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周圍那些剛纔議論蘇葉不懂音樂的人此時更是把頭埋的低低的,生怕別人看到他們臉上的羞紅。

“哇,葉哥,你太厲害了!這首曲子我們老師也說過它的演奏節奏,可沒想到你說的比我們老師好多了!”

邱心妍此時滿眼小星星的看向蘇葉,其實她在學校里老師一直強調的就是演奏的節奏,可她一直不得要領,可如今聽聞蘇葉的這一番話,可謂是醍醐灌頂。

‘老師?小姑娘,就算你的老師親自過來,在我面前也只能算學生。我現在可是世界音樂大師!’

蘇葉在心中暗道,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而是看向一旁冷汗直流的池學傅淡淡的說道。

“我說你是個垃圾你可承認?” 蘇葉這話落在池學傅的耳中那便是**裸的挑釁!

不過此時他爲了維持自己高貴的氣質和身份,也不便如同一個市井小民一般死皮賴臉的不認。

“沒想到蘇兄的絕對音感竟如此厲害,在下佩服!”

池學傅雖然心中不服,但臉上還是強行擠出一絲笑容看向蘇葉說道。

“不過,肖邦作爲音樂界的大師,他所做的曲子着實有些難度,所以我現場演奏有些瑕疵也是在所難免的!”

這句話可謂是十分的圓滑,明明是自己水平不行,卻強行把鍋甩給了肖邦,肖邦表示我招誰惹誰了?你技術不行就別彈我的曲子啊!

隨即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我看蘇兄彈琴的技術着實不俗,不如下面讓他上臺彈一首,來給大家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大師!”

這簡直給蘇葉強行戴高帽,若是蘇葉不上臺,下面的人肯定不會討論池學傅剛纔的失誤,而會說蘇葉的膽怯。

若是蘇葉上臺,同樣出現的失誤,這更會證明池學傅所言不假,同時還會對池學傅這種實話實話的態度予以肯定,這簡直就是九死一生的路啊!

一旁的邱心妍聞言,看向蘇葉說道,“葉哥,不用理會這個人,他就是嫉妒心太強,想要羞辱你一番,你只要不理會他就可以了!”

不過一旁的蘇葉卻沒有聽從邱心妍的話,而是眉頭微微一挑看向池學傅正色說道,“你想聽真正的《f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

“是啊!難道蘇兄不會嗎?”

池學傅故作驚訝的恍然大悟道。

“哦!我差點忘了蘇兄是擺地攤的,哪裏有閒工夫學鋼琴,剛纔的一番話,怕是臨時從百度上看到的吧!”

池學傅的這話,讓在場的衆人也是紛紛看向蘇葉。對啊,現在的網絡實在是太發達 了,萬一他剛剛是從百度上找的呢?

這說和做可是兩碼事!

you can you up ! no can no BB!

“這首曲子對我來說並不難,有什麼不會的!”

蘇葉冷笑一聲,隨即便踏步走到鋼琴前坐下,並學着剛纔池學傅的模樣對着邱心妍說道。

“接下來我將演奏一首肖邦的《f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送給邱心妍小姐。”

邱心妍見狀小臉唰的一下便紅了起來,不過好在餐廳內光線此時都在照着蘇葉,所以到也顯得不是特別的尷尬。

不過池學傅的臉色也是陰沉如水,這小子居然敢當着自己的面泡自己的學妹,真的不知好歹!

等下你若是彈不出來,看我這麼羞辱你!

此時的池學傅已經把手機掏了出來,專門查詢有關羞辱人的語句。

不過就在池學傅還在查詢之時,一段優美的緩緩響起。

蘇葉並沒有從第二章開始彈起,而是從第一章開始彈的。

因爲這首曲子,只有從第一章開始才能體會出一個情竇初開的男生對於一個少女那種純潔的愛慕之意。

音樂緩緩響起,衆人聽到這樂聲雙眼漸漸的閉上,這不是他們想要閉上,而是這曲子實在是太過優美,優美到他們必須要閉上眼睛才能體會到曲子的玄妙之處。

此時他們只感覺自己回到了情竇初開的十八歲,那種原始的不參一點雜質的愛情,隨着輕盈的旋律溪流他們看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夢中情人看着自己的不遠處。

瞬間,原始的愛情便成爲了他們追求的熱情,緊接着一個優美的樂句猶如奇妙的虹橋,將兩人拉進到咫尺之間。

隨後便是一陣柔和的溫煦的旋律。

平靜的音響,時與低音低語,時同高音全奏共鳴,把衆人那種對戀人纏綿不絕的情思和起伏不安的心境,一併納入這個柔美的樂曲之間。

隨着演奏結束,琴聲緩緩的消散,但衆人卻始終緊閉雙眼不遠睜開,彷彿只要睜開雙眼,他們的摯愛就會從自己的眼前消散。

池學傅看着周圍那如癡如醉的衆人,手機也不知何時掉到了地上,屏幕上羞辱人的語句此時顯得是那麼的刺眼。

這結果不用比了,不管是不是傻子,都知道這場比賽是誰贏了。

就在此時一道微弱的抽泣聲自餐廳角落響了起來,隨即便是更多了抽泣聲。

蘇葉讓他們體會到了真正的純粹的愛情,這是現在很多人所沒有體會過的感覺。

頓時掌聲雷鳴,比剛纔池學傅演奏完的掌聲不知道響了多少。

“可惡!”

池學傅此時的臉色如同吃了蒼蠅一般難看,他沒想到一個擺地攤的彈鋼琴居然這麼厲害!

就在此時一箇中年人走到蘇葉面前,尊敬的說道,“這位先生,我叫湯成濟,是江城藝術大學校長,不知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學校當老師!”

哇!這人竟然是江城藝術大學的校長!

他居然直接來挖人了?!


周圍的衆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長大了嘴巴。

不過想想也確實,能把肖邦的曲子彈的如此出神入化,怕是對音樂也是有着不同尋常的熱愛。

一旁的邱心妍也是一臉期待的看着蘇葉,“若是葉哥能成爲我們學校的鋼琴老師,那想想就感覺很爽!”

又帥又厲害,簡直是極品老師啊!

不過蘇葉想了想還是搖頭說道,“唉,其實我這個人習慣自由了,上班還是不適合我。”

湯成濟聞言嘆了一口氣,“唉,人各有志我也不能強求,這是鄙人的名片,若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在下,只要能辦到,定然不會推辭。”

湯成濟的名片!

一旁有眼尖的人看到湯成濟伸出自己的名片,頓時驚訝道。

“湯成濟在音樂界可謂是名譽滿堂,若是放在數百年前,無疑是異常璀燦的一顆巨星!”


“而他的名片拿出去,只要是音樂界的人就沒有人不敢不給他面子!”

蘇葉看着面前的名片,想了片刻,還是收了起來,拱手說道。

“那就多謝湯校長了。”

湯成濟見蘇葉收下自己的名片心中一喜,隨即想到什麼疑惑道,“蘇先生,您的鋼琴造詣這麼高,爲什麼我在音樂界卻沒有聽到有關蘇先生您一點信息呢?”

不止是湯成濟就連在場的其他人也有些困惑,池學傅這樣的人都能在音樂界有着不小的名氣,爲什麼一個完全能碾壓他的年輕人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名氣?

蘇葉聞言,仰頭四十五度看向屋頂的吊燈,嘆了口氣。

“小孩沒娘說來話長。” “我自幼學琴,數年前便已然將國內的鋼琴好手逐一挑戰,無一敗績。直到我遇見了她……”

說着蘇葉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遺憾。

“她長的很漂亮,在國內一所知名的音樂大學裏讀書,我和她相識在學校的公園裏,當時她一襲白衫,明眸皓齒。”

“她說‘若是你能獲得鋼琴界大師羅斯金 昆西的認可,我便嫁給你’”

“羅斯金 昆西是當前世界公認的鋼琴第一人,幾乎所有能拿的獎項他都拿了,不過我當時還是去了。”

“那一戰,我們是進行閉門切磋的,所以也沒有流傳出來相關的信息。”

“最終, 紅叛軍 昆西,我本想將這件事情告訴她,但她已經早已經離我而去,只留下了一封信。”

“其實我要的不是鋼琴的第一人,而是一種態度。直到這時我才知道什麼鋼琴第一人,什麼大師都是假的!隨後我便隱姓埋名苟且於世,直到遇到了你們才說出了實話。”

說到最後,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與此同時,整個餐廳陷入了沉默,甚至在不遠處有幾個女生都開始小聲抽噎着。

蘇葉此時眼中閃過一絲晶瑩剔透的淚水,微微嘆氣,整個人都彷彿與世無爭。

這是多麼感動的故事。

或許有人不信,但在蘇葉剛纔那堪稱完美的琴藝下,幾乎不信也會自己強行腦補出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來。

“對不起,蘇先生,沒想到您居然有如此的經歷,真叫人惋惜。”

湯成濟無奈的嘆了口氣,上前安穩道。

“沒事,湯校長,這都是往事了。”

蘇葉緩緩的搖了搖頭道。

湯成濟看到一旁正抹着眼淚的邱心妍說道,“蘇先生,這位……”

“這位是我的朋友,她是你們學校的學生。”

蘇葉說道。

“朋友?”

湯成濟看了看邱心妍又看了看蘇葉,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懂得,大家都懂,女朋友嘛。

不過,湯成濟還是走到邱心妍面前認真的說道,“你作爲我們學校的學生,能和蘇先生認識是你的福氣,希望你能和蘇先生多學習一些鋼琴上的才藝,這樣不管你以後去哪裏都不會忘記蘇先生這樣的一位偉人!”

邱心妍擡起頭,雙眼婆娑的說道,“湯校長,我知道了,我會跟着蘇先生努力學習的。”


說完蘇葉便拉着邱心妍在衆人尊敬的目光中走出了餐廳。

要走,肯定要走啊,若是有人真的認識或者能聯繫到羅斯金 昆西,那他剛纔說的一切都會被揭穿。

“心妍,你下午有課嗎?”蘇葉看向邱心妍問道。

邱心妍還沉浸在剛纔蘇葉說的故事裏,竟一時間沒有聽到蘇葉的話,直到蘇葉在她眼前揮動了幾下。

“啊?有課,而且還是我們最嚴厲的班主任。不過沒事,我們加了微信,下次直接通過微信找我吧。”

邱心妍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笑道。

小娘子不凡 行,那我送送你。”

“那多謝葉哥啦!”

邱心妍興奮的說道,能和這樣一位偉大的鋼琴大師走自然是感覺到無比的榮幸。

餐廳離學校並沒有多遠,十幾分鍾後,兩人便已經到達學校宿舍樓下。

“心妍,那我先走了。”

蘇葉說完便準備取車離開,可下一刻,邱心妍卻將他攔了下來。

“那個……那個……”

那個?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