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多少?”趙豔大聲問道,“藍武!你馬上去看一看,時間是多少!”

“時間太短了,沒有測出來啊!”藍武的聲音馬上傳了過來,“混合物的變化與黃金雕像的形成完全是同時瞬間完成的,連十萬分之一秒的時間都不到,而且錄像上有明顯的殘影,無法計算時間啊!”

“殘影?”藍雄更吃驚了,他把臉轉向姜雲譜,心裏忽然產生了一股深深的恐懼。他忽然明白過來,眼前的姜雲譜根本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存在,實力強得離譜。

趙豔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感到高興,她瞥了一眼藍雄,只見他的眼睛裏被恐懼吞噬了,“藍雄同學,需要我現在來宣佈比賽黃金雕像的結果嗎?”

“我……”藍雄雙手交叉放在想起,臉上露出了不安的笑容,“好吧!事情既然發展成這樣,我沒什麼好說的,這場比賽我認輸!”

“第一場比賽黃金雕像,獲勝者姜雲譜!”趙豔走到姜雲譜的旁邊,抓住他的右手,又把他的右手舉起來。

“第一場比賽結束了嗎?”姜雲譜心想着,他感覺自己完全在做夢,眼前的一切飄飄忽忽的。

“接下來,我們開始第二場比賽,請工作人員準備道具!”趙豔擡起頭,看着觀衆席,“在這裏我特別說明一點,此次對決的三場比賽絕不會偏袒任何一方。正如大家剛剛看到的,姜雲譜同學擁有着強大的實力,要想贏他可沒有那麼容易。因此,我希望下一場比賽,藍雄同學能全力以赴,不要再輕敵了。”

“這不是輕敵不輕敵的問題,對手太強了,我根本沒有勝算吧!” 星際礦工 ,他的臉上露出輕鬆的微笑,“的確!不得不說,我確實太小看姜雲譜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有那麼一手!”

競技臺的上面的兩堆黃沙被移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直徑三米的巨大鋼球,鋼球的上面還有一個激光屏幕。

“接下來進行第二場比賽!這場比賽的名稱叫做閃電之魂!”趙豔對着所有人說道,“正如大家看到的,現在放在競技臺上面的是一個測電球,各位沒有看錯,這個測電球是專門用來測量我們藍雪族人閃電能力的專用儀器。比賽的規則很簡單,雙方只要將閃電注入測電球內,數值大的獲勝!無時間限制!”

“又是一場表面上對我們藍雪族人有絕對優勢的比賽嗎?真是好笑!”藍雄有種非常糟糕的感覺,經歷了剛剛的那場比賽,他現在對自己已經失去了必勝的信心。

“你覺得這一回誰能贏呢?”

“我覺得應該是藍雄吧!我就不相信那個姜雲譜連閃電都能移動!”

“如果他能移動閃電,那就不好說了吧!”

“那樣太無敵了吧!”

“我覺得他只能移動實物而已,閃電這樣的存在他應該不可能移動!畢竟藍雪族人也無法像移動物體那樣移動閃電!”

……

趙豔走到藍雄的面前,一臉認真的表情,“藍雄同學,由於剛剛你輸掉的緣故,這場比賽還是由你先來吧!”

“我嗎?”藍雄看了一眼姜雲譜,只見對方像一個木偶一樣,“好吧!我可以先來!不過,建議你們離開這裏,我身上釋放的閃電可是非常強力的哦!”

“藍武,啓動防護裝置!”趙豔一邊說一邊走到姜雲譜旁邊,只見姜雲譜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嘟!”一個巨大的半球形防護罩出現在競技臺上,完全罩住了競技臺。

“姜雲譜!”趙豔看着姜雲譜,“我們到競技臺的下面吧!這裏很危險!”

“競技臺下面嗎?”姜雲譜這才注意到,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半球形的東西,把整個競技臺罩住了。

接着,姜雲譜再一次施展神靈之力,把自己和趙豔一下子移動到了競技臺的下面。

“沒有想到,我居然會被逼到絕境,這場比賽輸的話我就徹底輸掉對決嗎?”藍雄舉起左手,把手掌放在自己的眼前,“真是不可大意啊!藍雪族人的榮耀,由我的雙手來創造!”

“雷霆萬丈!”藍雄的身體中突然釋放出猛烈無比的閃電,成千上萬的閃電從他的身體中釋放出來,產生了猛烈無比的閃電火花,耀眼的閃電光芒射向四面八方,震耳欲聾的雷聲在競技臺上不斷響起來,整個競技臺一下子變成了雷霆狂歡的樂園,藍雄的身影早已經淹沒在數不清的閃電之中,根本看不見了,甚至連透明的防護罩也被瘋狂的閃電染成了白色。

觀衆席上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大家怎麼也沒有想到,藍雄的身體居然可以釋放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這就是藍雪族人的實力嗎?”

“太強了!”

“幸好有防護罩,不然我們就死了吧!”

“太厲害了!”

“不愧是神聖三大人族,果然厲害啊!”

“這種實力太變態了吧!”

……

十分鐘之後,競技臺上面的閃電才消失,藍雄顯然釋放了自己身體中的所有閃電,臉上顯現出了明顯的疲勞。測電球上面的激光屏幕上正顯示着一個驚人的數字——1000 0000 2016 0216 2337,也就是說,藍雪的身體可以釋放出電量超過一千萬億瓦特的閃電。

“啪!”經久不息的掌聲響起來了,觀衆席上的幾乎所有人都站起來,大家用力鼓掌。

“不愧是藍雄!的確很厲害!”趙豔看着藍雄,她也舉起雙手輕輕鼓掌。

姜雲譜感覺一切如夢一般,他覺得這個掌聲很模糊,儘管耳朵聽得很真實。 第一百零七章:難做的星長

藍雄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將體內的所有閃電釋放出來,他的努力贏得了所有觀衆的肯定。不過,最讓他高興的是,他看見趙豔也鼓掌了,心裏已經十分滿足了。

趙豔忽然注意到自己也在鼓掌,趕緊把雙手放了下來。

防護罩關閉了,姜雲譜和趙豔走上了競技臺,來到了藍雄的面前。

“不必驚訝!這點程度不算什麼!”藍雄有點體力透支了,不過他在硬撐,畢竟不想在大庭廣衆之下丟臉。

趙豔瞥了一眼測電球,又去看姜雲譜,“姜雲譜,現在輪到你了,規則很簡單,像藍雄那樣把閃電注入球內就可以了。”

“只要數字比他大就可以了嗎?”姜雲譜問道。

“按理來說,是那樣的!”趙豔又說道,“不過,我們知道你的事情,你似乎擁有改變顯示數據的能力。所以,我們會對測電球進行檢測,如果你沒有往測電球裏面注入電量,那這場比賽就是你輸了。”


藍雄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他覺得自己這回能贏了。在他看來,姜雲譜獲得這場比賽勝利的方法只有兩個,一個是改變測電球的數據,但這個方法已經不成立;第二個方法就是將閃電注入測電球內,可是現場的電力來源只有兩個,一個是藍雪族學生,一個則是競技場本身的電力。除非姜雲譜真的擁有移動閃電的能力,否則不可能取勝。

不一會的時間,競技臺上的測電球被移動到了競技臺下面,又一個測電球被移動到競技臺上。

“姜雲譜!”趙豔看着姜雲譜,表情嚴峻,“需要張開防護罩嗎?”

姜雲譜稍微考慮了一會,心中馬上有了主意,“不需要!也就是說,只要讓這個測電球的裏面確確實實地充滿電,而且電量比剛剛那個大就可以了嗎?”

“是的!”趙豔點了一下頭,“如果你擁有移動閃電的能力的話,那你就有可能獲勝,畢竟你的身體無法產生閃電。”

“那我就需要借用一點你的閃電了!”姜雲譜看着趙豔,眼神非常迷茫,“可以嗎?”

趙豔怔住了,她的心裏忽然有種怪怪的感覺,“你真的能……做到那種事情?”

藍雄害怕了,他恐懼地看着姜雲譜,心裏慌了,“開玩笑吧!這種事情他都能做到!”

姜雲譜看着競技臺上的測電球,“我準備好了,可以開始嗎?”

趙豔現在十分緊張了,她看了一眼藍雄,又去看姜雲譜,“可以開始了!”

又是一瞬間,姜雲譜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閃電球,幾乎同一時刻,競技臺下面的閃電球的數據瞬間變爲了零。接着,姜雲譜前方的的巨大閃電球進入了競技臺上面的測電球中,測電球上面的激光屏幕迅速發生變化,數值瞬間飆升,一下子由零升到了1000 0000 2016 0216 2337。

“怎麼可能?”趙豔嚇呆了,“這種事情能做到?”

姜雲譜把頭轉向趙豔,看着她說道;“借用一點你的力量!”


“你說什麼!”趙豔忽然有種身體被奪走感覺,她覺得自己體內的閃電瞬間全沒了,雙腿發軟,身體一下子坐在地上。

同一瞬間,姜雲譜的前方又出現一個閃電球,這個閃電球進入了測電球內,測電球上面的激光屏幕再次發生變化,數值又一次飆升,一下子達到了一個更加嚇人的數據2000 0000 4032 0339 2457。

觀衆席上面的所有人一起站了起來,大家不敢相信地看着姜雲譜,一股深深的恐懼和不安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好安靜啊!”姜雲譜心想着,他看着觀衆席上面的人,發現每一個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我是不是在做夢啊?他們怎麼了?”

姜雲譜和藍雄的對決結果出來了,姜雲譜獲得了勝利,這是一個非常意外的結果。不過,對於所有觀看了對決的人而言,這個結果非常正常,因爲姜雲譜的能力實在是太變態了。姜雲譜成爲了一個最接近神的人物,他的“未解之移”也變爲了“神移”,他的故事很快傳播到了藍雪學院外面的其他地方,蔚藍庭院、天宮號天星等地區都知道了姜雲譜這個名字以及那場對決。

天就要黑了,天宮號天星星長藍云云還在辦公桌前工作,她打算把最後一張表格填完就去吃晚飯,然後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

“叮!”門鈴聲傳了進來。

“那兩個人又想幹什麼,不是告訴他們沒事情不要來找我嗎?”藍云云非常不耐煩,她輕輕點了一下激光鼠標,一個對話框跳出來。方框裏面正顯示着極宮大門口的狀況,柯文正在那裏等待着。

“柯文?他想幹嘛?”藍云云又點了一下對話框,大聲說道,“進來吧!”

過了一會,柯文來到了藍云云的辦公室,看見她正在工作。

“有什麼事情快說吧!”藍云云根本沒有去看柯文,她的雙手在激光鍵盤上面瘋狂地跳動,“我現在很忙的!”

“我……”柯文有點緊張,她擔心會惹藍云云生氣,“想去見公主殿下,可以嗎?”

藍云云的雙手停下來了,她不滿地看着柯文,一副拒絕的表情,“有什麼事情嗎?”

“我……剛剛得到了一個消息,藍雪學院剛剛在競技場進行了一場對決,姜雲譜獲得了勝利,他……”柯文的話說到一半,只見藍云云的臉上已經露出了非常不高興的表情。

藍云云非常煩惱,“我以爲是什麼事情!這種事情我會去跟公主殿下提的,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可以走了!”

柯文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了。

“什麼對決啊?”藍云云又點了一下激光屏幕,打開了網頁,進入了藍雪學院校園網,看到了關於姜雲譜和藍雄對決的新聞,上面詳細講述了姜雲譜和藍雄對決的情況,“地面的人真是沒事找事,就那麼想在公主殿下面前表現嗎?輸了就是輸了,你們難道不怕公主殿下生氣嗎?真受不了這羣人!”

“嘟!”藍云云的貴族手環震動起來,又一個激光屏幕出現在她的面前,上面顯示着藍雪學院校長藍林的頭像。

“校長的電話?”藍云云有點意外,她瞥了一眼激光屏幕,很快明白過來,於是對着面前的激光屏幕說道,“接聽!”

視頻通話接通了,藍林的實時圖像出現在了激光屏幕內,神態看上去很安詳。

“校長您好!”藍云云努力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沒有想到讓您打電話給我,真是非常抱歉!”

“我想要見公主殿下,什麼時候可以見她!”藍林開門見山地說道。

“這個非常不好意思!”藍云云十分抱歉地說道,“公主殿下最近身體不適,還在修養,暫時不能……”

“你這個星長是怎麼當的!”藍林生氣了,他嚴厲地訓斥道,“公主殿下就在你那裏,怎麼總是身體不適!已經幾天了,藍雪學院的管理該怎麼辦?還有天王的事情?這些事情你以爲可以拖嗎?你負責得了嗎?”

藍云云不得不低下頭,她真想大哭一場,“對不起!”


“說句對不起就有用嗎?藍雪學院的十萬學生都在等着公主殿下,你身爲星長卻什麼也不能擔當,什麼都做不了,還要你這個星長有什麼用處?當初我就懷疑一點,讓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小女孩來擔任星長這樣的職責根本不合適……”藍林開始罵藍云云了,他越說越生氣,越說越過分。

過了很久之後,藍林的火氣終於消去了一些,他掛斷了視頻通話。整個通話過程,藍云云都在被藍林罵,她沒有還口,頭越來越低,眼淚都流了出來。

“不能這樣下去了!”藍云云的臉上全是淚,她現在很難過,心裏一肚子苦水,可是卻沒有地方發泄,“還是去跟佳兒說一下吧!這樣下去不行!可是……”


半個小時之後,藍云云來到了瑤池,只見唯佳正坐在瑤池邊的石頭上畫畫。

唯佳畫得非常專心,她根本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藍云云,以至於對方來到自己的身後她也沒有察覺。

“佳兒!” 仙本純良 ,“我來了!”

唯佳這才注意到藍云云,她放下了手中的筆,“雲姐姐,你來得正好,來看看我的畫!”

藍云云可沒有看畫的心情,她只是隨便看了一眼唯佳的畫,覺得很不錯,於是說道:“還可以,比上次有進步,畫得很好了!”

“可我覺得一點都不好!”唯佳又看了看自己的畫,“真的有進步嗎?雲姐姐你真的認真看我的畫了嗎?”

藍云云現在非常煩躁,她勉強擠出笑容,說道:“佳兒,你畫得已經很好了,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做一些畫畫之外的事情,比如看書、聽音樂……”

唯佳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她生氣了,“我明白了!雲姐姐不喜歡我的畫,對嗎?”

“完了!”藍云云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只好閉上了嘴巴。

“我知道!雲姐姐和我不一樣,已經是大人了,而我還是一個小孩子!”唯佳的眼角出現了淚光,“所以雲姐姐也要像我的爸爸媽媽那樣來教訓我嗎?教我如何做人嗎?雲姐姐已經不是以前的雲姐姐了,而我卻還是以前的我。我知道,雲姐姐也不喜歡我,現在的雲姐姐喜歡那些聽話的孩子,而我不是個乖孩子。別人的孩子多聽話啊,把整個學校管理得井井有條,大家都喜歡,都在誇獎她。我什麼也做不了,連自己的天王都管不了。大家都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根本不聽我的話,叫他們做事也不願意……” 第一百零八章:人心難測

經過了“競技場的決鬥”之後,姜雲譜一下子成爲了整個藍雪學院最有名的人,甚至被冠以“神人”的綽號。他也已經擁有了一批意想不到的粉絲,當然他本人對此完全無知。 豪門蜜愛:總裁的迷煳小嬌妻 ,而且是極其變態的。在他之前,從來沒有人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他已經是一個活生生的神話了。以至於在某些狂熱的粉絲眼中,他的能力已經達到了神的領域,幾乎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不過,姜雲譜對這些完全不在意,一方面是他的性格原因,另一方面是他的實際感受。對於他而言,那天發生的事情雖然是千真萬確的,但是卻毫無真實的感覺。由於“神靈·鎮靜”的強制作用,姜雲譜對於競技臺上發生的所有事情毫無實感,猶如做夢一樣。於是,決鬥結束之後,他立即解除了“神靈·鎮靜”的效果。

姜雲譜成名了,不少人想和他認識,請教他方法,甚至想拜他學藝。不過,由於趙豔的阻擋,這羣人都被攔在了藍圖樓外面。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