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

皓天一拍大腿就有了應對之策~!

不如在自己界域里最為有利的地方去布置這個神奧之陣吧!

不知不覺的,自己的臉上就已經瀰漫出一種幸福的微笑了。

高興!

知道應該如何做,皓天亟不可待的施展起了造物主的神威。

界域里。

雷狼早已經是變幻成為一個妖異的青年,在他的背上數根汗毛就像是一根根倒刺一般,擁有著一種凌厲至極的感覺,

厲害!皓天首先就是一個感覺。


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變得比我還厲害?

皓天鬱悶了。

老雷,現在你有時間么?皓天問道。

有!

那就好,你就跟我過來一下,幫我個忙。

好的。

雷狼的變化倒是讓皓天摸不清他的底細了。於是乎一個問題就在他的腦子裡醞釀著。

這小子什麼時候起變得如此的惜字如金了?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未完待續。。)

ps:狀態不好,伐開心! 朱清宇聞到煙霧立刻覺得不對,在大腦產生暈覺的時候急忙他自己的牀邊匍匐臥下。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房門似風吹動了一下,朱清宇雖然頭暈暈的,但意識還清醒,他感覺到有一個影子已從門外飄進來了,面且他感覺到這個影子正在向自己逼近。

“嘻嘻,嘻嘻嘻嘻。”一個細小的得意的笑聲傳進朱清宇的耳朵。

接着,一股淒厲的殺氣從後面傳來,朱清宇念頭一閃,仙功啓動,身子早已躥出,順手從牀下拖出一條鐵索。

只聽得“叭嚓”一聲響,他感覺到鐵牀可能已經斷裂,

好險!

但是辦公室裏的電燈是亮着的,室內並沒有一個人影,難道是鬼?

正在他暗暗吃驚的時候,只見光影一閃,地上躥起一個黑衣人手執兩把無影刀,直向他頭部削來。

“無影無形!”他暗自叫道,立刻雙膝下脆,將手中的鐵索抖了出去。

這條鐵索是他的師父喻千山在臨終前贈送給他的中型鐵索,大拇指粗,殺傷力較強,只聽得“啪”的一聲,黑衣人腹部受擊,趕緊收回雙刀,身子一撲,陡地不見了。

朱清宇擔心鄧家姐妹的安全,趕緊跑向裏屋。卻見黑衣人已將身中煙毒的鄧芙蓉抱起,從後面破窗而出。

朱清宇跟着從後窗一躍而下,後面是萬福城工地,雖然 夜裏工地上漆黑一片,但是他的雙目如電,百米之內的建築物和祼露的泥巴地面看得清清楚楚,可就是沒見一個人影。

突然,一個細小的聲音提醒道:“目標右前方五十米,注意搜索。”

右前方五十米處是二號樓,高二十八層,難道黑衣人跑進了樓房?

朱清宇仙功啓動,“嗖”地一聲飛進了二樓。就在他在樓內開始搜索的時候,突然樓梯過道上“沙沙”地輕響,似風吹落葉的聲音,他走到梯口一看,卻見一抹黑影向向工地門口飄去。

說時遲那時快,朱清宇雙腳輕輕一點,身體隨着意念飛越,降落到售房部門前。

而這時那黑衣人剛從門口飄出,突然見到前面一個人擋着去路,微微一怔,準備逃循——

就在這一瞬間,朱清宇的鐵一揚彈了出去,黑衣人忙舉起無影刀相迎,鋼索與鋼刀相接,發出纏綿的“嗞拉”之聲。

朱清宇因剛從喻千山那裏學到鋼索的功法,在鋼索的打擊技巧、時機把握及力度上還不到火候,面對眼前這個無影刀高手,他還真有點力不從心。

這時,無影刀就如雪花在他周圍飛舞,他猶如被裹在刀籠中間,難以脫身。

朱清宇知道,如果再這樣打下去,就會在使用鋼索上露出更多的破綻,從而被對方擊中。

因此,他在連續抖動幾下鋼索之後,突然升空,然後身體倒立,使出如意連環掌。

立刻,幾個強大的氣彈裹着懼風,猛然向黑衣人轟去。

黑衣人似乎早已知道他的招法,在氣彈到達之前,身子一撲就突然不見蹤影。

氣彈炸在地面上發出巨大的轟隆聲,售房部門前的壩子上炸開了幾個大坑,看來明天不填好車子都開不進來了。

朱清宇從空中落下後,接着揮着鐵索,猛擊附近的地面,因爲喻千山告訴他,對方使用遁功後雖然看不見,但無非是使用了障眼法,其實人不會跑遠。

果不其然,朱清宇連續一陣鋼索的打擊之後,地面上便出現了一絲血跡,看來黑衣人受傷了。

但是他還是未能看見黑衣人,可能已經逃走了。

他這纔想起鄧芙蓉,於是趕緊向工地上的二號樓跑去。

鄧芙蓉躺在二樓樓梯轉角處,脖子上的血跡還是那樣的殷紅,那樣的美麗。

他心道一聲不好,即檢查她的脖子一看,只見喉嚨已經斷開,估計是被小號的鋼索割斷。

“鄧大姐!大姐呀……”他心痛欲裂,將她緊緊抱在懷裏。

他抱着鄧芙蓉踉蹌着走出工地,將她的遺體放在了售房部的辦公桌上。

他站在她的遺體前,打量着這個愛着自己的受盡了折磨的女人,感到十分的痛心和惋惜。

她才三十二歲啊,正是女人的青春最旺的季節,而她與周萬福結婚後並未曾生下一男半女,還沒有體味當母親的滋味。

就在昨天,她還悄悄對他說:你讓我生個孩子吧,今後我老了也好有個依靠。可是他儼然拒絕道:這不行,我都還沒結婚呢。 從gal開始的穿越果然不正常吧 ……

而今,她走了,帶着未了的心願和痛苦走了。一朵綻放的鮮花從此枯竭,並將化爲塵土。

他默默站了一會兒, 輪回——萬古黑暗


從現在的情況看,無影幫已經進入邊城,並與青龍幫進行合作了。今天,趁萬福房開工作人員聚餐喝醉、保安人員沒有上崗的機會下手,可見對方無孔不入,對萬福房開的情況瞭如指掌。

而兇手,正是無影幫,而且最大的可能是無影無形李江河!而幕後黑手就是青龍幫!

他更清楚剌殺鄧芙蓉的目的。鄧芙蓉手中有周萬福的的委託書,如果萬福房開更換公司法人代表成功,那麼萬福城項目就不可能轉讓給別個公司來經營了。一旦鄧芙蓉從世上消失,**轉讓項目便順理成章了。

想到這裏,他覺得一隻巨大的黑手已經掐住了萬福房開的脖子,隨時可以宰了……

朱清宇輕嘆一聲,咬着牙說道:“大姐,你安息吧,我不爲你報仇誓不爲人!”

說罷,打電話通知工作人員馬上趕到售房部,而他自己則上到二樓臥室。

裏間的牀上,鄧紅櫻還睡得那樣的香甜,如果她在夢中,不知她夢見姐姐沒有。

朱清宇實在不想將她叫醒,更不想將姐姐的噩耗告訴她。但是沒辦法,只能將她叫醒。

“紅櫻,紅櫻,你醒醒!”

沒有反應。他用手一摸,竟然有些冰涼。他心裏一激凌,試了試她的鼻息,竟然氣若游絲!

他忽然想起剛纔黑衣人曾放了毒氣進屋,她定是吸入毒氣暈迷了。難怪鄧芙蓉被劫持竟然沒有一點反抗和叫聲。

他趕緊將嘴巴靠上去,開始人工呼吸。半天,鄧紅櫻才微微睜開眼睛,發出一聲輕輕的**。 第二百五十八章陣法之玄妙!

我就知道這個有一點讓我不可思議的地方!皓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圖陣心裡有了一絲明悟。這個開光玄陣需要的那就是一個陣法體系,用不同的神紋來構建一個相同的陣法。

這就有一點顯得單調了。所以皓天也就明白了自己所做的東西看來還是不行。

怎麼辦?皓天剛剛理清的思路就這樣的被一個這樣突兀冒出來的一個思緒給打亂了

混沌尊者這個小子呢?他在那裡? 天價約婚,厲少女人誰敢娶

頭疼!


這個時候,一道神念直接就將皓天從這樣的思維中徹徹底底的解脫出來。

皓天,我知道你已經獲得我的源力,你過來,我有一件事情可以幫助你應對你面前的一切困難,還有,我已經知曉你的子女擁有先天悟力,放心,我會幫助你一步步的開掘。

這個我想我已經有了最為完備的一樣的做法,我一樣的就可以幫助我的孩子成就那個境界,不過我知道的就是一點。

頓了頓,皓天對著那一道神念說道。

拔苗助長的事情我是從來不幹的。只有讓他們試煉自身,一步步的提升他們的實力還有毅力,這樣的話才行。

那麼你的意思是。

幫助我,讓我將這個陣法布置成功之後讓我去一步步的開掘。

隨後皓天補充道。

這個事關我子女的前途命運,我不能在我子女的命運上有什麼閃失。

那。隨你好了,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這個開光玄陣,需要不同境界的煉器師一起發力,你的境界在界祖之境,那麼你所需要的就是比你境界低微的那一些人每一個境界的需要十多名。其中包括器徒境界的煉器師!

還有一點,布置這個神陣,不光是陣法那樣子的簡單,還需要的就是一個祭壇。

鍛造祭壇!?這個還需要祭壇的嗎?

是的,蒼古時代開光的祭壇多達上百個。我是那個時代的唯一見證者。混沌尊者而那個時候已經被淪為炎魂。在炎魂古墓里等待著被人所發現,你不知道源力的精妙,在這一點上你就不知曉源力在陣法上使用的越多,就越能提升神陣的最大神力。

還有呢?我想知道更多的源力的知識。

呵呵。等你開掘出先天悟力的時候再加上源力。我想開光祭台的事情就可以板上釘釘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這個也許是你境界極速飛躍的時候,現在的你已經是葯器界祖,如果你子女的鴻運可以讓你知道。你一直要捍衛的東西會好好的回報你,讓你一直的得到一種強大的力量!

先天悟力加上源力,這到底是什麼一種東西呢?我就不明白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因為時代在變我也不敢預知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只要是我所掌控的事情我就能獲得到這個事情原由的發展軌跡,而現在我已經不能了。

好好的,一定要開創出一個時代出來。這個就是我在最後要告訴你的事情了,我已經決定要離開這裡。還有我一直的要沉睡下去,我的力量可以將所有的物質化為一種能量,變幻成為天地靈力,散逸於天地之間。

有如此恐怖?皓天不敢的再想下去了。

放心,你的源力就是一種擁有我氣息的一種能量。不具備一種還原物質的特殊法力,這樣的力量足以讓你去做你喜歡的事情,知道了嗎?

這算什麼回答啊,皓天也是徹徹底底的被這樣的一個回答給弄醉了。

最後皓天也無奈的回答了一句這樣的話。

最後皓天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里那一道魂識從自己的大腦里離開。摸了摸頭,感覺到自己的這個開光玄陣真是一個對自己的巨大的課題了。

誰叫皓天是一個父愛泛濫的男人呢?

算了,還是好好的體悟一下這個神陣的玄妙之處吧。

找了一個廣袤的地方,皓天就行動了。

還是隨手的一個樹枝,皓天就在這個大地上書寫著陣法。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