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話,簡直比剛纔服務員的話還扎心,吳佩佩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慌亂解釋: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這鞋不是我買的 ,是孫紫陽他送給我的。”

就在這時,趙二寶湊了過來笑嘻嘻的問道:

“怎麼樣,吳佩佩,查清楚了沒,你這鞋真的假的啊?”

哇!

吳佩佩再也受不了打擊,趴在王瑤肩膀上痛哭起來。 “好了,趙二寶,你別說了,那鞋是真的,不過佩佩不想叫你賠了。”

“你說對不對啊,佩佩。”

王瑤不想叫這兩個人搞的太難堪,就故意給她遮掩了一下。

“嗯,嗯,我的車子和鞋子都不要他賠了。”

吳佩佩趕緊點頭答應,生怕趙二寶要追問她鞋子的 事情。

趙二寶看破不說破,嘿嘿一笑:

“行,那我就不賠你了,但是我的蘋果你還是得賠我,咱倆在這折騰一早上了不就是爲這事嗎?”


“啥?啥蘋果?”

王瑤一臉愕然。

趙二寶不緊不慢的把前邊的事說了一遍,王瑤聽後哭笑不得,勸說道:

“行了,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就別爲這點小事鬧彆扭了。”

“佩佩的車,我待會找人送到市裏去修。”

“二寶哥,你的蘋果我全賠給你了,兩萬夠不夠。”

“算了,算了,不賠了,都是朋友嘛。”

既然王瑤都出面了,趙二寶自然不好意思要錢了,轉身要走,王瑤卻一把拉住了他,急聲道:

“二寶哥,你別走啊,我爺爺最近常唸叨你,你中午跟我去我家吃飯吧,說不定這是咱們最後在一起吃飯了。”

說着,王瑤有些傷感的低下了頭。

“你們要走?去哪裏啊?”

趙二寶聽出了話裏的意思,顯得也有些焦急。

雖然跟王瑤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她確實是自己在麗水縣唯一認識的一個好朋友了。

“聽我爺爺說應該是要回京都,不過也說不定,二寶,萬一我走了,你會不會來京都看我啊。”

王瑤擡起頭,雙眼滿含期待。

“應該會去的吧。”

趙二寶撓撓頭,一臉憨厚:

“我也想去京都長點見識。”

“那行,我在京都等你。”

王瑤的兩隻眼立即笑成了一條縫。

這兩人在這一問一答,卻把吳佩佩看的目瞪口呆。

王瑤在他們這夥京都紈絝之中可是出了名的假小子,還有傳聞說她喜歡女人。

現在居然也喜歡上人了?

還是這麼一個髒兮兮的種地男?

“瑤瑤,你沒發燒吧,你不會是在小地方待久了,眼光也變差了吧,連這種貨色你都瞧得上眼?”

吳佩佩誇張大叫着,走過去,用一隻手在王瑤的額頭捱了挨。

“沒有的事,不要瞎說。”

王瑤小臉一紅,一下打掉了吳佩佩的手,說道:

“你們兩都跟我上車去我家吧。”

“吳佩佩,你二叔今天也來了,你去說不定還能碰到。”

“是嗎,我二叔咋來了,這次又不知給你家老爺子帶啥好東西過來了。”


吳佩佩興高采烈的叫到,轉眼把剛纔不快拋之腦後,衝趙二寶喊道:

“種地的,要不要一起走啊。”

趙二寶撇撇嘴,並沒有說話。

他本來不想去,還在惦記賣蘋果的事,不過王瑤卻說已經打電話把他們的蘋果全買王家去了,今天家裏要來客人,正好接待客人。

無奈,趙二寶只好跟隨兩位大美女一起去了王家。


“爺爺,我回來了,還把我二寶哥和吳佩佩一起接回來了。”

王瑤一走進客廳就興奮的大叫起來。

“噓,噤聲。”

王瑤他哥王英也在,立即轉頭給王瑤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發現趙二寶也來了,微笑着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房間裏其餘幾人,一個是王家老太爺王令山,另外兩個中年男人,趙二寶沒見過,不過都是穿着華麗,神情倨傲,想必也不是一般人。

“咱們先站一邊看會吧。”

王瑤拉了趙二寶一把,小聲解釋道:

“我爺爺身旁那個穿黑西裝的是吳佩佩他二叔吳奇,身後跟着的是他們家族的鑑寶專家秦雲。”

“我跟你講,這個秦雲可厲害了。吳家的古玩生意都是他在打理,十幾年來,只要被他相中的古玩,總會賣出天價。”

“吳家上下都很尊敬他,待會你可別招惹。”

鑑寶嗎?

趙二寶呵呵一笑,輕輕轉了轉自己手指上的白玉戒指。

“你笑什麼,莫非你不服是不是?”

雖然剛纔那事已經過去了,但是不知道爲何,吳佩佩一看到趙二寶笑,心裏就不舒服,忍不住又開始冷言冷語。

“沒啥。”

趙二寶自然不會跟她一般見識,直接轉過頭,目光緊緊的盯着王令山手裏的黑色小罐子。

這小罐子雖然不起眼,但是卻有絲絲靈氣冒出來,看着不像是凡物。

此刻,王令山手裏拿着黑色的小罐子,仔細把玩,幾個人交頭接耳,小聲商議着什麼。

“這果真是千里追風罐?據說這玩意已經失傳上千年了,怎麼會落到你們吳家手裏。”

王令山問道。

“王老請放心,這罐子是經過秦雲先生法眼鑑定過的,絕對不會有錯。”

“沒錯, 强歡專寵總裁妻 ,我已仔細檢查過,確實是千里追風罐,秦某以自己的名譽擔保,絕對不會有錯。”

秦雲也信誓旦旦的說道。

“秦先生不要誤會,秦先生的本事,王某一向是非常佩服的,就是這個價格,兩個億的話,我怕是……”

王令山愛不釋手的撫摸着那黑色小罐,臉上卻是一片猶豫之色。

“這……”

吳奇和秦雲互相對視一眼,吳奇笑道:

“如果是給別人,自然兩億一分錢不能少,不過咱們兩家世代交好,王老爺子要真的喜歡這東西,一億五就賣給您拉。”

“真的?”

王令山大喜過望,就要點頭答應,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王老爺子,等一下,這個文物不能買,他是假的。”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在了趙二寶的臉上。

“趙二寶,你這小子胡說什麼,你搞清楚,你只是一個種地的,你懂得什麼鑑寶,你憑啥說我二叔帶給王老爺子的文物是假的?”

“二寶,別亂說話,秦雲先生可是文玩界的泰山北斗,他的判斷是絕對不會錯的。”

“瑤瑤,你先帶趙二寶下去吧,等爺爺談完這筆生意,再去見他。”

四周響起一片反對之聲,就連王老爺子也不相信他的判斷。

“王爺爺,你聽我的,這文物真的是假的,你千萬不能買。”

趙二寶急的滿頭大汗。

王家對他有恩,他怎麼能眼看着王家拿一億多去打水漂呢。

“等等。”

就在這時,一直不吭聲的秦雲突然開口說話了。 “小夥子,剛纔是你說我手裏這千里追風罐是假的是不是?”

秦雲走了上來,看了一眼,趙二寶身上,沾滿泥水的衣裳,眼中不屑一閃而過,冷冷問道。

“是。”

趙二寶毫不退縮,自信滿滿。

“呵呵。”

秦雲冷笑一聲,轉頭問王令山:

“王老爺子,你們王家啥時候也養了鑑寶師了,居然這麼年輕,不知道師出何門,說不定我跟他師傅還認識呢。”

王令山一張老臉臊的通紅,連忙道:

“秦先生別誤會,這位趙小兄弟是一名神醫,曾經治好過我的病,至於鑑寶,他應該是不懂的吧。”

“他今天只是來我家做客,秦先生還是不要爲難他了。”

“不懂?”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