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會西門一族幾人的心情,而其他幾人,聽到蕭落羽的這一句話,都是渾身一震,他們不明白羽哥爲何會這樣說。

雖然他們知道西門若顏很強,但卻覺得老大北冥,還有二哥北寒,三哥北冰更強一些,現在連二哥和三哥都還在接受歷練,大哥雖然被羽哥命令留在身邊,但也沒有說不需要歷練啊!

爲什麼偏偏四姐西門若顏不需要了呢?難道說現在聖五階的四姐,都比大哥二哥和三哥幾人強了麼?

要知道,他們經過這一場戰鬥,心境都是統統向前邁了一大步,因爲修煉是蕭落羽所傳授注重心境的功法,外加上吞噬元功吞噬元氣的強烈程度,他們的修爲都是得到了巨大的飛躍。

此時的老大西門北冥修爲已經聖五階巔峯,老二西門北寒,老三西門北冰也都聖五階中期,老四西門若顏聖五階中期,老五霸下因爲霸下之體初成,實力暴增聖五階中期。

而老六妖月因爲所修功法乃是本身功法妖炎,本身就擁有吞噬能力,跟吞噬元經不符合,也沒有心境的飛躍,但妖炎的吞噬能力,也不容小視,同樣達到了聖五階中期。

至於老七神慕風則因爲運用吞噬元經大量吸納元氣,因心境不夠,險些爆體而亡,但卻因禍得福,最終領悟心境,而後被蕭落羽及時趕到救助,修爲也達到了聖五階初期。

老八龍翼,皇龍血脈覺醒,連跳兩大心境,渾身真龍之氣暴漲,修爲艱難的停在了聖五階初期。

十年的代價,十年的生命流逝,讓他看透的生死,望穿了真幻,小九天虹的幻之道小成,心境每時每刻處於自己的幻境之中,不斷提升,修爲聖四階巔峯。

想起這些,讓他們疑惑不解,他們的修爲都這麼高了,爲什麼羽哥還能說他們很嫩,而評價四姐西門若顏的時候,卻是一句不需要歷練呢?


他們從山谷中醒來的那一刻起,其實就已經感覺到了一種詭異的氣氛,那是源自於救回他們幾人的那五位聖九階強者身上體會到的。

身爲聖九階強者,心性早已經堅韌如銅牆鐵壁一般,豈會輕易變色,哪怕是遇到神級強者的阻擊,也同樣不會是那般表情。

可是當他們醒來,卻看到了讓他們極爲不敢相信的一幕,五位聖九階雖然平平靜靜的站在刀大身後,但臉色卻都是蒼白一片,眼中帶着濃濃的恐懼之色,不時的偷偷瞟向四姐,身軀一陣陣抖動,這顯然是如臨大敵的樣子。

現在再聽到羽哥的話,聯想那五位聖九階刀奴的表情和動作,他們不禁對於幾天前四姐的戰鬥,產生了一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戰鬥,纔會讓五位聖九階強者都會感到驚恐呢,而且這種驚恐顯然是那種極度驚嚇後纔會產生的。

看見幾人的表情,隱身在暗中的刀奴五人瞬間都明白了幾人在想什麼,渾身一寒,眼露恐懼,再次回想起了七天前的場景。

五位聖八階,八位聖七階,二十餘位一到六階不等圍住了西門若顏,看着西門若顏那絕美的容顏,冷漠如同冰山的氣息,即使是那幾位聖八階強者,也是感覺到一陣陣心癢。

“小妞,只要你交出藏寶地圖,然後從了我,我就做主不殺你,怎麼樣?我可是聖八階的強者。”

那五位聖八階強者,其中貌似帶頭的一位,對着西門若顏緩緩的道,雖然眼中滿是貪婪之色,但語氣卻極其高傲。

身爲聖八階強者,他自己有着自己的高傲,平時想要女人,只要一開口,就有無數絕色蜂擁而至,但是卻沒有一個像眼前這樣傾國傾城,禍水級別的美女。

看着西門若顏那冷漠的氣息,更是讓他熱血沸騰,一種要想將其征服的意念隨之出現,不過,他還是顧及了身邊的手下,還有那四個跟他修爲差不多這次卻聽從他命令的傢伙,所以才如此語氣。

西門若顏沉迷不語,望向蕭落羽離去的方向,眼中神色不變,而後不理會那說話的聖八階強者,居然擡起腳步,向着蕭落羽的方向行去。

“你…..!”

那聖八階強者看見西門若顏的動作頓時一陣羞怒,他本以爲他的話一出,眼前女孩一聽見他的修爲,恐怕就會立刻臣服於他,從今往後,隨意他玩弄。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子,對他視若不見,居然要繞過他們,對着剛剛離去的那人追去,顯然那人在眼前的女孩心裏佔據很大的位子,這讓他怎麼能不羞怒?

何況,現在還是在衆多手下面前,如此的被無視,讓他臉上一陣陣燥熱,刷的一聲,身影從原地消失,出現在西門若顏前進路上的數十米處。

只見他雙目陰沉的望向西門若顏,道:“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想我在東極大陸血印宗,也算是一個人物,你居然敢如此蔑視我,我現在就將你擒拿了。”

話罷,也身影一動,就要出手,可是隨後只見他目光一轉,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生生止住了身軀,接着陰沉的笑道。

“看來剛剛離開的那個男人對你很重要嘛,我將你擒拿後,再去將他活捉回來,哪怕是前面山谷中的大人發話,只要我能得到藏寶地圖就會沒事。”

“那時候,我就將他的手腳筋都挑斷,當着他的面,跟你魚水一番,然後在當着他的面,讓我這些手下一個一個的上了你,我想那小子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而你是否還能保持住這副冰山摸樣,哈哈哈。”

那聖八階強者說完,就自顧自的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的想的法子真的是太妙了,而且這事情對他來說簡單之極,他不禁陷入了意淫當中,當中人家心上人的面前,強姦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這是多麼大的刺激,光是想想,都覺得血液似乎暴漲,渾身熾熱。

而那聖八階強者的那些手下,聽到聖八階的話,臉上也是露出了**的笑容,他們知道老大雖然心狠手辣,但是說的話,卻一定能夠做到,這樣他們居然也可以嚐嚐眼前這美女的滋味,而且還是當着人家心上人的面,這感受……!

就在他們沉迷在意淫之時,倏然不知,那如同冰山冰寒冷漠的西門若顏停下了腳步,又或許,他們知道也沒有在意,這麼多高手,就是聖九階初期強者也會死在他們手裏,何況一個區區聖四階的存在呢。 “你說你們來自於東極大陸血印宗麼?你說你要傷害我的羽哥哥麼?”西門若顏停下腳步,輕柔的聲音緩緩響起。

“呃,是的,我來自於東極大陸的超級宗派血印宗,怎麼樣?你可想好了?”

那正在得意當中的聖八階強者,忽然聽見西門若顏的問話,一時間愣了一下,隨後緩緩的回答,他以爲西門若顏聽見他的話,開始猶豫了,心裏一絲竊喜出現。

要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如果這瓜願意主動讓你吃,百般討好你,總比一塊在牀上不會動彈的木頭好吧,那聖八階強者這一刻,心底居然有了一些期待。


“那你們該死——!”

沒有多餘的廢話,西門若顏在聽到她想要聽到的話後,冷漠的雙瞳忽然寒氣大盛,一絲絲殺氣凝聚,這一刻的冰山美人,似乎化作了冷血的羅剎一般,雪白的長袍之上,居然蔓延出血的氣息。

這是經過大殺戮纔會擁有的濃厚血氣,所謂殺一人,是爲罪,殺百萬人,是爲雄,西門若顏這一路走來,雖然沒有屠戮百萬,但是卻次次都是生死之戰,更爲了葬雪而殺戮幾十萬之多,身上殺氣之雄厚,一旦釋放,天地簡直都爲之色變。

一句你們該死,西門若顏的雙手,忽然閃出,本就欺霜曬雪的手掌,這一刻卻如同羊脂玉一般圓潤細膩,手掌所帶的強烈元氣瞬間向着那些聖八階等人襲擊而去。

“哈哈,你還太嫩!”

那聖八階強者沒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卻看見了西門若顏的突然出手,頓時怒極反笑,手掌一揮,就將西門若顏的攻擊瓦解,而後手掌一伸,對着西門若顏的衣衫就抓了過去,顯然,他想要撕掉西門若顏的衣服。

“找死——!”

西門若顏眼中寒光一閃,卻絲毫未動,紅潤的嘴脣輕起,一點點聲音突然輕微響起。

轟………

隨着西門若顏的聲音響起,那抓向西門若顏的聖八階強者,猛的停止了飛馳的腳步,身上的衣衫瞬間炸碎,臉上痛苦的神色涌起。

“啊….?這什麼?”

那聖八階強者轟然摔倒在地,在地上瘋狂的打滾,手掌不斷的用力在身上大力的拍着,只見他的身上一朵朵血花綻放,很快,身上被全是鮮血。

“老大怎麼了?”

那本來圍觀看戲的聖階強者,突然見到帶頭的老大這樣,都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都立刻上前就要救援。

可是,當他們身軀一動,也忽然臉色露出痛苦之色,一個個倒在了地上,手掌佈滿了元氣,不斷對着身上拍擊,在地上翻滾着哀嚎起來。

一場詭異的場面,就這樣呈現,二十幾位聖級強者,渾身是血不斷在地上翻滾,彷彿受到了莫大的痛苦一般,嚎叫,渾身鮮血遍佈,而一個擁有絕世容顏的女孩,就這麼靜靜站立平靜的看着。

“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啊…!”

那帶頭的聖八階強者,強忍着劇痛,手掌依舊不斷拍打自己的身軀,發出一聲聲砰砰的聲音,雙目血紅的對着西門若顏痛苦的道。

“啊…..!”

這時,短短的時間過去,那些聖五階或者以下的強者,都已經堅持不住這不斷的劇痛,發生一聲慘叫,而後雙目露出決絕之色,居然一掌對着自己轟了過去。

嘭…..

毫無疑問,承受自己全力的一掌,狂暴元氣的撕扯下,整個人的身軀瞬間成爲了一堆肉泥,而那堆肉泥居然還不斷的在蠕動。


只見從那一堆堆肉泥中,居然爬出一個個細小肉眼幾乎不可見的蟲子,渾身細長,尖銳的嘴巴,鋒利如同刀刃的爪子,對着那堆血肉不斷張開大嘴噬咬,而後身軀一陣陣顫動。

如果此時要用放大鏡看,一定會看見那蟲子居然在排卵,而那爲不可見的卵,居然瞬間在血肉中孵化,無數的蠱蟲大口的吸食的血肉,迅速成長起來。

而後,再度再度顫動排卵,卵蟲就這樣一瞬間成幾何的狀態,瘋狂的成長起來….!

“這是什麼?你居然在我們身體中種植了這種東西,你好殘忍!”

那剩下的聖六階還有聖七階聖八階強者眼裏何其強悍,這一幕幕都盡是收在眼底,心中一寒,渾身顫抖,他們用屁股想也知道,他們全身無法忍住的痛苦來自於哪了,居然是被無數的蠱蟲噬咬。

“十年前,我們西門一族被血印宗覆滅,無論是上至百歲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嬰兒,都全部被殘忍的殺死,而其原因,卻只是煉丹的果子。”

平時冰寒的西門若顏,此時依舊冷漠緩緩的道,聲音中聽不出什麼情緒,卻讓人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哀傷。

隨手一揮,止住了那因爲堅持不住劇痛,想要自殺的幾人,西門若顏就這樣靜靜的看着那些人,在地上痛苦的慘叫,哀嚎,一聲聲慘叫傳入她的耳中,卻沒有一絲讓她的情緒改變。

是啊,心傷莫大於心死,這對於整個族人的覆滅,又算的了什麼?這纔是報復剛剛開始的一點點。

“啊…,我受不了了,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願意臣服,求求你,求求你…..!”

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聖階強者,這一刻,再也承受不了無數蠱蟲的噬咬,呼吸沉重,奄奄一息向着西門若顏哀求道。

西門若顏聽着他們的哀求,絲毫不爲所動,依舊靜靜的看着,風輕雲淡!

時間慢慢流逝,終於,那些聖階強者的哀嚎停止了,渾身都已經被洞穿,無數密密麻麻的蠱蟲在吞噬,最終連血肉骨骼都消失不見,只留下了那被他們翻滾而碾壓的花草,流淌的血液。

而那無數的蠱蟲因爲沒有血肉的吞噬,居然開始相互吞噬,就這樣,又是過了許久,一隻手指長的蠱蟲之王最終活了下來,而其他無數的蠱蟲,都被它吞噬。

西門若顏手掌一伸,那隻蠱蟲就回到了她潔白如玉的手掌中,被她收了起來,向着遠方緩步走去。

“家族覆滅,血海深仇,我們西門一族的人,從地獄回來了,回來收割你們那卑微的性命!”

不知道,從哪裏傳來這聲冷漠的聲音,似乎在宣告着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

【冷月如霜,血海深仇,顏如天驕,全族覆滅,地獄的使者,靈魂的葬送,即將到來!】

南荒九子,西門若顏篇! “羽哥,這就是寶藏的地方嗎?”


一身紅衣,擁有美麗近乎妖異容顏的女孩,望着身前數十米高的大門,對着身側一席白衣的青年,輕聲問道。

“沒錯,就是這了!”

蕭落羽點了點頭,至從幾人經歷再次的生死戰提升修爲後,這數十天,基本上一路無阻的終於來到了眼前的地方,當然其中的一些小插曲,對於幾人的修爲,倒也不值得一提。

“霸下,去打開大門!”

蕭落羽淡淡的聲音,在霸下耳邊響起,霸下聽到,沒有絲毫猶豫,上前一步雙手抵住大門,用力一推。

吱嘎……

大門伴隨着塵封無盡歲月的氣息,緩緩的打開了,綠色的草坪,延綿到很遠很遠,雖然大門帶着腐朽的氣息,但其內部,卻是生機盎然一片,隱約間,似乎還可以聽見鳥叫蟲鳴之聲!

踏踏……

蕭落羽緩步上前,走進了這個不知道密封了多少歲月的寶藏之路,他雖然有着謹慎,但卻並沒有多少的擔心,因爲他有着絕強實力,靈魂修爲雖然只能解開短短不長時間,但卻讓他無懼任何強者。

隨着蕭落羽的進入,其餘九人也跟着進入其中,而刀大,刀七和其他刀奴四人,卻不知道從何時起就已經消失不見!

綠色的草坪上,不斷有鳥兒飛過,野兔越過,無數的鮮花盛開,泥土的芬芳不斷溢出,盡顯一片祥和之色!

“羽哥,你看前面有一座橋,居然是彩虹橋!”

低空飛行的十人,已經飛行了大半個小時,以幾人飛躍的速度,恐怕即使這樣不算快的速度,但也有幾千裏之遙了,就在此時,飛行中的妖月突然指着前面道。

只見前面,一座巨大的溝壑橫在衆人面前,裏面的黑色河水滾滾而下,奔流之勢,極爲洶涌,而如果想要繼續前行,就要飛躍過這道溝壑,度過這條詭異的黑色長河。

“羽哥,你怎麼停了,看我給你度過這詭異河流,我就順着那彩虹橋過去吧!”

妖月看見羽哥停止了飛行,靜立空中不懂,有些疑惑,隨後看着那彩虹橋,眼中冒出小星星,女人都是愛美的動物,看見美好的事物,都是難以自拔,說話間,一個起身就要飛躍而出。


“別動!”

蕭落羽突然一聲暴喝,讓妖月渾身一顫停止了下來,有些害怕的望向平時平淡,此時卻一片凝重的羽哥哥,她不明白羽哥哥爲什麼會突然如此表情。

“霸下,去一般抓兩條麋鹿過來!”

蕭落羽沒有跟妖月等人解釋,而是對着身後的霸下緩緩道,神色更加凝重,這一刻的他,臉上的淡然已經緩緩的消失不見,眼中有了絲絲驚疑。

“是——!”

霸下也有着疑問,但是對於羽哥的命令,卻沒有絲毫猶豫,身影瞬間爆射而出,而後消失在遠方!

蕭落羽靜靜的站在原地,眉毛輕微的鄒了起來,本來他踏入這個地方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可是當看到這黑色長河的時候,才擦覺了一絲絲的不對勁。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