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河世尊眼睛眯縫了起來,哼了一聲道:「玄光大炮……小女娃兒,不要以為,憑著一尊玄光炮,便能威脅到老夫。這小子也在你的大炮轟擊範圍內,老夫還真不信,你敢轟出來?」

「我和這個人不熟,這次不過是還他救命之恩而已,」葉秀世尊一對細長的鳳眼之中,射出凜冽寒光,「哪怕一炮將他轟死,只要拉上你們幾個作為墊背,我相信他也會很樂意。」

許陽頓時不滿意了:「喂,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這幾個老傢伙同歸於盡了?這筆買賣太虧,我可不樂意做。」

魂河世尊長聲笑道:「真是可笑,兩個狂妄的後輩……你們以為,玄光大炮能轟死我等?根本就不可能!哪怕是聖人的一擊,也未必能同時擊殺數位八劫世尊。如果老夫沒有猜錯,你的這門玄光大炮,應該需要很長的時間充能,才能再次發射吧?第一炮轟不死老夫,死的就是你們兩個。」

霧羅世尊勸道:「小姑娘,你如果就此離開,老夫可以不追殺你。如何?」

葉秀世尊黑紗蒙面,看不出表情,不過一對鳳眼,卻是露出了決然之色:「不行!你們馬上離開這裡,不然我就開炮轟擊!」

「我說葉秀大美女,你就不怕一炮轟下來,我也跟著死了?」許陽呵呵一笑,開口問道。

儘管許陽語氣中有調笑的味道,但葉秀世尊卻沒有生氣,心中卻有一陣莫名的喜悅。這種戲謔的語氣,反而證明了許陽沒有將她當做外人。

在表面上,葉秀世尊依然冰冷,細長的鳳目狠狠剮了許陽一眼,恨恨說道:「我管你去死!」

「哈哈……」許陽大笑,隨著笑聲的越發高昂,渾身的氣勢一**湧出!在他的肩頭,肥球猛地跳了下來,伸了個懶腰便達到數十丈大小,來自遠古蠻荒的氣勢暴涌而出,絲毫不遜於許陽!最後,許陽儲物戒中光華閃動,攝魂鈴震響,一頭金銀兩色光芒交相閃爍的銀靈屍,面無表情地從攝魂鈴中走出,那肅殺的氣息,同樣不下於八劫強者!

幾乎在瞬息之間,許陽身邊就增添兩大八劫戰力,在氣勢上,完全壓倒了魂河、霧羅等世尊強者。

「葉秀大美女,這個陷阱,乃是我故意將計就計,踏入進來。否則的話,我哪裡找到這麼好的機會,將這些強敵一網打盡?」許陽含笑說道,同是眼眸一一掃過陰冥天、蠻荒諸族派系的世尊強者。(未完待續。。) 「攝魂鈴……不可能,這是我冥族的聖器,你……你是怎麼得到的?」冥歆世尊顫聲說道。

「托你們冥族的福,自然是從冥族手中搶到。至於在天玄星上的冥族,已經全數被我鎮壓。」許陽淡淡說道,雙手一振:「在踏入這座大廳的時候,我便已經暗中布置陣符,防備你們逃走!這還要多謝葉秀大美女幫我拖延了時間。困龍大陣,起!」

許陽雙手猛然一提,在這座前廳之中,一枚枚陣符升起,互相交織出玄光,構成了一座困陣!在陣符之間,一條條龍形氣勁,不斷遊走。

葉秀世尊面色很複雜,她有一種淡淡的失落感,本以為能救出許陽,償還他救了自己性命的恩惠,不過現在看來,自己這次幾乎沒有幫上忙。不過,她心中卻有一陣莫名的輕鬆,既然許陽有著這般伏筆,那麼其安全,應該再無問題。

「原來這小子早就布下了陣法!」魂河世尊臉色陰沉了下來,「不過,許陽……你真的這麼有把握,能取走我們眾位世尊的性命?未免也太過託大了吧。」

「這種困陣,對我們來說等同虛設,我們要走,它還攔不住我等。不過,許陽你的態度,卻真正激怒了老夫,」魂河世尊冷冷說道,「霧羅世尊,靳天嶺世尊,你們怎麼看?」

「一戰而已。」霧羅世尊淡淡說道。

「老夫雖然是傷疲之身,但還有一戰之力,可以幫二位道友,拖住那頭吞天獸!」靳天嶺世尊只求能避過許陽這個殺星就好,至於肥球和荒聖銀靈屍,都不放在他的眼中。

「好。那麼這頭銀靈屍。就交給霧羅世尊拖住。老夫先取下這狂妄小子的人頭,再來協助二位。」魂河世尊蠻有把握地說道。

「沒那般麻煩,如果我看的不錯,這頭吞天獸還有那頭銀靈屍,都是這小子的獸寵傀儡,他一死。這兩者失去了主人,就再也不足為慮。」霧羅世尊冷靜分析道。

「此言在理。」靳天嶺世尊贊成地說道。

「你們三個,廢話說完了?」許陽踏前一步,徑直對上了魂河世尊,淡淡說道,「老匹夫,你的分配正合我意。讓我看看,傳說中十二強族之首的魂族,到底有多厲害?」說話間。許陽直接一掌劈出,一道青色玄光,向魂河世尊激射而去。

魂河世尊大手揮出,劈出了一道暗灰色的玄力光柱,迎擊許陽!啵的一聲輕響,兩股玄力在空中對撼,爆散成了強勁的玄力餘波四散。而許陽和魂河世尊,身軀都是微微一晃。這一下雙方試探。對對手的虛實底細,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另一個方向。肥球一聲興奮的嚎叫,向著靳天嶺世尊猛撲過去!它為了不影響戰鬥,已經縮小到了數丈大小,不過相對於靳天嶺世尊來說,仍然算得上一個龐然大物。一爪揮出,便有猛惡之極的勁風撲面而來。靳天嶺世尊不由暗罵,血靈劍揮出,抵擋肥球的爪擊。

嘭的一聲,靳天嶺世尊立足不穩,被震得向後倒射十丈。他畢竟在許陽的手底下吃了大虧。又施展過化血聖遁,雖然這兩日以靈藥寶丹恢復了一些戰力,但還不算全盛實力。

「這畜生的實力,好像提高了許多?」靳天嶺世尊老眼瞪圓,在兩日之前,肥球還只是第一次蛻變,實力相當於六劫左右的世尊,爆發的戰鬥力,也不會超過七劫世尊!可現在,肥球竟然穩壓他這個八劫強者,這代表著什麼?

靳天嶺世尊滿臉苦澀,這隻能說明一點,肥球已經完成了第二次蛻變!可笑他靳天嶺先入為主,還以為肥球的實力不強,挑中了一個軟柿子,沒想到卻踢到了鐵板!

肥球可不管那麼多,一聲咕嚕,徑直跳了過來,巨大的身軀如泰山壓頂,向靳天嶺一屁股坐了下來。

靳天嶺世尊倉皇逃遁,身軀之上猶如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光,如鬼魅般躲過了肥球的攻擊。在肥球接二連三的追打之下,他顯得極為狼狽,尤其是在眾位七劫世尊面前,可謂臉皮丟盡了。不過為今之計,他也只能期待魂河世尊,與霧羅世尊早點結束戰鬥過來支援了。

在前廳的另一側,霧羅世尊與面無表情的銀靈屍,對面而立。

「飄雨劍。」霧羅世尊知道眼前是一頭沒有靈智的煉屍,根本就不廢話,徑直祭出聖器,一道湛藍的劍光揮灑而出!

荒聖銀靈屍直接一拳搗出,蘊含強猛罡力的拳鋒,將飄雨劍的藍色劍光,橫擊得寸寸斷絕!霧羅世尊面色一變,僅從這一次交手,他就察覺到了這頭銀靈屍的難纏程度,絕對足以媲美八劫世尊!最為頭痛的是,那足以空手硬撼聖器的鋼鐵聖軀,實在很難對付。

「飄雨劍訣,驟雨之變!」霧羅世尊能修入八劫,自然也有驚人造詣,結合飄雨劍訣,他也能施展出相當於劍術第四層,凝化天地之威的劍訣變化!霎時間,飄雨劍激射到了空中,分化成無數藍色光點,猶如從天而降的暴雨,在空中飛速墜落,留下一道道藍色雨線,凌厲之極!

荒聖銀靈屍面無表情地仰頭看天,蘊含著金色光芒的雙眸之中,兩道灰芒閃過。

緊接著,荒聖銀靈屍的一隻手掌,向著天空平平托起,一股掌控天穹的龐大威勢,從他的身上流露出來。霎時間,處於戰鬥中的另外兩個戰場,也安靜了下來,大家暫時停手,一齊看向了這一處戰場!

荒聖銀靈屍那隻彷彿舉起千萬鈞重物的手掌,一道道灰色氣流縈繞不休。他猛然握緊了手掌,喀喇喇的聲音倏忽響起。

就像是天空被撕裂一般,籠罩在荒聖銀靈屍頭頂的那一團飄雨劍形成的陰雲,直接被撕扯得四分五裂,爆散成虛無!

霧羅世尊身軀一震,飄雨劍幾乎被打回原形。所幸依賴於強橫的玄功修為和精湛的控劍之術,才沒有失去對飄雨劍的掌控。他猛然咬牙,劍訣變幻,大聲喝道:「了不起,看我的飄雨劍訣,陰雨之變!」

如同飛瀑一般的雨絲,猛地變得舒緩了起來,在陰鬱的連綿雨線之中,暗含殺機。憑著飄雨劍訣的陰雨變化,霧羅世尊總算是暫時穩住了局勢。

「那是……荒聖獨門絕學!大荒天掌!」魂河世尊眼中放出奇光,「沒錯,那絕對是大荒天掌中的一招,荒天破碎……沒想到,荒聖的遺體,竟被他的後人煉成煉屍,真是諷刺啊。」

「魂河老匹夫,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許陽淡淡說道。

荒聖本來就是自願踏入屍修之道,在自己的葬身之地,還設下了汲取陰氣的陣法。只不過,不知出了什麼紕漏,荒聖沒能覺醒神智,踏入屍修領域。許陽將其煉製成煉屍,反而是幫助荒聖成就屍修的唯一道路。

如若不然,在遠古劍墓中的劍聖,也不會幫助許陽重新煉製荒聖銀靈屍了。只不過,這些事情,許陽懶得去和敵人解釋,他行事只求無愧於心即可。

「哼哼……小子,既然你求死,那便怪不得老夫。奪心之術,心靈尖刺!」

魂河世尊雙眸之中,暗灰色的光芒爆閃,一道純粹由心神力量構成的細長尖刺,向許陽眉心飛射而至。

「我已經說過,奪心之術對我無用!」許陽眼睛之中,同樣有奇光爆閃,一道淡藍色的心神尖刺,呼嘯而出,與魂河世尊射出的灰色尖刺,正面碰撞,發出轟隆的爆響。

「是么?」魂河世尊面色陰沉如水,他本以為許陽只是偷學了一招「心神震爆」而已,沒想到連「心靈尖刺」都掌握純熟。這樣一來,奪心之術的第三招「心靈控制」就沒有必要施展了,那是心神力量強大的修玄者,對低階修玄者形成實力碾壓的時候,才能奏效的招數。

隨著那一聲反問,忽然間,魂河世尊嘿嘿笑了起來。

「許陽,你以為我魂族只有這種手段么?你錯了。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魂族操控心神力量,最正統的招式……奪心魂印,出!」

魂河世尊的雙掌,猛地在自己的眉心拍了一記,迅速勾勒出一道奇異玄奧的圖案。從他眉心之中,一道淡灰色的心神力量注入那奇異圖案之中,在空中形成了一個灰色的古樸符印!

「許陽小賊,再接我一招奪心之術如何?心神震爆!」魂河世尊面露猙獰之色,眉心之中灰色的心神力量再度湧出,化作一道灰色心神巨錘,穿過那灰色的古樸符印之後,猛地漲大了一圈,向著許陽轟擊而去!

許陽面上露出一絲凝重,他手指敲擊眉心,淡藍色的心神力量湧出,在面前形成了一層心神防護罩。這一次,他沒有以奪心之術正面對攻,因為他察覺到了敵人這一擊,與前面的攻擊截然不同。

轟隆!

只有許陽和魂河世尊這兩個當事者能聽到,劇烈的心神力量爆炸聲音響起。許陽臉色一變,他發現,對手的心神震爆,威力足足提升了三成!(未完待續。。) 幸好許陽一開始就採取了守勢,這才勉強沒有受到心神震爆的影響。不過,他布下的心神防禦罩,也在一瞬間就破碎開來。


「哼哼……許陽,老夫勸你還是以自己的得意手段迎戰吧,憑著心神力量對拼,你沒有任何勝算!」見到許陽的狼狽情形,魂河世尊放聲大笑,眉心之中心神力量狂涌,透過那古樸玄奧的奪心魂印,再度爆發出來,化作一道細長的銳利尖刺,蓄勢待發。


「奪心魂印么……不愧是魂族,對於操控心神力量,當真有著特殊的手段。」許陽略一點頭,「不過,魂河老匹夫,你以為我當真無力對抗,那就大錯特錯了。」

許陽頭頂,一方小世界猛然張開!在小世界的中央區域,一根魂晶猶如撐天巨柱一般矗立,強悍的心神力量波動,從魂晶之中滾盪而出。

「這是什麼怪異的招數?不是大勢,領域也不像……」初次見識到許陽的小世界,魂河世尊心中微微一驚。不過,他還不至於被嚇住,當即手指一點,心神力量凝聚成的尖刺,向許陽直刺而出。

「來的好。」許陽眉心中藍光閃爍,同樣一道心靈尖刺凝實而出。同時,那小世界魂晶之中,雄渾浩蕩的心神力量,洶湧灌注在那根心靈尖刺之上,將之加固成了一根極其粗大的心神巨錐!

嗵!

魂河世尊的心靈尖刺,與許陽的心神巨錐正面碰撞,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雷鳴震音響起。魂河世尊的心靈尖刺,當場潰散,而許陽的心神巨錐,卻是衝破了散逸開來的心神力量餘波。向著魂河世尊的眉心射去!

許陽本人的心神力量,自然沒有魂河世尊強大。不過,他的小世界魂晶之下,還鎮壓著一頭陰界魔王的分身!這麼長的時間下來,司南魔王的分身早已被魂晶煉化。去蕪存菁之後,司南魔王分身留下的浩瀚如海的心神力量。就儲存在了魂晶之中,由許陽慢慢吸收,成長壯大自己。

現在,許陽開放魂晶天柱,引導其中司南魔王的心神力量加持在心靈尖刺上,就意味著許陽、司南魔王分身兩大強者的心神力量,合起來攻擊魂河世尊,後者當然抵擋不住。

心神力量的比拼是非常危險的,一旦落入下風。被對手的心神力量侵攻入體,就意味著要以自己的識海為戰場進行殊死搏戰,一不小心就會造成不可逆的損害。

魂河世尊是操控心神力量的大師,自然知道兇險。他面色沉肅,雙手快速結印,大聲喝道:「殺戮魂印!」

奪心魂印快速收攏,重新歸入魂河世尊的眉心之內,下一刻。魂河世尊手指勾勒出另一個充斥著凌厲氣息的奇異符印,單手在眉心一拍。心神力量快速湧入魂印之內,將其固化!

如果說上一枚奪心魂印,勝在奇詭難測上,這一枚殺戮魂印,就充斥著暴虐的殺意,彷彿一個鮮血淋漓的「殺」字!

在殺戮魂印之中。一柄由心神力量凝聚而成的斧刃,快速成型,迅速迎向了許陽控制的心神巨錐餘威。

魂河世尊雙手不斷變幻印訣,他那澎湃的玄力,一**湧出。加持在了心神斧刃之上!心神斧刃頓時膨脹數倍,閃爍出濃郁的灰芒,轟向了心神巨錐。

轟隆!雷霆巨響之下,許陽放射出的心神巨錐,破碎開來。

「竟然可以將玄力攻擊與心神能量攻擊融合,形成實體化的攻擊方式?這殺戮魂印,果真玄奧!」許陽看到心神巨錐破碎,不由暗暗點頭。

「老匹夫,既然你先行動用玄力,那麼心神力量的比拼到此為止,」許陽收起了小世界,淡淡說道,「下面就讓許某以控劍之術,領教一下你的殺戮魂印。」

「哼……」魂河世尊心中沒了底,許陽展現出的實力,尤其是那層出不窮的底牌,已經讓他有些亂了方寸。他瞥了場中一眼,看向另外兩處戰場的情況,心情不由更加糟糕。

靳天嶺世尊不用多說,本來就不是全盛狀態,被一頭吞天獸王不斷追殺,只能以滑溜之極的身法逃命。饒是如此,他也被肥球攻擊的餘波震得苦不堪言,連束髮金簪都脫落一旁,花白的頭髮披散下來,狼狽不已。

霧羅世尊展開飄雨劍的陰雨之變,陰柔的雨絲,暫時將荒聖銀靈屍的攻勢遏制了下來。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出,霧羅世尊根本沒有反擊的能力,偶爾攻出的一兩招劍氣,轟在荒聖銀靈屍的身上,只能留下一道道白痕和輕微的裂傷,憑著荒聖銀靈屍的自愈能力,眨眼就能恢復。

己方三大強者,另外兩處戰場都岌岌可危,而自己對戰許陽,也絲毫占不到優勢。魂河世尊深吸了一口氣,長聲命令道:「魂蹂!冥歆!你們五個,去將那個人族小女娃抓住,記住老夫要活的!」

魂河世尊,已經打定主意要擒拿葉秀世尊作為人質,這樣的話,一旦戰局不利,他也能成功脫身。像他這樣的八劫世尊,早就是滑溜成精的人物,凡事先預留退路。

許陽呵呵一笑:「五個七劫世尊,要去活捉葉秀世尊?恐怕有些困難哦。」

「那小女娃不過六劫修為,滿打滿算,身邊也就兩頭精金傀儡比較棘手……魂蹂他們擒拿她,毫不費力。哼,如果那小女娃膽敢開炮,那就更好了,我們一起承受玄光炮擊!」魂河世尊老臉微紅,隨即徹底豁出去臉皮道。

一直在前廳門口的葉秀世尊,見到五名七劫世尊快速逼迫而至,她眉頭微微一皺,冷冷道:「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人族小女娃,居然這麼狂妄?」魂蹂和冥歆等人均是大怒,他們被許陽輕視,心裡早就憋著一股怒火,只是無從發泄而已。許陽是誰?帝宗之主,能夠與八劫世尊硬撼的高手,他們雖然憤怒,也只能忍住。但這個僅有六劫,名不見經傳的女子也敢嘲笑他們,這就絕對不能忍了。

五大七劫世尊,各自伸出一隻大手,從不同的方位,向葉秀世尊擒拿而去。他們存著活捉的心思,並未動用寶器或者聖器。

唰唰!

兩頭精金傀儡,一左一右搶步而出,分別迎上了一個七劫世尊,罡力爆響。

「你們兩位,去攔住這兩頭傀儡,冥歆、魂蹂兩位道友,我們來擒下這個小女娃。當心她魚死網破,催動玄光大炮!」一位老年世尊說道。


「好!」剩餘四名七劫世尊均無異議,冥歆等三人,向葉秀世尊繼續撲擊過去。

「九轉魔心,第一轉,孤寂之轉!」

葉秀世尊面色泛寒,她乃是從陰界九劫十難中走出來的人物,實力不可以本身境界來衡量。大團大團的黑霧,從她的周身暴涌而出,將冥歆、魂蹂和那位老年世尊三人,全都包裹在內。黑霧蔓延,連同那兩個與精金傀儡對戰的世尊強者,也未能倖免。

「這是什麼招式?」幾位世尊強者吃了一驚,同時感覺到了極其強烈的寂寥之意,一瞬間,他們感受不到其他人的存在,就像是在空無一人的監獄之中,渡過了成百上千年時光。這種難熬的寂寞,幾乎讓他們發狂。

「九轉魔心,第二轉,挫志之轉!」

葉秀世尊清冷的聲音傳出,在黑霧之中,一條條白影來回穿梭,如入無人之境。而被這些挫志白影穿過身軀之後,幾名世尊強者,幾乎在同時湧起了頹喪的情緒。

「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我苦苦修鍊,拚死搏殺的意義是什麼?」

「既然最終是一個死字,那我如此掙扎,又有什麼意義?」

一時間,種種消極的想法,從五名世尊的腦海中湧起,他們的手腳漸漸遲緩起來,玄力攻擊的氣勢也衰退下來。隨著挫志之轉的影響越來越深,在足夠長的時間過後,他們甚至會淪落到放棄抵抗,任憑宰割的程度。

「可惡,這人族小女娃,怎麼也這麼難纏?」魂河世尊一邊與許陽對戰,一邊注意場中局勢,在發現了五名七劫世尊陷入危機之後,不由大急。

「呔,速速醒來!」魂河世尊一聲滿含著心神力量的大吼,猶如實質一般擴散開去,傳遍了整座前廳!實質一般的音波,擴散到葉秀世尊所在的黑霧區域時,後者悶哼一聲,九轉魔心之術登時出現了破綻,有崩潰瓦解的徵兆。

那五名七劫世尊,猶如苦苦掙扎之中出現了一根救命稻草,各自的心神力量湧出,瘋狂地抵禦九轉魔心之術的侵襲!轟隆一響,猶如打碎了一面鏡子,九轉魔心之術散發出的黑霧,瞬間消散開去。

「魂河老匹夫,吃我一招!」在魂河世尊分心大喝的時候,許陽終於抓住了機會。乾元劍印訣變化,萬千劍光匯聚成一道澎湃的激流,猶如江河大潮,向魂河世尊衝擊而至!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