頭假山更是遍布四周,想要在這裡不迷路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了,更不要說能夠準確的找到地方了。

她依稀記得自己剛來的時候也是被一個人給帶進來的,正巧是他們吃飯的時候,過去之時正巧和那送飯的人迎面相撞。

只是那個關頭自然沒有功夫想那麼多,現在想一想他也是朝著自己相反的方向去了,順著這個方向說不準能夠找到什麼線索。

雖說可能性很小,但顧久檸仍舊在一點一點的試探著能夠找到地方自是最好,不過實在不能的話,她也有辦法讓這群人全都暈過去,只是要把其他人也給帶上就是了。

在迷宮一樣的地方亂轉是純粹浪費時間的辦法,顧久檸咬了咬牙乾脆跳上了假山上面,環顧四周,視野更加開闊了,能夠看到的東西也就多了。筆趣閣88

其中一個地方正好引起了顧久檸的注意——那是一個看起來很小的院子,只有一個十分古舊的木門,並沒有人看守。

但好巧不巧的是,這個地方就在所有路的終點。

事出反常必有妖,顧久檸大概看好了路線,只直奔那裡而去。

那木門甚至連鎖都沒有上,輕輕一推就被推開了,裡面也沒有人,但是顧久檸卻眼前一亮。


雖然沒有人,但那裡面放著的滿滿的都是炊具,還有一些沒有用完的蔬菜,有一搭沒一搭的垂在那裡。

這些蔬菜雖然不算新鮮,但看起來也是就這幾天的東西,而且有一些顧久檸看的整整好,就是自己昨日里吃過的。

看來他們做飯的地方就是這裡了,想不到他們居然如此隨便隨意找了一個這樣的地方,居然就敢端上來給他們用。

「工錢發得起,吃飯卻這麼含糊,還真是一點都不想假裝呀……」

顧久檸四處看著,不由的冷笑一聲,他們壓根就不想在他們的身上浪費一分錢,這些工錢不過也就發出來裝裝樣子罷了。

只是顧久檸有一點想不通的是外頭的那些人收到的都是實打實的銀子,而且也都安然的拿出去了,想來也是他們為了招收人才的噱頭。

瞧著天色,他們很快就會再次過來的,顧久檸沒有猶豫,乾淨利落地將東西都放在了這些蔬菜上,還往用水的水缸裡面也倒了一些,確保萬無一失之後,這才離開。

我是一具尸體 ,來到了冷爺的房間,底下那人急急來報,聽得冷爺冷光四射。

重生之少將別惹我 人不在?」

「是,小的們過去的時候,房中並沒有任何人倒是……」那人神色有些猶豫,沒有再說話。

冷爺眉頭緊皺:「倒是什麼?」

不是那人不願意說,實在是那場面不好該怎麼形容,但猶豫了半晌,還是支支吾吾的開口:「房中散落了一桌面的銀子……像是被人扔在那裡的……」

「銀子?」冷爺神色微凝,眉頭緊鎖,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很快又說道,「你們可四下尋過了,找見人沒有?」

「小的們過去沒有看見人,就連忙過來給冷爺回報了,還沒有去找過……」

這下冷爺沒有再說,拔腿就走,身後那人趕忙跟過去,大氣不敢出一聲。

這地方離那院子並不大遠,但是那院子就好像是一個大一點的牢籠,把他們都給關在了裡面,壓根就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冷爺一路走過去,臉色也越來越沉,他有一種不大好的猜想,但是卻也只是一個猜想而已,倘若當真落實,那麼事情可就嚴重了。

院子門被粗暴的推開,冷爺大步走進去,直奔顧久檸的房間而去!

他所看到的場景和下人來報的別無二致,的確沒有人在裡面,而且那桌子里也散落著許多銀子。

「給我派人去找!」 第七百一十章果真如此

只是人才剛剛出去,外頭就已經響起了顧久檸的聲音:「怎麼了這是,都擠在我房間這裡做什麼?」

冷爺猛的回頭,箭步衝出去,卻見顧久檸此刻若無其事地站著,正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們。

「你到哪裡去了?」冷爺凝眸,眼中隱隱有黑光閃現。

顧久檸眨眨眼,朝後看了看,只道:「這個時間我還能幹嘛去?出去上了趟茅廁回來繼續睡覺呀……」

「茅廁?」這樣的解釋並不足以讓冷爺相信她,只是皺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可是看她的神情並沒有什麼異樣。


「對呀,冷爺這是怎麼了,可是有什麼吩咐?」

從頭至尾她都做的坦然,沒有絲毫的心虛,當然她也正是從茅廁的那個方向過來的,並不擔心自己露餡兒。

「那你那桌子上散落的銀子又是怎麼回事?」冷爺仍舊追問道。

顧久檸攤攤手:「那是我這些天的工錢呀,當然放在我的桌子上,我可不是從別處偷來的,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

說完他好像生怕冷爺誤會似的,連忙走進了幾步,指了指裡頭的那些銀子,再三的保證:「不信的話冷也可以去查一查,這些銀子的確都是我自己的。」

冷爺一噎,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一時之間又找不到什麼破綻,雖然覺得哪裡有些奇怪,可就是說不出來。

「我問的是為什麼把銀子放在那桌子上……」

對此,顧久檸就更加坦然了:「那是我的銀子,不放在我房間又放在哪裡?」

話糙理不糙,的確如此,冷爺之所以覺得奇怪,是因為沒有人會把那麼多銀兩就直接擺放在桌子上,這若是讓別人給看見了,難免不動貪念。

既然人都已經回來了,冷爺自然也不能再說什麼,而且瞧他這幅樣子也不像是做了什麼偷偷摸摸的事情,他也沒有什麼證據。

只是保險起見,他還是再三詢問:「除了去茅廁之外,你可曾去過別的地方?」

見顧久檸搖頭,有些東西他不能直接問出來,但是對於面前這個人他也沒有完全卸下懷疑。

「以後沒有什麼必要的事情就不要出來,好好在房間待著就是。」最終冷爺只是甩下了這麼一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當然從頭至尾顧久檸也都是乖巧的回應著,也沒有多嘴,更沒有表達自己的疑惑,只是個回到自己房間,關緊了房門,這才悄悄鬆了一口氣。

這一出著實有些驚險,她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突然間過來,而且看樣子應該是冷爺先來找他,要不然的話也不會被那些人硬闖。

好在她也算是回來的,及時趕在了這最後一個沒有讓他們去搜院子,雖說用去茅廁這樣蹩腳的理由來搪塞過去有些驚險,但這也是眼下最好的辦法。

只是沒有想到現在還不是顧久檸喘氣的時候,她只在房中坐了沒一會兒就聽見了外頭細碎的腳步聲。女媧書庫

第一反應是冷爺派過來的人,可是聽那腳步虛浮很容易就叫人發現,應該也不會派一個那麼笨的人過來。

「篤篤。」來人倒是直接,還曉得要敲了敲門再進來。

這一下顧久檸就不用猜了,顯然是陳阿北無疑,不過她倒是有些佩服他的勇氣,居然敢在這個時候過來,若是讓人家給發現了指不定就要多心了。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