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來了這裏,是要給我帶路進刀疤山嗎?”

本來徐夏只是隨口一說,但讓他沒想到的是,狼王似乎真的能聽懂他的話,又“嗷嗷”的叫喚了兩聲。


徐夏心頭一樂,眼神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稍加思索,又道:

“那你給我帶路怎麼樣?”

說話間,徐夏起身,就要朝着刀疤山裏面繼續走去。

誰知,此時的狼王突然咬住了徐夏的褲腿,還將徐夏從後面扯。

“你是讓我別進刀疤山?”

徐夏瞅着狼王的舉動,試着問道。

“嗚嗚……”

狼王叫喚着,鬆開了咬住徐夏的褲腳,還點了點狼頭。

“你的意思是說山裏面有危險?”

徐夏再次問道。

“嗷嗷……”

狼王再次叫喚着點了點頭。

徐夏眼神中露出了詫異之色,危險什麼的他倒是不太在意,畢竟,他覺得吧,就算再危險,又能怎麼樣,難不成還能比剛纔遭到上千只蝙蝠襲擊更加危險嗎?

“你爲什麼要幫我?”

徐夏眼眸微轉,着實想不明白這頭狼爲什麼會幫他,而且,也太聰明點了吧,難不成是在報恩,感謝他上次的不殺之恩?

“嗷嗷,嗚嗚……”

狼王說不來人話,繼續叫喚了幾聲,反正聽不懂。

徐夏摸了摸狼頭,淡淡一笑: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不過勸我別進山還是算了,都走到了這裏,我可不想無功而返。”

“嗷嗷嗚嗚……”


“沒事,要是你真的擔心我的安全,你可以帶着你的狼崽子們一起跟在我的身後,要是有了危險,你們也可以保護我不是。”

“嗷嗷……”

一人、一狼,各說各的,反正估計誰也聽不懂誰說的什麼話,但卻很默契的交流成功了。

直播間中的粉絲看的目瞪口呆,還能這麼操作。

他們都有點懷疑,這頭狼網,是不是徐夏飼養的了,畢竟太靈性,有點不可思議。

“我深深的懷疑,那頭狼王的真身是不是一頭二哈。”

“NO.NO.NO,不可能是二哈,你們可以看眼睛啊,二哈的眼珠子很圓,天生就範兒,那狼王的眼神雖然在對着夏哥兒的時候沒有兇光,但是,野性還是有的。”

“漲姿勢了,我現在又有一個新的懷疑,夏哥兒小時後是不是被狼王養過?不然怎麼這麼親暱?”

“我擦,你是不是動畫片看多了啊,還被狼王養過?是不是要是狼王變成猴子的話,夏哥兒還被猴子養過了啊,神州版的人猿泰山?”

“狼王都不讓夏哥兒繼續進山了,說明山裏面是真的有危險,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那種危險,夏哥兒回了吧,太危險了。”

“雖然我也很想去見識一下刀疤山裏面是怎麼回事,不過相比生命安全,我也同意。”

“省省吧,你們看夏哥兒都已經出發了,根本就沒有看手機,我們說再多話,估計夏哥兒也沒看到。”

“我也是服氣了,人家貝爺的各種求生視頻,那可是有專業的安全、攝像、醫療等團隊跟隨,直升機時刻待命,夏哥兒孤身一人,就一點也不怕嗎?

要是真的出了事情,估計還得我們來通知救援了吧。”

“……”

隨着徐夏朝前走去,前方堵路的狼羣中間讓出了一條道來,狼王跟在了徐夏的身後,知道走過了狼羣,狼羣又全都跟在了狼王的後面。

徐夏回頭看了一眼,看着黑壓壓的上百頭狼,心頭感覺怪怪的。

三十分鐘後,面前的“刀疤”路到了盡頭,而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山洞,而山洞的前面,還有一塊相對平坦的地勢。

四周長滿了各種雜草,早已經看不出百年前的任何跡象。

倒是那個山洞,時不時還有蝙蝠從裏面飛了出來,但此時,卻沒有一隻蝙蝠敢靠近徐夏分毫。

不知是被徐夏深深那濃烈的同類的血腥味所震懾,還是因爲狼羣的緣故。

“這裏就是刀疤山,刀疤寨,終於到了!”

徐夏情不自禁的將手機直播鏡頭對準了自己,感慨道。 直播間中,粉絲們看着這驚奇的一幕,一個個的都是相當的嘖舌。


而且,因爲後續的一路走來,徐夏一點危險都沒有,粉絲們替徐夏擔憂,懸着的心也都放了下去。

好像,也並不是那麼危險的樣子。

當然了,喊他們在漆黑的夜色中,跟徐夏一起來這裏,估計還是沒有那個膽量。

畢竟,他們是正常人,又不是徐夏那樣的變態。

“什麼也看不出來啊,夏哥兒,你確定手電照射的那個洞穴,就是傳說中的刀疤寨?看起來也不像啊。”

“我也沒看出來,不知道是真是假,夏哥兒,還有蝙蝠耶,但這些蝙蝠好像很怕你的樣子。”

“誰說不是啊,夏哥兒今晚的探險直播,可以說堪稱真正的驚險了,你們看直播間的側面,官方都標寫了‘危險項目,請勿模仿’的字樣了。”

“對哦,剛纔好像都沒有,該不會是夏哥兒的瘋狂舉動,把官方的人都嚇住了吧。”

“哈哈哈……我看像!”

“夏哥兒,跟在你身邊的那頭狼,太聽話了,非常懷疑是不是你養的哦。”

“太有靈性了,薩摩耶、金毛這些狗,估計都沒有這麼高的智商吧。”

“……”

粉絲們說着話,而徐夏對着鏡頭笑了笑,淡淡道:

“蝙蝠怕不怕我,我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很明顯,我安全到了刀疤山,現在請大家跟着我的鏡頭,不要眨眼睛喲,說不定會有什麼驚喜等着大家。”

就在這時,狼王突然再次用牙齒咬住了徐夏的褲腳,還發出了低沉的“嗚嗚”聲,不停的搖着狼頭,似乎是在阻止徐夏繼續前進。

徐夏又摸了摸狼王腦袋上的毛髮,笑着說道:

“都到這裏了,要是不進去看一看的話,總感覺差點什麼,而且,今天的氣氛感覺挺不錯的。

危險什麼的注意一些,應該沒什麼問題。

你要是不想進去,那就別進去了。”

“嗚嗚……”

狼王繼續發出低沉的嗚嗚聲。

徐夏不在理會狼王,拎着柴刀繼續朝裏面走去。

別看徐夏此時一臉的輕鬆,實際上他的心裏面早就警惕了起來,狼這種生物,尤其是野生的狼,對危機感的捕捉比人強多了。

而且,狼王一直生活在這片林子中,更加了解這片林子。

從在那個小山包開始,狼王雖然一直跟隨在徐夏的身後,實際上,若非徐夏執意要進去,它根本就不會跟上。

狼王在原地用爪子刨了刨地上的泥土,似乎經歷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最後再次發出“嗷嗚”的叫喚聲之後,又跟上了徐夏的腳步。

徐夏回頭一看,心頭頓時一樂,這頭狼有點意思啊。

很快,徐夏走到了山洞的入口處,耳邊多出了一股奇怪的聲音,呼呼作響,聽上去甚是嚇人。

就連直播間中的粉絲都被這股聲音給嚇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擦擦擦,別的不說,就這場景,用來拍鬼片,都不用增加什麼道具了。”

“我踏馬又開始害怕了,怎麼破,夏哥兒,要不還是打道回府吧。”

“牆裂建議,等你找個合適的團隊,下次再進山吧,而且進山的時間不一定非要是晚上,其實白天也可以啊。”

“對對對,估計這裏白天也一樣很恐怖的樣子。”

“我踏馬服了,夏哥兒真男人啊,恐怕是貝爺一個人也不敢來這種地方吧。”

“突然想到以前看過的英叔的殭屍電影,會不會突然從山裏面跳出一隻千年殭屍,然後嗷嗷嗚的咬了夏哥兒幾口。”

“咳咳,樓上的哥們,你想的太多了,千萬別說夏哥兒接下來就有了永生的能力。”

“噗呲……越聊越玄乎,還是專心的看直播吧。”


“……”

滴答!滴答!滴答!

除了呼呲呲的風聲,還有滴答的流水聲,這種感覺就變得更加的詭異了。

徐夏將手電的光束稍稍調整了一下,原本是一根光柱,此時變得更加擴散一些,近距離的可視性更強一些。

山洞內,佈滿了青苔,洞穴的頂部,讓徐夏看到頭皮發麻的一幕,那是密密麻麻倒吊着的蝙蝠,當光線照在蝙蝠的身上時,立即引得蝙蝠亂飛。

“我就艹了,刀疤寨現在變成了蝙蝠窩了啊,看的我的密集恐懼症都犯了,這山洞裏面估計好幾萬的蝙蝠都不止吧!”

“好想點一把火,直接把這個山洞給燒了,踏馬,怎麼這麼多。”

“夏哥兒,千萬別說,你看到現在這個樣子,還要朝着洞穴裏面去?”

“不出意外,夏哥兒應該還會繼續吧,你們看蝙蝠雖然多,但是到目前爲止,好像並沒有哪一隻蝙蝠襲擊夏哥兒。”

“難道是夏哥兒身上的蝙蝠血味道太濃了?蝙蝠把夏哥兒當成了自己人?”

“布吉島,其實我總覺得夏哥兒今天的直播探險,除了帶我們探險之外,應該還有別的原因吧。”

“……”

而站在了洞穴口的狼王,此時再也不敢朝前邁出一步,它身後的狼羣,更是躲的遠遠的,在上百米的距離處,遙遙相望。

徐夏的眉頭凝了凝,他的腦海中,擺放在“悠閒小莊園”門口的任務欄突然出現了一行字。

“發現天材地寶,血靈草,此草服用後可延延益壽,可兌換人氣值,1億!”

徐夏看完了這一排字,眼眸頓時迸射出一抹精光,心頭更是駭然之極。

這麼長的時間,“悠閒小莊園”還是第一次發佈這類的任務。

血靈草……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