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很多次的一見面就掐逸俊現在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只不過還記得的是有一個很明顯的事情,那個事情就是有一次,大家一起開會商量一個東西的時候,楊楊來晚了,逸俊沒有說什麼就直接讓楊楊進來了,這個時候楊楊才發現,古力娜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個會議室的位置說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固定的,可是每個人坐的時候都是在自己上次的位置上的,其實也算是 真的是半個固定把,當時第一次去開會的時候,D先生在最中間的那個位置,楊楊在最靠近D先生的在楊楊對面的位置,可是古力娜因爲上了個廁所,位置就和逸俊擱的很遠了,現在是逸俊給開會,是逸俊坐在D先生的位置,古力娜離逸俊更加遠,楊楊很近了,今天的時候楊楊沒來,古力娜就自己坐過來了。

當時的時候其實逸俊還隨口說了一句:“這不是楊楊的位置嗎?”

古力娜回答到:“沒事情啊,這位置也不是固定的,我坐一下也沒有什麼關係啊!”

逸俊沒有管太多,打算就這樣隨他去了,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換來的是這樣的結果,這也真的是……楊楊直接就走到了古力娜的面前,說道:“你起來,這是我的位置、”

大家都在看着,外國人和中國人都在,可是兩個女藝人卻一直都在爲一個座位爭執不下。

“楊楊姐,這個位置也不是固定的,難道就 只有你一個人可以坐嗎?”

楊楊瞪了她一眼,說到“沒錯,這就是我的位置我不管別人是怎麼樣子的,可是在我這裏就是不行,這就是我的位置,剩下別人的你愛做哪裏就坐那裏,我不管!”

古麗娜也不堪示弱,說到“我不要, 總裁的愛情老師別走 。”

楊楊的臉紅了,可是這不是一個害羞的意思而是表示現在楊楊真的十分的生氣,馬上就要爆炸了,說到“你放屁,我喜歡和你在一起行不行啊。我喜歡和你,我全家都喜歡你,我還喜歡你全家呢,我說你噁心不噁心啊,你現在和我可是一個年出生的,逸俊也就比我大一歲,你管他叫逸俊哥哥,裝什麼嫩啊,現在都不小了!”

可能是楊楊的聲音真的是太大了,大家可是議論紛紛了,確實如此,古麗娜現在也是真的不小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最開始的時候因爲古麗娜進來的時候不是很晚,但是還是挺乖巧的,這就是因爲如此,她一直都安安靜靜的時候才真的沒有人在意,明顯現在是楊楊不想給面子了啊!

Www● тт κan● Сo

她確實忍受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準確的來說其實真的是很多次了,很多次一直都在忍受這個女孩子不知道到底在表達些什麼東西的招人討厭,和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知道自己的問題的表現,她確實也是真的不喜歡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總是在裝,或者還是有一種可能其實是因爲古力娜一直都在逸俊的身邊,所以楊楊很嫉妒?總之有很多原因,不過這些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後來那時我把楊楊給拉開了,並且把我的位置讓了出來的時候,兩個人才冷靜下來,不然的話好像是一直都要打架似的,很多的話一直都在互相說,我當時沒往心裏去,一直都覺得這是個挺簡單的事情的,就是兩個小女孩忍不住鬧彆扭了,可是我現在你都不知道到底我多麼的後悔,我當時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穎兒如果你之前說的所有的猜想都是對的話 我想我應該是忘記了一個事情,這個事情,應該就是關鍵……”

穎兒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什麼事情,你是說,她們真的有過矛盾的直接衝突嗎 ?” 逸俊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可是穎兒聽完逸俊說的這些之後,其實也真的感覺到了,這兩個人應該是真的有很大的問題,這樣的矛盾如果還不算矛盾的話,那麼自己和周文軒吵架的時候就簡直是溫柔的**了,這一切實在是真的太不可思議了,這兩個本來都沒有多少事情的人,現在就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這也實在是真的太說不過去了,看着逸俊,穎兒有點覺得不太舒服了。

穎兒說道:“逸俊,你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嗎?這些事情其實都是很重要的!”

逸俊說道:“別的事情我是真的有點想不起來了,可是我知道的就是這些,這個事情結束以後我也和古力娜說過這個事情讓她不要放在心上,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我覺得當時古力娜反正和我說的是她不在乎的,我覺得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穎兒說道:“你傻啊,女孩子都是口是心非的,說着嘴上什麼都不在乎,可是在心裏都不知道記恨了多久呢,這個問題在最開始的時候你就應該處理好的,不應該這樣的,算了算了,我就知道,問你什麼都問不出來的!”

逸俊有點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事情其實本來我就不是很懂,也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是爲什麼會這樣,我也真的不是很懂,所以我也真的不太明白你和我說的那個事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穎兒搖搖頭,擺擺手,思考道:逸俊後來就回國了,在回國以後古力娜自己一個人也在美國和楊楊相處過,那個時候到底是怎麼和楊楊相處的就誰都不知道了,那這個事情應該問誰呢?

穎兒看着逸俊,說道:“公司裏有沒有什麼人是總能看到古力娜和楊楊的,我需要找這樣的一個人去問問,這肯定是有貓膩的 ,也肯定是有問題的,現在問題都已經這麼的明顯了,我們不能再視而不見了!”

逸俊說道:“我倒是真的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那個人是外國人,公司的人其實都是外國人的,所以他們也不見得能幫你什麼忙的,我們都是用中文交流的,他們都和我們說不會中文,所以他們就算是真的聽到了看到了什麼應該也不會理解的吧!”

穎兒說道:“怎麼會啊,你想什麼呢,我……不是,D先生的公司所有的人當時選拔的時候中文都是很高的水平的,有些人的中文比你還要標準呢,我覺得應該就是D先生私下裏的時候怕你們說什麼壞話什麼的,所以才讓這些人假裝不會中文的,那太好了,那我現在就可以去問問D先生的員工了!”

穎兒說着就要走,逸俊拉住穎兒,說道:“可是你還什麼事情都沒有給我講明白呢,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真的覺得古力娜是殺人兇手嗎 ?”他拉着穎兒,穎兒可是一下子就不耐煩的甩手了,說道:“我求你你現在別和我浪費時間了可以嗎,那我現在就告訴你,這個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的簡單,我是很懷疑古力娜的,你要是不懷疑的話,我覺得也可以,可是你怎麼會不懷疑呢,你不覺得實在是太奇怪了嗎這些事情?”

逸俊說道:“我知道這一切都很詭異,可是我還是不敢相信這些事情都是古力娜做的,我覺得這實在是真的太奇怪了,穎兒,楊楊真的是被害死的嗎 ?”

穎兒最後一次甩開了逸俊的手,說道:“我求求你了,你現在給我時間一切都還來得及,你不許去問古力娜任何事情,你要答應我!”

逸俊點點頭,穎兒馬上就衝出去了。看着穎兒的背影,現在逸俊還是逸俊周文軒的心裏其實也不是很懂這個事情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做,就在這個時候,古力娜給自己打電話,說道:“逸俊哥哥,你怎麼還沒過來啊?怎麼樣堵車嗎?”

逸俊說道:“啊。小娜,我早上起來的有點晚了,我馬上就到了啊!”說完急匆匆的掛斷了電話,好像有什麼事情沒有想好似的,逸俊的頭有點疼,可是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也只能過去了,穎兒說了要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要不然這些事情實在是太讓人鬧心了,逸俊深吸一口氣,說道:“加油,逸俊,相信自己!”

逸俊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就只好來到了醫院,古力娜好像一直都在等逸俊,表情好像是十分的渴望, 逸俊有點緊張對自己說道“加油,什麼都不要說!”

走進病房,看到古力娜坐在牀上,臉色還挺好的,面色紅潤,古力娜看到逸俊過來了,心裏十分的興奮,說道:“逸俊哥哥你來啦!”

逸俊點點頭,說道:“你好,我給你帶了水果!”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逸俊尷尬地搓搓手,說道:“你還好把?感覺有沒有舒服一些?”

古力娜點點頭,說道:“沒事啊,我現在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我想明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所以,你 現在感覺怎麼樣?楊楊姐姐的事情你都解決了嗎?”

逸俊說道“嗯,頭七都過了,確實是離開了。”

尷尬,逸俊和古力娜都不知道到底要說些什麼纔好,看着冷漠的逸俊,她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可是還是很有耐心地說道:“逸俊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很累啊 ,你坐會把,我給你揉揉肩膀?”

逸俊馬上就逃走了,還補了一句拜拜!古力娜看着逸俊的離開表情從疑惑變成了生氣,這是爲什麼,現在楊楊 都死了,爲什麼逸俊對自己比之前還要冷淡了,她的思緒突然回到了逸俊離開之後的一天,在公司和楊楊相遇的時候。

古力娜踏着高跟鞋走過走廊,迎面就看到了楊楊,楊楊也看見了古力娜,沒有打招呼想躲着就離開了,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古力娜一下子攔住了楊楊,還奇怪的說道:“好久不見了啊,楊楊姐?” 十界神王 ,無精打采的說道:“行了,你也不用和我浪費時間了,你到底想說什麼你就和我說吧,不用一口一個姐的叫我,我知道你從來都沒把我當成你姐!”

楊楊不知道爲什麼從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十分的不喜歡他,也不想和他說話,可是她總是裝成一幅和自己真的是處的很好的樣子,楊楊看着就十分的討厭,爲什麼這個人要這樣呢,到底是爲了什麼,楊楊自己都不是很懂,要是自己以前的臭脾氣的話,很有可能什麼事情都不做就拉到了,也不想搭理這個人,可是最開始的時候都是看在是逸俊的面子上,很多的事情其實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也沒有過多的要求,現在看來這個事情確實是十分的奇怪啊,也不知道還能有什麼辦法,太墨跡了楊楊就要走,可是一下子就被這個女孩子給攔住了。

“楊楊,我告訴你,逸俊他已經不喜歡你了,到底爲什麼不和你結婚,你現在還不知道嗎,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現在就識相的走掉了。”

楊楊驟起眉頭,說道:“你有病吧,我和逸俊的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你現在在這裏瞎起鬨做什麼,我真的是搞不懂你了,你到底要做什麼啊?”

古力娜說道:“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打敗你啊,我想告訴你的是,在未來的時候你的人氣比不過我,很有可能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沒有我厲害的,現在也是啊,現在你的男人被我搶走了,怎麼樣,是不是很傷心啊?”

楊楊覺得這個人好奇怪,話都不想和她再多說一句了,馬上就想走了,可是古力娜現在還是依依不饒的,楊楊現在覺得這個女人已經不是做作的問題了,好像自己都是智力有問題的,好像是有病的,爲什麼要如此纏着自己呢,實在是真的太奇怪了啊 ,楊楊說道:“你滾開,你要是有病的話你自己去發瘋,我挺正常的,滾開,別耽誤我!”

她走了,感覺今天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似的,覺得十分的彆扭,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呢,這真的實在是太奇怪了,楊楊突然感覺美國也不安分了!

“楊楊,你現在和我狂傲什麼,等到有一天,你一定會和我下跪求饒的!”

兩個人就這樣慢慢的在這個地方相處着,其實每天幾乎都是會吵架的,而吵架的次數其實也挺多的,楊楊就是覺得這個人有病,但是卻不知道爲什麼要如此的針對自己,這樣的做法實在是沒有道理的,要是真的能知道這些事情到底如何的話還是好的,但是自己什麼事情都不清楚的時候,就真的十分的煩躁,而古力娜呢,發誓要讓楊楊付出代價,到底爲什麼如此大的過節,誰也不知道。

看着逸俊匆匆離開的背影,古力娜的心裏也十分的不舒服。 過了三天以後,穎兒果然是去了美國。

現在不去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不去也沒有辦法了。穎兒知道現在自己其實已經慢慢的接近真相了,到底古麗娜和楊楊有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其實就應該去問問別人到底怎麼回事了。

這些事情沒有辦法,只能去詢問的就是D先生身邊的那些人,只好去問問那些假裝自己不會中文,其實中文說的都很好的那些人,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凡可以找到點別的事情去做的話,也是很不錯的。

她只是不喜歡這種欺負人的事情,在穎兒看來,無論有什麼問題其實都是可以說出來然後解決的,可是兩個人都是不想說話,有問題也就是那樣的等待着不解決,這確實十分的不好,但凡有別的可以解決的辦法的時候,確實可以換個辦法,換個心情,不然的話總是這個樣子,穎兒覺得就是會百分之百的有矛盾的,這是肯定的。

來到美國,其實D先生還是挺開心的,因爲他其實很想念自己的孫女,他從最開始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坐一件事情,就是應該如何和他的孫女女婿來溝通,反正一直都是能溝通就是最好的了,因爲兩個人的語言的問題其實確實一直都是很大的問題,可是要是不解決這個問題的話,確實很多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穎兒現在基本可以確定的是,這個事情百分之百和古力娜有關,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證據,可是女人的直覺一直都是很準的,這個事情百分之百就是這個樣子的,來到了公司,穎兒找到了當時的圍觀羣衆,來詢問下到底古力娜和楊楊起過多少次的衝突。

“我們的心裏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確實兩個人的關係不是很好,可是到底有多麼的 不好我們也不是很確定!”

穎兒問道:“有一次兩個人是起了衝突是嗎?”

那個人說道:“他們總是在起衝突,甚至有一次古力娜還揚言說要殺了楊楊,可是楊楊還是滿不在乎的,應該就是一句威脅吧,我很喜歡楊楊,她沒有明星的樣子而且還很尊重我們,請問楊楊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穎兒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她在中國,有點事情,應該短期回不來了吧!”

這是說慌,楊楊是肯定回不來啦,可是這樣又能怎麼辦呢,穎兒沒法和他們說到底楊楊發生了什麼,這些都是他們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去說出來, 可是現在就算是沒有楊楊的話,至少很多的思念還是可以保留下來的,這樣也是很不錯的 ,不然的話真的有太多的問題都沒有解決了,穎兒看着這些人,知道他們都是無辜的,那這些事情也真的沒有必要再去詢問了,穎兒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回家要去找自己的爺爺了。

還沒有想好到底什麼時候去找自己的爺爺的穎兒,還有點不想去,雖然爺爺肯定是已經知道了楊楊的事情,但是這如果是一個謀殺的話對於老人家來說也真的是有點太難以忍受了,穎兒美名其曰是來看看自己的爺爺身體怎麼樣的,絕口不提楊楊的事情,但是她的心裏還是十分的擔心,這些完全都沒有辦法成爲證據的證據,到底能不能幫助到警察呢,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啊!

心裏始終都有着太多的不確定了,穎兒是 這麼覺得的。雖然並不知道到底這些事情能不能改變現在的結果,可是她知道哪怕是真的找到了兇手,楊楊也是沒有辦法回來的。雖然並不知道這個人現在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可是哪怕是看到自己一直都在進步,也是好的啊!穎兒在去美國之後的第三天回來了,周文軒一直都在緊張的等着穎兒回來,心裏其實還是真的挺期待的,他確實也很擔心穎兒的安全,因爲實在是不知道這些事情還能怎麼去解決,現在警察其實也是在緊張的準備這些東西,爲了在這所有的證據中找出來但凡一點的蛛絲馬跡,這是每個人現在都在期待的事情,尤其是逸俊,已經好久都沒有睡好覺了。

因爲楊楊的事情,本來應該進行的所有的活動現在都停滯了,也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會如此,總之讓人覺得真心十分的難受和鬧心,這裏都充斥着的是死亡的氣息和死亡的感覺,完全都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會如此,只是心中真的覺得有很多的枷鎖,這其實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穎兒在回來以後的第一時間就去找警察了,沒有找周文軒,而就是在穎兒回來的那天,古力娜出院了。

不知道爲什麼,其實周文軒現在不想看到古力娜,因爲沒有辦法確認這個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的時候。周文軒自己都感覺到的是深深的沒有辦法面對,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覺得是沒有辦法去面對的,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事情和自己想的都是沒有任何的關聯的,到底爲什麼會如此的,這些事情和自己想的好像都不是很相似,周文軒有點緊張,而當古力娜敲門進來的時候,周文軒是更加的緊張了!


古力娜還是那樣的美麗,周文軒看着卻不知道爲什麼好像是自己都沒有辦法去直視的美麗似的,一切都好像是真的太突然了,周文軒看着古力娜,心裏就真的有點小緊張,因爲不知道這個人到底要說些什麼,所以心裏確實是真的有很多的不確定,但是他感覺,自己要堅強,而且沒有破綻,他也出乎意料的發現,現在古力娜的氣色要更好一些了,甚至比自己都要好。

敲門聲。

“請進。”

她踏着高跟鞋,慢慢的走進來,好像是在完成一場儀式似的,周文軒輕輕自己的嗓子,看着古力娜,說道:“怎麼樣,從醫院出來了,感覺好些了嗎?”

古力娜點點頭:“是啊,我現在感覺舒服多了。”

沉默。

周文軒打破了沉默,說道:“現在既然是已經好了的話,那就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把,什麼時候回美國?”

古力娜說道:“周哥,我想在中國發展,因爲逸俊對我說他不走了,所以我也想留在公司。”周文軒沒有說話,表示很爲難,看着古力娜,說道:“嗯是這樣啊,小娜,現在我們這邊的人手也不是很夠,所以如果你在這邊的話可能現在暫時沒有經紀人帶你!”

古力娜的笑容隱去了,說道:“周哥,我不需要別的經紀人帶我了啊,逸俊就可以了,其實一直都是逸俊在帶我的,我現在其實也不需要別人了,這樣也挺好的,但是呢其實我也感覺,這些事情和我想的都是不太一樣的,如果有一個別的機會的話,我也要選擇逸俊,不要別人。”

周文軒拍拍手,說道:“現在逸俊其實也很忙,所以不見得現在有時間陪你了,所以我覺得你還是先會美國,等逸俊有時間的話, 他應該回去找你的!”

古力娜的笑容,無論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現在都已經消失了,她現在就看着周文軒,周文軒有點不自在,看着古力娜說道:“你也別有情緒啊,現在光影其實你也可以看到,這其實就是一個空殼子,這個空殼子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還是需要很多的整頓的,所以現在逸俊大部分的時間其實都是在幫助我的,所以他暫時手裏沒有任何的藝人。”

古力娜的笑容再次出現了,看着逸俊, 說道:“好,那周哥我就先回美國了。那我先走了。”

周文軒點點頭:“不送了。”說完就用最快的速度低下了頭,古力娜看着舉動十分反常的周文軒,不知道到底應該說些什麼, 可是還是覺得這一切的事情實在是真的太古怪了,難不成他知道了什麼?

高跟鞋的聲音遠離了,古力娜離開公司,回到自己的家裏,開始打電話。

“喂?”

“怎麼了?”

“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我覺得周文軒他們好像是起了疑心,怎麼,他們現在開始懷疑楊楊不是正常死亡了嗎?”

“我不知道,最近有警察總是在事故地點瞎轉悠,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可是這事情是完美的啊,怎麼會起疑心呢,沒有理由啊?”

古力娜惡狠狠地說道:“是不是沒有做好?我說多少遍了這些人都不是善茬。尤其是趙穎兒好像是一直都不是很喜歡我 ,她最近不知道去哪裏了,你注意點,沒有清理乾淨的,一個都不要留下!”

“好的,你放心吧。”

“錢我已經給你了,我希望你拿着錢走得越遠越好,永遠都不要告訴別人你認識我,也永遠都不要對別人說起這個事情,你要知道,我能幹掉楊楊,自然也能幹掉你,但是你只要對我沒有威脅,我什麼事情都不會做的,明白了嗎?”

“放心,我後天就離開中國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他們也是。” “所以,你去了美國一圈,也沒有什麼證據,就是告訴我你懷疑古力娜?就是那位叫古力娜的藝人,和你們都在光影的旗下?”

深夜,警察局的審問室,穎兒剛回來,都沒有回家,直接就來到了這裏。警察最近也在通宵達旦的準備這個事情,完全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可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穎兒最後說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自己的推測。

“所以您沒法確定是嗎?”警察們現在都打着哈欠,看上去十分的疲憊,完全不知道這到底爲什麼會如此,所以在心中其實還是挺糾結的,穎兒說道:“雖然現在是我的推測,可是我相信您們是肯定可以找到實質性的證據的,只要是找到了實質性的證據,這些事情也就都可以解決了是不是,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找到結果的!”

警察姓王,這個案子從頭到尾都是他負責的,也是他找到了很多的疑點,可是這些不過就是疑點罷了,這些事情要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的話,也真的有太多都沒有辦法進行下去,穎兒看着警察們一籌莫展的,她有點着急了,說道:“你們不是警察嗎,是肯定有能夠主任的力量的啊,你們要是想抓誰的話,誰都應該是你們的囊中之物啊,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只不過我就是害怕你們現在要是在不行動的話,犯人都跑了!”

王警察說道:“沒有證據的時候我們怎麼抓人啊,而且現在立案爲謀殺也不是很容易了,我們的頭覺得這個事情關注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如果沒有關於這個事情的十分充足的準備的話,最好還是不要立案,有損警察局的形象!”

穎兒一聽馬上就要氣死了,說道:“什麼警察局的形象啊,人命關天的時候你還在乎警察局的形象?現在楊楊可是慘死的,你們要是什麼事情都不做的話,你們對得起誰啊,我不管什麼形象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把你們就看成我們的救世主一樣的存在了,而你們現在居然告訴我們這些事情,你們是不是真的有點過於的不負責任了,你不這麼覺得嗎?”

警察們也很無奈,這麼多年的工作,其實他們的心裏十分清楚的就是每個人的心裏其實都是十分的清楚這些事情到底應該和誰有關,可是這些事情都是所謂的猜測罷了,儘管這些猜測其實百分之百是真的,可是又能如何呢,很多的事情,做不到的話現在還是沒有辦法。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進來了一個警察,對王隊說道:“王隊,我們發現古力娜去了機場,現在應該是要美國,還有兩個小時飛機起飛。”

穎兒聽了馬上從桌子上彈了起來,說道:“這到底是爲什麼啊,你們現在還不行動嗎,你們如果再什麼事情都不做的話,那麼現在很多的事情就真的沒有辦法再挽回了,一旦出了國,你知道抓起來到底多麼的費勁嗎?”

王隊點點頭,說道:“我當然是知道了到底會多麼的麻煩,可是我們現在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啊 !”穎兒氣的馬上就走了,現在她不能眼看着這所有的一切發生,必要要找藉口留住古力娜!

“逸俊,現在古力娜在機場,她馬上就要回美國了,我們一定要攔住他啊,不然的話這些事情都找不到辦法去解決了,我們不能這個樣子,逸俊你再聽嗎?”

“穎兒姐,我不知道應該用什麼理由留住她啊,我現在看看到她我都覺得不舒服,所以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去面對她,我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

穎兒說道:“怎麼樣,你們都是廢物嗎,你們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嗎?我現在真的是很服氣啊,爲什麼一有什麼事情你們說的都是一個事情,都是一句話就是自己什麼事情都做不到,那到底用你們有什麼用處呢,算了,我覺得楊楊生前的時候就是錯愛了你!”

穎兒十分的生氣,也不管別的什麼事情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攔住古力娜, 如果現在讓他去了美國,這些事情就不是說簡單的事情了,這就是國際 問題了,就沒有說的那麼的簡單了,要是真的出了別的什麼事情,她一被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這些事情是這輩子都不會結束的!這是肯定的!

穎兒用最快的速度開車到了機場,跑到了候機室,果然是看到了古力娜一個人坐在了哪裏,正要過去的時候,穎兒突然看到了一個一身都是黑色的 人走了過去,穎兒覺得奇怪,就躲在後面,還在用手機錄像,聲音雖然很小,可是穎兒還是聽到了!

“你怎麼來了?”黑色衣服的男人坐在了古力娜的旁邊,古力娜很擔心的樣子,看上去其實好像也有點緊張,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古力娜的樣子十分的反常,還在四處的左顧右盼,就是不希望被別人看見。

“我今天出國,沒想到在這裏看到了你,怎麼樣,要不要和我慶祝一下去?”


黑衣男人說,穎兒眯起了眼睛,想看的更加 的清楚一些,其實期待的事情就是這個罷了,這個說不定就是這個案子的突破點呢,這說不定就是所有的一切的突破點,穎兒帶着十分期待的心情在等待着,古力娜說道“有什麼可慶祝的,你要知道我現在已經把所有的錢都給你了,現在我們兩個人一點的關係都沒有,自然也沒有什麼要說的了,所以我覺得你還是走吧,別再和我浪費時間了!你的飛機怎麼還不起飛,一會讓人看到了我們就都功虧一簣了!”


黑衣男人說道:“現在是半夜,誰會這個時候選擇起飛,肯定是我們這樣的,因爲我們是虧欠這個世界的一些人,所以我們必須就現在逃跑,你說對不對?但凡要是有別的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兩個人不是還得在一起解決嗎,你說對嗎?”

古力娜再一次掙開了這個人,說道:“你走把,別忘了我說過的話,我們現在是完全都不認識了的,如果你現在還是和我磨磨唧唧的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黑衣男人說道:“是啊,你的心狠誰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一個女人能讓你現在下了狠的殺心,你說這是那個女人能做到的啊,我看你啊 ,就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女人了,真的是太厲害了,你不覺得你自己都很厲害嗎,我現在真的是十分的佩服你啊,你是怎麼想的?”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