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能看到摺扇爆發流光的位置,可若是張林無法擋住流光,那也無濟於事。

張林來不及多想,在流光還沒有爆發之際,便提前閃躲開了。

在跳起來,飛躍到空中的那一刻,張林的腦海深處,意識神樹爆發出柔和的光芒。

光芒照耀在張林腦海裏的虛化意識人身上,原本張林的意識之人,只有頭部實質化了。

而這次意識神樹爆發,張林意識,其中一隻手臂,也漸漸開始實質化出來。

沒有突破大等級,可因爲張林的特別感悟,他意識身體的一部分居然實質化起來。

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出現在了張林的身上。

從主神世界出現以來,大家都明白,只有突破大等級,纔有可能把意識實質化。

可張林卻突破了這個常識,雖然只是實質化了一隻手臂,並沒有直接完成一大部分的實質化。

可這也足夠了,有了一隻手臂的輔導,張林完全有可能爆發流光外放的技能。

有了流光外放,張林便有了實力跟藏紅打下去。

藏紅原本預算好的攻擊,算是徹底封鎖了張林的位置,可仍然被張林躲了過去。

藏紅有些想不明白,不過那並不重要,或許這傢伙,真的感悟了什麼,他沒有騙人。

只不過能躲,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她只要接着爆發攻擊,張林完全沒機會翻盤。

藏紅的攻擊,越發的兇猛了,而張林手中如意金箍棒一轉,不在躲避,打算以攻爲守。

流光與摺扇,同時逼迫到了張林的面前,張林不慌不忙,手中如意金箍棒,幾個順手的揮舞。

一道金燦燦的流光,從張林的如意金箍棒上揮舞了出來。

雙方的流光碰撞在一起,打了一個旗鼓相當,而藏紅的摺扇,直接被張林的如意金箍棒給擊飛了。

摺扇原本滑出去的弧度,是會重新回到藏紅的手中,可隨着張林這麼用力一挑,摺扇直接飛了。

藏紅驚叫一聲。


“這怎麼可能,你會流光外放,你不是鉑金等級。

你是不是隱藏了等級,而且一直在隱藏實力。”

摺扇被擊飛,藏紅手中沒了武器,而她爆發出的多道流光,也被張林輕鬆化解,這一刻的藏紅,徹底的驚慌了。

她懷疑張林一直在隱藏,直到這一刻才爆發出來。

張林不以爲然的說道,

“我有沒有隱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屬了,別忘了你的承諾。”

話落,張林提着如意金箍棒衝了上去,這時候藏紅手中沒了摺扇武器,可是最好的進攻機會,張林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張林哪怕掌握了流光外放,他跟藏紅的實力,也算是半斤對八兩。

雙方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不過由於藏紅不留後手的爆發,在加張林的突然爆發。

給張林找到了一個極好的機會,解決了這藏紅,還有那陰沉的男子。

雖然張林不想跟他打,可這傢伙一定會聽張林的嗎?

若是那陰沉的男子執意要打,在場的人,又有誰能攔下來。

陳護衛實力雖然強大,可他一定能攔住這陰沉男子嗎?


張林不敢去賭,他此刻就算能打贏藏紅,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如今張林只有把這個代價減少到最低,接下來若是碰到突發狀況,張林也有應對的機會。

想到了這些,張林眼神有些瘋狂,速度開展到最快,幾步便來到了藏紅的身邊。

藏紅冷哼一聲。

“你想贏我,沒那麼容易,既然大家實力相差不大,而你又想贏,我也不想輸,那大家就同歸於盡。”

藏紅這麼說着,手一召,那摺扇似乎有感應一般,朝着她的手裏飛去。

而那摺扇,之前掉落在張林的後方,這時候被召喚回去,很有可能突襲張林的背後。

張林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往無前,打倒藏紅,要麼回身阻擋摺扇。 退後一步,回身阻擋摺扇攻擊,那張林就失去了這大好機會。

可不阻擋,張林很可能會被背後的摺扇給殺掉。

有時候,就給冒險一拼,張林沒有選擇退後,摺扇要飛來,未必有他的攻擊速度快。

而且剛纔的獎勵,讓得張林想到了什麼,他未必會死。

張林揮舞着手中的金色棍子,氣勢磅礴,一棍敲下,藏紅臉上並沒有驚恐,而且露出瞭解放的表情。

一直無法突破宗師,一直無法變強,他們始終被壓制着,她也早已經不在是自己,這樣的活着,沒有什麼意義。

而這次,東部空缺出來的護衛位置,或許是他們擺脫被控制的唯一希望。

她除了拼盡一切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怪只怪,她選擇了退卻,在實力上,也受到了自身因素的影響。

張林見到藏紅的表情,突然有些同情,她們雖然沒有死亡的威脅,不過整日活在別人的控制下,也有着他們的痛苦。

張林的棍子,如果敲擊在藏紅的頭上,她必死無疑。

不知是因爲同情,還是張林覺得,留下她或許有用。

原本要敲打在藏紅頭上的如意金箍棒,打在了藏紅的胸口。

一棍子下去,藏紅整個人被擊飛了,吐出一口鮮血,陷入了重傷當中。


張林看着倒地的藏紅,並沒有回頭去看那飛過來的摺扇,而是就這麼靜靜的站立在原地。

重傷的藏紅,擡起頭來看向張林,這傢伙在想什麼,既然打算了同歸於盡,他居然不殺自己。

莫非這傢伙有把握擋住自己的摺扇,不可能,除非他是宗師級別的強者。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張林究竟在想什麼,他不殺自己,任意自己用摺扇殺了他。

鐺!

一聲清脆的聲音,解答了藏紅的疑惑。

張林爲什麼一定要阻擋身後的摺扇,他用其他的東西阻擋不可以嗎?

別忘了,張林的副本獎勵當中,他已經開通了主神世界與副本世界的商城通道。

以前在主神世界拿不出的東西,現在張林已經可以拿到了。

也就是說,以前張林在副本世界能用的東西,現在在主神世界也能動用。

張林兌換過一塊玄鐵盾牌,他只需要把盾牌召喚出來,立在身後,便可以躲過這一擊。

尋常玄鐵武器,或許真的做不到,不過主防禦的玄鐵盾牌,自然是可以擋住摺扇的攻擊。

對於張林背後,突然多出了一塊玄鐵盾牌,其他人爲張林捏了一把汗。

剛纔的戰鬥,都在一瞬間發生的,大家根本來不及救援。

冷風他們見到張林,不顧一切,就是要拿下藏紅,連身後的危險也不管,大家無比擔心。

戰鬥結束了,藏紅受了重傷,已經無力再戰,而張林,只是受了點輕傷,影響不大。

在不遠處觀戰的陰沉男子,對於這個結果,拍着巴掌,由衷的感慨道。

“不錯,你值得我出手。”

張林對於這男子的聲音,懶得理會,一環市區來的人又如何。

也許這男子現在實力比他強,身份比他高貴,可那也只是一時。

張林對着藏紅說道。

“藏紅,之前說好的,你輸了,跟我來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藏紅並沒有回話,而是看向了陰沉的男子,這傢伙不開口,她根本不敢異動。

藏紅知道的東西並不多,告訴張林也沒有關係,不過那男子不開口,她沒有這個膽子。

若是惹的這位不高興了,在場的人恐怕全都要死。

鑽石高級的等級,這只是陰沉男子的表面現象,事實上,這男子的實力,恐怕能比得上一般的宗師級別強者。

一環市區來的傢伙,基本上都能越階對敵。

藏紅已經是鑽石巔峯,可以說是宗師之下第一人也不爲過,可前提條件是,那些能越階挑戰的傢伙不算。

張林是一位,而這陰沉男子則更加的恐怕。

對於藏紅那發自內心的恐懼,張林注意到了,看來一切都不能如願了。

陰沉男子,始終保持着平靜的臉色,哪怕張林不理會他,他也沒有什麼難看的表情。

一直到張林正色着臉看他,他才淡然說道。

“張林,跟我打一場,我保證你想知道的,都能知道。”

張林笑哈哈的說道。

“是嗎?我到陰曹地府去知道嗎?我這人不怕挑戰,可並不代表我找死。

還有,我跟藏紅打了一場,實力已經有所受損,自然不能在打了。”

陰沉男子那張平淡如水的臉,始終保持着一個表情。

“這場比試,你不想打也得打,你沒有選擇,除非你一開始就臣服,然後你並沒有。”

說着,陰沉男子手一召,一把巨大的鐵鏈鐮刀出現在他手中。

此刻的陰沉男子,猶如一個來自地獄勾魂的惡魔使者。

張林看着對方的武器,也是後背升起一股涼氣,這傢伙給人的危險感覺,實在太濃郁了。

陳護衛看着陰沉男子手中的武器,臉色變換,似乎想到了什麼。

一環市區,使用鐵鏈鐮刀武器的,只有那個勢力纔會使用。

那個勢力的強大,可以比得上主神世界四部八大主神。

東南西北四部,八個主神,實際上也只有七個而已。

南部的朱主神跟雀主神,她們準確來說,只能算一位,雀主神的實力,是八個主神當中,最弱的一位。

要不是有朱主神在後面撐腰,她沒有資格成爲主神。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