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林薇兒腦海中轟然炸響,那種不好的預感也已經濃郁到了極致。

曲筱雅和慕詩涵同樣瞪大了眼睛,這跟逼婚有什麼區別麼?

林薇兒聲音都多出了一絲顫抖:“陳少爺別開玩笑了,什麼岳父。”

陳俊傑聲音卻很是堅定:“這次來,就是娶你來的,這件事情我也跟我爸爸請示過了。”

旁邊人再次議論了起來,不過大多數的矛頭還是指向羅成的,畢竟林薇兒可是羅成帶來的。

林薇兒身體一軟,如果不是坐在凳子上恐怕都已經倒在地上了。

一種絕望的感覺慢慢在心頭浮現,她忽然後悔自己回旌城了。

如果在北城的話這件事情斷然不會鬧到家裏面去。

現在,就在旌城,就在家門口,她該怎麼拒絕?

更何況陳俊傑已經說跟他爸請示過了,如果她還不答應顯然就是不給他爸爸面子。

如果真的鬧到軍區去了,這件事情將會更加不好收場。

一時間,林薇兒開始糾結了起來,根本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是好。

陳俊傑也不着急,在他眼中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曲筱雅和慕詩涵也有些焦急了,雖然認識時間不長,可是還是不忍心看着林薇兒如此。

卻又不知道林俊杰到底什麼身份,不知道羅成到底能不能招惹得起。

現場陷入了一陣沉默中,所有人都緊閉着嘴巴靜靜的等待着林薇兒的反應。

陳俊傑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林薇兒越是糾結,這件事情就越是穩定。

林薇兒貝齒輕咬,桌子下面的手已經緊緊的握着拳頭,眼神裏面滿是焦急。

饒是天之驕女,也抵不過有權有勢。

就在林薇兒不知道如何開口回答的時候,曲筱雅那略帶遲疑的聲音忽然響起:“那個……咱們是不是該回去工作了?”

衆人一愣,連忙向着曲筱雅的位置看去。

只見曲筱雅臉上帶着尷尬的表情,正靜靜的看着羅成的位置。

羅成緩緩擡頭,心裏面也是一陣無奈。

這件事情他本不想參與,只要不影響到他用人就跟他沒有關係。

可是曲筱雅開口了,羅成自然不能不管,看曲筱雅的意思顯然是想幫着林薇兒脫離這個尷尬的境地。

陳俊傑眉頭微皺,可是看着曲筱雅那傾城的容顏又捨不得說,冰冷的目光只好放在羅成身上。

旁邊的林薇兒眼神裏面露出了一抹驚喜的光芒,無比感激的看了曲筱雅一眼,隨後期待的目光便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沉吟片刻,羅成還是平淡的開口:“該回去了,走吧。”

說完之後,直接站起身來。

曲筱雅笑靨如花,連忙起身,並且將旁邊的林薇兒也拉了起來。

林薇兒心中竊喜,滿臉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啊陳少爺,我還好多工作要忙,老闆在這裏我也不好耽誤工作啊,有什麼事情咱們下次再聊吧。”

說完之後,手暗中觸碰了一下曲筱雅的手臂。

曲筱雅會意,直接拉着林薇兒和慕詩涵向着樓梯口的位置走去。

林薇兒無比激動,快步跟隨。

羅成輕輕擡步,跟了上去。

陳俊傑眼見狀,眼神中冷芒一閃而過。 輕輕揮手,後面兩個保鏢上前一步,直接攔住了衆人的去路。

曲筱雅連忙停下了腳步。

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林薇兒也直接撞在了曲筱雅的身上。

慕詩涵黛眉微蹙,直接轉頭冰冷的看向了陳俊傑。

陳俊傑臉上臉上露出了嘲諷的表情:“你們走可以,讓薇兒留下。”

慕詩涵冰冷的開口:“我們是一起的,你憑什麼讓她留下?她需要回去工作!”

總裁校花賴上我 ,面對着慕詩涵,臉上已經滿是傲然的神色。

嘴角帶着倨傲的笑容,傲然開口:“我來了,這就是我的地盤。”

“我讓誰走,誰走。我讓誰留,誰留!”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周圍所有人心驚!

陳俊傑在說話的同時,一股上位者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附近的人都忍不住退後了兩部,根本不敢去招惹。

一個個看向陳俊傑的目光也充滿了畏懼。

曲筱雅和慕詩涵也忍不住一陣緊張。

林薇兒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絕望的光芒,剛纔好不容易升起來的一點希望在這一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陳俊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眼神裏面也滿是不屑的光芒。

就在他以爲事情結束的時候,一道身影忽然在他身前走過。

擡頭看去,正是剛剛走過來的羅成。

只見羅成完全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向着擋在身前兩個保鏢的位置走去。

周圍所有人頓時露出了嘲諷的表情,剛纔那麼慫,現在倒跑出來裝硬漢來了,自尋死路!

陳俊傑眼神裏面閃過一抹輕蔑的光芒。

兩個保鏢輕輕伸出左手,直接將羅成攔在了那裏。

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羅成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停頓,依舊向前走着。

兩個保鏢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陰狠的光芒,作勢便要將羅成給擒住。

可是剛有這個念頭,他們忽然感覺羅成動了。

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感覺胸口傳來了一陣巨大的力量。

這……

兩個保鏢頓時心驚,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二人分別向着兩側暴退,直接衝入人羣之中。

“啊!”

一片驚叫聲驟然響起。

可是其他人卻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陳俊傑怎麼看也不是一般人物,怎麼找來的保鏢竟然……

演戲呢?


所有人眼神裏面都露出了疑惑的光芒。


可陳俊傑心裏面卻無比震撼。

這幾個保鏢的實力他太清楚了,這可是軍區服役的特戰隊員啊!就這麼推開了?

曲筱雅頓時綻放出笑容,眼神裏面都已經冒出了陣陣星星。

慕詩涵也輕輕揮了揮拳頭,很是痛快一般。

林薇兒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想到羅成竟然還有這一手!

而且看樣子……伸手似乎還不錯?

這……

林薇兒瞪大了美眸,反應過來之後,眼神裏面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

如此說來她又有希望了?

想到這裏,林薇兒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

擡頭看去,羅成已經徑直的向着樓梯口的位置走去。

還沒等反應過來,便聽到了曲筱雅的聲音:“還愣着幹嘛,走啊。”


林薇兒這才如夢方醒,連忙點頭跟了上去。

陳俊傑憤怒的拍着桌子站起身來,看向羅成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森然的怒火。

轉眼間,羅成已經帶着三女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中。

陳俊傑手中拳頭暗自緊握,擡起頭髮現不少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經變成了嘲諷。

牙關緊咬,冷聲喝道:“你們怎麼回事!”

另外兩個保鏢連忙低頭,羅成走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完全沉浸在羅成那恐怖的身手當中。

另外兩個保鏢也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站在陳俊傑面前,面色凝重的開口:“少爺,這……這是個高手啊。”

陳俊傑眼神微眯,心裏面的怒火也慢慢的沉寂了下來。

羅成是個高手,而且如此莽撞,絲毫沒有將他放在眼中,羅成硬要走的話他們還真的攔不住。

站在窗口,眼睜睜的看着羅成帶着三女坐進了車裏面。

良久,陳俊傑這才冷聲問道:“有多厲害?”

其中一個保鏢凝重的開口:“深不可測!”

陳俊傑嘴角露出一抹感興趣的笑容,喃喃自語:“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

而此時的羅成已經在回工地的路上。

車上,林薇兒拍了拍豐滿的胸口,心裏面也狠狠的鬆了口氣。

良久這才慢慢的在那種擔憂的情緒中清醒過來。

轉頭對着曲筱雅認真的說道:“謝謝你,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曲筱雅輕輕擺手:“應該的啦,再怎麼說咱們現在也是同事了,那個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林薇兒深感贊同:“可不嘛。”

慕詩涵也來了興趣,緩緩問道:“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