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不悔還想說什麼,可是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陸揚風在所有人心中本來就是如神明般的存在。

所以他已經不想知道陸揚風爲什麼會知道這些,他現在只想把留影符奪到自己手上。

手中一張血色的羊皮紙遞給陸揚風,陸揚風同樣很守信用的把留影符交給了嶽不悔,交易算是完美結束。

“好了各位,再會。”陸揚風拿着血魂契約轉身朝神風宗宗門走去。

看着陸揚風、丁紫瑤、趙帥還有一條狗消失在遠方,八大宗門之主面面相覷,臉色卻是分外凝重起來。

只有鄭坎和馬少鯤這個少陽宗的弟子暗中對視一眼,他們的眼神中竟出現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

少陽宗葛萬適時開口道,“我們……是不是誤會陸師祖了?”

鄭坎冷笑道:“誤會?一個人類跟着魔女在一起,我們誤會什麼了?”

葛萬猶豫着開口道:“可是……他終究帶領過人類驅除了魔族,剛剛也沒有武力相逼我們,再說那個女的也就金丹期,應該不會……”

“金丹期也擺脫不了她魔族的身份,我們人類和魔族不共戴天,他既然跟着魔族離開,那他就不再是人類,他不出手不過是想裝清高罷了。”

白若雪的目光冰冷而無情,之前似乎已經對陸揚風有一絲絲改觀的態度已徹底抹去。

“可是他的實力……就算我們聯手只怕也不是對手……”徐劍目露擔憂,一旦真惹怒了陸揚風,後果只怕比魔族的進攻還要可怕。

“怕什麼,他只有一個人,難道他還能殺了所有人族不成,再說,殺不了他,不代表就沒有治他的辦法。”

就在這時,馬少鯤忽然在衆多宗主之中開口。

不少人都露出了詫異之色,只有葛萬眼神微亮,馬少鯤的天賦並不弱,也許他真的有什麼辦法呢?

他問,“你想到了什麼?”

馬少鯤站出來說道,“他既然和魔族走在一起,那就要讓他嚐到代價,雲山宗就是我們的突破口。”

白若雪此刻也是把陸揚風恨到了極限,她說道:“但云山宗的大陣由他親自佈置,我們很難闖進去。”

馬少鯤淡淡道:“前些天王紋虎不是破開了宗門大陣嗎,要修復如此龐大的陣法可不是一兩天的時間,我們再用雲山宗來逼陸揚風。”

徐劍面露擔憂道:“可是他回來之後呢,憑我們,怎麼對付他?”

馬少鯤的臉上閃過一抹詭異的笑容:“我在一個月前的機緣巧合之下進過一座仙人祕境,在裏面尋到了一門封印之術。”

他說着雙手朝空中點去,幾行文字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羅天封印術,可封羅仙以下任何境界,需仙石五百萬、靈鎖八十一把……”

後面便是一些簡單的介紹,至於詳細的封印之法並沒有顯示出來,但通過這些材料和條件都已說明了這門封印術的強大。

葛萬依舊是面色擔憂的說道:“可是我們即將面對魔族進攻,花這些精力來對付陸師祖,是不是……”

“攘外必先安內,再說和一個魔女走到一起,還不能說明他就是魔族之人嗎?”鄭坎當即一聲怒喝。

“這……”

“那就這麼定了吧,我們每一個宗門都着手準備一下需要的材料,一個月後,我們雲山宗見。”馬少鯤開口道。

八大宗門詳細的商議了計劃之後,便各自奔回了自己宗內,着手爲剷除陸揚風這個異己而傾盡全力…… 陸揚風三人行走在山間石路上,丁紫瑤眼神擔憂卻又愧疚,她一言不發低着頭走在陸揚風身邊。

本該活潑亂跳的她,忽然變得分外沉默,因爲她知道這件事完全是因她而引起的。

趙帥是滿臉憤恨,他實在沒想到自己待了兩年之久的神風宗居然會把陸揚風趕走,如果有能力,他真恨不得把嶽不悔狠狠的揍一頓。

走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丁紫瑤終於忍不住開口道,“對……對不起……”

丁紫瑤低着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但她的道歉很真誠,既然知道是自己犯下的錯,她當然也有用於承擔錯誤的勇氣。


“對不起什麼?”陸揚風問。


“因爲……因爲我,讓你和這些宗門反目成仇。”丁紫瑤說話依舊小心翼翼。

“沒有你,他們對我也不會好到哪裏去。”陸揚風的語氣依舊平靜如初,根本看不出他是剛剛經歷了那種事情的人。

“那……那你不怪我,你不問我,你不想從我這個魔族人的身上得到什麼?”丁紫瑤擡頭看向了陸揚風。

陸揚風輕輕一笑,“別想那麼多了,你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過什麼。”

丁紫瑤感動的差點流出眼淚,她背井離鄉,隱藏在蒼州地界,只爲見到她曾一見傾心的陸揚風。

現在,她知道自己的等待和付出總算沒有被白白浪費,至少陸揚風已經願意接受她在身邊,這對丁紫瑤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只聽陸揚風接着說道:“但我比較好奇,你是怎麼隱藏住身上魔族氣息的,連我都沒察覺到你的身份。”

丁紫瑤說道:“我娘是魔族,但我爹是人類,我娘修爲不高,所以我爹的人類血脈在我身上佔據了主導作用,再加上我又專門修煉了隱藏魔血的功法。”

她沒再說下去,但陸揚風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只不過他對丁紫瑤的父母感到一絲由衷的敬佩,人族和魔族是勢不兩立的兩個種族,別說聯姻結婚了,就連平時普通的溝通都有可能引來災難,所以陸揚風知道這兩個人在當時只怕是頭頂着巨大的壓力才能走到一起的。

“哎,紙包不過火,在生下我之後沒多久,我爹就被人類幾大宗門逮住處死,我娘到現在都還被關在冰冷的地底承受着冰寒刺骨的折磨……”

丁紫瑤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他來到人族領地不僅僅是因爲陸揚風,還因爲她需要躲避魔族的追殺。

陸揚風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忙說道,“你爹被幾大宗門處死?難道是幾十年前那個叫丁狂的人?”

丁紫瑤說,“對,丁狂就是我爹,難道你和他認識?”

陸揚風說道:“有過一面之緣,當時我還準備順手救下他的,但是我趕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陸揚風嘆了口氣,當時丁狂的實力不菲,常常越級對戰而擊敗對手。

只可惜他愛上了一個魔族的女人,導致後來他名聲盡毀,最後甚至被幾大宗門強者聯手擊殺。

“等我們完成了這裏的事情之後,我去把你娘救出來。”陸揚風說。

“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丁紫瑤目露狂喜的盯着陸揚風,這一刻她恨不得把陸揚風死死的抱緊永遠也不再分開。

“嗯,到時候我陪你去魔族。”陸揚風再度說道。

“謝謝……謝謝你,你真好……”丁紫瑤又開心的跳了起來,剛剛的陰霾早已被陸揚風的這句話一掃而空。

陸揚風打算去救她母親,一半原因也是因爲丁狂,能夠被他看上的女人,絕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嘴上雖然說是和丁狂有過一面之緣,但實際上陸揚風和丁狂交情並不算淺,只是丁狂後來消失了一段時間,等他再度聽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晚了。

趙帥在一旁接話問道,“老師,那我們現在呢,去做什麼?”

陸揚風說道:“你們不都對神風宗地底下那磅礴的靈氣風暴很好奇嗎?”

丁紫瑤說道:“難道你……”

陸揚風說道:“我打算去滿足一下你們的好奇心,有興趣嗎?”

“有,當然有……”

丁紫瑤和趙帥幾乎同時開口,就連腳下的狗都大叫了一聲,畢竟它能突破到渡劫期完全是因爲神風宗那雄厚的靈氣。

陸揚風和他們繞過一條山路,然後從密林中穿梭而去,半柱香的時間,他們便來到一線天的盡頭。

遠遠看去能瞧見連接兩座懸崖峭壁的石橋建築,不過這裏離的比較遠,目力幾乎已經無法看清這些建築的真面目。

不過在他們眼前有一個黑色的出風口,這個出風口雖然沒有那麼磅礴的靈氣冒出來,但依舊能夠感受到此地靈氣的濃郁是其它地方的兩三倍。

“小黃,馱好丁紫瑤,一起下去。”陸揚風叮囑之後,四個身影從洞口一躍而下。

陸揚風本不打算打聽其它宗門的祕密,但嶽不悔的那種反常,再加上靈氣中夾雜的那種詭異之力讓他改變了主意。

洞口黝黑不見一絲光線,不過這對他和元嬰中期的趙帥來說不算什麼。

丁紫瑤雖然是金丹期,可是有小黃在身下,她也沒有絲毫的擔心。

隨着下潛的越深,靈氣的衝擊也就越大,半柱香的時間後,丁紫瑤甚至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傳來,連她那久未突破過的境界居然都有了鬆動的跡象。

這個發現讓她欣喜若狂,要知道唯有達到化神期,她才能將自己的壽命延長到兩百歲左右,元嬰之前都只是普通人的壽命。

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她又何嘗不想讓自己多活幾十年呢?

再過盞茶的時間,洞口之下有光亮出現,陸揚風便知道所有祕密就在那裏了。

但就在這時,洞口四周都有尖銳的聲音傳來,陸揚風便感到寒芒乍現,冰冷的兵器朝他的咽喉切割而來。

“哪裏來的孽畜。”陸揚風寒光一閃,右手朝下一掌拍去,這些黑暗中的生物連慘叫聲都來不及喊出便直接化爲一片齏粉。

不過丁紫瑤好像沒有那麼幸運,她在黑暗中陡然發出一聲驚呼,似乎是因爲受到攻擊,她的身軀從小黃身上跌落而下。

陸揚風驀然一驚,神識迅速集中到丁紫瑤的身上,他的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議。

就在丁紫瑤快要被一隻黑暗生物撕咬住的時候,陸揚風的右手將她腰部一攬,左手順勢拖住她的腿,丁紫瑤就這麼被陸揚風抱在了懷裏。

陸揚風頓感有一種熾熱而躁動的氣息撲面而來,微弱的體香再加上手上的纖細腰肢,陸揚風不禁有些窒息。

雖然活了幾千年,但他終究是男人,性取向也從來沒改變過。

八十年代奮鬥記 ,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可陸揚風還是硬生生壓抑住了內心的那種情緒,不斷告誡自己這是意外,這只是他救人所需……

如果有燈光照亮就會發現懷中的丁紫瑤在嬌軀顫動,那副臉蛋比熟透的蘋果還要鮮紅。

感受着這副強壯的身軀,她的心跳早就砰砰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兒,就如情竇初開的少女,她把頭深深埋進了陸揚風的胸膛上。

趙帥和小黃也是相當給力,一路朝下陸揚風根本沒出手,全是他們在拼殺爲陸揚風和丁紫瑤開路。

“咳咳……”陸揚風不自然的咳嗽了兩聲。


“你怎麼了?”丁紫瑤問。

“呃……可能是嗓子……嗓子不太舒服吧……”陸揚風已經把自己封閉了幾千年,這種微距離的接觸竟讓他這個老怪物變得不自然起來。

“我知道有一個辦法可以治嗓子。”丁紫瑤的聲音細若蚊蠅。

“什麼辦法?”陸揚風僵硬的回答。

黑暗中沒有聲音傳來,但陸揚風突然感覺自己的嘴脣傳來一陣溼熱而香滑的氣息,他的眼神、他的心跳乃至他的血液都似在這一刻完全凝固。

“你……你……”

陸揚風跟一個老處男一樣僵在了那裏,就在他準備說什麼的時候,下方陡然傳來一陣光亮,而丁紫瑤開心的從他懷裏跳了下去,小黃輕鬆的接住了她。


雙腳踏地,陸揚風都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剛剛的一切就好像在做夢一樣,可是感受到嘴脣上的香氣,他知道這不是夢,丁紫瑤……真的親了他一口……

“你咋了呢,沒事吧你。”丁紫瑤揹着小手湊近到陸揚風跟前滿臉俏皮着說道。

“我……我沒事……”陸揚風苦笑一聲,然後把目光投向了四周。

在這近千米深的地下竟猶如白晝一般,四周更是有着建築古堡一棟接着一棟。

那些建築之上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座沖天而起連接着頭頂空間的光柱閃閃發光,靈氣也正是從這些光柱之內通過洞口傳遞到地面上去的。

“原來如此。”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