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衆席鼓起了熱烈的掌聲,飛豪戰隊站在最又邊的位置。

“上屆亞軍南宮戰隊。”

王燕妮再次說道,話語一落,呼喊聲,掌聲便響徹了起來。

站在飛豪戰隊旁邊的南宮戰隊向着爲自己鼓掌的學生揮手示意,滿臉都是浮現着笑容,參賽15人全都是一樣,尤其是南宮城峯笑容更濃重。

將站在場中爲他們介紹的王燕妮都有些看呆了,都忘記了介紹,不過很快緩過了神。

“上屆季軍大四留學生戰隊。”王燕妮的話再次響起。

不過這次相比於前倆次,很是安靜,觀衆席僅有的一些人外國人在鼓掌,而留學生戰隊的15人,沒有時候的表情,冰冷的沒有一點生氣。

“七戰全勝本屆比賽的超級黑馬,擊敗了上屆的亞軍和季軍,天炎戰隊。”王燕妮在介紹的時候,一直注視着站在最前面神色淡然還有淡淡的傷感的炎天。

王燕妮話語一落,全場沸騰,都是用生命在呼喊,用生命在鼓掌,立刻將諾大的體育場淹沒。

隊中處於最高位置的巨人,滿是笑容的連連揮手示意,此時的巨人和炎天幾人是完全不一樣,炎天,司徒刃幾人是極爲低調,而巨人卻是極爲高調,衆人看到巨人的樣子。

都是心中在想,這裏哪裏像個黑道大哥。

王燕妮心中很是好奇,好奇這個滿天白髮的男人竟然是什麼人,以大一的新生,擊敗了亞軍和季軍,雖然王燕妮也的看出來雙方都不是用盡全力戰隊,但是畢竟是天炎戰隊取得了勝利。

這個h市市長的千金大小姐,已經將炎天記在了心中,不過炎天並不知道,但是正在這時炎天突然看向了王燕妮,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過王燕妮卻是狠狠的看了炎天一眼,然後再次介紹道:“實力不錯的天涯戰隊。”

掌聲依舊響起。

“大三留學生戰隊。”掌聲再次響起。留下生依舊是冰冷壓抑的,場中的沸騰也已經熄滅,準備爲接下來的沸騰對準備。

“老牌勁旅孤獨月夜戰隊。”

剛剛算是安靜下來的場面,再次滾燙起來,天炎會的成員再次沸騰起來,孤獨月夜卻是平靜的站在原地,感受着衆人的喝彩。

而接下來王燕妮所介紹的就是上屆冠軍冥輝戰隊了,所有支持冥輝戰隊的人已經是做好瘋狂的準備,畢竟八隻隊伍中人氣最高的就是冥輝戰隊,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都是特別支持這個冠軍隊伍。

“上屆冠軍得主,同樣七戰全勝的冥輝戰隊。”王燕妮話語一落,不到一瞬間就被點燃,全場就被點燃,如同熊熊的大火燒盡了世間的一切。

不知過了多久,場面纔算是靜了下來,因爲真正精彩的比賽就要開始,驚心動魄的淘汰賽一場定勝負,沒有保留,沒有僥倖,全都是用盡全力,來戰勝強勁的對手。

第一場上半區的比賽,大屏幕出現了上半區晉級的四強,這時的八隻隊伍也已經回到了各自的休息區,也同樣看向了電腦隨機打出的對戰雙方。

巨人看着已經開始動的大屏幕,憨憨的說道:“大哥,不知我們會遇到哪隻隊伍。”

“遇到哪隻也不要遇到飛豪,不然就得相殘了。”司徒刃看着滾動的拼命期待的說道。

這時的飛豪戰隊也是在不遠處注視着屏幕,全場所有的人都在注視着屏幕,期待着對戰雙方。

就連之領導,老師都在認真注視着。

炎天卻是看着大屏幕微笑的說道:“就算遇到飛豪,也是要戰鬥的,不需多想。”

話語一落,大屏幕便停止了,先是出現天炎戰鬥的痕跡,然後便出現了飛豪戰隊的痕跡。

出現字幕的一瞬間,天炎會所有的成員都安靜了,對於自相殘殺的對戰很是不滿意,下一瞬間就開始議論起來。

本王命不久矣 ,巨人震撼的說道:“真是服了,竟然真的是和飛豪打,哎,無語了。”

司徒刃幾人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全都看向了此時同樣震撼的飛豪戰隊,此時的飛豪也看向了炎天等人,全都流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不過炎天卻很是平靜,好像什麼對手都是一樣的,都要去正確對待。

而這個時候的冥輝戰隊休息區,開始的歡呼,西門雷看着大屏幕出現的名字,開心的說道:“真不錯,讓那些混蛋自相殘殺去吧。”

“不管與誰對戰,希望站決賽的時候能夠見到炎天,讓我真正的戰勝他,讓他在我的腳下臣服,不管是比賽還是戰鬥,都是一樣。”

而這個時候炎天好像是感受到了北冥輝的目光,轉過頭看向了北冥輝,四目相對,火光立刻四濺,二人的氣息也隨之變強,好像是在挑釁着對方,也像是在期待着對方,注視了幾秒之後,二人全都將目光移向了別處,移到了大屏幕上。

南宮戰隊vs大四留學生戰隊。

“亞軍與季軍的比拼,而上一次就是南宮戰鬥機將留學生戰隊擋在了決賽的門外,恩怨很是濃重,這次再次相遇,絕對會碰撞出猛烈的火花。”


王燕妮興致勃勃的說道,因爲裏面有他的心上人。

南宮城峯認真的注視着此時坐在休息區的留學生的戰鬥,心裏感覺特別的不對勁,不過也沒有多想,上次能打敗,這次也能打敗。

此時的留學生戰隊沒有時候的波動,好像根本不會在意誰會是他們的對手。

緊接着就是下半區的四隻隊伍,屏幕很快滾動起來,很快停了下來。

冥輝戰隊vs孤獨月夜戰隊,又是恩怨的組合。

天涯戰隊vs大三留學生戰隊。

“對陣雙方已經出來,接下來就是真正的比賽了,第一場就是天炎戰隊和飛豪戰隊的比拼,有請雙方隊伍出場。”

王燕妮大聲的說道, 絕世飛刀

而這個時候竟然沒有鼓掌,沒有人吶喊,只有嘈雜的議論之聲,天炎會的成員沉默了,畢竟這是自相殘殺,沒有什麼可歡呼的,雖然每一個人心中都知道天炎戰隊會勝利,但不知是給誰歡呼。

雙方的隊伍都走進了場中,顯然都有些不在狀態,飛豪戰隊的人更是有些頹廢,遇到了自己的老大,這還有什麼比的,這就是每一個人此時的心態。

飛豪也同樣如此,雙方面對面站着了一起,炎天對面站着就是飛豪,炎天沒有多說,聽着裁判的命令,向着飛豪伸出了手。

所有人的伸出了手掌,要友誼握手。

飛豪見到後,趕忙握住了炎天的手掌,這是炎天說話了。

“飛豪,我和你,不要因爲我是你的大哥,你就失去了戰隊的意志,振作起來,好好比賽,讓我見識到真正的人,敢打敢拼的飛豪。”

炎天滿是認真的神色說道,緊緊握着飛豪的手掌,給飛豪打氣。

飛豪聽到炎天的話,第一瞬間浮現出了震撼的神色,隨即就是堅定的神情,然後對着炎天重重的點了點頭,所有人都聽到了炎天的話,全都是浮現出了堅定的神色,不管對手是誰,也要拼盡全力,認真的去比賽。

飛豪戰隊的人明白了,天炎戰隊的人也明白了,全都放鬆了,要真正的去享受這場比賽。

隨着哨聲的響起,比賽真正開始。


首先是飛豪戰隊開球,飛豪控制着籃球,衝向了炎天的腹地,首先便來了個單打獨鬥,不過被防守着他的炎天,直接用手一抄給斷了球,天炎迅速的下了快攻,根本不給飛豪戰隊其他人防守他的機會,直接在中線就投出了球,不過不是弧線球,而是直接就是直行球,力量特別的大,速度特別的快,全場觀看比賽的學生,老師,領導,都震撼了,驚訝炎天到底要做什麼?

隨着人們的驚咦聲瀰漫了諾大的體育場,此時的炎天已經衝到了飛豪戰隊的腹地,罰球線前,此時的籃球也經過籃板的反彈衝向了炎天,炎天迅速的起跳,直接抓住了力量非常大的籃球,直接來了個雙手超遠距離暴扣,直接就是罰球線起跳,超強的滯空能力,超快的速度,超強的力量。

在所有人的震撼中,驚咦中,炎天扣到了籃筐,籃球也進入了籃網,落到了地上,整個籃筐都被炎天的巨大爆炸力,給扣有些下拉,些許被扣壞。

炎天很快便跳到了地上,拿起了滾落在地上的籃球,扔給了飛豪,已經回防的飛豪,示意在來。

壓抑的場面不再選擇沉默,幾乎大部分的人都激動的鼓起了掌,不管是支持還是不支持,都是被炎天的超高難度的扣籃給震撼到了,同樣也是看到了好看的華麗的扣籃。

全校所有的老手與之領導都是震撼的注視着滿天白髮的炎天,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個白髮少年會有這樣的天資。

一個坐在主席臺上的中年男人看着此時的慢慢走會自己領地的炎天,激動的說道:“這個男生,是國家的希望,一定要讓他爲國家爭光。” 同門相殘的比賽就此展開,炎天毫不手軟,簡直就是彷彿要滅殺飛豪戰隊一般,根本不給絲毫的機會,一次次快速的搶斷,一個個華麗的扣藍。

每每都是震撼人心的瞬間,不只是飛豪戰隊被虐,就連之那堅硬無比的籃筐,也是不停痛苦叫喊着,眼看着就要堅持不住。

上半場結束,哨聲響起,隨着炎天完成華麗般的扣籃,比分再次變化停留在55比15,直接就是幾倍的得分,就這炎天幾人還沒用上全部實力。

全場雷鳴般的掌聲響起,一場毫無懸念的四分之一決賽,上半場結束就已經失去了懸念,衆人把看球的重點全都停留在了炎天酷炫殘暴的扣籃,一個個高難度的動作,簡直就像是拍電影一般。

冷璃姣

炎天走到依然滿是堅定沒有頹廢神色的飛豪身前,拍了拍飛豪有些顫抖的肩膀,微笑的說道:“飛豪,就這樣可不行哦,要繼續努力,爭取在我們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分,加油。”

“大哥,我會加油的。”飛豪堅定的點了點頭微笑的說道。

飛豪此刻也是特別的敬佩炎天,沒有和炎天打籃球從前還不知道炎天這麼強大的實力,這一打就是嚇一跳,看的和親身經歷的卻是不一樣。

炎天鼓勵飛豪也做出了華夏大學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交戰的對手還要鼓勵敵人,這也是頭一回見。

這個時候的東方寒雨和劉冰雲還是一直注視着炎天,炎天的每一個投籃,扣籃都是印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

……

很快四分之一決賽第一場結束,天炎戰隊以拉開60分的巨大分差戰勝了飛豪戰隊。

“第二場比賽也就此開始,上屆亞軍隊伍和季軍隊伍再次相遇,在循環賽中南宮戰隊戰勝了大四留學生戰隊,那這個大四留學生戰隊是絕地反擊,還是南宮戰隊捍衛榮譽,比賽馬上開始,同學們期待吧。”

王燕妮站在場邊激浪的說着,滿臉都是迷人的笑容,這雀鈴般的話語立刻點燃了諾大的體育場,所有的人都開始歡呼起來。

爲馬上要開始的比賽而歡呼也爲剛剛結束沒有任何懸念的華麗表演而喝彩。


這時的炎天幾人已經回到了休息區,滿臉笑容的看着南宮城峯帶領着其南宮戰隊的隊員走進場地,還有大四留學生戰隊滿臉淡然的神色走進比賽場地,雙方禮貌性的握了握手,雖然臉上是浮現着笑容,但是那目光卻是挑釁。

炎天看着倆只龐大的隊伍,淡淡的說道:“這將是一場激烈的比賽,我們好好看看吧,下個對手就是他們倆只隊伍的其中一個。”

“大哥,應該沒有懸念吧,南宮城峯那傢伙是南宮會老大,同樣是上屆比賽的亞軍,就是戰勝了這幫外國佬,敗給了北冥輝那混蛋,我猜南宮戰隊依然是強勢晉級,在由我們解決了他們。”

司徒刃幾人也是連連點頭,表示同樣巨人的觀點。

可是炎天確實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一直注視着大四留學生戰隊的人,特別是其中五人,尤其和是南宮城峯握手的黑人海登,炎天仔細的打量着海登。

這個所謂的外國人,我怎麼越看越看不明白呢?我竟然看不出的實力。

炎天坐在觀衆席看着已經準備開始比賽的海登心中疑惑的想道。

隨着哨聲響起,比賽正式開始,首先便是南宮戰隊開球,南宮城峯控制着球,來到了大四留學生戰隊的腹地,南宮城峯快速的拍動着籃球,看着緊密防守的外國人,黑白黃都有,南宮城峯豎起了一個手指,好像是在傳遞戰術。

南宮城峯對於站在面前的生面孔,很是疑惑,在循環賽的時候,這五個人根本沒有上,而是坐在替補席上的五人與之比的賽,南宮城峯對於面前的五人,幾乎是一無所知,也是多加了小心,輕視的意味也少了許多。


南宮城峯快速的拍動籃球,衝向了不遠處防守着他的海登,當衝到海登身旁的時候,沒等海登做出動作,南宮城峯就快速的急轉,越過了海登強壯的身軀,向着籃下衝去,籃下有一個龐然大物把守着,2米的身高,強壯的身軀,南宮城峯沒有選擇硬碰硬,直接一個急停跳投,把籃球扔出了一個拋物線,然後快速的進入了籃筐,很快就取得2分,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剛剛纔用了幾秒鐘,變完成了進攻,南宮城峯將球投進,心中的疑惑的更加的濃重。

心中默默的想道:這是怎麼回事?竟然這麼輕鬆就得分,什麼時候外國人打籃球變的這麼弱了。

雖然南宮城峯心中疑惑的思考着,但是依然快速的與其他隊員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領地,準備防守。

此時的觀衆席上爆發着雷鳴般的掌聲,支持的不支持的都是鼓着掌,不爲別的,是爲華夏人人而鼓掌,畢竟華夏人打籃球在國際上是沒有地位的,現在第一球就輕鬆進去,也是爲國家爭臉了。

那些領導老師都是非常的高興,一邊鼓着掌一邊談論着,臉上都是浮現着笑容,特別是坐在主席臺的中年男人,略帶着滄桑的臉龐滿是燦爛開心的笑容,還暗自握緊了拳頭。

一擊成功,南宮戰隊放鬆了許多。

可是依舊站在原地的海登,卻是沒有時候的憤憤,或者憤怒,相反卻滿是笑容,也跟着其他四人示意了示意,幾人點了點頭,然後就向着南宮戰隊的地盤走去。

一個白種人,叫波特,身材細長,一看就是速度型的高手,還有一個是黃種人,叫小島加一,個子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壯,一看就是綜合型的高手,還有一個白種人,叫亞歷克斯,身材高大,也算是強壯,其他二人就是海登和高大黑人中鋒了,名叫黑熊,起了一箇中文名字。

五人默契的走過了中線,由海登帶球,很快海登交給了小島加一,小島加一快速的拍動着籃球,做出了想要投籃的動作,可是好像是有些緩慢,就被防守着他的歐陽然,快速的摸到了球,然後用力一拍就將球搶斷了。

歐陽然速度奇快,越過小島加一就控制到了籃球,快速的向着海登的領地衝去,其他的南宮戰隊隊元也是快速的下起了快攻。

海登幾人也是快速的回防回去,可是已經晚了,歐陽然的速度特別快,已經上籃成功,籃球再次進入籃筐,籃球落地,滾動起來,掌聲也就響徹了起來。

4比0,南宮戰隊一個非常的好的開頭。

此時的天炎戰隊休息區,巨人大叫的說道:“不錯,不錯,幹翻這幫外國佬,一天牛逼哄哄的,特別是打籃球仗着他們技術好,身體優勢顯得他們很厲害似的,丫的。”

幾乎所有的華夏人都有這樣的感覺,出了一口氣的感覺。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