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就見王奇瞪着腥紅的眼珠子,弓腰仰頭,盯着林辰。

一張臉扭曲至極,目光更是宛如如狼一般,大有擇人而食之意!

繼而,衝着林辰歇斯底里的咆哮道:“該死的,,你竟然敢傷我,簡直不可原諒,不可原諒,我要殺了,我一定要殺了,將你大卸八塊!”

咆哮着,與此同時,王奇就好像一隻大猩猩一般,猛地推開圍着他的一衆飛鶴門弟子,嗷嗷怪叫着,紅着眼睛,朝着林辰撲了過來。

這貨此刻表現出的架勢,瘋狂一面,大有跟林辰拼命之勢。

其實也正常,他王奇是誰,那可是飛鶴門年青一代最有爲的弟子。

飛鶴門,年輕弟子一代的大師兄。

他的名頭之響,不但在門中響亮的無以復加,就算是宗門之外,也是如雷貫耳,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今日竟然被林辰打成了狗。

如此,他的臉今日算是丟盡了。

一朝從神壇之上,徹底跌落了。

如此一來,由不得他不憤怒,不殺心爆棚。

“找死!”


葉哥的傳奇人生 ,眼中寒光猛閃。

他發現這個王奇簡直是自己作死了!

既然他活的這麼不耐煩,那好,那便成全他!

隨即,就見林辰將手中的劍,直接高高的舉了起來,劍指向天。

而隨着他將劍舉起的那一剎那,一股龐然的,駭人的殺氣,竟然從劍身上瀰漫而出,而林辰手中的水月劍,更是發出來了有史以來最強劍嘯。

嗡嗡嗡……嗡嗡嗡……

劍嘯之聲驚動四野,直衝天際,攪動的天地都暗淡了下來。

“這……”

而此一幕,落在現場所有人的眼中,都不由的被驚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這劍上,會盪漾起如此之強的大殺氣。

葉申距離林辰最近,感受到的殺氣也最爲濃烈。

這一刻,哪怕是他先天修爲,活了四十來年,以他的心性,內心裏竟也被此此時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腳下發軟。

如果不是他極力控制自己,估計已經腳下一軟,栽倒在地了。

心中驚悸連連。

天哪,這一劍,怎可能有如此可怕的聲勢。

這劍身上釋放的殺伐之氣,到底是怎麼發出的,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了!

而就在衆人驚駭之時,林辰手中的劍猛地朝下一劃,頓時,一道白色的匹練,豎着,自劍身之上炸裂開來,呼嘯着,朝着王奇劈斬而去。

白色匹練,直耀人眼。

呼嘯而去,似乎有將這天地一分爲二的意思。


而匹練當中更是存有強大無比殺氣,以至於竟然生出鬼哭神嚎的怪響聲。

地面,隨着劍芒掃過,生生劃出一道深足半米,寬足半米的鴻溝出來。

“啊,啊……”


而王奇,見此一幕,本身的狂暴之氣瞬間一掃而光。 雖然劍氣還沒有斬到王奇身上,但是,劍氣所發的殺氣,已經刺激的王奇渾身上下,所有的毛孔倒豎了起來,內心更是冰涼一片。

如此劍氣,豈能,豈能是他所能抵擋的了的。

這人,這人竟然能激發劍氣。

他,他的修爲不過就是後天而已,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王奇內心裏,充斥着無數的問號,可惜了,沒人可以給他解答了。

他也註定,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因爲此時,林辰那道幾乎可以將天地一分爲二的劍氣,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劍氣激盪間,將王奇牢牢鎖住,由不得他動彈半分。

倒黴的王奇,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劍氣轟在他的身上!

轟!

下一秒,巨大的轟響之聲,響徹四野。

劍芒炸裂,而隨劍芒一塊炸裂的,還有王奇這個倒黴蛋。

整個身體瞬間四分五裂,化作了世間塵埃。

“師兄?王奇師兄!”

“師兄,師兄竟然被殺了,天哪,師兄竟然被殺了!”

“跑啊,快跑啊,快跑啊!”

“救命啊,惡魔啊,這個男人是惡魔啊,快跑啊!”

而飛鶴門一方,剩下的弟子,眼見着王奇,他們的大師兄,年輕一代最強高手,在他們的面前,四分五裂,煙消雲散,他們徹底驚呆了。


驚呆的同時,無邊的恐懼,宛如潮水一般襲來。

再無鬥志,立刻,嗷嗷怪叫着,四散奔逃。

而飛鶴門這邊,殘餘弟子狂奔下山,飛星門這邊,卻沒有人顧得上追。

一個個的,看着林辰,還處在震驚當中那。

實在是林辰的一劍,太過驚世駭俗了。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強大,如此可怕的一劍,哪怕是宗門的大長老,也未必有如此能力,斬出這樣的一劍吧。

恐怕整個宗門,也只有掌門真人,才能發出如此恐怖威能的一劍吧。

年紀輕輕,竟然有如此手段,着實太驚天動地了。

他到底是誰啊?

這一刻,飛星門衆弟子,隱隱的,對於林辰的身份,卻是產生了無邊的好奇。

好奇的同時,心裏更是對林辰仰慕起來。

葉申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一個,反應過來之後,他先是看了一眼周圍的飛星門弟子,確定沒有弟子追趕逃跑的飛鶴門弟子,這才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林辰。

看着林辰,看着他握着劍,站在自己面前,他忽然生出一股膜拜的衝動。

吞了口口水才道:“前輩,多謝前輩幫我們斬殺夙敵!”

“是他找死,這個你不用謝我。”林辰搖了搖頭。

跟着,就見林辰將手中的水月劍直接丟給葉申。

葉申接過劍來,忍不住的便是一愣。

這劍,他剛纔明明已經說贈給林辰了,爲何林辰又把劍還給他?

林辰看着他發愣,微微一笑說:“我雖然不是單修劍道,但是,對於修劍道的劍修,還是有所瞭解的,知道每一個劍修,都嗜劍如命。”

“你能把手中的佩劍贈與我,這份心意我領了,但是這劍,我是絕對不能收的,君子絕對不奪人之美,這劍你還是自己留着吧!”

“這……”一聽這話,葉申瞬間長大了嘴巴。

林辰這話,確實說在了他的心坎裏了。

他葉申一生修劍,確實嗜劍如命,雖然自慚形穢,覺得有愧自己的寶劍,所以想到贈給林辰,以給自己的劍一個更好的歸宿,但實則,內心還是心疼不已。

林辰竟然有如此量度,着實讓他刮目相看,心中更生欽佩。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謝過前輩了。”

“呵呵,你叫葉申對吧!”林辰衝着葉申微微一笑。

葉申點了點頭:“在下葉申,如今是飛星門的外門長老。”

“葉申,既然你叫我一聲前輩,這一聲前輩就不能白叫,我也指點你一二吧。”

林辰其實剛纔就想提點葉申,只不過被那個該死的王奇打擾了。

這會,王奇都成了飛灰了,而且,飛鶴門的弟子也都跑了,危機解除,再也沒人打擾,所以林辰又想起了這一茬。

“真的!”葉申聞言,眼前頓時就是一亮啊。

他絲毫沒有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在他面前說大話,畢竟林辰的實力,剛纔已經證明的,一劍斬殺王奇,這一點,還不足以說明一切問題嘛。

林辰點了點頭道:“你剛纔說,你修煉了二十年的劍術,卻始終無法跟劍之間產生共鳴,其實我想說的是,這並非是你的錯,或者說,跟你的資質無關,跟你的修爲也無關,之所以無法跟劍契合,完全是因爲你的劍道。”

“我的劍道!前輩,這話是什麼意思!”葉申忍不住追問。

這種話,葉申還是第一次聽說。

心說,難不成真的是我的劍道出現了問題?

林辰點頭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對劍道的理解,出現了誤差。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所修煉的劍道,應該是君子劍一類的吧!”

“嗯,沒錯,劍乃百兵君子,我剛剛修煉劍道之時,便是以君子劍悟道,或者說,我的師門,全都是以君子劍悟道的,傳承便是如此。”

“那就對了!”林辰微笑道;“呵呵,你可知道,你和王奇的修爲本在伯仲之間,爲何你和他對戰,他卻總是能壓你一頭?”

“這……”葉申石化。

他當然有考慮過這個問題,至於爲啥,他卻沒有想到。

“原因很簡單,你的劍上,沒有殺氣……君子劍悟道自然有君子劍悟道的好處,出劍瀟灑利落,讓人感覺堂皇正派,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劍的本意是什麼,劍爲何會被打造出來,難道只是爲了裝蒜,在人前裝謙謙君子嘛,當然不是!”

“劍之所以被打造出來,自然是用來殺人的,而用來殺人的兵器,自然要沾血,自然要有殺意,而你們卻將劍的本源給演化沒了,單純是爲了君子謙謙,那麼,劍自然失去了本來的意義,如此一來,自然就成了花架子。”

“花架子,怎麼可能有威力!?”

“你們啊,完全是一葉障目,歪曲了劍意了!” “如果你想繼續修劍,並且想要有所成的話,那麼,你就要重新考慮了,把劍當成一件利器,而不是花架子,純擺設,只有這樣,你的劍道纔能有所成!”

“好了,我言盡於此,剩下的你就自己慢慢領會吧!”

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林辰不可能說的太多的。

說了太多了,這就不是葉申自己的道了,而是他林辰的。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