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奈之下,盧寶只能選擇點頭答應,離開工廠。

到了晚上,盧寶依舊和沫沫帶人來到碼頭等待接貨,幾乎是同一時間,魏嘉帶人趕了過來,也許是因爲昨天的教訓,這一次魏嘉顯得很是乖巧,沒有再肆意妄爲,不過貪婪的目光依舊沒有改變過。 在將所有的文物搬送完之後,魏嘉從始至終也都沒有說過一句話,這讓盧寶意識到自己上一次的威懾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嘉哥,我們該走了。”手下人說道。

“你們回去吧,我就在這裏。”

魏嘉的一句話讓手下人面面相覷:“嘉哥,這樣不好吧,如果您要不回去的話,約翰先生那邊我們也不好交代。”

魏嘉顯得很有胸有成竹的說道:“你就和約翰先生說我在這裏好了,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可是約翰先生……”

“難道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給我滾。”

見魏嘉發了怒,手下人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悻悻離開。

魏嘉看着波瀾不驚的湖面,露出可怕的笑容來:“盧寶,你等着的。”

回家躺在牀上的盧寶思考着魏嘉今天的表現,總覺得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比自己看到的還要詭異,按照魏嘉第一天對待自己的態度來看,應該不會就這麼選擇忍受,看來自己要小心一點魏嘉這個人。

獨自留下來的魏嘉一個人來到餐廳,發現這裏面早已經坐着一個熟悉的人,竟然是曹輝。

魏嘉走到曹輝的對面,試探性的問道:“你是曹輝?”

曹輝點點頭:“坐下吧,我就是給你打電話的人。”

魏嘉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坐在了曹輝的對面,又一次的將第一次見盧寶人的囂張態度表現出來:“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好奇的,我在如龍公司雖然不是什麼重要任務,但想弄到你的手機號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魏嘉爲之一笑:“現在一看,似乎你和我的性格相差無幾,都是這麼放縱。”

“是時候說一些正經的事情了,我知道你對盧寶的那個女朋友很感興趣,我可以幫助你得到她。”


一聽到能夠得到沫沫,魏嘉的雙眼迸發出光芒開:“你說的可是真的?”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這麼說,我要你做的很簡單,要讓盧寶在盧成才面前身敗名裂!”

魏嘉冷笑一聲:“這麼說來的話,看來我們在某一程度上我們是達成了共識。”

“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的想法是什麼?”

魏嘉眯起雙眼問道,“你計劃的這麼清楚,想必已經有了想法,不如說出來看一看。”

“其實也沒有太多的計劃,接下來我會想辦法找到盧寶放置文物的地方,進行破壞,我還不相信盧成才還能夠對盧寶器重。”

“你說的只不過是對你有利的條件罷了,那你所承認的沫沫你該怎麼做?”魏嘉問道。

“到時候盧寶失勢,你還擔心得不到他的女朋友嗎?現在的女人哪個不是因爲錢?”曹輝遞給他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

“聽你這麼一說,也確實很有道理,那我在這裏等你的消息好了。”

就這樣,魏嘉和曹輝相繼離開,一個針對於盧寶的邪惡計劃由此展開。

販賣文物的事情進行的很是順利,盧成才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利潤更是多的驚人,盧成纔不亦樂乎,徹底淪陷,而對於文物的真假沒有任何的發現。

“盧寶啊,今天晚上喲請你吃飯,帶上你的女朋友,我也會叫上曹輝,即便你再看不上他,他也是如龍公司的經理。”

聽起來盧成才所說的話是在爲了慶祝走私文物的事情,實際上盧寶並不這樣認爲,更讓盧寶意想不到的是,盧成才竟然會將曹輝這個人也帶上,這明顯是要啓用曹輝來遏制自己。

縱然想的再清楚,但也沒有辦法,因爲這是盧成才的命令,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盧寶只能照做。

到了晚上,按照原計劃盧寶載着沫沫來到約定好的餐廳,發現盧成才和曹輝早已經在包間等候。

寒暄過後,沫沫表示感謝。

盧成才擺擺手:“這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罷了,更何況你也幫如龍公司做了這麼多事情,我之前還和盧寶說讓你來我公司上班麼,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沫沫按照盧寶之前所交代自己的說道:“謝謝盧總的好意,沫沫心領了,不過我還是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有一個小本生意纔是我想要的生活。”

“好好好,左右你也有盧寶這樣一個優秀的人男朋友,其實也沒有太大必要這麼拼,說起來還是盧寶借了你的光,如果讓我等他的話,我保證讓他一會多喝幾杯。”

說完,盧成才便放聲大笑起來。

曹輝倒沒有多說什麼,因爲自己的注意力打從沫沫進來之後就沒有轉移過,看着沫沫,曹輝似乎明白了魏嘉爲什麼會這樣癡迷她,不得不說,沫沫長得確實很有姿色。

察覺到曹輝緊盯着自己,沫沫有些羞澀的扯了扯盧寶的衣服,曹輝的目光也隨之恢復過來。

“盧寶啊,我可不像盧總那麼好說話,來晚了就是來晚了,你女朋友那份你也要一起承擔,你要喝六杯。”


曹輝這擺明了是想將自己灌醉,盧寶開始懷疑起來曹輝這是別有用心,也不介意陪曹輝玩一玩,附和道:“既然曹經理都已經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拒絕,我一會就自罰六杯。”

見盧寶答應的如此痛快,曹輝心中暗喜,非常確定自己能夠引誘盧寶說出藏匿文物的地點,不過曹輝不知道的是隱藏在盧寶身上的祕密。

在上菜之後,盧寶便按照自己之前所說的先自罰六杯,六杯下去,盧寶僅僅是擦了擦嘴角的酒水,沒有多說一句話。

沫沫在桌子下面拽着盧寶的衣角,表示很擔憂不安,卻被盧寶反過來的手所驅除,變得安心起來。

吃了一些菜之後,盧成才舉起酒杯道:“盧寶、弟妹,我能夠取得現在的成就,全部都是因爲你們兩個人的鼎力相助,我今天厚顏無恥的當你們一回哥哥,敬你們一杯酒,來表達內心的謝意。”

盧寶自然不用說,同樣舉起酒杯,而沫沫卻舉起裝有飲料的杯子,曹輝同時站了起來。

曹輝見沫沫拿的是飲料,立即抓住機會說道:“弟妹,我們都喝酒,你喝飲料,是不是有些不合羣啊?” 盧寶有些不滿的看着曹輝說道:“曹經理,您有所不知,沫沫根本喝不了酒。”

曹輝將舉起的酒杯放了下來:“盧總監,你這不是和我開玩笑嗎?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不會喝酒,如果不會的話,可以慢慢學嘛,誰也不是天生就會喝酒的,對吧?”

曹輝這番話表明是爲難沫沫,就連一旁的盧成才也有些聽不下去,插嘴說道:“曹輝,難道你聽不懂盧寶在說什麼嗎?”

曹輝換上一臉的諂笑說道:“盧總,我這樣做也是爲了沫沫好,踏入社會哪有不喝酒的?我這也是從沫沫的角度出發。”

爲了避免盧寶面子過不去,沫沫說道:“既然曹經理都已經這樣說了,我也就不推辭了,盧寶,我喝一杯也會沒事的。”

盧寶直接拒絕,表情認真的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沫沫不會喝酒,如果沫沫真的非喝不可的話,我來代替她喝好了。”

“盧總監還真是一個好男人,帶喝就喝雙倍,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曹輝趁機說道。

“當然沒問題,來,喝酒。”

在曹輝的誘拐下,盧寶開始連同沫沫的那份酒一起喝下,越喝杯數越多,完全與盧成才和曹輝所喝的酒持平。

即便如此,曹輝也沒有想過就會這樣放過盧寶,這些酒遠遠不足以達到滿足自己的分量需求。

沫沫雖然知道盧寶很能喝,不過這樣喝下去的話誰都會受不了,想要直接出面進行說服,都被盧寶的手按下來。

盧成才一向都不怎麼能夠喝酒,早已經變得昏昏欲睡,最後實在支撐不住,靠在椅子上睡了起來,臨睡之前還說這頓飯由自己請客。

見盧成才睡着,曹輝心中大喜,這樣一來的話,就不用再顧及盧成才的感受,一心一意進行着自己的計劃。

曹輝舉起酒杯道:“來,喝酒。”

盧寶點點頭,一起喝下杯酒。

意識到機會來臨的曹輝搬凳子坐在盧寶的身邊問道:“盧總監,我有一件事情十分好奇,想要問你。”

終於等來了曹輝的真正目的,盧寶也沒有任何的着急,而是等待着曹輝自己露出馬腳來。

盧寶佯裝出一副已經喝醉酒的樣子道:“曹經理請說,只要是我盧寶知道的,我就不會有任何的隱瞞。”

看着盧寶這副樣子,曹輝嘴角上揚:“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知道盧總監和盧總最近在忙些什麼,連公司的生意都沒有時間照顧。”

盧寶毫無考慮的說出事情的真相:“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曹經理是自己人,就算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沒有任何關係,我最近在和盧總忙着做些走私文物的事情。”

其實曹輝早已經從魏嘉的口中知道盧寶兩個人在做什麼,只不過如果不這麼說,恐怕也沒有辦法獲取進一步的詳細消息。

曹輝做出一副惶恐不安的表情來:“盧總監,你知不知道做這種事情可是觸犯法律的?”

盧寶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當然知道,不過在我和盧總的計劃安排下,並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關於這一點曹經理可以放心。”

曹輝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也明白了,既然是走私過來的文物想必就要好好保存起來,不知道放在哪裏?”

盧寶的目光在這個時候變得敏銳起來,讓曹輝竟然感覺到一絲的驚慌,連忙解釋說道:“你不要誤會,我只是好奇,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在這一刻,盧寶似乎預感到曹輝要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於是便做好準備,但還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曹輝,因爲只有這樣,盧寶才能夠有機會除掉曹輝。

知道真相是曹輝將盧寶口中所說的廢棄工廠位置記錄在腦海當中,如今已經達到了目的,曹輝也沒有繼續追問,以免引起盧寶的懷疑。

盧寶在這個時候故意問道:“曹經理,你問了這麼多,不會講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吧?”

曹輝白了盧寶一眼:“盧總監,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是在擔心我曹輝的人品嗎?你這麼說讓我太傷心了,來,喝酒!”

又喝下幾瓶酒後,曹輝也到了酒量,保持着理智叫了兩個代駕,將已經喝多的盧成才與自己送了回去,在臨走之前還不忘記和盧寶告別,剩下盧寶和沫沫兩個人。

當送走曹輝之後,沫沫有些擔憂的看着盧寶,盧寶喝了多少酒自己都看在眼中,按照常理來說,盧寶現在早就應該經醉了,而現在看上去他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老公,你怎麼樣,難不難受?”沫沫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放在盧寶的額頭上。

盧寶一把抓住沫沫的手,露出笑容:“傻瓜,這些酒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事,不用擔心。”

盧寶在弄清楚曹輝的真正目的之前便將酒精蒸發掉,並沒有任何大礙。

雖然不清楚盧寶爲什麼會看起來一臉若無其事地樣子,不過只要盧寶沒有其他事發生對於沫沫來說就已經很知足了,也沒有多問其他的事情。

“老公,看起來這個曹輝一臉笑意,但你要小心了,這傢伙擺明了是爲難你,所以才讓你喝可這麼多酒。”

盧寶寵溺的颳了一下沫沫鼻尖:“喲,小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瞭,竟然能看出曹輝的別有用心了?”

沫沫瞪了盧寶一眼:“人家可是和你說真的呢,沒有和你開玩笑,難道你想像對待李文一樣將這個曹輝收到麾下嗎?”

盧寶搖頭道:“當然不會,李文是人才,所以我纔沒有對他下手,而這個曹輝不同,只是一個善於阿諛奉承的小人罷了,通過一些骯髒的手段才坐上經理的位置,我是不會放過他的。”聽盧寶將自己的話聽進去,沫沫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開車和盧寶回到家中。

可能是因爲曹輝找的代駕是一個新手,所以開車並不是很熟練,時不時就一個急剎車,讓本來就喝多的曹輝感覺到自己天旋地轉,強忍住嘔吐感回到自己家中。 好不容易撐到了自己到家,曹輝支付好費用後直接扶着樹幹,嘔吐不止起來。

曹輝擦掉嘴角的口水,叫罵道:“媽的,沒有想到會找到這樣的一個代駕,差點把老子吐死!”

嘔吐之後的曹輝也清醒出很多,回想起盧寶在酒桌上對自己所說的話,曹輝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迫不及待的走進房間中。

坐在沙發上的曹輝心滿意足的爲自己倒上一杯茶,將其喝下,胃中頓時變得一暖,隨後撥通魏嘉的電話。

此時的魏嘉正在曹輝所推薦的地方進行玩樂,當然,這一切的花銷都由曹輝負責。

“曹經理,你好。”

聽着電話中嘈雜的聲音,曹輝就已經猜到魏嘉很享受自己推薦的地方,很是歡喜。

“不知道我推薦的地方對於你來說是否還很合適?”

魏嘉看了看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有些惋惜的回答道:“不錯倒是不錯,只不過和盧寶那個女朋友比起來還有些差距。”


“你還真的是專一。”

魏嘉有些不耐煩道,“曹經理,你打電話不是來和我說這句話的吧?”

“那倒不是,我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那就是我知道盧寶用來暫時隱藏文物的地點。”

“哦?那我還要在這裏恭喜曹經理了,馬上就可以除掉盧寶這個眼中釘。”魏嘉眼前一亮道。

“同喜同喜,只要我這邊一得手,相信沫沫也會對你心馳神往。”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