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凡從地滿上怕奇才,擦了擦因爲拳風而擦傷的嘴角,看到了一絲鮮血,笑嘻嘻的看着天虎。

陳凡現在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天虎的實力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增長。

原本竟說的審議肌肉竟然一點點的變大,變粗,。等到不在增大的時候,陳凡倒吸了一口涼氣,好恐怖的傢伙啊。


現在的天虎肌肉已經達到了一種人不可能達到的地步,充滿力量的肌肉好老數盤根一般,一條條的在他的身子上盤繞,可以明顯的看到肌肉裏青筋的突起。

“好一個怪物。”陳凡捏緊了拳頭,現在可不是鬧着玩的時候了,這個時候一丁點的鬆懈都有可能讓他斃命。

“什麼?”陳凡驚訝的看着天虎,眉頭都擰成了一團。

只見天虎的身子上竟然繞燒着一層淡淡的鬥氣,彷彿是一層白色的火焰一般,讓人驚訝不已。

“這是白骨妖火……”

不知是誰驚訝的喊了出來,似乎還要說話,但是卻被天虎殺人的目光給震懾住了。

“這就是你的實力嗎?也不怎麼樣嘛。我看你還是回家去種田吧,單靠塊頭就像贏我,你真是做夢。”陳凡擡起手掌,仔細的端詳着手掌上的紋路,沒有看天虎,但是卻是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

“哼”

天虎重重的哼了一聲,踏着沉重的步子,緩緩的向着陳凡走來。

威壓正在一點點的擴大,現在纔是戰鬥的開始,陳凡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小子,你很有種,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但是,我告訴你說這樣話的人都已經死了,而且都被我的這個火焰燒死了。”

天虎的手臂突然猶如水蛇一般奇異的扭動了起來,空間都產生了一點點的扭曲,白色的火焰慢慢的燃燒,但是卻沒有一點溫暖的感覺,有的只是徹骨的寒冷。

“受死吧”

天虎將手中的火焰突然甩了出去,火焰竟然沒有一點要熄滅的前兆,火勢反而更加的劇烈,那股痛徹心扉的寒意也是愈加的明顯了。

天虎的拳頭緊隨其後,拳頭上還是撒發着那一股妖火,分外的詭異。

陳凡腰肢一扭,一個輕靈的準神就躲開了大漢的兩層攻擊,在艙底留下一道淡淡的虛影。

可是妖火竟然你想着他所站着的地方飛了過來,陳凡感覺到背後的陣陣涼意,向身旁一跨。

腳步輕靈而穩健,身子靈活的躲開了這股妖火,可是耳朵卻是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沒有了知覺,陳凡下意識的摸了摸,如果不是還是有着那種感覺,恐怕他會以爲耳朵都被打掉了。

陳凡眯着眼睛看着想自己襲來的拳頭,嘴角閃過一絲冷笑,好奇怪的鬥氣。 陳凡眯着眼睛看着想自己襲來的拳頭,嘴角閃過一絲冷笑,好奇怪的鬥氣。

只是再簡單不過的擦傷而已,竟然可以將我的耳朵給凍住,完全失去了知覺,真是一個可怕的敵人。

“我靠,你大爺的,比老子出絕招是吧”陳凡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虎,心中想道。

一個“鯉魚打挺”,依靠腰腹的力量和衰退的快速擺動,陳凡華麗的從擂臺上起來了。,單手撐地,一個手對着天虎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倒了過來,又是一個挺身,在此站了起來。

“天虎,你的很強,尤其是那個叫做白骨要活的鬥氣,可以告訴你那個是怎麼回事嗎?”陳凡笑眯眯的說道,他並不打算讓天虎告訴自己,只是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畢竟自己剛纔的動作天虎應該是明白的。


“哼,小子還有點見識,爺爺告訴你這就是這就是我從被我殺的人骨頭那裏得到的,自己修煉的鬥氣。當然以後這妖火裏面也會有你的一份。”

“是嘛,那麼你可以死了。”陳凡打起手,對着天虎虛空一指,嘴脣微動,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可以感覺到他身上的殺氣。

目光鎖定天虎,陳凡對着他就是虛空的一個手掌打了過去,一股無形的力量飛速的奔襲過去。

天虎擡着頭看着陳凡,他已經感覺到了陳凡的殺氣,那種近乎實質的殺氣,使得他現在很不舒服,他眼前的這個人是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令他感到恐懼的人。

“嘭”

一個巨大的掌印突然實質化不現在了天虎的身子前,他趕忙假期雙臂抵擋,強大的力量使得他踉蹌了好幾步才停下來。

感受着雙臂剛纔被撞擊的疼痛,天虎咧了咧嘴,用手揉了揉疼痛的地方,攥緊了拳頭,虎目睜開,死死地盯着陳凡,剛纔突然的一擊已經讓他有些恐懼了。

“哼,嚇傻了嗎?”陳凡淡淡的說道,眼神之中滿是鄙夷的神色,刺激着天虎的神經。

天虎一個小碎步,就衝到陳凡的面前,拳頭照着陳凡略微稚嫩的臉龐狠狠的轟砸下去。

“嘭”


一聲悶響過後,並沒有出現他家或者是天虎想象的場面,而是出現了一種戲劇性的誇張情景。

一個身子有些單薄少年竟然輕描淡寫的接下了天虎驚天動地的一擊。

“你就這點實力,我看你還是滾吧。”陳凡將手腕一轉,往旁邊狠狠的一甩,就將鐵塔般高大的天虎個甩了出去,多做精靈飄逸,瀟灑萬分。

“小子,有種。”大漢一個軲轆就從地面上爬了起來,而剛剛他落下的地方就燃油些許的裂痕。

看樣子陳凡並沒有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本來陳凡就沒有用多大的力量,靈力已經全部用來抵擋天虎那妖異的白骨妖火了,哪還有心思去管別的。

而天虎更是將力量全部都卸道了地面上,可以說剛纔陳凡並沒有給他多大的傷害,充其量也就是大一拳頭的傷害罷了,但是對於他現在的身體來說無異於隔靴搔癢。

站直了身子,用足了全部力量,將鬥氣全部的輸送到全身各處,天虎這下次放下心了。

這下子一定要你好看,讓你看看我這個“不敗猛虎”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陳凡也是有些緊張的看着這個恐怖的傢伙,見他竟然挪了挪脖子,動了動手腕。嘴角不禁瞅了瞅,難道他現在在熱身不成?難道自己還纔沒有對他曹成一點傷害或者他剛纔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一切的推測只能是以後再推論或者等到比賽結束後見分曉了,因爲在他的瞳孔中天虎帶着妖異白火的拳頭正在一點點的擴大。

“呀”

陳凡咬緊牙關,呀現在拼了,這他真的是用盡了全力。原本龐大的靈力現在就然好像一個沙漏一般在快速的流逝。

“啊”陳凡和天虎都是大聲地喊叫着,他們現在不僅在拼力量更是在在拼身子裏面的鬥氣和靈力。


雖然陳凡的靈力相當的強,比起那些鬥**出好幾倍,但是那也只是對於那些不入流的功法鬥氣來說,對於這個妖異的白骨要活他的心裏可是沒有什麼準。

身子裏面的靈氣正在快歲的流逝,陳凡的身子也是越來越須肉,原本紅潤的兩旁現在正在漸漸的變成蒼白的顏色。

混蛋,這個天虎怎麼這麼厲害,這樣下去老子可就掛了,不行,一定要想別的辦法。

陳凡感覺到眼前一陣眩暈,知道現在身子已經是嫉妒的細弱了,不能這麼耗下去了。

硬着頭皮加大了靈力的輸出力量,稱怕發出一股保障性的力量將太黏糊給打了出去。

“喀嚓”

一聲鼻子骨折的**響起,清澈的車影打破了賽場上的寂靜,隨後又是一陣狂呼。

陳凡脫了疲憊的身子站了起來,:“咳咳……終於…..完蛋了嗎,看來這產比賽是我贏了。”

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陳法案的身子也是隨着可塑而深深的顫抖,將忙用手捂住嘴巴,遊了一會後,陳凡藏變的臉蛋上一抹病態的嫣紅出現。

將手從嘴巴一開,陳凡的目光羅在手心上,不禁有些自嘲,看來自己真的是很菜啊,這麼一個小打手就讓自己傷成這樣,而且還是內傷。

手心上分明就是一灘刺眼的鮮紅,是陳凡因爲受傷過度而形成內傷的見證。

“咳咳….咳咳”又是一陣咳嗽,但是陳凡並沒有任何不適,因爲這個聲音是地上那個趴着的人所發出的。

天虎由於被陳凡剛纔的力量給打出去之後,撞在了賽場上用特殊材料和強者力量所織成的欄杆上,沒有衝出去,反而被這股大力給彈了回來,臉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我還沒有失敗,小子,我告訴你,這次你死定了。”天虎有些沙啞的聲音迴盪在陳凡的耳邊。

“什麼?”陳凡大驚,轉過頭去一看,只見天虎已經是血淋淋的臉龐上鼻子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只是那雙三角眼依然狠毒的盯着自己。

“嘶……”陳凡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天虎到底是什麼做的啊,難道是鐵打的不成,訥訥夠扛得住自己傾盡全力的一擊還夠站得起來,真是個人物。

不過看他那種眼神,自己以後一定是不會好過的,冤家宜解不宜結,屁話,如果有人時刻點擊害你你還不殺了他嗎?

陳凡冷冷的盯着他,將手掌心的血跡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臉龐上一股滿足的神色飄起,他還就沒有聞到自己鮮血的味道了,鮮血的問道示意着嗜血修羅快叫覺醒了。

“你自己倒下吧,我現在不想殺你,如果我們還要打的話,一定是兩敗俱傷,這樣大家都沒有好處,你還是考慮一下自身的實力吧。”陳凡眯着眼睛冷冷的說道。

“哼,小子,少說廢話,我告訴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過我是不會死的,你是一定會死的,就算是我死了,我也會拉沙你當墊背的。”

天虎醜陋的臉龐上那對本就是陰狠至極的三角眼此時竟然有一種毒蛇一般的光芒,讓陳凡想到了殺人於無形的赤煉蛇。

“好,那你就受死吧。咳咳……”又是一陣可塑,陳凡的腳步都有些不穩了。

“病秧子,站都站不穩了,還敢說大話,你就閉上眼睛等死吧。讓老子結束你的狗命”話音剛落,妖火就衝了過來。

陳凡冷哼了一聲,狡黠一笑,雙手已經是被一層淡淡的紫色所覆蓋。 陳凡冷哼一聲,緩緩地彈出雙手,令人驚訝的是他的雙優竟然被一層淡淡的紫色所覆蓋。

“這是什麼鬥氣”天虎陰沉着臉,有些詫異的看着陳凡,這種紫色的鬥氣他還從來沒有看見過,而一般奇異的鬥氣都是有着強大的力量的,但是一個小夥子竟然這麼厲害如何不能讓他驚訝。

“這是送你去死的鬥氣。”陳凡將雙手微微的張開,放在身體的兩側,上下有節奏的晃動,好像天生就會舞蹈的經歷一般,優雅動人。

可是,隨着陳凡緩緩的揮動,他竟然飛起來了,在半空滯留。

“哈”

陳凡狠狠的將拳頭打出,一個巨大的紫色拳印此時正快速的衝向天虎的胸膛。

天虎正愣神呢,一個不慎,陳凡的紫色拳印已經打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拳印將他整個人都給覆蓋住,就像打蒼蠅一般,硬生生的的給拍了下去。

陳凡將雙手收回,趁着連看着倒下去的天虎,沒有言語,但是眼神中卻是有着一絲疲倦的神色。

“你哥小王八蛋,我要殺了你。”

聲音再度響起,陳凡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無奈的聳了聳肩,搖頭苦笑道:“看來我真的是低估了你丫,現在就讓我們一招定勝負吧。”

只見陳凡左腳微微的向前探出,右手緩緩的擡起,收益多,一股無形的大禮傳出,空間中的空氣都有種被撕裂的聲音,一個手掌印飛了過去。

天虎這時候剛剛從地上爬起來,一咕嚕堪堪躲過陳凡致命的一擊,但是僅僅是那股掌風已經使得他有些搖搖欲墜了,下載躺在地上張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只是一站眼的功夫,天虎剛剛眨了下眼皮,只感覺眼前一陣黑影晃動,片刻後,胸前就是一股大力傳來,一聲悶聲響起,但是隻有天虎和陳凡聽得到。

陳凡臉上猙獰的一笑,拳頭加大了力度按,伴隨着靈力不住的出送道拳頭表面,給天虎更大的壓力。

“噗”

天虎嘴裏突然普三處一口驗血,伴隨着有些破損的五臟一起飛灑而出,陳凡身影一閃,躲開了這些不接裏的東西,但是臉上卻是還有些猙獰。

一道鮮血從天虎的口中噴出來,只見他兩眼突出,胸口竟然已經陷進去了一大半,招式有些怪異。

偏向過後,雙腿一身,天虎的身子徹底軟了下來,就連那醜陋的臉上也沒有了半點升級。

天虎死了,被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給殺死了,而且是嫉妒殘兒的虐殺,相比這就是因果報應吧。

正在樓上光上停看比賽的那個男人看着天虎的慘狀,閉上了眼睛,看來他並沒有看錯人,陳凡這個人必定不是池中之物,一旦遇到大機緣必定會飛天成龍,到時候,任何人都阻擋不了他的腳步。

一陣均經過後,賽場上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叫喊聲,一個個斯文的人此時都好像只知道滿足慾望的野獸一般西斯底裏的喊叫着,而且是喊叫着他的名字。

“修羅,嗜血修羅!”

“修羅,是好厲害呀,我要嫁給你。“

“嗜血修羅,加油,你一定要殺死下一個人。“

…….

還沒有等主持人說話,臺下的觀衆門就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人情來迎接這個拳場上新的寵兒——陳凡,也是嗜血修羅。這個殘忍而又優雅的傢伙。

“接下來,讓我們 爲我們的勝利者高呼,他就是我們新的強者——修羅,嗜血的修羅,賴斯魔域的嗜血修路。“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