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不失地朝着鄒小北點了點頭後,劉主任這才繼續說道。

“你們只要管理一下東餐廳的食品安全還有環境衛生就行了,若是可以的話,每個月順便查一查他們的賬單就成。

這事的話,就當老師我欠你們一個人情,學期結束了,我讓你們的幫助人一人給你們頒一個獎狀如何?”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不由撇了撇嘴。

真當他是5歲小孩,一張獎狀就能把他哄開心了不成?


搖了搖頭,看着面前一臉“真誠”笑容的劉主任,鄒小北臉上的微笑也漸漸消失。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這不由讓鄒小北感到了一絲絲的憤怒。

搖了搖頭,鄒小北怒極反笑道。

“人獎狀的話,人情實在是太大了,我們就不需要了。

不過劉主任你既然欠我們一個人情的話,不如當面還清了如何?以防你一直惦記着晚上睡得不踏實。

這樣吧……劉強這才犯的事情也蠻大的,若是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都不敢來上學了!

劉主任你看這樣如何,瘦猴他雖然有錯在先,但是難免不是受了劉強的蠱惑。

劉強和他的小團隊,只有沒了劉強,他們就羣龍無首,自然如鳥獸散了。

幫我個忙,保下瘦猴,讓劉強滾蛋這事就差不多得了。

還有,此次我們幫學校的西餐廳重新大裝了一番,花了我們不少錢,總不能讓我們免費當勞力不是?

我希望爲了學校食堂三年的承包權都在我們手中,價格的話,還和今年一樣,一年60萬如何?”

“什麼!這不可能!而且這已經是兩個要求了!”

聽到鄒小北提出的條件,劉主任的臉色就是一變。

再看着鄒小北的目光,劉主任頓時收起了他的輕視之心。

面前的學生哪裏是什麼孩子?說他是混跡江湖的老油子他都信!

再看着鄒小北看他的輕視目光,劉主任瞬間感覺自己的臉是火辣辣的。


知道剛剛的小伎倆被鄒小北看穿了後,劉主任的臉也是青一陣紅一陣。

咬了咬牙,劉主任思考片刻後這才說道。

“鄒小北,你的要求實在是太多了!我不能全部滿足!

劉強的話……他家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關係的,我能做的,就是讓他休學一年!

至於學校食堂未來三年的承包權限,這也不是我一個小小的主任可以決定的。

但是若是你們幹得好,再將東餐廳也一塊裝修了的話,未來食堂全部餐廳的一年承包權限,我這邊還是能幫你爭取爭取的!”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的臉上不自覺地流出出了一絲微笑。

剛剛他提出的要求,本身就是試探,沒打算能夠真的實現。

現在看劉主任居然如此上道,鄒小北還能如何?

自然是同意了! 點了點頭。

這場略顯陰暗的交易就結束了。

至於瘦猴能不能保住,從頭到尾鄒小北都沒有興趣知道。

笑呵呵地叫醒了一旁依舊在神遊的水遠洋後,兩人就離開了辦公室中。

眼下,還有東餐廳這樣的爛攤子需要兩人處理。

當真是時不我待!

等到這邊鄒小北和水遠洋回到了西餐廳後。

此時,鄒小北的一幫小弟們正略顯焦急與好奇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

大家都想知道,劉主任還他倆過去到底是要談些什麼。

看着衆人一副好奇寶寶的目光。

鄒小北不由笑着說道。


名門軍婚︰軍少,強勢寵

不是什麼大事情,就是蘇明川這小子不是住院了嘛。

我又想辦法把劉強這孫子給送回家了。

今後,東餐廳暫時交給我們打理就是了,哥幾個有誰想過去的?”

聽到鄒小北的話,現場的氣氛先是一陣歡騰。

沒想到大家和東餐廳的人鬥了這麼久,今天可算是有了一個結果了。

不僅如此,如今學校沒有了劉強和蘇明川這兩個害羣之馬,可以說整個學校都是鄒小北的天下了!

就比如鄒小北的工作室。

沒有了蘇明川等人,大家再也不用擔心有人舉報了!

等到這個月的利潤下來了,到時候鄒小北的電腦錢就夠了。

如今工作室內,還能再放近50臺的電腦。

假若一臺電腦要600元,50臺就要30000塊。

好在,沒了劉強的奶茶店,以後學校的獨家經營權就掌握在鄒小北的手中的!

甚至鄒小北還想,若是能夠買到學校的一家店鋪的永久經營權那就更好不過了。

當然,除非花費很高的代價,否則學校不會同意就是了。

不過眼下並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鄒小北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幹!

等到這邊衆人高興過後,衆人卻又泛起了難。

在得知學校居然將東餐廳交給了鄒小北和水遠洋打理後,衆人又不由撓了撓頭。

能跟鄒小北混這麼久,再笨的人也明白這裏面的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此刻,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還是性急的馬龍率先問道。

“那個小北,學校讓我們去接受東餐廳,沒有說把東餐廳整個交給我們,只是讓我們暫時幫忙管理嗎?”

“不然呢,人家蘇明川可是交了錢承包的,白紙黑字上的合同可寫得是明明白白,哪有趕人走的道理。”

“這……難道我們真的要幫蘇明川打白工不成?這也太憋屈了!”

聽到馬龍的話,周圍的其他弟兄們也不由點了點頭。

好不容易這邊蘇明川被大傢伙弄走了,但是現在卻要幫他打工。

這誰受得了?!

所以當大家得知這個消息後,所有人的情緒都不是特別的高漲。

而鄒小北,則將大家的情緒都看在了眼中。

不由得,鄒小北嬉笑說道。

“怎麼了這一個個的?這點事情就被嚇軟了不成?

我還告訴你們了,我不僅答應了劉光頭暫時打理東餐廳,我剛剛還答應了他要幫東餐廳裝修一番,裝修成和我們這兒一樣的風格!”

“什麼?!”


青帝重生 北哥,你咱就突然想不開了呢?!”

“啥?!真的假的,北哥,是不是劉光頭威脅你了!”

“憑啥,這裝修學學校是管出還是咋滴?憑什麼要我們幫忙?!”

“北哥,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資敵可是大忌!”

聽到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吵嚷着,鄒小北的頭都要大了。

連忙攔住了衆人,將他剛剛想好的話說了出來。

“悄悄你們這點出息,你們都懂個啥?你們真以爲我是個甘願吃虧的主?

告訴你們吧,劉強休學一年就是我和劉光頭提出來的條件之一。

其次……就是學校明年的承包權也給了我們!記住是整個食堂!你說我答不答應?!”

聽到鄒小北的話,所有人的眼睛頓時一亮。

若是這兩個條件換人接手的話,那確實是一場不錯的利益交換!

接着,衆人就看到鄒小北冷冷一笑說道。

“還有……這劉光頭既然讓我接手了東餐廳,我們不中飽私囊一波怎麼對得起劉光頭對我們的教養不是?

雖然錢我們不能拿,但是給東餐廳故意使點絆子啥的,那還不是簡簡單單?

等我們把學生們都拉倒西餐廳了,想賺錢還不簡單?”

聽到鄒小北的話。

頓時,所有人的的眼睛都不由一亮!

一個個,都目光雪亮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

不由得,所有人都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笑了起來。

高!實在是高!

就這樣,鄒小北帶着他們的小弟們浩浩蕩蕩地來到了東餐廳的方向。

因爲早上的事情一鬧,如今的東餐廳顯得十分的冷清。

再加上貼在劉強奶茶店上的封條。

無不給東餐廳添上了一股蕭瑟之感。

對此,鄒小北的臉上並未太多的表情。

這個社會本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分得清什麼對與錯、黑與白?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