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勝男的獨臂太過明顯,想要瞞過納蘭克那老狐狸肯定沒那麼容易,再者孫勝男想要見到黃小雙,估計也很懸,更別說是從容的離開天龍皇宮了。

「先趕去天龍帝國再說吧。」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林羽重新走到孫勝男的身後坐下,體內的能量迅速的凝聚在雙掌之上,緩緩按在孫勝男的後背上,從剛才剛一見面,林羽便是看得出孫勝男體內中了毒了,所幸這毒並不是劇毒,只是一種讓人感覺昏昏沉沉的迷魂藥罷了。


「這個該死的劉強,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碎屍萬段!」一想到孫勝男差點就被劉強給玷污了,林羽心中就不禁醋意大發,同時心中又有著疑問,也不知道孫勝男怎麼會遇上劉強他們的,這是劉強他們早有預謀抑或是一個巧合?

強行甩去頭腦中的雜念,林羽專心給孫勝男療起傷來,他知道,孫勝男肯定會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他的,現在瞎想也沒什麼用。

遠處,若雲公主偷偷的望著這邊,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孫勝男,對於這個跟自己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妹妹,若雲公主心中莫名的有了一股厭惡,特別是望著孫勝男空蕩蕩的左臂時,若雲公主更是打心底里瞧不起她。

「狗男女,總有一天我要你們趴在我面前哭著求我繞過你們。」若雲公主惡狠狠的想著,臉上浮上來一抹瘋狂的冷笑,看那樣子,倒是像極了瘋癲的精神病人。

林羽卻是不知道若雲公主的想法,此時的他正全心全意的替孫勝男祛毒,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孫勝男醒轉過來的時候,外界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幸好這裡是深山野嶺,基本上沒有人跡,那掉落在地面上的十二生肖塔才不會被人發現。

孫勝男站起身來活動了下手腳,突然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又伸手捏了捏林羽的臉龐,驚呼道:「你的塔內空間能夠裝活人?」

對於這個粗魯的女人,林羽唯有訕訕的點了點頭,笑道:「嗯,後來發生了異變,現在在外邊看就是一個玲瓏寶塔,我們這些人都藏在塔內。」

「這麼神奇……」孫勝男饒有興趣的四處望了望,正準備繼續感嘆幾句,目光卻是陡然與遠處的若雲公主對在了一起,神色一滯,孫勝男喃喃的嘀咕道:「這位是?」

林羽知道孫勝男是在問自己,對於若雲公主的身份他也不好隱瞞,便是走到孫勝男的身邊,沉聲說道:「這位是天龍帝國的若雲公主。」

「她為何長得跟我那麼相似?」孫勝男瞪大了雙眼望向林羽,對於林羽的生肖界中還藏著以為帝國的公主,孫勝男感覺有些不樂意了,但此時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放在了若雲公主的長相上。

林羽沉吟了下,緩緩說道:「若雲公主出生的時候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叫做若水公主,若水公主出生沒多久,就被帶離了皇宮,從此下落不明。」

林羽頓了頓,側過頭去望著孫勝男,見她的眉頭緊緊皺起,便是知道她已經明白自己的意思,嘆了口氣,林羽繼續說道:「這一對雙胞胎出生的時候,天龍帝國皇帝納蘭克賞賜了她們一人一柄軟劍,若雲公主的軟劍上可有一個天字,若水公主的軟劍上則刻著一個龍字,兩柄軟劍可以合成天龍劍。另外她們兩人的戰魂也都是在出生的時候,便由納蘭克親自動手,附上了兩頭神鳳的精魄。」

「你說我就是那若水公主?」孫勝男看上去很是冷靜,從身上抽出她的那柄軟劍,上邊的龍字仿似要活過來一般。

孫勝男的反應有些出乎林羽的意料,但在林羽看到孫勝男微微顫抖的右手時,他便是知道,此時的孫勝男外表冷靜,但內心卻已經翻滾著滔天巨浪,任誰在當了二十來年的孤兒之後,突然得知自己的身世,都無法淡然面對吧。

「沒錯,你就是若水公主,我也是前些天參加帝國學院大比,機緣巧合之下方才得知你的身世。」林羽點了點頭回道。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那對面的是我的親姐姐?」孫勝男又繼續問道。

「嗯,她是你的親姐姐,若雲公主。」林羽感覺有些理虧了,畢竟現在若雲公主的打扮確實有狼狽。

「她為什麼會在這裡?你把她囚禁起來了?」果不其然,孫勝男望向林羽的目光多了一點憤怒,剛剛從林羽的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轉眼間便見到自己從未謀面的親姐姐被林羽囚禁在生肖界中,孫勝男感覺腦袋轟轟作響,一時間混亂成一片,聰明如她,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這個姐姐跟林羽肯定有著深仇大恨。

林羽無奈,面對孫勝男憤怒的目光, 禍亂江山之王妃難馴 ,整個東吳王國淪陷,林羽只是將偷看若雲公主洗澡的事情給忽略了過去。

聞言,孫勝男久久沒有說話,她了解林羽,知道林羽不會無中生有,對於對面這個刁蠻任性的姐姐,孫勝男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她是她的姐姐的話,她也會贊成林羽這麼做,只是,這對面,偏偏是她的姐姐。

就算若雲公主再刁蠻,終究都是孫勝男的姐姐,就算納蘭克與林羽等人有仇,也始終是孫勝男的親生父親,孫勝男此時夾在中間,一時間無言以對,不知道該求林羽放了若雲公主,還是站在林羽的這一邊。

「你放心吧,這一次我就是準備去天龍皇宮交換人質的,到時候只要把黃小雙救出來,我自然會把若雲公主放回去。」林羽看得出孫勝男的為難,便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嘆了口氣苦笑道。 見只有一個警察,三個人販子決定幹掉對方。

塗宏偉明面上舉手投降,實則是掩護房大龍和房小龍。

陳宇不屑一笑,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一聲槍響死一人,三聲槍響三人死。

「陳督察。」張耀揚沖了過來。


「八個孩子,三具屍體,我們的車坐不下,叫增援。」陳宇說道。

「是!」張耀揚應了一聲,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二十幾分鐘后,幾輛警車疾馳而至。

回到西河區警局,陳宇寫了一份結案報告,來到總督察辦公室。

「失蹤的小孩,找回來了嗎?」陳博問道。

「找回來八個小孩,擊斃三名人販子。」陳宇說道。

「上次的命案,你幾個小時就破了,這次的案子,還沒用到兩個小時,你就搞定了,港島那麼多警察,就你們破案的速度最快,很好!」陳博笑著贊道。

「要是沒有什麼事,我就先回辦公室了。」陳宇說道。

「嗯,你小心一點,我收到消息,最近宏祥社團會對你出手。」陳博叮囑道。

「放心吧。」陳宇說完之後,快步走了出去,回到辦公室,他再次修練起乾坤浩瀚訣。

抽獎中的、花錢充的、用錢買的,他手裡的功法,足有幾百萬門。

其中以祖龍煉體訣的等級最高,鴻蒙煉神訣、乾坤浩瀚訣、荒古神牛訣、金翅大鵬真經次之,除了上述五門功法,其餘那些功法最好的,也只能修練到九階玄仙巔峰。

乾坤浩瀚訣與其說是一門功法,還不如說是一門強大逆天的靈魂秘術。

練成乾坤浩瀚訣,既可以增強靈魂防禦,又能施展靈魂攻擊,還能竊取別人的記憶……

至於融合、充值而成混元神功、混元乾坤真經、混元踏天訣,陳宇要麼不想修練,要麼已經達到圓滿境界,沒有充錢提升功法等級之前,他無需專門去修練。

以他如今合體初期的修為,一旦修練到合體期巔峰,就會面臨天劫。壽命無窮無盡,實力可以碾壓任何九階玄仙,對他而言,成為仙人完全就是得不償失。

家人都還是凡人,跑到仙界去幹什麼?爭霸仙界嗎?單純的爭霸仙界,沒有任何意義。

洗劫仙界的修練資源?擁有聚寶盆的他,每天都會增加一顆極品神石。


「陳督察,大榆山發現一具屍體,總督察讓我們過去。」李思琪放下電話后說道。

「你留在辦公室,通知一下鑒證科。」陳宇說完之後,帶著其餘下屬趕赴現場。

片刻后,一行人來到目的地,只見一片狼藉的泥土之中,冒出來一個臭氣熏天的人頭。

「陳督察,他是報案人。」張耀揚說道。

「這位大叔,你怎麼發現屍體的?」陳宇問道。

「警官,我叫陳博然,家在大榆山下,屍體是阿黃髮現的。」報案人陳博然說道。

「阿黃是誰?」陳宇若有所思的問道。

「阿黃是我養的一條狗。」陳博然說道。

讓亨利聞了聞氣味,陳宇說道:「死的竟然是他。」

「陳督察,你認識這個死者?」李興志疑惑的問道。

「他叫黃強,是老東北飯館的服務員。」陳宇說道。

「要不要聯繫家屬?」楊貴智問道。

「等案子破了,再通知家屬來領屍體。」陳宇說道。

「一點線索都沒有,怎麼破案?」蕭歸志目瞪口呆的問道。

讓亨利聞了聞屍體,陳宇說道:「李興志,你們看好現場,等鑒證科的人過來取證,蕭歸志、楊貴智,你們帶著人跟我去搜捕兇手。」

「是!」眾人齊聲應下。

「亨利,帶路。」陳宇說道。

亨利叫了兩聲,邁動四條狗腿,快速向山下跑去。

狗的嗅覺細胞,是人類的幾十上百倍,狗的嗅覺靈敏度,是人類的一百多萬倍。

充了錢的亨利,其嗅覺是人類的幾千萬倍,縱然普通狗聞不出來的氣味,它也能聞出來。

陳宇等人開著車,不快不慢的跟在亨利身後。

「陳督察,前面就是宏祥山莊了……」蕭歸志提醒道。

「亨利,回來。」陳宇叫道。

亨利調轉狗頭,快步跑了回來,鑽進越野車之中。

「蕭歸志,你回警局,找劉警司簽一張搜查令。」陳宇說道。

「是!」蕭歸志點頭應下,駕車返回西河區警局。

「我們退遠一點,以免打草驚蛇。」陳宇說道。

大榆山,案發地點。

「你們陳督察怎麼不在?」趙雅麗皺著眉頭問道。

「陳督察去搜捕兇手了。」李興志說道。

「我們鑒證科都還沒來,他就去搜捕兇手了?」趙雅麗匪夷所思的問道。

「陳督察帶著亨利去的。」李興志解釋道。、

「亨利是誰?」趙雅麗問道。

「亨利是陳督察的狗。」李興志說道。

「看屍體的腐爛程度,已經有幾天了,昨天還下了雨,氣味早就消失了。」趙雅麗說道。

「趙警長,要不要幫忙?」李興志問道。

「把屍體幫我們挖出來,小心點,別把屍體弄壞了。」趙雅麗說道。

西河區警局,警司辦公室。

「什麼事?」劉芒問道。

「劉警司……陳督察讓我回來申請搜查令。」蕭歸志說道。


「你們辦案神速,冠絕整個警隊。」劉芒簽了一份搜查令,又道:「宏祥山莊是許宏祥的老巢,你們小心點,我聯繫飛虎隊,前往宏祥山莊待命。」

「是!」蕭歸志點了點頭,拿起搜查令,駕車離開警局。

「陳督察,小鬼子回來了。」楊貴智說道。


「走,我們過去。」陳宇說道。

見一群警察走了過來,站在門口的青年問道:「警官,你們這是?」

「有人舉報你們藏毒,這是搜查令。」陳宇說完之後,伸手一揮,大聲道:「給我搜!」

「是!」一個個警員拿出手槍,衝進宏祥山莊。

「老大,不好了,警察衝進來了。」一個青年神情惶恐的叫道。

「怕什麼?」許宏祥鎮定自若的問道,整個山莊裡面,既沒有毒品,又沒有非法槍支,就算整個港島警隊都來了,他也無所畏懼。

「看住他們。」陳宇說道。

「是!」蕭歸志大聲應道。

跟在亨利身後,全程錄像的進入一個書房,眾人找到一個指頭大小的瓶子。

拿出一個物證袋,把瓶子裝好,陳宇說道:「送回鑒證科。」

「是!」楊貴智點頭應下。

「幾位警官,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許宏祥質問道。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