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張小龍真是被氣着了,他雖然說長的不是很帥,但最起碼是對得起觀衆。現在小玉這麼一說,簡直就是說他長的太醜,居然還有臉出來嚇人,這不是嚇壞人家小朋友嗎?

這還哪能受的了,張小龍直接氣憤地說道:“你到底有沒有眼光啊?向我長的是玉樹臨風,風流倜儻,怎麼說也是一表人才吧?你居然說我出來會嚇到人?你到底有沒有眼光啊?要不要我給你配副眼鏡帶帶,省得你睜眼瞎,看不到帥哥長啥樣。”

“嘔……”

這回小玉沒有回張小龍的話,直接就是嘔吐起來。

“你......實在是欺人太甚了。”張小龍差點就說不出話來。看着小玉的眼光充滿了怒火,恨不得將其踩在腳下蹂隸個一百遍啦一百遍。 “好了,不跟你們玩了,直接進入正題吧。”小玉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看着韓雨等人說道。

“什麼正題?難道說要我們打敗你?”馬俊疑惑的問道。

“錯!你的腦袋真是太笨了。”小玉說完直接吼叫了一聲。緊接着一隻只靈獸出現在衆人的眼裏。

看着突然出現的靈獸,馬俊等人的心突然涼到了底。因爲這些靈獸都是他們一天前剛剛對付的。外域的貓靈,鬼域的幽冥鬼虎,人域的青天毒蛇,地域的無敵毒蛛。還有兩隻陌生的靈獸,一隻長的小巧可愛,全身漂浮在半空中,兩隻明亮的小眼睛正一動不動的注視着韓雨等人。另一隻也是長的小巧可愛,和剛剛那一隻長的很像,不過還是有一點區別的。那是顏色上的區別,這只是青色,剛剛那一隻卻是藍色。

“你不會是要我們在跟這些靈獸打一場吧?”看着出現的六隻靈獸,馬俊神情有點可憐地說道。

“當然不是啦。”

小玉笑道:“我叫他們出來了就是要介紹給你們認識。大家見過面的我就不介紹了,這兩隻小可愛你們大概是沒有見過吧!他倆就是聯合制造出夢幻領域的靈獸。青色的就是第二域夢域的守護靈獸,它叫夢靈狸。藍色的就是第三域的守護靈獸,它叫幻靈狸。”

“呵呵,大家對他們也該有個簡單的認識了吧?接下來我就帶你們去見一個人。走吧!”

說着小玉就朝着前方行去,肖付帥忽然叫住她問道:“等一下,你這是什麼意思?帶我們去見一個人,爲什麼我們要跟你去?萬一你設下陷阱等着我們,那我們豈不是自投羅網嗎?”

“不錯,付帥說的對。”剛剛被小玉氣狠的張小龍高聲說道:“你這個人讓我們實在不敢相信,長的就是一副騙人臉。”

“唉,醜八怪,你說什麼吶?想我小玉長的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怎麼長的一副騙人臉了?一看就知道是你這個醜八怪在污衊我?”

“我污衊你?我醜八怪?我頂你個肺。看我們有沒有會跟你走。哼!”

“唉!你們跟不跟我走啊?”小玉懶得理張小龍,直接對着馬俊等人問道。

“你先說你要帶我們去見什麼人,我們考慮過後看是否同意與你走一趟。”韓雨沉聲說道。

看了一眼韓雨,小玉搖搖頭道:“那個人說了,在見到他之前是不會告訴你們他叫什麼的。現在我只問你們一句,你們到底跟不跟我走?”

“這你還要問?你傻啊?”張小龍鄙視道:“我們當然是不......”

“我們跟。”

張小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韓雨給阻止了。

“韓雨,你說什麼?我們跟?要是有陷阱的話那我們豈不是玩完啦?”張小龍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韓雨,搞不懂爲什麼他要答應跟着小玉去見那個什麼人。

“大家放心吧!我想小玉應該不會對付我們的。要是他要害我們的話,直接讓六大靈獸攻擊我們就行了。難道各位認爲六大靈獸一起攻擊我們能抵擋的住嗎?”

“這個,倒也是。”張小龍沉默不語了。馬俊與肖付帥等人也相繼點點頭。

韓雨接着說道:“再者就是,是什麼樣的人居然能讓下等仙獸幻天九尾狐給我們帶路,引我們前去見他?不管怎麼樣,我對這個神祕人很感興趣。”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很好奇。好!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到底這個人是何方神聖。”馬俊沉思片刻說道。肖付帥寒冰等人相互看了看,均沒有意見。

幻天九尾狐小玉好奇的看了看韓雨,嘴角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呵呵,想不到居然還有凡人能看的出我的本尊,真是不簡單。”

“呵呵,誇獎了。”韓雨道:“我想你大概是剛修煉成下等仙獸吧!憑你們九尾狐的資質,修煉到上等靈獸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呵呵,想不到你知道的還挺多的嗎?我發現我現在對你很感興趣。”

“好了,小玉姑娘,你該帶我們去見你說的那個人了。”

“好吧!走吧!”說完小玉率先開路,衆人接連的跟在她的身後。衆人的兩邊則是其他六域的守護靈獸相隨。

至於韓雨剛剛能看出小玉的本尊,那完全是小白的功勞。小白一來到天域,他就發現了一股熟悉的氣機在牽引着他。也正因爲如此,在小玉說出要帶他們去見一個人,問他們跟不跟的時候,小白馬上就讓韓雨說跟上。因爲他覺得這個人一定跟他有莫大關係,他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小白,你怎麼呢?”對於小白的忽然躁動不安,韓雨有些關心的問道。

“沒事,只是有點緊張而已,因爲我感覺這股氣息是越來越強,應該就快到了。希望是我想見的人。”

“你想見的人?誰啊?莫非是……”

原始種田:半獸蠻夫花式寵 。此時韓雨也沉默了,要真是小白所說之人,那麼韓雨現在內心也是激動不已。

隨着衆人的不斷深入,漸漸的四周開始又變得荒涼起來。

“到了。”小玉率先停了下來,衆人均把目光看向前方。只見前方有一懸崖峭壁,在這峭壁之上赫然有一個山洞。而山洞裏此刻正有一人坐在洞中,眼神犀利的掃向下方每一個人。

每個被他眼神掃到的人,心神不自覺的一震,好像心靈快要從喉嚨裏跳出來似的。

馬俊等人都恐懼的看着山洞裏的人,但是韓雨卻例外,因爲小白在 看見那個人的時候,身體在韓雨意識海洋中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韓雨,他是張鵬,是三十年前與我一起墜入人界的張鵬。快,快點飛上去。”

小白是這麼激動韓雨還是第一次見,二話不說,人已經朝着空中飛去。下一刻便出現在峭壁上的山洞內。青光閃現,一枚泛着青色光芒的PK令出現在洞中。小白聲音激動地說道:“張鵬,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吧?”

看見閃現的PK令,張鵬也露出了微笑的眼神,他笑道:“PK令啊!是好久不見了,有三十年了吧?在這個人界算是比較長的時間了。”

“你去哪裏去了?三十年前我感應到你的存在,但是當我趕去的時候,怎麼無論如何也感應不到你了?”

“呵呵,三十年前你還處在原始形態,當然不能完全感應到我的存在。況且當年我被天帝重傷,實力直接降到極限級,即使把你召回也不可能快速的將你喚醒。更不能帶你回到仙界,既然如此,哈不如不見你好一點。”

“張鵬,你怎麼會在這裏的?”小白疑惑的問道:“你掉入人界,應該是掉入世俗界去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的呢?”

“呵呵。”張鵬苦笑道:“當時我的實力大損,一心想要快點恢復實力好回到仙界中去解救我的那些族人。但是在人界世俗當中恢復我的仙力實在是太難了。所以我就開始在人界尋找起適合我快速修煉的地方。找了幾個月,終於讓我發現了這裏,然後我就來到這裏了,幫助了小玉突破下等靈獸的境界,將她提升到仙獸等級。爲了感激我,小玉就把這裏讓給了我修煉。”

“原來是這樣,但是你近年怎麼都不去找我的呢?”

“不是不想去,而是我沒臉去找你啊!”

“前輩,此話怎講?” 遇見百分百男人

張鵬看了一眼韓雨後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小白的身上(也就是PK令牌),“我在此地修煉了將近三十年,但是我的實力只恢復到了極限六級,距離我本來的大羅金仙水準還差的遠。這叫我如何有臉去找PK令?即使把PK令找回來,我也沒能力將他喚醒。因爲喚醒他需要仙人的實力。”

“原來如此,怪不得這三十年來你像是消聲滅跡了一樣,原來是在這裏修煉啦。”韓雨點點說道。

張鵬看着韓雨道:“小友,雖然我的實力還沒有恢復,但是以我現在的實力在這個人界當中還是可以橫着走的。我一直在關注PK令,當初爲此我還專門去了你們人界PK一族。知道原來你們人界的PK一族叫什麼嗎?叫PK派。後來我見了無名,才叫他把PK派改名叫PK一族的。”

“這是爲什麼呢?爲什麼要將PK派改名爲PK一族呢?既然仙界有了一個PK一族了,幹嘛還要在人界搞一個PK一族?”對於這個問題,韓雨深有疑惑。

“唉!這也許是我想有點懷戀吧!”張鵬突然有點落寞地說道。“你叫韓雨是吧?”

“是的前輩。”

“我在暗中已經觀察你很久了,我也知道了你是神的兒子。PK令以後跟着你我也放心了。到時候你們去了仙界,一定要幫我好好的整理仙界PK一族啊!如果有能力的話,希望你能幫我殺掉天帝。”

“前輩,你說什麼呢?你現在的實力已經恢復到極限六級了,在修煉一段時間過後你不就可以恢復全部的實力了嗎?到時候你就可以回到仙界了,那個時候你在整理仙界PK一族的族人不就行了?”


“對啊張鵬。”PK令小白說道:“只要你在修煉一段時間你的實力不就可以恢復了嗎?到時候我們一起飛身仙界,整理PK一族殘餘之人,與天帝這個傢伙一爭高下。”

“唉!我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張鵬嘆息道:“三十年前在至尊仙界我被天帝的超級仙器月光剪所擊中,已經傷到內府,實力根本就恢復不到當年的境界了。現在的我就是一副殘軀,已經沒有能力與天帝相鬥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小白失聲叫道:“你怎麼會被天帝傷的這麼重?”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當時我被天帝的超級仙器月光剪擊中,內府基本上已經粉碎。不過好在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與調養,總算是好了一點。”

“張鵬,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PK令牌聲不斷地震動,發出憤怒的咆哮。

韓雨看着PK令小白,又看了一眼張鵬,隨即沉默了一會道:“前輩,既然小白都說了要幫你報仇了,我要是不表個態的話那豈不是太說不過去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也會幫你重新整合仙界PK一族的。”

“那我就在這裏謝謝小友你啦。”

“不用謝,前輩你客氣了,這是晚輩應該做的。”韓雨謙虛道:“就是有一事不知道能不能請問前輩。”

“有什麼事你就說。”

“我想知道當初爲什麼天帝要滅你仙界PK一族?不會是無緣無故的吧?”

“呵呵。”

張鵬苦澀的笑了一下道:“這說起來還是因爲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韓雨驚訝地問道。

“不錯!一個女人,一個非常非常美麗的女人。就是因爲她,才導致了天帝揮軍滅了我PK一族。” “她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懷若。懷若是個非常美麗而且溫柔的女子。我們當初是在大陸爭霸賽上認識的。當時我倆一見傾心,就這樣我們在一起交往起來。”

“可是,當時在大陸爭霸賽上,天帝這個傢伙也對懷若傾心不已。事下對懷若死纏爛打,每天像一隻蒼蠅似的圍着懷若到處轉。就連我想與懷若單獨相處一下都不行。”

“因爲大陸爭霸賽是仙界五帝共同主辦的,所以說天帝有很多特權。他爲了得到懷若,不惜威脅她,說要是不跟他交往的話他就把我殺死。礙於天帝的淫威,以及我的性命,懷若她答應了。”

“當時懷若並沒有跟我說是天帝拿我的性命相威脅,只是我我們不適合。說她真正喜歡的人是天帝,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喜歡過我,與我在一起只是和我玩玩而已。”

“可想而知,當時在我聽到懷若這樣跟我說的時候,我的心忽然就碎了。我甚至感覺到一陣陣鑽心的通,但是當時的我已經沒有感覺了。腦海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爲什麼?爲什麼她要欺騙我的感情?”


“我質問她,懷若面對當時傷心欲絕的我,他也留下了苦澀的淚水。就在這個時候,天帝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他一掌將我擊飛。隨後看着我冷聲說道:你憑什麼和懷若在一起?你能給她幸福嗎?你能保護他嗎?就你現在小小金仙的實力?在我面前你根本連只螞蟻都算不上,因爲你實在是太弱了。我警告你,你以後不準在和懷若在一起,因爲他是我的妻子。哼!”

“就這樣,我心灰意冷的獨自離開了大陸爭霸賽的舉辦地點,飛龍島。後來我就撿到了PK令,當我發現PK令可以快速加速我的修煉時,我的心立馬燃起了鬥志。不錯!天帝不是說我實力弱嗎?那我就要變強,我要把懷若搶回來。我纔不相信懷若會不喜歡我,事實證明,懷若她的確也是喜歡我的。”

“因爲自從我的實力升到玄仙的時候,我就創立了PK一族。在我創立PK一族的時候,懷若她遣人給我送來了一封信。信的內容如下:鵬,其實我是愛你的。當時跟你所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因爲那是天帝威脅我說,要是我不和他交往,和你繼續在一起的話,他就要殺了你。我喜歡你,所以我不希望你死,無奈之下我只有和你說出了當初的那番話。你要記住,當初我說的那些話都不是真的。你要好好的努力修煉,等你的實力漲上來了,有資本和天帝叫板的時候,我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放心吧! 都市鴻蒙系統 ,天帝至今也沒有碰過我。除了你,我不準任何人碰我的身體。鵬,你要快點提升自己的實力,我等你。愛你的若!”

“當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當時的喜悅之情真是難以言表。爲了能不讓我的若久等,從那一天開始,我一來廣收門徒,二來刻苦修煉。暗地裏我也與懷若通通信,訴說訴說相思之情。”


“就這樣,在PK令和我自身的刻苦努力下,我終於突破兩人玄仙之境,實力達到了大羅金仙的水準。當時我很高興,但是我也明白,憑我大羅金仙的水準想和天帝叫板,那無疑是癡人說夢。所以我還是不能去找懷若,我只有繼續努力的修煉,直到可以打敗天帝爲止。”

“當我把我修煉到大羅金仙境界告訴懷若後,懷若當時真是開心壞了。他恭喜我這麼快就能升到大羅金仙級別,那也很快就能升到羅天上仙了。懷若開心地鼓勵我,要我好好修煉,爭取早日把她從天帝身邊帶走。”


“我答應了她,從此的修煉就更加的勤奮刻苦了。不料好景不長,就在我剛升到大羅金仙境界不久,懷若私下裏與我通信的事讓天帝知道了。震怒之下的天帝直接揮兵攻向我仙界PK一族。”

“經過一場血戰,我PK一族之人那是死的死傷的傷,要不是PK令最後施展隨機轉移,我想我們PK一族當時就應該全軍覆沒了。唉!真是不知道那些僅存的族人怎麼樣了?還有,不知道懷若現在過得如何?她還在等我嗎?唉!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了,我的內府已經扭曲歪傷,想恢復到以前的境界那是想也別想了。就連恢復到地仙的水準都是一個問題,我這一生想要爲PK一族衆多死去的兄弟報仇那是無望了。”

說道這裏,張鵬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韓雨,“韓雨,我的願望希望你能幫我完成啊!”

韓雨在聽了張鵬的往事過後,心裏也是酸酸的。他道:“前輩,你千萬不要這麼說,我覺得你想要恢復以前的實力不是不可以。”


“哦?怎麼講?”一聽到有辦法可以恢復以前的實力,即使不太可能,但是張鵬還是有點激動地問道。

“前輩,你應該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吧?那就是奪得死亡谷內的七彩玉果。如果前輩你吃了七彩玉果的話,應該可以恢復你以前的實力吧?”

“呵呵,這個的確有可能,但是吃下七彩玉果必須要有一個實力高深的人幫你煉化七彩玉果裏面的精華,只有這樣纔不會浪費七彩玉果的一絲力量。而且還不會因爲七彩玉果蘊藏的力量太強,身體承受不了而自爆。”

“這個簡單,我就認識這樣的一個高人。”韓雨微笑着說道。

“哦?什麼人?”對與韓雨所說的高人,張鵬還是很感興趣的。

“準確的來說他也不能算是人啦,他是一隻超級神獸。我想他應該有這個實力能幫你煉化七彩玉果裏蘊藏的龐大力量吧?”

“超級神獸?獸的最高級別。”張鵬語氣有點激動地說道:“韓雨,你說你認識一個超級神獸?”

“嗯!是的。”

“真的?是什麼樣的超級神獸?他會幫助你嗎?”張鵬小心翼翼地問道。這對他太重要了。要是真有這麼一個神獸,那麼吃了七彩玉果,自己的確有可能恢復到以前的實力。

“他是一隻金鱗巨蟒,名字叫小風。張鵬,關於這隻神獸會不會幫助韓雨你就放心吧!韓雨現在可是他的主人了。”PK令小白說道,言下之意非常爲韓雨自豪。

“哦?是嗎?”張鵬驚喜道:“快說說,你怎麼讓超級神獸認你爲主的?”

韓雨看了一眼PK令,接着將自己如何進入望月湖結界空間,又是如何打開水神留下的海洋訣,接着到金鱗巨蟒小風認他爲主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