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這急不來。

“你不是說不怪我麼?”葉寒眯起眼睛,冷笑道。

難道葉天是說一套做一套?

葉天笑着搖了搖頭,“我的確不會怪你,所以我幫你把那些吵着要抓你的人都壓下去了,想動我葉天的兒子,那他們就先過了我這一關。”

葉寒挑了挑眉毛,想不到葉天又幫自己了。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我自己就能處理好。”葉寒皺眉道:“我自己有應對一切的能力。”

葉天對葉寒那不滿的語氣沒有任何的怨言,反而笑着說道:“我知道,但我這個做父親的,總得爲自己的兒子做點什麼,不是嗎?”

葉寒皺起眉,剛想說點什麼,但花影端着茶走了過來。

這是酒店特供的大紅袍,每個套房裏都有。

花影給葉寒和葉天分別倒了一杯,然後乖巧的坐到葉寒的身旁。

葉天打量了花影兩眼,暗暗的點了點頭。

葉寒身邊的女人,每一個都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而且都很聽葉寒的話。

葉天不反對葉寒多找幾個女人,葉家的人都巴不得葉寒多找幾個,這樣能旺盛一下葉家的香火。


“你不必用這些來討好我,我不需要。”葉寒皺眉道:“你也不用一直都強調我是你兒子,反正那也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我覺得你那麼有時間,應該去媽媽的墳前看看,她一個人在下面,很寂寞。”

說到後面,葉寒的臉部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每次想到秦曉夢,葉寒都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因爲,那是自己的媽媽啊。

聽到葉寒提起秦曉夢,葉天也是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嘆了口氣。

“葉寒。”花影握住葉寒的手,因爲她看到了葉寒眼裏的痛苦和難過。

她明白,這是葉寒心中的痛。

“我沒事。”葉寒對着花影輕輕的笑了笑,但眼裏的那股水霧出賣了他。

“小寒,你不原諒我無所謂,我只是想爲你做點事。”葉天再次睜開眼睛,恢復了那一絲柔和,“哪怕不要這份官職,我也不會讓你有事。”

花影微微一怔,想不到眼前的這位中年人能爲自己的兒子付出那麼多。

沒有意外的話,葉天是下一任的一號,這是整個官場都已經知道的事。

但葉天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可想而知他對葉寒的感情。

“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想你這次來NJ,不僅僅是爲了看我這麼簡單。”

葉寒對着葉天揮了揮手,語氣不再那麼生硬。

人心都是肉長的,就算葉寒再冰冷,也終究有感情,葉天說出這樣的話,也是讓葉寒有些驚訝。

葉天點了點頭,微笑着站起身,忽然想到什麼,開口說道:“你爺爺讓我轉告你,希望這次春節,你能回來和我們一起過。”

“當然,最好帶上你的紅顏知己們。”葉天補充道。

這一次,葉寒沒有拒絕,點頭道:“我會的。”

得到葉寒的回答,葉天的眼裏閃過一絲驚喜,但他沒有繼續逗留,深深的看了葉寒一眼後,轉身離開了總統套房。

葉天走好,花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長嘆道:“呼,親愛的,面對你父親,我的壓力真的好大啊。”

葉寒喝了一口茶,輕輕摟過花影的肩膀,笑道:“哪來的壓力啊。”

“還說沒有壓力啊,他可是你父親,還是下一任的一號呢,他無論哪一個身份,都讓我感到緊張。”

花影拍着胸口,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葉寒笑了笑,說道:“這有啥的,我在你身邊,你怕什麼啊。”

“哼哼,你懂什麼吖。”花影輕打了葉寒一下。

“好了,不鬧了,收拾東西,我們該回東海了。”葉寒抓住花影的手,笑道。

此時已經是下午,所以葉寒也準備回東海了,NJ的事情已經處理完畢,繼續留在這個地方已經沒有意義了。

再過一段時間,葉寒將前往英國,那時候,纔是真正面對國際上的各個勢力。

但葉寒懶得去想那麼多,好好享受現在安穩的生活纔是最重要的。

花影點了點頭,不再和葉寒鬧,站起身去收拾行李。

葉寒沒有什麼要帶的,也就那一個骷髏揹包。


當葉寒和花影收拾行李完畢,死神殿的成員已經在門外等待着了。

酒店樓下,停着三輛奧迪Q7。

葉寒和花影上了中間的奧迪,在兩輛車的保衛下,葉寒和花影前往NJ祿口國際機場。

“親愛的,我恐怕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了。”車上,花影靠在葉寒的肩膀上,輕聲道。

葉寒點了點頭,笑道:“我理解,你有你的事情要忙。”

“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花影笑道。

“嗯,不過你走之前,先把轉會的手續辦好,其他的,暗夜集團會幫你搞定。”葉寒說道。

“好的。”花影輕輕一笑,眼裏帶着一絲興奮。

前段時間,暗夜集團還沒安定下來,葉寒讓花影再等一段時間,等暗夜集團安定下來了再和暗夜集團簽約。

現在暗夜集團已經在華夏紮根,花影現在簽約暗夜集團,是最好的時機。

暗夜集團現在收購了彭氏集團,給華夏國內的不少企業都敲響了警鐘,意思就是讓他們不要來招惹暗夜集團,他們想弄死誰,只是分分鐘的事情而已。

華夏**對暗夜集團也是大力支持,畢竟暗夜集團一遷回華夏,就給華夏的經濟帶來了飛速的增長。

特別是東海的經濟,幾乎是做了火箭一樣,快速飆升,一下子就超越了深圳這個經濟特區。

東海市委書記林川幾乎做夢都要笑醒了。

在死神殿成員的保衛下,葉寒和花影來到了機場,登上了那架豪華的波音747。

這一次的空姐不再是藍雪和藍心,而是原來的那一批。

四名空姐的容貌雖然不及花影,但也是美女級別的了。

在四名空姐殷勤的笑容下,葉寒拉着花影坐到座位上。

死神殿的成員們則坐到了飛機後部的普通座位區,頭等艙當然是葉寒坐的。

“準備好了就起飛吧。”葉寒揉了揉太陽穴,對空姐說道。

一名空姐點了點頭,轉身走向駕駛艙。

葉寒伸了個懶腰,花影則乖巧的爲他繫好安全帶。

這一次和葉寒的NJ之旅,花影對葉寒越來越癡迷,她這一輩子,都離不開葉寒了。

“春節,和我一起回燕京吧。”葉寒摟過花影的肩膀,笑道。

聽到葉寒的話,花影的身體忍不住一震。

花影想不到,葉寒會叫她一起回燕京,那可是回葉家啊。

“我的女人都要和我一起回去。”葉寒看到花影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繼續說道:“夕瑤,心語,蒂娜,還有你,你們四個,都要和我一起回去。”

“但…..但是…..我….我…”花影滿臉震驚,但什麼也說不出來。

看到花影這副模樣,葉寒笑了笑,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傻瓜,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到時候我爺爺看到你們,估計會笑的停不下來,他可巴不得我多找幾個女人。”

“難道你真的想多找幾個啊。”花影恢復過來,拍了拍葉寒的手臂。

讓花影有些意外的是,葉寒笑着搖了搖頭,說道:“不會。”

“吹吧你,男人都是不滿足的。”花影嘟起小嘴道。

“哈哈,如果有人要倒貼過來,說不定我就會多收兩個。”葉寒滿臉壞笑道。

“你想的美!”花影伸出雙手,掐住葉寒的臉,在上面使勁的搓着,嗔怒道:“你要是敢,我和夕瑤一起把你咔嚓了。”

想到林夕瑤,葉寒和花影的腦海裏都出現了那個可愛又萌萌噠的女孩。

葉寒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在心中暗暗道:夕瑤,我回來了。

不一會,飛機就在跑道上衝刺,隨後衝上了雲霄。 鳳玄凰的存在一開始成為了清鴻和冷玉蝶費解的角色,經過清瑩的解釋之後夫妻兩人才了解原來如今眼前的青年男子竟然是月余前的那個小男孩。

兩人紛紛感嘆生命的奇迹,一個小孩子竟然可以在一個月的時間成長為青年。

……

清嶼山偏殿,每日午時的用餐時間,清鴻一家和龍族來客以及鳳玄凰都齊聚一堂。

與前一日一樣,圓形的飯桌上,鳳玄凰又提起了昨日之求。


「岳父,您就答應吧,我是真心喜歡您的女兒。」鳳玄凰的軟磨硬泡在冷玉蝶眼中那是專情,娘子歡喜,做相公的也沒法阻攔。

「哎呀呀~風玄你小子也太客氣了,都是一家人,還說什麼說啊,來來來,吃吃吃~~~」冷玉蝶手中握著筷子,興奮不已的頻頻給鳳玄凰夾菜。

一個月前她就在想自己這一位未來女婿長大之後是什麼樣子呢?如今看到如此偏偏少年,美的連女人都自愧不如,竟然如此喜歡自家女兒,她當然高興,因為女兒有莫大的魅力,讓做父母的也覺得臉上有光。

幾天前相公清鴻可是跟她提過女兒的想法,她竟然不甘心嫁人,而是要娶相公。而願意做她相公的人竟然一個比一個身份顯赫。

得知這樣勁爆的消息,冷玉蝶不但沒有覺得怪異,反倒是欣喜的稱讚自家女兒有理想有主見。清鴻也無可奈何,女兒和娘子都是這樣的想法,他也不想因為阻攔這些事而傷了親人之間的親情。


可不阻止不代表就支持,當鳳玄凰提起此事的時候,清鴻只在第一時間的黑了一張臉,閉口不言。

餐桌上,挨著清瑩相坐的龍敖宿聽聞,嘴角多了絲玩味的笑。在冷玉蝶努力在為自己未來女婿夾菜的時間,忽然拉住了清瑩的手腕。清朗的聲音傳遍了整個飯桌上,「清鴻掌門,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可否將您的女兒託付給我,在我第一次於之小女見面之時,就已經喜歡上她了。」

龍七殿下忽如其來的請求震呆了所有人,也驚呆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龍八蝦,龍族之所以子女眾多,而鳳凰一族一向一脈單傳,原因就是龍族荒yin,多妻制度很平常,鳳凰卻講究感情,一生愛一人足矣。

如今龍七開口要娶一位人族的少女也不是問題,大龍蝦也沒有想到只是初次見面,自家哥哥就如此舉動,難道是聽了父王說的話,要盡量的和清靈身邊的人打好關係,因此自家七哥才願意捨生取義……

嗚嗚~~七哥如此大義,真是太令人感動了,龍蝦想著自己是不是也應該付出點行動,娶一個回去?

可一想到清嶼山掌門的女兒出了清瑩就是清靈,如今清瑩被自家七哥看上,那隻剩下了清靈……

想到那個對自己彪悍,在父王面前又對應自如的聰明女人,大龍蝦就覺得該怕,更別說它敢開口提親的了。心中暗地裡搖頭,算了算了,自己就屈身當小弟,這樣也算是討好。

龍蝦的想法並不是龍敖宿的意思,他開口要娶清瑩的目的也只是因為方才聽到了鳳玄凰的話,那隻鳳凰要去清嶼山掌門的女兒,自己就偏偏要去和他搶。

清瑩掙扎了兩下,固執的要掙脫龍敖宿抓住的手臂,可是龍爪的力度可不同一般,只要被他拉住,他不想鬆手別人就很難掙脫。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