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種,要不是我穿了銀鱗甲,今天還要栽在你手裡,你已經真正惹怒我了,給我徹底的死吧。」

將軍嫁我 ,臉上閃過不正常的潮紅,厚背刀劇烈震動,真氣鼎沸,四周的空氣都在不斷扭曲。

唐玄神色凝重。

這些江湖亡命之徒,真是詭詐多端,底牌眾多,或許戰力要弱於同階的宗門弟子,但論到保命能力,卻是很多自命清高的宗門弟子遠比不上的。

玉石俱焚的一擊,非但沒有殺死對方,反而讓自己的左臂失去戰力,處境堪虞。

嘩!

刀光如狂風掃落葉。

世間蒸發

每一刀都讓唐玄生出無處可逃之感。

身法運轉到極限,險之又險的避過了七刀,但刀勢一起,就不斷絕,且越來越強,第八刀,嗤!唐玄身上的獸皮割裂,第九刀!血光迸濺,唐玄胸口被劃出一道血口,第十刀,十一刀,十二刀,唐玄身上又多出三道血口,越來越深,尤其十二刀,幾乎將唐玄開膛破肚。

第十三刀,鐵橫江的刀勢已經積累到了頂點。

凌空躍起,刀勢衝天,厚背刀直劈唐玄天靈蓋,鐵橫江幾乎已經看到唐玄被他劈成兩片的血腥畫面,嘴角帶著殘忍愉悅的笑容。

生死一發之際。

唐玄神念一動,溝通空冥戒,手中多出了一把黑色長刀,橫劈上去,鏘!一聲脆響,厚背刀的半截刀身直接斷裂,鐵橫江這必殺的一刀擦著唐玄的鼻尖劃下。

落空了!

鐵橫江驚恐萬狀,厚背刀的斷裂是其一。

更讓他恐懼的是身體的失控。

這十三刀是鐵橫江的極限,當刀勢積累到頂點,也代表鐵橫江精氣神達到巔峰,人都有巔峰,巔峰之後就是低谷,這是規律。

鐵橫江刀勢最強的時候,也是他本身防禦最弱的時候。

尤其這一刀不可思議的落空,鐵橫江腦海中出現了短暫的空白,精神和肉體都似乎分離了。

就在這時候,劇烈的氣爆聲響起。

唐玄蓄滿力量的下勾拳,狠狠的擊中鐵橫江的下顎,咔嚓嚓嚓,鐵橫江的頭顱骨骼盡碎,腦袋彷彿被炮彈擊中,狠狠後仰,拖著身體衝上數米高空,又砸落在地,帶起一蓬煙塵。

呼哧!呼哧!

唐玄喘著氣,鬆開雙手,這時候緊繃在腦袋中的一根弦才鬆弛下來。

「少俠!」

一直在緊張盯著兩人打鬥的雨若塵,在唐玄一拳擊斃這個江湖老大后,連忙跑過來。


「你怎麼樣?傷勢嚴重嗎?」唐玄身上縱橫交錯的刀口,讓雨若塵心中一顫。

「沒事,都是皮外傷,調息一下就好了。」唐玄取出一個小瓶,倒出兩顆養元丹,準備吞下去療傷。

看到唐玄取出的養元丹,雨若塵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這是養元丹吧,你是雲霄派的弟子?」

「雨師姐,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一個月前我們見過面的。」唐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清麗少女,露出八顆耀眼的白牙,微微一笑。

「啊……你,真的是你,那個記名弟子。」雨若塵掩住嘴巴,按捺不住內心的驚訝。

她先前只是覺得眼熟,現在經過唐玄之口,卻是終於能確認下來。

只是,即便如此,仍覺得難以置信,一個記名弟子,竟然殺死了一群窮凶極惡的江湖惡徒,而且這群惡徒的老大,是靈脈境六重的強者,什麼時候,宗門記名弟子中,有如此妖孽的人物了! 「對,對不起,師弟,我一時間沒認出來……」雨若塵覺得很羞愧,一個月前,這位師弟不過向他們提出借宿一晚,卻遭到羞辱,而在一個月後,他們四人卻全都被這位師弟所救。

要不是這位師弟,雨若塵不敢想象自己落入那群江湖惡徒手裡會發生什麼,絕對是生不如死。

「師弟,我這裡有更好的療傷葯。」雨若塵連忙拿出懷中一個乳白色的瓶子,倒出一顆龍眼大的丹藥,通體紅色,異香撲鼻。

「這是培元丹,比養元丹效果要好多了,師弟,你用這個吧。」

唐玄想了想,也沒客氣,將雨若塵的丹藥拿過來,放到嘴裡,唾液一沾,這顆培元丹就化為一股津液流入他的胃部,一股股暖流沖向他的四肢百骸。

唐玄連忙盤膝坐下,調息起來。

約莫過了十分鐘,唐玄吐出一口濁氣,緩緩睜開眼睛,他身上刀傷看起來恐怖,其實都是皮肉傷勢,以他修鍊無雙霸體的強悍體魄,即使不用藥也能自愈,加上雨若塵給他的培元丹是宗門上等靈藥,短短十分鐘,他的傷口就不再流血,殘留的刀氣也祛除乾淨。

雨若塵在唐玄等人療傷的時候一直在小心警戒,直到他療傷完畢,才上前來關心。

「師弟,傷勢怎麼樣了?」

「我很好,雨師姐,多謝你的丹藥。」唐玄聲音清朗,拱了拱手。

「師弟你太客氣了。」雨若塵擺手道。

唐玄越爽朗,毫無芥蒂,雨若塵就越覺得慚愧,總覺得一個多月前自己這些人的行徑和對方的光明磊落相比,實在上不得檯面。

「師弟,我師兄師妹他們傷勢比較嚴重,還需再療傷片刻才能走動,你可以趁這段時間收集戰利品?」雨若塵說道。

「什麼戰利品?」唐玄有些錯愕。

「哦,就是這些惡徒身上帶著的東西,他們雖然都是些散修武者,但有時候身上也有不少好東西的。」雨若塵姓子是比較清淡,卻不代表她不食人間煙火,要不然也無法在宗門這種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生存。

唐玄會過意來,苦笑一聲,自己的思維還是沒有完全擺脫前世的桎梏,這個世界,殺人奪寶是稀鬆平常的事,連眼前這個嬌滴滴,氣質出塵的清麗少女也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唐玄不是迂腐之人,何況人他都殺了,直接走到被他一拳擊斃的鐵橫江身旁,搜起身來。


以他的靈魂力,搜起屍體來易如反掌,靈魂力一掃,藏得再隱匿的東西都無所遁形,唐玄很快就從鐵橫江屍體上搜出了一疊厚厚的銀票,數瓶丹藥還有兩本秘籍。

銀票一共是五萬多兩,讓唐玄暗暗咋舌,這些闖蕩江湖的亡命之徒,看來是把全副身家都放在身上了。

想了想,唐玄把鐵橫江身上的銀鱗甲也扒了下來,這銀鱗甲能擋住他全力一拳,絕對是件稀罕物,只可惜唐玄體型和鐵橫江差了好幾號,銀鱗甲只能拿來賣錢。

至於秘籍,丹藥之類他現在也沒心思細看,畢竟地上躺著十一具屍體,一個個搜羅過去,唐玄手中的「戰利品」越來越多,為了不暴露自己擁有空冥戒,他用一個巨大的包裹才裝下。

最後搜到了唐玄第一個擊殺的麻鬼身邊,沒想到麻鬼還有一口氣在。

「你還認得我嗎?」唐玄撇嘴冷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

「是……是你!」

氣若遊絲的麻鬼瞪大眼睛,唐玄的容貌細看變化並不大,這個動作又是那麼記憶猶新。

「你快死了,我也不為難你,當初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中年人叫什麼,他怎麼不在這裡?」唐玄沒打算真從麻鬼口裡知道些什麼,只是順口問問。

「你……想……殺他,可……可惜……你……你沒機會……他……他早就……離開了……」麻鬼艱難的說著,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極度悔恨之色:「我……我真該……聽……聽龍……龍……」

麻鬼的瞳孔陡然擴散,一口氣沒提上來,氣絕身亡。

死前,他最悔恨的是沒有聽龍哥的話,當初唐玄跳下瀑布,他和龍哥就沿著下面的河道搜索,沒有發現唐玄的蹤跡,龍哥當夜就決定離開黃石城,並且勸他也走,他卻留戀在黃石城多年打下的基礎,還在暗暗嘲笑龍哥的膽小,在龍哥離開后,他馬上加入了鐵橫江的勢力,沒有想到,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加入鐵橫江勢力的第一次行動,自己就死在了當初被他們逼得跳崖的少年手裡。

唐玄並不知道麻鬼最後的心理活動,就算知道,他也不在意。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江湖中像麻鬼這樣死在仇人手上的人如過江之卿,多不勝數,既然選擇了修行這條路,就要有這樣的覺悟,就算唐玄,也不能保證自己將來不會死在某一場戰鬥中。

他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竭盡所能的變強,竭盡所能的讓能殺他的人越來越少,哪怕最後站在孤寒的巔峰王座上,俯視著眾生,享受著寂寞,也好過成為這王座下的累累白骨之一。

神色平靜的將麻鬼身上有價值的東西搜羅出來,唐玄站起身。

藍衣少年,田姓少女這時候也打坐完畢,恢復了部分真氣,走路是沒什麼問題,當然戰力能剩下三成就不錯了,至於那個白衣少年,右手掌被切掉半個,除非能找到斷肢重生的靈藥,否則後半輩子大約只能改練左手劍了。

看著唐玄走過來,三人神色複雜。

他們已經從雨若塵口裡得知了唐玄的身份。

「師……師弟,謝謝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我,我……」田姓少女眼圈泛紅,她是最感激唐玄的, 薄情總裁强寵傲嬌妻 ,要不是唐玄出現,接下來等待她的對一個女人來說比死還恐怖。

「多謝師弟了。」藍衣少年和白衣少年語氣則顯得十分僵硬。

唐玄也不在意,平常這些都是高高在上的外門弟子,正眼都不會看自己這樣的記名弟子一眼,何況一個月前還發生過摩擦,能拉下來臉來致謝已經算不錯了。

PS:看得爽的話請給瘋子動力吧,來票票!

lt;/agt;lt;agt;lt;/agt;; 接下來,就是出山了。

經過這樣一場戰鬥,誰都沒有心思在雲霄山脈里呆下去,唐玄本來就準備回門派,再加上雨若塵等人個個元氣大傷,讓他們自己走,能不能活著走出雲霄山脈都是問題,於是一同上路。

這時候唐玄已經知道藍衣少年叫旭飛揚,外門排名前五十的天才,白衣少年叫周海,田姓少女叫田沁蕊。

路途顯得非常沉悶。

偶爾的對話都是發生在唐玄和雨若塵,田沁蕊之間,至於周海和旭飛揚,他們拉不下臉和唐玄結交,唐玄也對他們視若無睹。

路上遇到凶獸,都被唐玄三拳兩腳擊斃。

每次看到唐玄出手,旭飛揚都眼神沉冷的站在一旁,等過了一天,旭飛揚傷勢稍好,看到凶獸,立刻搶先出手,似乎要證明什麼,唐玄便是笑笑,站到一旁,也不和他爭。

很快,兩天過去,一行人終於出了雲霄山脈,看到了遠處的黃石城。

既然話不投機,和旭飛揚等人再呆在一起也沒意思。

「諸位,我們就在此作別吧,雨師姐,田師姐,有機會再見。」唐玄朝幾人拱了拱手,大踏步離去。

「唐師弟,一起回宗吧!」雨若塵沒想到唐玄走得這麼乾脆,挽留道。

「不用,我還有些事要辦!」唐玄沒有回頭,揚起手臂,對著身後擺了擺。


「哼,拽什麼拽,連名字都不肯說,當自己是誰。」周海嘀咕了一句,脫離險境后,好了傷疤忘了疼,對唐玄的態度開始不滿。


「他也就是煉體強點,在靈脈境前期還能囂張一下,一旦到了後期,差距會和我們越拉越大。」望著唐玄的背影遠去,旭飛揚意有所指的對雨若塵說道。

雨若塵眉頭一皺,沒有吭聲。

……

唐玄沒有告知旭飛揚等人自己的真實姓名,倒不是故作高傲,而是他和黃嫣那點事傳得沸沸揚揚,黃嫣是外門十大弟子,一言一行都備受關注,外門弟子未必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他懶得說出姓名引來非議。

只是萍水相逢,以後有沒有交集都不一定。

趕回黃石城,唐玄先去成衣鋪換了套衣服,在山脈里裹著獸皮也就罷了,入城了還這樣穿那就要被人圍觀了。

接著他去六福酒樓交了委託任務,取得七千六百兩銀子的酬勞(八千兩酬勞,酒樓要抽取百分之五),順便大吃了一頓,緩解在雲霄山脈內終曰吃乾糧的苦悶。

吃飽喝足,唐玄走出大門。

沿著黃石城的街道走了一會,他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地方,一棟巨大的三層木樓,雕樑畫棟,和旁邊的建築相比顯得鶴立雞群。

門口牌匾上的三個大字十分顯眼——萬寶閣!

萬寶閣不是普通的商業組織,觸角遍布炎天域南部七大國,影響力還要超過七品宗門。

唐玄到這裡是來賣凶獸材料的,或許賣給私人或者一些小店鋪可以有更好的價錢,但唐玄不想那麼麻煩。

走進萬寶閣內,有一個櫃檯專門收材料,那裡已經站了五六個武者,都排著隊,能讓這些橫行霸道的武者規規矩矩,足見萬寶閣的能耐,唐玄提著從空冥戒中拿出的一大袋凶獸材料排到隊伍末端。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