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孟溪雅揚起手,對着冷毅胸前“砰”地一聲,就是一掌。

冷毅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

冷毅見對方將要落水,本是出於好心想救她而已。豈料,這“小辣椒”不領情,竟然出重手差點打他打成重傷。

這口氣冷毅絕對不能忍。

可更氣的還在後面,孟溪雅見冷毅身形未穩,雙掌一翻,從掌中飄忽出兩道氣旋,最後一合,兩道氣旋朝冷毅圍了過來。

冷毅一驚,一個飛身快速躲過了其中一道氣旋,與此同時,從掌中推出一道氣旋波,將孟溪雅的另一道氣旋波在半空中攔截。

兩道氣旋相撞,“蓬”地一聲巨響,在冷毅身側炸響。巨大的氣旋波餘波震得冷毅一陣眩昏,愣了數秒,才緩過神來。

“媽的!今天看我不把你給XXOO了。”冷毅氣得提起體內聖光,猛地向前衝了過去。

冷毅一溜滑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躥至孟溪雅身旁,一個貓腰蹲了下去,伸出右手一個“海底撈月”,從她的襠部穿插過去,奮力往上一舉,準備給她來個大扛摔。。

孟溪雅“啊!”地一聲尖叫,掄着雙手拼命砸向冷毅:“放開我!放開我!小淫賊!”

正在氣頭上的冷毅本想一把將她扔進水潭裏,不知怎地,忽覺心頭一軟,竟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冷毅忽覺肩頭一痛。那“小辣椒”竟然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冷毅皺了一下眉頭,將肩膀上的“小辣椒”猛地一下扔進了水潭內。

“咚!”地一聲,“小辣椒”墜人了潭內,濺起無數的浪花。

“救命啊!救命啊!……嗚!”孟溪雅在水中拼命地撲騰,落入水中的她,無法施展飛行鬥技,被嗆了好幾口水。

“慘了!這丫頭還不會游泳。”冷毅見孟溪雅在水中掙扎,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不由得動了惻隱之心。

雙腿一併,腰身一拱,“咚!”地一下躍入了水中。伸出手一把將孟溪雅攬了過來,一手摟着,一邊往岸上游去。

這時的孟溪雅已然沒有方纔的傲氣,只是乖巧地依在冷毅的懷中,任由他擺佈。

水潭不大,但裏面的水卻是冰冷刺骨的。上了岸後,孟溪雅瑟瑟發抖地蜷縮着身子,蹲坐在一塊玉石上,“嗚嗚咽咽”地抽泣着。

此時的冷毅怒氣全消,不由得對眼前這弱女子心生憐憫。他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自己的衣服,往孟溪雅面前一扔。“先將就着穿吧!這天,容易着涼。”

孟溪雅“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向來驕傲、霸道的她曾幾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

此時的孟溪雅已渾身溼透,薄薄的綾羅輕紗裙,好似紋帳一般,將潔白的身子襯得若隱若現。

胸前的那一對“大白兔”隨着抽泣聲,上下起伏着。這模樣,還真像被人強行XXOO了一樣。

冷毅不知如何安慰纔好,見了那高低起伏“小白兔”,忽然靈光一閃,心生一計,打趣道:“喂!你再不把衣服穿上,我可大飽眼福了。”

孟溪雅聽了冷毅的話,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成了“透明的”,不由得一陣臉紅,憤恨地瞪了冷毅一眼,抱着他的衣服,轉過了身去。

月色下,那沾着水珠的頭髮,從她潔白的臂彎落了下來,衣衫被扯破,晶瑩的水珠順着她烏黑髮綹往下滴着水,身子魏魏顫顫,時不時發出一聲嚶嚀,那模樣倒有一種悽美之感。

“你還不走開,我……我怎麼換衣服啊!……嗚!”孟溪雅抽泣着說道。

“好吧!我替你把風。你先把衣服穿上。”冷毅笑着,當真向前走了幾步,轉過了身去。

想想剛纔那丫頭若隱若現的那一對“大白兔”,冷毅不由得一陣莫名的興奮,想必這一對活寶最少也有36C吧!手感一定不錯。哈哈!

“媽的!想哪兒去了。”冷毅爲自己心中一閃而過的邪惡念頭,感到慚愧。最近是怎麼回事,一見美女就胡思亂想?

也難怪,這他媽的來到七彩大陸這麼多年了,連個女人也沒碰一下。白瞎了一杆好槍,荒廢了一身好本事。以他現在這體力和身材,加上不錯的外貌,若在國內不知令多少富波魂牽夢繞呢!

正想着,忽聽“啊!”地一聲尖叫。冷毅猛然一個轉身,快步躍到了孟溪雅的面前。

“怎麼了?”

孟溪雅一下撲到了冷毅的懷中,顫魏魏地用手一指潭中:“怪物!”

冷毅聚目一瞧,只見潭中幻現出數十顆人頭,一個個面目猙獰。冷毅“嗆”地一聲,拔出了腰間的流雲劍,劍光一晃,那十來個人頭便隱入了潭中。

最後一道白光微微閃了閃,冷毅清楚地瞧見,隱現出一條巨龍的模樣。只是一剎那,受了驚嚇的孟溪雅,自然沒有發現這微妙的細節。

“不要!”回過神來的孟溪雅見自己衣衫不整地靠在冷毅懷中,心中一陣鹿撞,臉色通紅地推開了冷毅。

原來這丫頭,身衣還沒有完全穿好呢!冷毅笑着轉過身去。

孟溪雅這才理了理衣服,匆匆忙忙地一陣收拾後,轉身離開了。走到龍潭入口時,她忽然停了下來,冷冷地對冷毅說:“衣服,我會還你的!”

“喜歡的話你就留下,作個紀念吧!”冷毅打趣道。

“不稀罕!”孟溪雅一咬銀牙,冷冷地答道,帶着極爲複雜的心情走出了龍潭。回到宿舍後,她換上了自己的衣服,用水在身上衝了許久。

那一晚,她失眠了。轉輾反側睡不着。想起自己被那“小淫賊”侮辱時,內心便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憤恨,恨不得一刀子捅了他。可當她想起冷毅奮不顧身地躍入水潭救她時,又覺內心好一陣溫暖。

她想起自己依在冷毅懷中,那寬厚的肩膀令她倍感安全。她的臉頰一陣緋紅。她輕輕地拿出了冷毅給她的衣服,看了又看。

想起,那天在演武廣場上,那“小淫賊”被她攆着跑時,不由得發出一陣吃吃的笑聲,這小子還真當她要殺他呢!


只一剎那,腦海中鏡頭一晃,又見想起了冷毅將她扛起,一把扔進了冰冷的水潭中,心中又恨得牙癢,不禁幽幽地嘆道:“這小淫賊’怎麼這麼狠心啊!”

可仔細一想又不對,若自己不用氣旋波轟他。或許他也不會如此無情。自己不也逼他跳入了水潭中嗎?想到此,孟溪雅的心裏又舒坦了許多。

在學院的宿舍裏,她手捧着冷毅的衣服,端坐在牀頭,一會兒傻笑,一會兒怒嗔。

“喂!這麼晚了,你發什麼呆,你到底還讓人睡不睡覺啊!”室友不耐煩地抱怨道。

孟溪雅好一陣臉紅,立即收了衣服,藏了起來,帶着無限的遐想躺了下去。 冷毅望着平靜的龍潭呆立許久,想想方纔幻現出的人頭和龍身影像,內心便升騰起一股強烈的徵欲。

想必這潭內一定死了不少了人。方纔的人頭,便是亡靈之魂了。

忽聽水面傳來一陣打鬥聲。難道這潭中另有玄機?冷毅心中一凜,他伏下身子,貼在地面仔細傾聽起來。

只聽水中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你放我進去!若不然,我便殺進去。”

“哈哈!丫頭!你好大的口氣,竟然敢闖天龍神墓。沒有龍珠休想從我這裏闖進去。”

接下來是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緊接着是“蓬”地一聲巨響,再過了一會兒,一個腦袋從水面鑽了出來。

木由美子?她怎麼會在這裏?冷毅心中一陣驚訝。他立即隱到了巨石旁,並沒有作聲。

木由美子上了岸,回頭望了一眼龍潭,幽幽地嘆道:“看來,只有拿下大會的冠軍了。”她望着龍潭的水面,惆悵了好一陣才離開。

冷毅心中愈發不解了:難道木由美子也是衝着這天龍神墓來的?她又怎麼能夠進得了這龍潭呢?

沒有坎佈雷教授親授的冰晶令牌是誰也進不了這裏的。若說孟溪雅能夠進這龍潭,那還可理解,人家畢竟是高材生,坎佈雷佈教授愛才,單獨給她開了個小竈也難說。可是木由美子不過是一名剛在學院報名不久的學生而已,還沒有正式入學呢!

對了,她說過她的父親和校長是故交,恐怕就是這個原因了。連木由美子都在打天龍神墓的主意,那免不了其他人也會有這種想法。

想到此,冷毅心中不由得多了一層擔憂。看來,早些得到龍珠,進入神墓內,把天龍聖像卷軸弄到手纔是王道。

龍國少年武林大會後天就要開始了,姐姐說幫他報名的事,不知有沒有着落?

冷毅帶着滿腹的心思出了龍潭,剛一踏出龍潭,走進練功房時,一個熟悉的身影便出現在他面前。

“姐姐!”

“小毅!”

雲蕭蕭與冷毅正面相迎,兩人一陣驚愕後。

雲蕭蕭關切道:“小毅!我已經代你報了名,後天你將以虎豹騎軍少年組的名義參賽。這兩天你可以好好休息,到時會有許多高手參賽。”

“恩!”冷毅點了點頭道。

“對了,姐姐!這麼晚了,你跑這裏來做什麼?”冷毅好奇地問道。

“臭小子!我沒有問你,你倒先問起我來了。我是擔心有學生出事。纔過來看看,我方纔在學校的望龍臺上,打坐時,忽聽得望龍臺上的傳音鼓驟響,便跑過來看看。是不是有學生私自闖入龍潭了。若要真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哦!爲什麼?”

“望龍臺是龍潭的一個感應室。在望龍臺上可以感應到龍潭內的氣場,所以真要是有人冒然闖入了龍潭,望龍臺的傳音鼓會敲響。”

聽到此處,冷毅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涼意,真是這樣的話,到時就算龍珠到手了,要闖入龍潭,那也麻煩。必然會驚動學院的導師們了。要是學院反對學生入內的話,那豈不是很麻煩。

正當冷毅擔憂之際,雲蕭蕭忽然追問道:“小毅!方纔是你潛入了龍潭嗎?”

“啊!……是!是我潛到了水潭中。”冷毅本想說是木由美子,但話到嘴邊卻吞了下去。

“你身上帶了避水珠?”雲蕭蕭問道。

“恩!”

雲蕭蕭滿臉驚訝地望着冷毅,有些責怪又有些激動地說:“下次千萬別私闖龍潭,那地方非常的危險,每逢月圓之時,便會有惡龍幻象出現,若私自闖入潭中,便會招惹了惡龍,弄不好會把命都丟了。所以,每到月圓之時,學院便會派一個值班老師在望龍臺觀望,一旦發現有異常,便啓動退龍令。”

“退龍令?”冷毅聽得入了神。

“是的!方纔若不是我用退龍令將惡龍退走,你是不可能闖出來的。”雲蕭蕭停了停,滿臉欣慰地說:“不過,你能夠全身而退,足以證明你足夠的強大。”

看來要得到天龍聖像卷軸,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

“小毅!你在想什麼呢?”雲蕭蕭見冷毅滿臉愁雲,關切地問。


“我再想怎樣才能得到天龍聖像卷軸。”冷毅正陷入了沉思當中,忽被雲蕭蕭一問,不經意地把心裏話都說了出來。

“什麼?天龍聖像卷軸?”雲蕭蕭不解地望着冷毅。

冷毅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意,連忙解釋說:“哦!我只是在想,以我的實力不知能不能闖到神墓當中去。”

雲蕭蕭望了望天空中的圓月,嘆了口氣:“裏面十分的危險,以前學院每年都有膽大藝高的學生私自闖入龍潭,但卻無一人生還。後來學院才建立了望龍臺。由校長與坎佈雷特大導師聯手製作了退龍令,才起到了震懾惡龍的作用。”

雲蕭蕭望着冷毅滿臉愁雲的樣子,關心地問:“小毅!你有心事?”

冷毅點了點頭:“姐姐!我一定要去闖一闖天龍神墓。”

“如果你真要闖的話,到時把姐姐一塊兒叫上吧!據說天龍神墓共有三層,就算再厲害的高手也只能闖入神墓的第二層,因爲第三層必須是純陽之身,或純陰之身的少年才能進入,而往往在這個年紀的人卻鮮有高手。就算是學院的校長也只不過是闖入了神墓的第二層而已。”

冷毅望着雲蕭蕭那充滿關愛的眼神,只覺內心一陣溫暖。他不覺想起了六年前在冰天雪原第一次遇見姐姐時的情景。想來,人生中有些人,是友是敵,一眼便決定了。從他見到姐姐的第一眼起,一股莫名的親切感便從他心底升涌而起。想必姐姐也是如此吧!

這麼多年來,姐姐還是一如既往地關心着他。遙想當年和姐姐在冰天雪原一起屠狼時的情景,冷毅不由得心裏一酸。就算龍潭再危險,他也不能再讓姐姐去受這份罪了。

“小毅!怎麼了?”雲蕭蕭發現冷毅的眼角竟泛起了淚珠,伸手輕輕地撫摸着他堅毅的臉寵,輕聲安慰道:“姐姐!知道你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如果我不關心你還有誰會關心你呢!聽我的,如果真要去龍潭,姐姐陪你一塊兒去。當年我們……”

說到這,雲蕭蕭忽然停了下來。想起當年揹負長劍和冷毅一起在冰天雪原屠狼時的情景,她只覺內心熱血澎湃,想起那晚在荒木崖與冷毅光着身子打雪仗的面畫,又不由得一陣面紅耳赤。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她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想當年冷毅不過是一個八歲的孩子,卻懂得以死相護,保護自己的姐姐,而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喜歡她的程武威,卻絲毫不懂她的心事,經她幾次拒絕後,悄無聲息。

“愛情不過如此,倒不如小毅的關懷來得可靠。”想到此,雲蕭蕭竟落下了一行滾燙的熱淚。

“小毅!姐姐永遠不會拋棄你。”

“我也是!”

月色下,兩個看上去年紀相仿,實際年紀卻相差了八歲的少年,緊緊地相擁在一起。這是一種極爲複雜的情感,既有姐弟情的相互信任和依賴,又有男女之情的蠢蠢欲動。


時光轉瞬即逝。不知不覺便到了大賽開始的日子。

聖城的市民廣場外聚集了上萬的民衆,在廣場的中央搭建了一個數百平米的巨型擂臺。在擂臺的四周圍滿了人羣。

在擂臺的正前方,額外搭建了一個涼棚,雕龍畫鳳,甚是美麗。在涼棚的正下方端坐着一位,滿身珠光寶氣,體態端莊的貴婦人,貴婦人的身旁,則坐着一位面容嬌好,滿臉高傲的少女,只見少女頭戴九鸞鳳釵,身披紅色鳳羽天蠶綿緞,手戴嵌金玉鐲,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撲面而來。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