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玩?啊!原來你只是個幻影,還……還是變回原來那個樣子吧。對了!我老爸呢?告訴他,什麼資料也不給我,不公平,讓他把武器相關性能及生物特**出來,這一次我一定贏。”林柏不服氣的嚷嚷道,掙扎着要爬起來再試一次。

“老爸,林恆學,國際護衛艦隊司令、科學家,‘諾亞’的上一任主人,男性……”

“對!就是他。”摸摸頭腦勺上的腫塊,林柏擡頭對空吼道。“老爸,不公平!這次測試不公平!不算!再玩一次。”

可惜林恆學並沒有像他預料中那樣從某扇門後頭笑着走出,回答他的依然是諾亞。

“有一則給您的留言,請到控制檯確認接收。”諾亞將他引到另一個房間,面對着從未見過的大型控制檯及各種先進的設備,林柏激動的攤開雙手整個人環抱上去,恨不得把它們拆下來一個個盡情的擺弄。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他既滿足又疑惑的問道,老爸始終沒有出現實在太反常了。

“‘諾亞’號潛水艇。”變回東方美人的諾亞輕柔的對他道。“請將手伸進來,進行身份確認。”

林柏知道這是一套最先進的靜脈血管分佈確認身份系統,比手紋識別更精確,於是將手伸進了一個狀似手套的儀器中。

“我老爸呢?”林柏心裏開始發毛了,雖然感覺不到危險存在,但目前所發生的一切使在有些讓人匪夷所思,難免會使他有不安感。

“林柏,男性,物理年齡17歲,物理研究院的跳級學生。身份已確認,您有一則影音留言。” 冰冷的聲音消失後,林柏的父親林恆學突然站在他的身邊,慈愛的看着他。

“老爸?”面對憑空跳出的影象林柏不自覺向後退了幾步,當看清是自己父親時很快又淡定下來,“別鬧了,這一點兒也不好玩,快出來吧!”

“臭小子,腦袋這麼硬幹什麼?害我現在手還發酸,電又電不昏,想害死你老子啊?”

“又不是我讓你敲我腦袋的。”林柏很小聲很小聲和嘟囔道,一隻手撫上後腦,那是被他老爸敲出來的,這是昏迷前的唯一印象。

“你小子運氣還真好,竟然逃過了那場大災難。”林柏面掛稀有的欣慰之色,嘆息道。

“大災難?什麼大災難?”雖然知道這只不過是幻影,但太過逼真,林柏感覺就像在跟父親面對面一樣。

“你恐怕到現在都還以爲這是模擬測試吧?可惜,這不是。”林恆學頓了一下,怕是在給兒子一個緩衝的時間後又接着說道:“六個月前,我們艦隊收到A級戒備緊急通知。國際天文聯盟組織發現有一顆小行星正朝地球撞來,各國首腦在祕密協商後一致決定對外界隱瞞這件事,那羣豬腦袋以爲賃他們的能力可以阻止。結果在小行星表面安裝的超強力火箭發動機加速了行星的運行,兒子,再過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人類就要面臨毀滅。身爲人民公僕的我必須留守到最後一刻,可你不一樣,你,還年輕。我動用了點私權,早在幾個月前就爲你準備了這個地方,並儲備了足夠多的物質。但願它真如當年的諾亞方舟,能帶你逃生,順便完成我的心願。”

林恆學在說這些話時,狹長深邃的眼眸中閃動着淚光,聲音開始帶有鼻音。

“兒子,還有一件事情,老爸要請求你原諒。”

林恆學肅靜的表情喚回了還在震驚中的林柏,茫然的看着他。

“小的時候,你經常會問我,媽媽的皮膚爲什麼這麼白,她的頭髮爲什麼會是漂亮的紅色,她的眼睛爲什麼像海一樣藍,她說的話爲什麼跟我們不一樣。那個時候你還小,有些事情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向你解釋。其實,她並不是你的親生母親,你的親生母親早在你出生的時候就難產死了,她,是我在海邊撿回來的女人。”


林柏倒抽了一口氣,而他的父親似乎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停頓了下來,難過的望着他,才接着說下去。

“那個時候我收到你母親病危的通知,告假回到陸地,在海岸邊看見身着奇怪服飾的她,手中抱着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在海浪中茫然的要往海中走去。我把她強行救了下來,發現她懷中的嬰孩早已死去,或許就是因爲這樣她纔有要尋死的念頭。我把她安頓在附近的一個小城,請人看護她,然後回去探望你的母親,可惜,當我到達醫院時,你母親她已經離開了人世,把你留給了我。可你知道,那個時候,特殊的工作性質讓我根本無法很好的照顧你,前思後想,只好把你送到了那個女人的身邊。”

說到這裏,他再次停頓了下來,目光迷離,似乎正在回憶些什麼。林恆一直都認爲父親很愛那個照顧了自己十三年的母親,但同時又對她有着一種超乎尋常的尊重,要知道,在這世界上,能贏得父親尊重的活人可沒幾個。

“她把你當自己親生孩子一樣養育着,讓我感激,直到她臨死前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亞特蘭蒂•瑟拉,來自深海底的大西洲,是亞特蘭蒂斯國的公主。她口中的那個世界令我着迷,孩子,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代替她回到那個地方,現在,我把這個希望託付給你,祝你好運!”

林恆學的幻影剎那消失,留下噬人的靜默。

林柏的手離開了識別系統,不自覺摸上掛在頸項的墜鏈,那是母親死前留給他的遺物。現在,他知道她的名字叫亞特蘭蒂•瑟拉,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諾亞安靜的站立在一旁。

“我們已經離開陸地多長時間?”林柏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強制鎮定問道,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控制情緒,這個時候,絕不能倒下。

“745天四小時零17分,主人。”人工智能被設定稱擁有最高訪問權限者爲主人。

“有沒有遇到過大面積陸地?”長久以來的嚴格培訓使他能很快的從混亂中理清頭緒,分析局勢。

“沒有。”

“陸地上現在是什麼情況?”

“一個小時前,衛星上反饋回來的信息顯示,大陸表面能量微弱,一年多前曾經遭受過毀滅性的大災難,人類很有可能已經滅絕。”

“滅絕?不!不可能!我們目前所在的位置座標。”稚氣的臉上透着一股意氣。

“北緯47°,巴黎以西西經26°47′,大西洋底5100米深水處。”

“反回水面需要多少時間?能源夠不夠?”

“潛艇依靠海水衝擊力爲動力原理,不需要耗用反物質能源,反航指令已被鎖定。”

“鎖定?”

“諾亞不被允許反回陸地,只能在水中潛行。”

“連我下命令也不行?”林柏記得剛剛經過認主確認。

“沒錯,主人,即使是您也不行。”

“該死的臭老頭,都什麼時候還玩!”林柏被稱爲天才神童可不是浪得虛名,一屁股坐在控制檯前,開始輸入各種指令,試圖強行更改原始設定,他迫切的希望能回陸地去看看情況。

諾亞爲他送來了飲料及幾顆各色藥丸,直到現在林柏才感覺有些飢餓,一口把藥都吞了,在喝下飲料後,胃膨脹了起來。

“老頭子所指的物質該不會全部都是這些藥丸吧?”他苦笑自嘲道。

“很抱歉,由於潛水艇空間有限,要保證足夠一個人十年食用的物質只能是無機濃縮藥丸。”

“噢……”

其實他也不過是下意識的抱怨兩聲罷了,手還在鍵盤上忙活兒着,好不容易找着了點門道, 突然警鳴聲急驟爆響,各式儀器燈閃爍不定,艙內一時間熱鬧非凡。 水猴怪,不僅生存於大西州,有大量史料記載,十八世紀曾在某個東方大國發現它的蹤跡。據目擊者的描述可知,其外形半人半猴,尾部長有一隻手,用於攫取水邊的人,尤其喜食人的眼、齒和指甲。有時會用自己的哭聲把人引到水邊,將人抓住。

特此申明,凡於傍晚,在河、湖、水潭邊見到類似五六歲男童獨自坐在大石塊上,速速遠離,如有不怕死,意圖接近者,請確定已購買平安保險,並且提前辦理身後事。

——摘自《奇珍異怪》

※ ※ ※

警鳴再次急劇響起,這次潛水艇自動進入一級戒備狀態,可見所遇到的威脅比上一次還嚴重。

“主人,又有一羣不明生物體向這面行進,這次的數量比上次還要衆多。”諾亞說話的速度變得急促起來,這到不令林柏感到意外,高級人工智能完全可以從動作語言中反應出爭對錶達內容所應有的情緒。

“我們還有多少武器可以使用?”

“上一次戰鬥用掉了儲備量的三分之一,再加上部分功能已經毀損,能用的自衛武器只剩二分之一。”

“看來老頭子乎略了海洋生物的危害性,纔給了這麼點東西,還說什麼足夠的物質。”一想到老爸扔下自己一個人面對未來林柏就有些哀怨,或者說,更多的是悲憤情緒。

“主人,生物羣再過三分鐘就要到達。”

“該死的,不會又是那種綠豆眼怪物吧?”

“還沒收到確切信息。”

“奶奶的,打不過就逃吧!看看往哪個方向跑?”林柏緊張的注視着活點圖標,卻是一籌莫展。

“報告主人,生物從四面八方向我們包圍,唯一的辦法是往下潛或是向上浮。”

“往下潛?萬一出現更可怕的生物怎麼辦?你的死鎖指令中不是不允許向上浮出水面的嗎?”語氣中有幾分調侃意味。

“前提條件是,當潛水艇距離海面500米以上時,如果在500米以內則遵從新主人的指令。”

“五百米?你是說現在我們距離海面僅五百米?”

“確切的說,距離海面僅217米,主人。”

“快!全力浮出水面。”林柏大喜過望。

“是!主人。”

‘諾亞’的速度夠快,不明生物也不慢,在距離水面僅差十米的距離被攔截了下來。

屏幕上反饋回來的圖像不太清晰,勉強可以看清楚外面的情況,潛水艇仍在以極緩慢的速度向上浮進,雖然已經開足最大馬力,由於依附在機體的生物過多,再加上不時遭受撞擊,所以根本無法完全達到全速。


“它們在幹什麼?”盯着瑩幕,林柏驚駭得難以用筆墨來形容。

這一次攻擊他們的生物不再是綠豆眼怪,而是數不清的類猴生物,水裏的猴子。沒錯,除了它的尾巴頂端分叉,耳朵像兩扇大魚鰭,牙齒及爪子鋒利無比外。而此刻,它們似乎正在用一種奇怪的語言手腳並用的交流着,所以林柏纔會這麼驚奇。

圍攻他們的還有像鯊魚一般大小的奇怪魚種,通體紅黑色,重要的是,當它用身體撞擊潛水艇時,所發出的聲音類似金屬碰撞,尖銳剌耳。

受干擾的畫面剎然消失,瑩幕陷入可怕的黑暗之中。

“備用攝像機受損。”冷冰的聲音傳來,氣得林柏一拳砸在金屬控制檯上,手腫了起來。

“原來這羣死猴子要做的就是毀掉我的攝像機。”

“主人,我們的反物質燃料快要耗盡,機體受損達百分之五十以上,恐怕很快將要引發自爆程序。”

“自爆?”林柏微愣,彷彿無法理解這個詞所表達的意思,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距離地面還有多少米?”

“約五米。”

“外面到底有多少種生物體?有沒有詳細資料?”

“主人,現在我們無法進行評估,資料庫中無法搜索到相關物種的信息。 愛是人間地獄 ,十分鐘後機體將爆破。”

“這麼快。”林柏知道這是一種爲了防範被敵方俘虜,將先進的技術盜取的自毀程序。

“主人,你還剩下九分四十五秒準備。”

“好了,好了,知道了!”待在這裏也是死,出去也是死,看來只有搏了,年輕人特有的率性在此時冒了出來。

林柏按照諾亞指引的位置找到了一個小型儲備倉,裏面不但有十年份的無機濃縮藥丸,還有各式急救藥物以及便攜式防衛武器。更讓他驚喜萬分的是,裏面存放了三具機械人軀體,分別是一對成年男女及一個可愛的女童。再三思量下,他最終選擇了攻防居佳的年青男性軀體做爲諾亞的形體,爲它開啓能量導出,並導入諾亞龐大的數據庫資料。

諾亞的軀體非但是一個可移動式軍火庫,它體內一半的空間還可做爲儲備倉使用,林柏將一些食品、藥物及必備物質放在裏面,最後把剩下不到兩斤的液體**小心的放入諾亞的頭顱內,這玩藝一個不小心就會因外部的震盪而造成大爆炸,還是小心些好。

一切準備妥善後,時間僅剩不到五分鐘,由於諾亞已經脫離了主控系統,林柏只好手動更改潛水艇上浮指令,讓它全速下潛。他可不希望自己被炸成烤人,那太便宜這些生物了。

“主人。”剛剛換完殼的諾亞提醒到,此時他男性粗啞嗓音聽起來真讓人不習慣。

“知道了!”林柏像泥蚯一樣快速縮進雞蛋殼似的微型逃生裝置中,開始祈禱。

“砰!”的一聲,蛋殼從機體內彈射出去,諾亞也尾隨衝出,除了那條擁有銅牆鐵壁的大魚外,所有生物都紛紛四散開去,躲避這個會噴火的怪傢伙,還以爲又是什麼會傷害它們的武器。

林柏的運氣不太好,不長眼的蛋殼撞上了大魚,“咣鐺!”一聲把裏頭的他撞得一整頭昏眼花不說,堅固無比的超級合金表層居然發生了龜裂。


“奶奶的,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林恆學要知道自己引以爲傲的高科技儀器居然如此不堪一擊,非氣得直跳腳不可,而現在,他的兒子正面臨死亡的威脅,連跳腳的時間都沒有。

“主人。”

‘蛋殼’內部開始冒煙,正在進水,林柏再也無法待在裏面,最後深吸了口氧氣逃脫出來,耳邊傳來諾亞變調的驚呼聲,它正受到水猴的圍攻,沒辦法分心來幫他。

此時的林柏終於感受到了魚餌的滋味,無數不明生物向他圍聚過來,甚至爲了搶奪食物彼此撕殺。趁着空當,他抽出粒子速凍槍,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初時準頭瞄得不太好,後來越打越上手,眼看着一隻只猴子瞬間凍成冰狀體向下沉去,超有成就感。

猴子們終於意識到這是個危險份子,不敢貿然靠近,團團將他圍住。

時間不多了,再過不到三分鐘潛水艇就要自爆,到時候……林柏不敢再往下想,憋着一口氣眯起眼睛集中朝上方射擊,企圖開出個口子來,衝出去。

猴羣突然踉蹌的四散開去,就在林柏欣喜萬分自以爲有救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將他吸了進去,有兩三隻猴子沒來得及逃連同一起滾入。

眼前黑乎乎的一片,讓人做嘔的腥臭味充斥着鼻息,觸手所及都是軟綿綿的,帶着溫熱的噁心東西,弄得手粘上溼瘩瘩黏稠稠的液體。

林柏打開棒形瑩光照明燈,腳下突然踩到什麼尖利的硬物,直穿進肉裏,血一下子涌了出來,痛得他咬牙切齒。低頭一看,居然是骨頭的殘骸,腳下全是這種東西,在海水多年的浸泡下變成了各種奇怪的顏色。

“什麼鬼地方?”林柏詛咒幾聲,看見離他不遠處原本正在用奇怪語言交淡的三隻水猴子,它們似乎嗅到了血的味道,不約而同朝他靠近,展開攻擊的架勢。

“喂,我說,不如我們停戰吧!想想怎麼逃出去。”林柏感覺自己蠢得像一頭豬,居然跟猴子談判。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