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年長的警官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地下的人形洞,再看看旁邊五層樓,然後撓了撓頭說:‘‘不是吧,從這五層樓落下來根本不可能撞那麼深的洞吧!’’,那個警官說完,用手電照了照人形坑內,一個渾身躺着鮮血的模糊物體躺在裏面一動不動。

那個警官像發現了新大陸樣照乎另外幾個警員過來,讓羣衆打120急救。

那幾個警員跟着警官的指示將手伸進人形坑裏,兩個警員抓住雙腿,兩個警員抓住雙手,一個警員抓住頭部往外扯,就在這時,人形坑裏的物體動了。

一股氣流直接將手腳上的警員彈出警示線外,只留下一個抱住鬼煞頭部的那個警員留在哪裏,不過仔細一看才發現,鬼煞的雙手正抓着那個警員的手臂一動不動,黝黑的五釐米長指甲,已經深深鑲入了那名警員的骨頭裏。

那名警員痛的在人形洞上痛苦的嚎叫,因爲雙手被鬼煞束縛而無法掙脫,另外幾個警察見此情況迅速彈出手槍向這裏慢慢走來,因爲他們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圍觀的學生看到警察掏出手槍和那詭異的雙手後,已經知道危險升級了,所以都乖乖的回宿舍關好門窗睡覺去了,只留下幾個比較能的男學生和學校管理層的人員站在哪裏。

幾個警察手持手槍距離人形洞越來越近,就在這時從人形洞裏傳來了模糊的聲音,那種聲音就像帶走磁性一樣說:‘‘都得死,都得死!’’~

那個聲音剛落,人形坑方圓兩米土地破裂,再看看那站在人形坑上的那個倒黴警察,已經被一個渾身流着墨綠色液體而且兩米高的鬼煞用一隻手舉起,隨着一聲慘叫,那個警察雙手被生生撕下填進了鬼煞口中,那撐破的嘴皮流着墨綠色液體混着鮮血,嚇得那些管理員,記者,還有那些裝大膽的人快速向四周逃跑。~

另外幾名持槍的警察舉槍向兩米高的鬼煞開搶射擊,子彈從鬼煞身體上穿過,留下一個洞口,然後迅速癒合。~

那鬼煞沒有在意這些普通人,也沒有殺了這些人,而是仰天長嘯一聲,然後默默的說:‘‘可惡的南毛道士和妖屍一族,我上古魔咒修者一定要找你們算賬,不死不休。’’,說完一展羽翼順着我剛纔飛過的波動向郊區奔去。

郊區的平房內,周潤法正躺在毛叔屋裏的地下室,而毛叔並沒有救他,而是設壇擺陣,看那架勢,比看電影中的茅山道術都牛擦。

毛叔邊擺陣邊說:‘‘此九天玄陰煞,記載與南毛第三代祖師洪金寶,至陰之體,陽符對其運用不大,而且此類煞專佔女性鬼魂的魂體,霸佔後絕不會輕易離去,而且復仇心十分強,看此情景,,我想她已經追來了。’’~

我和王聖撤退的時候沒想到會有這個情況,在我想那個莫名的鬼煞時,王聖對毛叔說:‘‘師傅,那鬼煞厲害的很,你要小心!’’~

我聽到王聖喊毛叔師傅,我納悶了,對王聖說:‘‘不對啊,以前我看你喊毛叔師傅我沒在意,可是你不是跟着你叔修行的嗎!’’~

毛叔和王聖相視一笑,然後毛叔說:‘‘王聖他叔死之前,曾經留下遺言,要我在他死後一定收王聖爲徒,並且收留他,現在他死了,王聖自然就成了我徒弟,而且我一個人孤獨一生,臨死之前有個衣鉢傳人也有臉面下地府見列祖列宗了。’’~

毛叔說完後,也不容我們多問,就說:‘‘她來了,你們站在一旁,看我來收拾他!’’,毛叔說完掐動手決,一道道太極圖在他身體周圍旋轉,這一下毛叔算是讓我真正見識了道家的道法,我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太牛逼了!’’~

所謂陰煞生風,九天玄陰煞也是如此,到來之前陰風大作,大有決鬥之勢,這就是人未到,威先到。

在百米之外我們就清楚聽到那九天玄陰煞狂笑着揮動暗黑的羽翼在百米外的高空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米的距離瞬間即至,九天玄陰煞在道壇的五米之外的離地半米之處懸浮,用蔑視的眼光看着毛叔說:‘‘可惡的道教,當年如不是我魔咒傳人留下你祖先一命,你們早就破滅了!’’~

問聽此言的毛叔驚訝了,他不知道對面居然是上古魔咒傳人的玄陰傀儡。

雖然毛叔吃驚爲什麼上古魔咒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但是這個時候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毛叔撇着兩片鬍子說:‘‘我以爲是誰呢,原來來的只是上古魔咒的傀儡,比起幕後的真人,你要知道,這個傀儡是有多弱的,今日我就讓你真正見識見識道派驚天大法。’’,毛叔說完掐動手決,催動太極陣運轉了起來。~

所謂太極陣,屬道家至柔之陣,困鬼之鎖,力量什麼的要在裏面正常發揮,那根本就是扯淡。

運轉中的太極陣將那個傀儡籠罩在內,只見那個傀儡用蔑視的口氣說:‘‘哼哼,數千年之前,我上古魔咒的傳人就是敗在你們這個陣法上,數千年後的魔咒傳人對你們的這個陣法可謂是瞭解的很啊!’’~

毛叔問聽此言,神情顫動了一下,因爲他已經感覺到數千年來從來沒有被破開的太極陣,居然也有了被破開的徵兆了。

再看看那個傀儡,在陣法中攻擊着每一個陣點,終於過了十分鐘,太極陣宣告破裂。

陣法破裂,宣告着施陣着元氣大傷,毛叔吐了一大口鮮血,站立也顫顫巍巍。

見到這個情況,我直接化爲戰鬥狀態衝了上去給了鬼煞一擊重拳,而王聖則跑過去照顧他師傅。


我和鬼煞的戰鬥,在今天的第二次戰鬥再次展開……

(兄弟們,如果看曉東的作品還覺得湊合的話,請投票支持一下吧,曉東在這裏謝謝了。^_^) 再一次的交手,我覺得這九天玄陰煞的實力居然又漲了一截,不過傀儡終究是傀儡,即使擁有再大的能量也不能像本人駕臨一樣靈活。

我以我獨特的速度優勢攻打着九天玄陰煞的後背,不一會兒她的一隻羽翼別被我強行撕下,然後抓住九天玄陰煞再次從數百米的高空狠狠的扔下,在大地上除了發出一聲響外,還蕩起了滾滾煙塵。

因爲這裏是郊區,四周除了幾十間平房外便都是樹林,而且在這裏大多數都是務工,這些務工一般晚上大部分都有活,所以也不一定會回來,所以這聲悶響並沒有引來人的觀看。

又是同一招,但是這一次的效果並沒有上一次的理想,等到煙塵褪去,一個身影自小腿以下全都埋入土中,背後一支被撕掉的羽翼流着黑乎乎的液體,正一動不動的站在哪裏,好像她根本就感覺不到背上的疼痛一樣。

就在這時毛叔對着王聖說:‘‘快,快用道祖的那把鋼劍去超度她體內的冤魂,這樣她就會減少一半的實力。’’~

這時王聖纔想起了那把鋼劍,快速跑進屋裏,從包裏拿出那把鋼劍向一動不動的玄陰煞刺去。

毛叔看着王聖的動作,驚呆了,大喊道:‘‘你爲何這麼屌,錯了,還有口訣呢!!!’’~

可惜這個時候王聖已經接近煞體了,已經可以看到鬼煞那不屑的眼光看着王聖的那把沒有半點威力的劍。

‘噗嗤’鋼劍入體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裏顯得多麼刺耳,只聽見王聖鬱悶的說:‘‘你爲何不早說!!’’,就被玄陰煞給甩了出去,落在十米外的土地上。


好在郊區沒有那種水泥地,如果王聖要從十米外落到水泥地上,就像一倆高速行駛的汽車裝上一個人一樣,不死也殘!

九天玄陰煞埋入地面的雙腿已經拔了出來,雖然她已經失去了飛行的能力,但是她在地面的戰鬥狀態也是不容小窺的。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玄陰煞並沒有繼續攻擊王聖和毛叔,而是向屋裏走去,好像有她要尋找的東西似的,就在這時我想起了周潤法還在裏面!~

我俯衝下來與玄陰煞相隔五米,站在平房的門前與玄陰煞對峙,我相信現在這裏只有我自己是這個玄陰煞的對手,毛叔和王聖已經宣告撲街。

玄陰煞看到我阻擋在她面前,也停下了腳步,便用她那女不女男不男的聲音說:‘‘讓開,我要先處理叛徒,再慢慢消滅你們!’’~

叛徒!我聽玄陰煞這麼說,就更納悶了,難不成周潤法也是上古魔咒的傳人,可是我想一想也覺得周潤法不像啊,一個儒雅男士怎麼可能與這麼可惡的上古魔咒聯繫到一起呢,於是我疑惑的說:‘‘你說的叛徒,怎麼可能與周潤法有關,你就不要再污衊別人了,反正不管怎麼說,你要傷他,只有三個選擇,一是我死了,二是你把我們三都殺死了,三是他自己死了,你看着選吧!’’~

其實我問玄陰煞的話並不是真心問她的,而是爲她背後十幾米外的王聖爭取時間,因爲我看到王聖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手裏那把鋼劍在滴了他的鮮血後,再加上王聖已經唸了口訣‘急急如律令!’’,鋼劍上面的梵文已經開始發光了。

玄陰煞不屑的面對着我,完全沒有感覺到身後的危險,而是說:‘‘你不躲開,我就讓你早點死,在我上古魔咒記載中你們妖祖可是我們的試驗品,收拾你,我們魔咒修者不差這一點功夫!’’~

聽她這麼說,我不樂意了,對着玄陰煞豎起了中指,然後指指她的身後說:‘‘今天看來是我們要把你給ko了。’’~

шшш⊕тт kдn⊕¢ ○

玄陰煞不明白我的意思,隨着我指的方向看去,只見王聖已經距離自己還有半米之遙,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只能乾瞪眼看着那把佈滿梵文的鋼劍插進自己的小腹。

因爲玄陰煞本來就是傀儡,不像真人那樣靈活,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把劍插進自己的小腹。

隨後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王聖又被甩出了十米,再次與地面親密接觸。~

這一劍在毛家說來叫泄陰,中劍的鬼怪魔煞一律減掉一半的功力,不過我覺得這個說法好像是打怪發的一個大技能一樣。~

玄陰煞看到自己中了這一劍,知道自己功力大失,便開始想着如何逃跑。

此時的玄陰煞小腹上的劍孔正在流着黑乎乎的液體,隨着玄陰煞的每一個動作流淌在地上,流在在地上的液體在夜色中顯得是多麼的怪異。

毛叔雖然元氣大傷,不過身子骨可是堅挺的,跑到嘴啃泥的王聖身邊撿起那把劍,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劍身上一點,然後說了聲急急如律令就衝進了與玄陰煞的戰鬥範圍。

毛叔雖然年過半百,不過身子卻壯的很,連我這骨瘦如柴的大青年都納悶他胸前的咪咪肌和那八塊腹肌是怎麼練的。

只見毛叔衝進去後對我說:‘‘曉東,離遠點,今天就讓你看看我毛家多年來累計的茅山術。’’~

我恩了一聲一閃閃到了王聖身邊,此時的王聖正在拼命的吐口中的泥土,我打趣道:‘‘王聖,今天泥土新不新鮮!’’~

王聖鄙視了我一眼,然後抓起一把土說:‘‘今天的土很便宜,你要不要來點。’’~

我嘿嘿一笑道:‘‘王聖,快看毛叔是怎麼打的!’’~

此時的毛叔和失去一半功力的玄陰煞打在一起,顯得佔到了上風,而玄陰煞卻一直處於被動挨打的份。~

玄陰煞此時已經顧頭不能顧尾,顧尾不能顧頭,當她護住屁股的時候頭上都會收到捱打的信號,當她顧頭的時候,屁股上都會捱上一腳。~

終於玄陰煞受不了如此的**,只能屈尊的一擺手說:‘‘停停停停停,不帶你們這樣的,我認輸了好伐!’’

不過迎接她的又是一劍砍來,搞得玄陰煞功力幾乎盡失,鬱悶不已,當她看到這把劍的真正樣子時,顫巍巍的看着這把劍對毛叔說:‘‘你拿的居然是人王劍!’’

…… 人王劍是什麼玩意,我肯定是不懂,王聖也是滿臉不解的看着玄陰煞,而毛叔卻點點頭奸笑道:‘‘嘿嘿,你猜對了,人王劍乃人王伏羲親手打造,數千年前贈與南毛家的道祖,在南毛傳人手中一直傳承下去,只有真正的有緣人才能夠真正的激發這把劍的威力,而我剛纔打出的只不過是它的千萬分之一而已!’’~

玄陰煞不吭聲了,只是站在平房門口,最後還是被毛叔一腳踹進了平房中。


玄陰煞此時雖然是傀儡,但是如果傀儡離開了鬼體,那麼操縱玄陰煞的幕後黑手將會減少五十年的壽命,所以幕後黑手這麼捨得臉面不放棄,看來他也珍惜這五十年時光。


可是玄陰煞老留在劉靜的鬼體上也不是辦法,毛叔急得在房子裏走來走去,就在這時,毛叔一拍額頭說:‘‘壞了,地下室還有個活人等着救呢呢,那個王聖你去取張符咒先把鬼煞封進罈子裏,把這個幕後黑手的五十年壽命先存在我這裏,看他還能弄出什麼花樣。’’

王聖‘‘嗯’’了一聲,取了一張符咒壞笑着向玄陰煞走去,玄陰煞一見這個情況,哭天喊地的求饒,並還想憑她那一點點功力逃跑,但是有我這第一代妖屍王在這裏,你想她逃跑的機率有多大,還不是被王聖一張符咒給引進了罈子裏。

當我看到王聖將罈子封印的時候,我覺得這一切好像電視裏林正英抓鬼的畫面,那個一代宗師林正英。

王聖做這些事顯得很生疏,但是總歸把玄陰煞給封印了,看着玄陰煞在罈子裏哭喊,我和王聖卻覺得很欣慰。

到了地下室,毛叔正爲周潤法做着法術,邊做邊對王聖說:‘‘小子,看好了,這招對你以後有用,要知道在這個時代中做陰陽先生不容易,但是你要知道我們的目的是斬妖除魔,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王聖‘‘嗯’’了一聲看着毛叔做法事,然後陷入了寂靜,王聖好像陷入了毛叔做法事的世界裏,現在這個屋子裏就像只有毛叔一個人在哪裏做着法事,不時的念着口訣,而我和王聖好像就是一個木頭人木然在哪裏看着毛叔手舞足蹈。

毛叔的每個動作在普通人眼裏雖然是滑稽,但是在我眼裏他的每個動作都帶有金黃的法術,這可能就是隻有妖魔鬼怪才能看的到茅山道術的真正傳承吧!

只見毛叔咬破手指在周潤法額頭上一點,唸了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隨後周潤法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周潤法渾身發黑的皮膚正在往外滲透紫黑色的液體,噁心至極,不到半個小時周潤法就被那黑乎乎的液體給包圍了。

忙活了大半夜,周潤法才昏昏沉沉的醒來,這時候天已經微亮,毛叔虛脫的倒在牀上立馬進入夢鄉。

然而今日還有周潤法的課,但是他這種情況下他也不能回校講課,我只能向周潤法要了張簽字替他向校長請假。

我對王聖說了一聲便離開了這裏,搭了輛公交直接奔向學院。~

到了學院,我將周潤法的請假條遞給了校長,要說校長,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中年人,平日爲人師表,待學生如親子,校長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說:‘‘唉~沒什麼,學院最近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這幾天是不可能好好上課了,就讓周教授安心養病吧!’’~

我也沒話可說,就隨便嗯了一聲退出了校長室,退出校長室我看到前方一百米處的警示線,那不就是我昨天和九天玄陰煞的戰鬥地方嗎?~

走過去一看,一個深深的人形洞邊上大片鮮血顯得多麼刺眼。

看到這個情況,我大概想到了昨天的情況,肯定有人造難了。

今天也沒有什麼課,本來上了十幾年的學在今天卻顯得十分沒有意思,就在這時我想起了阿雙,老馬估計還沒有回來。

但是想歸想,阿雙對我那麼厭煩,我去了也只是找罵,但是我又不放心她一個人,我決定晚上偷偷跟着她回家。

又是這一天,我抱着書學了一天,終於看到了阿雙從教室的窗戶走過,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了,距離天黑也不遠了。

我馬上收拾收拾跟了出去,和阿雙的距離始終相隔十米遠的距離,就這樣她都沒有發現我。

阿雙到家了,我也不能跟進去,就在樓下的小吃店買了個靠窗的座位,一坐就坐到了晚上八點多。

我快坐暈了,屁股都好像不是我的了,我從來沒有這樣守護過一個人,沒想到守護一個人是這麼累,就在我覺得什麼事都沒有想走的時候,阿雙從樓道出來了。~

又是這個點,又是這個樣子,她又出來了,讓我不得不想她是不是還在與公爵處於交易中,這樣的好奇心驅使我不得不再次跟了過去。~

不過,阿雙並沒有去原先和那個公爵見面的地方,而是去了z市的夜市,那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是平民和富豪的理想娛樂地段。

我跟着她來到了這裏的一家酒吧,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進酒吧,心情難免有些尷尬,恐怕一個失誤再出洋相。

不過好在這個地方的人大多數都帶着化妝舞會的面具,所以大家都不會真正的見到對方的真面目。

我取了一個面具戴在臉上,倚在櫃檯上學着電視中的那些人說:‘‘服務員,給我來杯雞尾酒!’’~

一個分外妖嬈的女性服務員馬上開始在我面前調酒,邊調邊說:‘‘先生,我聽你口音是第一次來這裏吧!’’~

聽她這麼一說,不得不感慨這個女人的記憶力,面對每天成百上千的過客,她居然可以猜的到我是第一次來這裏,不知不覺得來了興趣。

那女的見我沒有吭聲,嘿嘿一笑道:‘‘我是這個地方的經理,叫馬菲菲,你可以叫我菲姨,不過來到這裏我要警告你一件事,對面那個女孩你可別去打擾,因爲我可以感覺到你們之間的一些微妙元素。’’,說完她往我旁邊一指。

我順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個沒戴面具的女孩,那不就是阿雙嗎?

我勉強一笑說:‘‘我肯定不會打擾她,只不過我想和她說說話行嗎?’’~

在得到菲姨的認可後,我拿着兩杯雞尾酒向阿雙走了過去,那步態可謂優雅至極,我可以聽到菲姨在哪裏偷笑,至於在笑什麼,我想我已經知道個大概了。~

…… 走到阿雙身邊,我自然的靠在櫃檯上,好在她沒有發現我的真實身份,我到了阿雙那個地方把杯子往她面前一推,學着電影情節說:‘‘小姐,我看你有心事,我們聊聊吧!’’~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