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王聰不可能讓她這樣做,突然伸手抓住了冰冰的後腰。

就在冰冰瞪眼想問王聰做什麼的時候,王聰微微發力將冰冰拉到自己的身後。

“既然你知道這裏不對勁兒,那還跑在前面做什麼呢。”王聰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很平淡,就好像敘述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冰冰詫異的看着他。

“乖乖跟在後面,有什麼危險我還能幫你應付一下。”王聰在這一刻似乎是變了個人一樣,不靠譜和不正經都一掃全無。

蜜糖對此也表示認同,他們幾個人之中,無論是這種惡劣場所的適應能力,還是個人的反應能力,速度,視覺,各個方面都是王聰最強大。

如果連王聰都無法反應的突襲,那他們肯定就廢了。

“你也要小心。”蜜糖囑咐王聰道。

王聰點點頭:“放心吧,就算碰到點什麼,我的治癒力也能保我不死。”

這或許是能讓她們最安心的一項保障了吧。

當然,即便是王聰有極強的自愈能力,她們仍然不希望看到王聰會受傷,如果王聰受傷了,她們都會跟着心痛的。

王聰小心翼翼的走在最前面,因爲他們極其小心,所以這一段只有不足三千米的通道,他們走了有半個多小時。

有句話叫做欲速則不達,哪怕他們現在對關曉萌的擔憂已經到了極限,他們也仍然不敢提速。

一路上王聰都在不斷的祈禱關曉萌千萬不要出事情,千萬不要被拿走了記憶,千萬不要被扔在試驗檯上。

一旦她也被控制,那可就真的是糟糕了呢。

失去記憶的痛苦王聰很清楚,失去自己一切原本生活的無奈,王聰也很清楚。王聰可不希望關曉萌也會失去她的一切,而且他最擔心的是,如果關曉萌被控制,成爲了共德拉的利用工具,他們之間還可能需要去自相殘殺。

王聰肯定是不可能對關曉萌下手的,而且他也能肯定冰冰她們也沒有辦法對關曉萌下手。

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是沒有辦法去控制和改變的。

沒有人能對一個幾小時之前還是朋友的人下手!

着急是他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控制的,讓蜜糖欣慰的是,他們每一個人做的都很好,都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緒。

“趴下——!”

王聰突然的一聲高呼徹底震驚衆人,她們都第一時間按照王聰的命令趴在了地上!

數把鋒利的刃物在他們上空呼嘯而過,驚出所有人一身的冷汗。

蜜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完蛋了,被發現了!

果然,原本還黑漆漆的空間突然燈光明亮起來,周圍被照的燈火通明,光線刺眼讓人難以看清楚周圍情況。

“當我聽說冰冰被人救走的時候,心裏還覺得你們是一羣聰明人呢。但現在又看到你們送上門兒來,我才發現我錯了,你們簡直就是一羣無可救藥的傢伙啊。”顧媚的聲音突然鑽入幾人耳中。

冰冰強忍着刺眼的光芒,順着聲音的方向尋找過去,果然看到了秦淮八豔!

王聰的適應能力比較強,已經幾乎可以忍受這種強光的直射了,他也終於算是見到了秦淮八豔所有人的真面目。

就是這幾個女人把他給害慘了的!

“總算是碰面了。”王聰目光掃過秦淮八豔每一張魅惑人心的臉頰:“你們應該還沒有把我給忘了吧?”

“當然不會忘記你。”顧媚微微一笑:“那天你可是在我懷裏喝了好多酒,對我上下其手沒少佔了我的便宜。不過,念在你的手活兒還算不錯的情況下,我就勉強不追究了。”

顧媚的一番言語聽的三個女孩面紅耳赤的,王聰都覺得自己臉蛋發熱了。

“你少在這裏胡說八道!”王聰道:“你以爲你說什麼我都會相信嗎,我纔不信你呢!”

“我也沒有一定要讓你相信呀。”顧媚又道:“不過,你們真的好天真哦,不會真的以爲是大叫了一聲‘芝麻開門’就能把祕密基地的大門給喊開了吧?”

冰冰瞬間就明白了,從一開始在門口,秦淮八豔她們就已經知道他們的到來。

大門也是她們控制的,就是爲了把他們給引誘進來。

“顧媚,我們今天既然敢來,就是爲了要找你的。”冰冰道:“今天,這一切也都應該做個了結了吧?”

“的確是要做個了結了。”顧媚點點頭:“冰冰,你知道嗎,因爲你在上滬被他們給救走,我被尊主罵了多少次嗎?我自己都記不清楚了,謝謝你現在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再一次立功。”

冰冰冷笑一聲:“你還真是夠自信的。”

“小百合?”顧媚微微一笑:“難爲你在他們的隊伍裏臥底了,終於把人給我帶來了,我一定會好好表揚你的。乖,快到姐姐們這邊來,小心他們會傷害你。”

顧媚這話一出,冰冰當時就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王聰也猛然回身,失望的盯着百合。

百合慌忙擺手:“我不是臥底啊!”

“你們兩個都冷靜一些,別上了對方的當。” 妾本紈絝:邪王的獨寵醫妃 :“百合跟我們在一起那麼久,她做事是什麼樣子的人你們都瞭解,她怎麼可能當無間道呢。”

蜜糖這話有道理,就百合這反應力,當無間道肯定早就露餡了。

“你想挑撥我們,門兒都沒有。”王聰喝斥一聲:“廢話少說!今天老子就要砸了你們的場子滅了你們的人。”

“小小年紀,火氣挺大的啊。”顧媚擺擺手:“剛纔你在路邊喊‘芝麻開門’的時候,我還覺得你好可愛呢,但現在看來,你可真是一個暴力的臭小子,如果我們姐妹真的輸給了你,你肯定會用各種各樣的手段來虐待我們吧?”

顧媚的聲音裏面透着的那種騷媚勁兒實在讓男人有些無法忍受

至少王聰是聽的頭皮都有些發麻!


“我們好怕怕的呢。”顧媚笑着道:“爲了避免你的虐待,我們姐妹必須要自保,今天必須要贏呢。”

王聰環顧四周,試圖尋找一個可以能夠讓自己利用一下的工具,給自己一個迅速近身攻擊秦淮八豔的機會。

但他們此刻所在的位置是一個很空曠的位置,並沒有什麼能夠拿來利用的東西。

顧媚似乎洞穿了王聰想做的一切:“不要白白浪費力氣了,我最親愛的,你們還是配合一些,大家都是朋友,我並不希望讓你們受罪。”


“廢話少說。”冰冰手中巨劍已經燃起了熊熊火焰,在這裏她可以盡情的發揮自己的超能力,不用有任何的擔心和顧慮,即便是讓大火焚燒一切都沒有關係!

可就在冰冰想要動手的時候,一股比燕京霧霾最嚴重的時候還要醇厚幾十倍的霧霾撲面而來!

冰冰在這一瞬間過後,徹底就失去了“視覺”!

就算是把眼睛瞪的再大,也根本是什麼都看不到,眼前一片霧茫茫,就連她身後兩三米位置的蜜糖和百合也看不到了。

烈炎之刃上的火焰甚至都受到了影響,非常的微弱。

王聰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股霧霾給嗆了個半死,這真是濃出了新高度啊!

若是天天吸這種空氣,估計就算王聰這種有自愈能力的人,肺也根本就受不了啊。

用不了幾年,整個華夏的人就都等着得肺癌吧。

別看現在有錢人和沒錢人享受的其他物質生活不一樣,但平日裏吸的霧霾可都是一樣一樣的,誰都不偏不倚。

什麼土壤塵,燃煤,生物質燃燒,汽車尾氣與垃圾焚燒,工業污染和二次無機氣溶膠,都分別爲霧霾事業做着巨大的“貢獻”,做“貢獻”的這些老闆,一個個都賺的錢包鼓鼓,然後移民個加拿大什麼的,呼吸新鮮空氣去了,卻把自己國家和同胞嚯嚯了。

爲什麼國外總有人看不起華夏人,說華夏人壞啊。

這還叫不壞嘛!自己人就知道禍害自己人,破壞自己國家的環境而賺錢去國外消費,這事兒放在那個國家也不容易被人理解啊。

但還真就是這麼發生在了華夏。

華夏多奇葩,這話也就真的別怪別人罵了,確實多奇葩,那些心狠皮厚的奇葩,永遠看到的都只是眼前的蠅頭小利,根本不知道什麼纔是最珍貴的東西!

是陽光!是空氣!是水!若是這些都不能用了,要錢幹嘛用?

就在這濃厚的霧霾稍微要消散的時候,王聰聽到了一個怪怪的聲音!

那是一種極爲沉重的喘息聲,還有老牛回嚼胃草的口水聲,緊緊伴隨的是一股讓人覺得特別無法忍受的味道,這味道還真說不出來是什麼鬼東西的!

總之,王聰感覺自己身邊這一片白茫茫的霧霾之中,多了一個“怪物”!

沒錯,就是“怪物”的感覺。

王聰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這種未知感覺的威脅讓人渾身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除了王聰之外,冰冰她們也都感覺到了這個“東西”的存在,實在讓人心有餘悸。 霧霾越來越濃厚,現場的可見度越來越低。

就連顧媚都有些受不了了,用低媚的聲音道:“小寶貝,很多天都沒吃過了吧?今天來了那麼多,可都是實力不俗的人哦……若是都能吃掉的話,那你可就元氣大增了呢。”

一陣粗重的喘息在霧霾中傳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發出聲音的那團白霧中!

因爲霧霾太厚重,沒有人能看到究竟是什麼鬼在喘着如此粗重的氣息,這種感覺真的讓人很恐怖。

眼神比其他人更好的王聰此刻已經看到了一個模糊的黑影。

他沒有辦法形容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子的鬼東西,但絕對是一個超級龐然大物,他前所未見的龐然大物!

“你看到什麼了?”蜜糖一臉緊張的看着王聰,小心翼翼的問道。


王聰此刻哪還說得出話來,只剩下張大嘴巴連連搖頭了,他哪知道這是什麼鬼!從小到大王聰所聽說過的怪物全部都想了一個遍兒,也沒想出這究竟是個什麼鬼!

是麒麟?不,人家麒麟像麇,馬蹄牛尾,羊頭鹿身……比這玩意兒長的清秀多了。

是英招?也不是!英招多帥啊,馬身人面,虎尾鳥翼的,一看就是個奇葩。

王聰突然覺得自己思路錯了,雖然麒麟,英招這些古獸聽起來挺嚇人的,但那都是神獸啊,而眼前這玩意兒雖然看不清楚,但就霧茫茫中的氣質上感覺也不是個神獸,是怪獸!

沒錯!就比如猼訑之類的怪獸,但猼訑是有九條尾和四隻耳朵,眼睛長在背,雖然是怪獸卻膽小如鼠,就算是有後臺,也不敢狐假虎威的慫包。

人面豹身,牛耳一目的諸犍?也不像啊……諸犍有長長的尾巴,這東西是不是有尾巴也看不清,但即便是有也不是諸犍那種長長的能盤好幾圈的那種。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蠱雕!這怪獸就像是有角的雕!喜歡吃人啊。長着豹身雕嘴,頭上有獨角,巨嘴一次能吞掉一整個人。

傳說裏這玩意兒生活在雷澤,但隨着時間的進化,早已離水而居,跑到黎雲荒原,成爲最可怕的怪獸。長年處在沉睡狀態,每十年醒來一次覓食,一次就要吃一百個人呢。

www☢TTκan☢¢ o

“小寶貝,收起你的脾氣吧,別把這搞的什麼都看不清楚。”顧媚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一下也打斷了王聰天馬行空的想象。

當霧霾一點一點的散去的時候,不僅是王聰看清楚了距離他們不足十米的巨大怪獸,蜜糖也看清楚了,整個人腳都軟了。

冰冰和百合更是瞪大眼睛,這怪獸……簡直不可思議!她們都是共德拉逃出來的人,多少都對共德拉所做的事情有一定的瞭解,聽說過關於共德拉“魔獸”研究這方面的消息。

但是這種消息對於她們來說都只不過是聽聽而已,沒有人會真的相信組織會創造出所謂的“魔獸”這種不可思議的東西。

但現在“魔獸”就站在他們的面前,誰也不得不相信了。

“魔獸”此刻已經可以看得非常清晰,長得像是一隻老虎,但體型卻比老虎大了四倍之餘!而且這怪獸有一張神似阿凡達的顏面,但又渾身是濃密黝黑的硬毛,臉上也零星的長着一些黑毛,四隻雄厚有力的爪子猶如黑熊又如巨虎,可怕的是這東西還長了一對野豬的獠牙!

渾身上下都是戲啊!簡直沒有弱點啊。

“魔獸”雙目明亮有神,怒目圓睜的看着面前的幾個“陌生人”。

它很喜歡陌生人,因爲它清楚,陌生人對於他而言就是美食。

“這東西難道是傳說中的檮杌?”蜜糖不可思議的搖着頭,到現在她都還沒有辦法相信自己雙眼所看到的東西。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