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聲洪鐘大呂般的鐘響,狩獵大會最後的一場比賽,終於打響了! 當!

隨著那洪鐘大呂般的鐘聲響起,全場徹底達到了巔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在此刻凝聚在了廣場中央的擂台上。

那裡,站在兩個全場最耀眼的人物。

這兩個人物其中一個以前還是默默無名的野小子,現在卻成為了最耀眼的明星。

而另一個,則近年來就名氣不小,覺醒精英武魂綠皇藤,成為了九庭宮的第三位聖女。

兩人年齡相差無幾,修為也同樣二次蛻凡,但所有人都知道,兩人之間定然有個勝負,甚至有可能拼個你死我活。

因為葉陽和南宮月本來就有仇怨,很多人都能想到,兩人或許就會借這場戰鬥,來徹底了斷這場仇怨。

擂台上。

葉陽內心十分激動,終於,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終於到了自己揚眉吐氣的時候。

眼前這個名叫南宮月的少女,三番五次想要把他殺死,今天在這裡,他就要讓這個少女看看,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

葉陽已經打定主意,就算不顧暴露九轉龍神訣的危險,也要徹底打擊一把南宮月。

(綜)高舉救世之旗

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一切基本上靠拳頭,你的拳頭大,才不會被欺負。

葉陽並不怕別人欺負自己,他顯現出實力,是要殺雞儆猴,讓外人不要把主意打到自己炎陽宗的頭上。

畢竟葉陽早就打算好,狩獵大會一結束,就要前往神州大陸的中域,前往那個被稱為武道界墳墓的地方,要去闖蕩一把。

而在離開南域之前,則是要將一切安排妥當,讓外人就算想對付炎陽宗,也要暗自掂量。

簡單來說,就是要讓外人怕你,要讓外人有所顧忌。

「葉陽,你真的打算和我開戰么?」

南宮月站在擂台上,似乎想對葉陽進行最後的勸說:「你一個野小子,能走到大會的最後,真的很不容易,我勸你還是認輸吧,就這樣體面結束多好?免得最後好不容易付出的努力付之東流。」

「小賤人,你是怕了?」

葉陽淡然而立,仇人就在眼前,內心的激動已經平靜下來,他打算就在今天,就在此刻,結束所有的恩怨:「不用再說廢話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說話之間,一口長劍出現在了葉陽手中,是一把神兵。

也不等南宮月反應,他抬手就是一劍,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劍氣,對著南宮月一個猛刺。


「冥頑不靈。」南宮月搖搖頭,從容的看著葉陽衝上來,滿臉的淡漠:「我慈悲為懷,三番五次給你機會,可惜你已經被仇恨蒙蔽了心靈,既然如此,為了你避免走火入魔,我就當場在這裡把你殺死吧,免得你活下來為非作歹。」

「不滅乾坤劍!」南宮月同樣滿臉殺機,對葉陽的殺意幾乎無法掩飾,外人能看出來,就算葉陽今天認輸,估計她以後也不會放過葉陽。

眾人看見兩人如此仇恨的模樣,立即就知道兩人之間,恐怕真的只能活一個。

在眾人的目光下,南宮月面對葉陽的劍招,手中玉劍一晃,不滅乾坤劍爆發出來,雷蛇劍氣閃電劍氣幾個切割,就破掉了葉陽的招數。

「恩?」葉陽眉毛一揚,自己剛才的劍術雖然只是試探性的招數,但如此輕鬆就被南宮月破掉,可以見得此女真的不同往日,似乎脫胎換骨了。

「葉陽,你以為我還是從前的我?」南宮月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不滅乾坤劍的八大招數竟然同時爆發,鋪天蓋地的湧現出來,要對葉陽進行雷霆般的轟殺:「我就讓你看看,你我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差距。」

葉陽也不說話,以行動回應,抬手間全身的劍術再次催動,巨大力量化為了猛烈一刺。

這一刺瞬間破掉了南宮月所有的氣勢,是絕命一刺,要人命的一刺。

這一刺如天神震怒,施展下來雷罰,閃電般的雷霆劍氣傳遞出來沉悶的雷音,嗡嗡嗡嗡之間進行刺殺。

這一劍看其簡單,隨意的一劈,但卻蘊藏著浩大,宏偉,磅礴,強壯。

一看見這一劍,很多人就知道自己完全不能抵擋,要活生生慘死。

這是要人命的一劍。

此時此刻,葉陽內心平靜到極點,把全身的劍術融為一招,發出來最強的大雷音劍氣。

要一劍泯恩仇!

「好小子。」南宮月瞧見葉陽的劍氣如此厲害,瞬間就破掉了自己不滅乾坤劍的所有招數,臉色微微一沉,冷喝一聲,就在葉陽那一劍即將貫穿她眉心的時候,突然她整個人冷笑一聲:「葉陽啊葉陽,大概你忘了,我身上有可以吸收一切武道神通的焚仙圖,你手段再逆天,可惜也對我沒有半點用。」

轟隆隆!

一股焚仙的力量突然從南宮月體內爆發。


緊接著,一道火光閃爍的畫卷,出現在了她的身前。

這畫卷通體火紅,其上繪著一個個仙人,但這些仙人在火焰的炙烤下滿臉扭曲,哪裡有半點仙風道骨的模樣。

焚仙圖,南宮月的最大依仗,終於被此女施展出來了。

「好強大的畫卷,這到底是什麼寶貝?」

「焚仙圖,這就是焚仙圖,李君墨為此女煉製的焚仙圖,原來就是此物,果然不凡,傳遞出來的力量讓我的靈魂都在顫抖,彷彿要被無情的吞噬。」

眾人議論紛紛,目不轉睛的盯著擂台。

當!

葉陽那絕命一劍,本來是要刺殺在南宮月身上,但最後卻刺殺在了她身前懸浮的焚仙圖上。

嗚嗚嗚。

當葉陽的劍撞在焚仙圖上時,立即感覺手臂發麻,有一種撞在鋼鐵上的感覺,火星都在飛濺。

他的劍與焚仙圖接觸的那一刻,劍身上蘊含的衝天劍意,破天劍氣,全部都被焚仙圖裡面傳遞出來的吞噬力吸收了。

剛才葉陽那要人命的一劍,輕輕鬆鬆就被南宮月以焚仙圖抵擋。

嗖。

葉陽急速倒退,避開了焚仙圖的強大吸力,靠近南宮月身前的焚仙圖,他甚至有一種全身的元力都要被吞噬的錯覺。

「哈哈哈,葉陽,你不是很厲害么,怎麼要後退?」

南宮月笑容得意,手一揮,身前懸浮的焚仙圖就緩緩變大,最後一卷,將她的身體完全包裹,形成了一面絕對防禦,將她整個人護在了其中:「焚仙圖,如今已經被我徹底煉化,任你葉陽再逆天,也要被我碾壓。」

「是嗎?」

葉陽面無表情,南宮月對焚仙圖的操控的確超出了他的想象,竟然可以把全身包裹,簡直無懈可擊。

但他並不在意,焚仙圖再厲害,終究不過是一件上品靈器罷了,只是能吸收魔法攻擊而已,並不是真正的防禦法寶。

「你的焚仙圖的確能吸收武道神通,不過你的焚仙圖只是小小的仿製品,能承受多少攻擊呢?」

葉陽收起長劍,抬手就是一連串的掌印。

雷龍嘯掌在此刻完全爆發,不要命的轟殺而出,瞬息之間就是十幾掌。

這其中的每一掌,都能要了一個蛻凡一重天武者的命,能讓二次蛻凡的武者不敢小覷。

但南宮月面對潮水般湧來的巨大掌印,滿臉不在乎,也沒有半點退避,就那麼站在那裡,一副任由掌印打來的模樣,譏諷道:「葉陽,我就站在這裡,讓你徹底明白你我之間的差距。你的手段的確遠超常人,可惜對我來說完全沒用,我就站在這裡不動,你能把我擊退半步?」

砰砰砰!

十幾道雷光閃爍的掌印接憧而至,不要命的對著南宮月進行轟殺,那凌厲的氣勢看得場外的人頭皮發麻,若是換成他們上場,在十幾道掌印下絕對沒有半點倖存的可能,而南宮月卻完全不躲閃。

在一連串的爆炸聲,十幾道掌印準確的轟在了南宮月周身的焚仙圖上,打得焚仙圖一陣晃動,產生的劇烈雷霆之力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滋滋滋的似乎要把焚仙圖突破,攻擊被防護在其中的南宮月。

但十幾道掌印沒有掀起半點波瀾,所有的氣勁,所有的爆炸力衝擊力,全都被焚仙圖毫不留情的吸收了。

在眾人眼裡,焚仙圖完完全全成為了一個擁有巨大吸力的吸盤,纏繞在南宮月周身,使得南宮月整個人彷彿成為了一個黑洞,可以吞噬萬物。

「葉陽,你看看,你使出吃奶的勁打出來的掌印,對我沒有半點用。」南宮月一頭青絲隨風飄舞,盯著葉陽:「你說說,你如今的反抗,又有什麼用?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本來你殺了我九庭宮弟子,死罪一條,但我九庭宮慈悲為懷,只要你跪下來認錯,再當著萬眾矚目的面自廢丹田,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如何?」

「真慈悲啊。」

葉陽聞言,雙眸內頓時迸發出森然殺機,這小賤人不僅要他跪下來認錯,還要他自廢丹田,若是真如此做,成為一個廢人或許可以苟且偷生,但當著全天下的面,炎陽宗的臉面也要被丟盡。

何況整個炎陽宗,還要靠他來保護,他是萬萬不可能讓自己再度成為一個廢人的。

「小賤人,你當我三歲小孩,讓我認錯,你覺得有可能?不如你對我認錯,我也可以考慮放過你。」

葉陽冷冷一笑,看著對面對自己滿臉譏諷的少女,暴喝一聲道:「你以為憑藉焚仙圖,我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大概你內心自以為今天穩操勝券吧?的確,你有焚仙圖在身,其他人遇見你的確拿你沒辦法。可惜,你遇到了我,今天我就要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絕望。」 眾人瞪大雙眼,都沒想到焚仙圖竟然厲害到了那種程度,把葉陽那一連串要人命的掌印全部吸收了。

在眾人的目光下,一桿青銅長矛,出現在了葉陽手中。

是狼神之矛。

「哇哈哈,本王終於又出來啦!」狼神之矛里傳遞出了千年狼妖那興奮的聲音:「小葉子,這次叫本王出來,又想對付誰?」

「什麼?」

看見葉陽手中的長矛竟然會說話,場中的人大吃一驚:「這是什麼武器,居然會說話?」

「一件下品靈器罷了。」擂台上的南宮月譏笑一聲,道:「葉陽,上一次被你用這破武器搶了我的焚仙圖,你以為這一次我還會讓你如願?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嗚嗚嗚。

帝女桑 ,灼燒虛空,空間扭曲,是九天帝火。

「什麼?又是你這小賤人?」狼神之矛頓時怒了:「竟敢辱罵本王,破兵器?本王就讓你見識見識本王這件破兵器的厲害!小葉子,給本王上!」

葉陽並沒有理會千年狼妖的聒噪,手持長矛,一個猛刺,要刺破那九天帝火,攻擊到最後面的焚仙圖。

焚仙圖,只能吸收武道神通,對肉身力量起不到半點作用。

葉陽這一刺,完完全全是普通一刺,並沒有蘊含半點元力,只有這樣,才能傷害到焚仙圖,否者一切又是無用功。

早在決賽開始前,葉陽就想好了對付南宮月的對策,準確的是對付焚仙圖的對策。

憑藉肉身力量,以雷霆般的速度將對方的焚仙圖破解,不給對方半點反應的機會,再將陷入絕望的對方活活鎮壓。

咻!

葉陽的長矛才剛剛刺入那熊熊烈火之中,狼神之矛就傳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本王的媽呀,九天帝火,這次的九天帝火比上次上升了一個級別,燙死本王了。」


「你最好安靜點!」葉陽聽得不耐煩,暴喝一聲,手上的攻勢沒有半點停留,最後刺破無上帝火,當的一聲,撞得焚仙圖轟隆隆作響。

「起到效果了?」葉陽見狀神色一喜,卻見身前的南宮月搖了搖頭:「無知真是可怕啊。野小子,你沒聽到你的器靈說么,我的九天帝火已經上升了一個檔次,達到了一個熔金煉鐵的程度,除非同樣是上品靈器,否者一切武器在我焚仙圖之下都將被熔煉成一地鐵水。」

葉陽一看,果然發現自己的狼神之矛表面有融化的跡象,而千年狼妖的叫聲也越來越慘烈。

他連忙將狼神之矛收回,身形急速暴退,站在遠處表情陰晴不定。

本來他打算以狼神之矛對付南宮月的焚仙圖,誰想對方焚仙圖的厲害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威力超乎意料。

嗚嗚嗚。

看見葉陽暴退而出,南宮月冷冷一笑,纏繞著焚仙圖整個人暴沖而上,似乎要乘勝追擊:「葉陽,你不是很厲害么?怎麼現在一而再的退卻了?是不是感受到了絕望?我剛才的條件不變,只要你跪下來認罪,再自廢丹田,我就饒你一命。」

「死!」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