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對猛獁已經有兩層住房高,在妖獸之中也算體型巨大的了。

七彩血蛛吸了個飽,回到葯魂肩上,肩著那兩頭巨型猛獁,眼中沒有一絲驚駭之色。

砰——


不遠處又有巨響傳出,葯魂轉頭仰視,一隻巨大的紅色巨蟒從地底鑽出,直立身子,這巨蟒體型高達十丈,口中不時吐出信子,卻沒有看葯魂一眼,而是將注意力鎖定在那兩隻巨型猛獁身上。

這兩隻巨型猛獁每一隻都有兩千近重,這巨蟒體形也夠大,不過要吃下一隻猛獁都有些不可能,吃下去,肚子得撐成什麼樣,它也不怕撐爆?

巨型猛獁停下腳步,它們想要對付的人是葯魂,沒有想到半途沖了一隻巨蟒出來。

那巨蟒渾身血紅,如同鮮血,雙眼大如龍眼,信子吐有三尺長,猛獁來到眼前,並未有絲毫退縮。

哈——

血紅巨蟒張開巨口,口中有血紅氣體繚繞,一瞬間,此地充滿濃烈的血腥氣息。

那兩隻巨型猛獁先是不懼,直到聞到這股血腥氣體時似乎確定了什麼,轉身向後急速跑開,彷彿看見這條血蟒如同看見了瘟神一樣。

淬體境九重,葯魂確定了這隻血紅巨蟒的實力。

「小子,要不要我出手來對付這隻吞天血蟒。」火晶鳥突然開口道。

「吞天血蟒?」葯魂面色微凜,向一旁退走幾步,傳音問道。

他的目光時時停留在這吞天血蟒身上,那血蟒正在吞噬地上猛獁的鮮血,似乎忘記了葯魂的存在。

「是,這東西遠古時期就存在了,一直存留至今,和小七一樣,都是吞噬鮮血成長的主。而且實力比小七強大多了。」火晶鳥爆出秘辛。

葯魂聽出這小火晶話里的其他意思,他緩緩傳間道:「你的意思是?」

「如果可能,收服他,作為寵物作為戰獸都不錯,因為它和你、小七都是一路貨色,都需要靠血氣來提升修為……」火晶鳥說得很嚴肅,沒有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味。

「等等,一路貨色?你丫的說不來人話可以不要話……」葯魂有點火起,這是故意罵人呢還是想要闡述一點沒有褒貶含意的議論。

「我的意思是——」

「好了,我差不多知道了。」葯魂覺得這火晶鳥想要說好人話,還要花很長的時間。

「你知道就好,他現在已經達到淬體境九重,如果放它出去找血氣資源,比小七要牢靠得多,修鍊一途,很重要的一環就是資源,資源等不來,要自己去找。」火晶鳥擺出一副修鍊老人的樣子,看葯魂看了就想把它的臉揉上一遍,也太老氣橫秋了。

葯魂沉吟一下,傳音道:「如果契約它為戰獸,讓它和鑽地鼠王一起打洞搞聯誼,那不就成了蛇鼠一窩了?」

「呃,還有一根人蔘和體型越變越大的蜘蛛。」火晶鳥開著玩笑。

「還有一隻怪鳥。」葯魂傳音也在笑,「呵呵,雜毛鳥……」

「你……」火晶鳥有些無語。

哈——

血蟒吸飽喝足之後,打了個響嗝,擺了擺頭,降下身子,向蟒洞爬……

葯魂被深深的無視,敢情這畜牲出來就是為了吸猛獁的血的,等等,我的猛獁。

地上的猛獁已經被完全抽干,乾癟得不成樣子,就算再好的料理高手用它也烤不出好肉的,葯魂怒氣橫生,罵道:「站住!」

那血蟒頓了一下,繼續向蟒洞游去。

「敢無視我,讓你試試我的極重劍!」葯魂怒喝一聲,舉著極重劍朝那血蟒奔去。

感受到葯魂的殺氣,血蟒轉頭,主動向葯魂遊了過來。

轟——

極重劍砍在血蟒偌大的鱗甲上,那鱗甲的防禦力極強,絲毫沒有掉落的痕迹,而血蟒也沒有受傷,站高身子,張開血盆大口,向葯魂怒咬而去。

吞天血蟒雖然平時只喝血不吃肉,但不代表它憤怒時不吞人。它喝飽了猛獁血,想回蟒洞中休息,一覺可以睡到明天中午,那時陽光正好,出洞晒晒身子,又可以開始一天的捕食大計,眼前這小子體形太小,放他一條生路,他竟然還敢主動進攻。也罷,既然想要送死,那就吃了你。

血蟒一口咬空,由於力量太大,整顆腦袋都陷入草地之中,葯魂舉著極重劍,身法沒有平時快,但也能飛速躲開巨蟒攻擊。

砰——

又是一劍打在吞天血蟒身上,這吞天血蟒彷彿不怕疼似的,從草地里拔出頭,再次對著葯魂咬去。

葯魂直接跳上吞天血蟒的頭,一劍拍下,這劍重三千斤,不是普通妖獸能抵抗的。火晶鳥叫葯魂收服吞天血蟒,那也要看這吞天血蟒有沒有讓他收服的興趣了。

吞天血蟒見頭上的人力量有限,只是他手上的劍極重。那劍雖然破不開它的防禦血甲,但若是讓他一直敲下去,也會讓人受不了。

吞天血蟒猛的向地面怒撞而去,葯魂瞬間失重,葯魂吼道:「想擺脫我,沒有這麼容易。」


身形下落,那吞天血蟒竟然將頭砸入草地,這是想要共歸於盡?

葯魂眼中湧出一抹駭然,這血蟒是真瘋了,拍你幾劍也用不著跟我拚命吧。眨了兩下眼,葯魂想開了,我怕什麼,我現在全身黃銅,草地怎能傷我?

那血蟒的血甲極硬,蟒頭扎入草地后整個身子借著力道繼續向地底擠去,強行將周圍的土地擠開,想要藉此甩掉葯魂。

「老子有銅電晶體,有它,還怕你上天入地?來啊,再玩大一點都行!」葯魂怒喝完后,有些後悔,帶有青草氣息怕泥巴飛入他嘴中,那滋味不好受。

血蟒入地十丈,蟒身全入地中,葯魂也隨之沒入地中。

強龍不壓地頭蛇,葯魂此時才明白這個道理,這條血蟒不是地頭蛇,而是一條凶性未泯的超大妖蟒,隨著後天修鍊的進行,這蟒蛇的體型還會加大。


轟——

一條血紅巨蟒帶著葯魂沖向高空,離地約三十丈,巨蟒還在繼續騰飛……

三息之前那血蟒帶葯魂躥入地下三十丈見葯魂不怕土地擠壓,旋即整個身子盤成數圈,尾部發力,直接飛沖高空。

葯魂在空中展開雙臂,狂風在他耳旁呼嘯,一時間他竟有豪邁之感在心裡油然而生,口中狂呼「喲呵」!

囂張至此。那血蟒想飛入高空,直接把葯魂摔死,就算葯魂抱著它又怎麼樣,它能抵抗重摔巨力,葯魂能嗎?

從幾十丈高落到地面,淬體境六重之人就算快要完成淬骨,那也是無用,骨頭摔不斷,心肝肺摔不摔得爛?

血蟒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但它一直忽略了一個問題,背上少年身上從一開始就有一層黃銅色的銅皮,這銅皮附在身,別人連一點傷害都沒有受到。

轟——

再次怒砸而上,葯魂抱著血蟒,在地底極速穿行,泥土在眼前飛濺,沙石高速射向葯魂身體,火花四濺,卻不能破除葯魂一身銅皮。

「我修鍊銅電晶體時全身骨節被高溫澆築,閃電在全身遊走煅燒,我的骨頭早已不是一般骨頭,你想要弄傷我,看你還有多少能耐!」葯魂心思有如電閃,絲毫不懼這巨型血蟒。

轟——

血蟒再次飛向高空,葯魂輕哼一聲,默默不語,要收服你,就得讓你從內心裡臣服。

轟——轟——轟——

地面不知被血蟒鑽出多少個洞,密密麻麻。

血蟒再一次射入洞中,這一次它似乎沒有停下的打算,而是瘋狂向地下潛行。

葯魂目光微閃,有了一絲謹慎,看你能玩出什麼把戲。

入地七百丈,越到下面,空氣越加稀薄。

葯魂眼睛微眯,它想要搞什麼,下面的怎麼溫度越來越高,莫非……

轟——

一大塊岩石被血蟒擊穿,一人一獸掉在一塊平地上。

啪!

巨響傳出。葯魂從血蟒身上掉了下來,這是一個地底岩洞,下面是一個四五十丈的小淵,裡面翻滾著滾燙的岩漿,小淵左右都有岩石。

這是一個完全純天然形成的岩洞,葯魂環顧四周,沒有發現明顯的出入口,這裡除了一些能打洞的妖獸來過,沒有髮型人的遺迹。

「地底七百丈就有岩漿?這個……」葯魂喃喃道。根據他在葯族分堂所學的東西,地底七百丈一般還沒有岩漿出現,還要在更深的地方才會出現岩漿。

入眼都是不停翻滾的高溫岩漿,把這地底照得通紅。葯魂完全不擔心血蟒會突施冷箭傷害他,他有黃銅膜遍布全身,這蟒想要咬穿也絕非易事。

這血蟒還真的沒有要咬葯魂的意思,它知道身旁的少年不好對付,之前不停敲打它卻未下狠手也猜出對手想要將其收為戰獸的意思,但它豈是那麼容易屈服的妖獸?

吞天血蟒是遠古妖獸變異種,種族延續幾十萬年,這一種族雖不是神獸也不能被小覷。

一人一獸就像沒有任何衝突發生過一樣,一蟒蜿蜒在地,一人把只矮一個頭的極重劍立在地上安靜站著。

葯魂知道他沒有殺心而是有契約之意已經被對方感受到,而血蟒帶它來這裡也不是偶然為之,必有它的意圖。

想要伺機剿滅他?葯魂並不這樣認為,他就算用岩漿洗臉毀了容,有黑白茶花,他不相信醫治不好,不過他也沒有病,會拿岩漿來洗臉…… 血蟒開始動了,它沿著山壁緩緩向前爬。

撲通——

血蟒直接跳進岩漿之中,頓時把葯魂嚇得夠嗆。

難道不想和我契約要淪落到自*殺的地步,要不要這麼凄慘啊……

「它敢跳下去,想來是不懼那岩漿的高溫了。」葯魂面色微怔,認真分析道。

火淵下,血蟒冒出個頭,口裡吐出一大口熔岩,葯魂視線上移,那熔岩吐在岩漿水面一個小石台上,而那石台之上有一團小火苗。

葯魂注意力集中在那團小火苗之上,那團火苗呈血紅色,它下面是一塊晶石,那塊晶石同樣血紅,而那火苗和那晶石連體生長,不分彼此。

「它想暗示我什麼,難道那團火苗有什麼古怪嗎?」葯魂喃喃道。

突然,血蟒給葯魂發送心神交流:「如果你能吞下這團火苗,我就當你的戰獸。」

葯魂輕哼一聲,莫非這團小火苗極其厲害,那血蟒想要誘使我吞下以此來殺我?

葯魂微微點頭,這種可能性極大,現在的妖獸明著搞不贏,竟然玩陰的,等等,我為什麼可以收到它的心神感應,按理說只有契約后的戰獸和主人之間才能傳送心神感應吧,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葯魂有些為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血蟒到底想要玩什麼,用那小火苗殺我還是想要我在它面前證明我的勇氣是有多麼大?

「紅鸞精晶火?」火晶鳥突然出現在在空中,撲騰雙翅,顯得無比激動,「小子,你有神氣了,這是紅鸞精晶火,地級火焰,這東西的威力可比人級火焰強多了。」

「地級火焰,地火?」葯魂喃喃道。他曾經見過葯意和葯喜的地級火焰,兩者的威力都非常強,葯菲兒的三角狂犀火焰成長得較快,現在隱隱也有地火水準了。

地火,分堂導師精英級別以上的人物才會擁有的火焰,而現在,就有一束放在葯魂的面前。

「這紅鸞精晶是地火,紅鸞是火鳳的一種,火焰威力自然強勁,這紅鸞精晶是紅鸞實力進階時留下來的元力晶石,這種晶石溫度很高,從而燒出一把火,就是那晶石上的紅鸞精晶火。小子,你敢不敢把它和自己身體融合在一起,但是吞噬融合地級以上的火焰,風險相當高,一個不小心就會把你燒成火灰。你們葯族那些擁有地級本命火焰的人都是先天武魂強大,後天稍加努力就升級為地火的,如果本身沒有這種可以成長的火焰武魂而強行吞噬融合這麼強大的東西,風險實在是太大。」火晶鳥懸浮在空中,表情極為凝重,「但是你已經碰到這種火焰了,如不吸收實在太可惜,錯對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小子,你敢不敢搏一下,如果你失敗,我這妖靈體也會被燒成火灰,他娘的,我的心跳好快,真的要吞噬融合嗎,心理壓力好大,好刺激呀……」

火晶鳥興奮的在空中亂舞,把葯魂的心情也帶得悸動起來。

「你的心跳好快……你早就沒有心了好么?」葯魂不忘吐槽。

兩個人心情總算是平靜下來,葯魂面沉如水,冷靜的道:「火晶,你告訴我該如何吸收。」

「嗯,別人我還不好說,你有黑白茶花這種擁有吞噬凈化能力的強悍武魂,我的建議就是利用你的先天武魂壓制住小火苗的火焰威力,先把那小火苗從紅鸞精晶上逼退,然後吞噬掉那塊紅色晶石,只要吞噬掉那塊紅色晶石,然後煉化它,那塊小火苗和那晶石是伴生關係,因為你已經煉化了晶石,因此紅鸞精晶火也會寄生到你體內,從而你就擁有了紅鸞精晶火。當你能自由的控制它的溫度后,降低紅鸞精晶火的溫度,也你現在抵抗高溫的能力它不會把你燒滅,而且你擁有如此強勁的火焰后,每日都可以用火焰淬鍊你的身體,逐日增強你抵抗高溫的能力。而且,只要你擁有紅鸞精晶火后,你抵抗高溫的能力馬上就會提升很多,一般的人級火焰休想傷你分毫。」火晶鳥見多識廣,告訴葯魂吞噬的關鍵。

「不過你要知道那紅鸞精晶本身就具有高溫,雖然它和紅鸞精晶火都燒不了你的武魂,卻能燒毀你的肉身,即便你是先吞噬紅鸞精晶,那也要極為小心。」

葯魂面色平靜,「有沒有什麼具體手段可以抵抗紅鸞精晶的高溫?」

火晶鳥想了想,「有,你吞掉那紅鸞精晶之後,立即用體內的寒煞氣體冰封自己,用那寒煞那極寒之力與紅鸞精晶對抗,不停消磨紅鸞精晶內的高溫能力,將其煉化為身體的一部分,在氣海里開闢一個空間,把煉化來的能量放在氣海里。那紅鸞精晶的能量越來越小,想要燒毀你的難度就會越來越大。另外,我會幫你護法,和你的武魂一起鎮壓那紅鸞精晶火,讓它不靠近你。如果你有異狀,我也會出手助你,因為你被燒沒能了,我在這世間也呆不了幾個時辰了。」

「用寒煞去煉化紅鸞精晶中的能量,我懂了,只要煉化了那紅鸞精晶后,那紅鸞精晶火便能為我所控了吧?」葯魂眼中有期待的神色閃過。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